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93.莫向北,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好甜的一章 哦)

“小东西,就知道嘴硬!”

不得不说,某人的心情是越来越好了。

喝了满满一碗红糖姜水后,安夕颜抱着热乎乎的水袋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待她再次醒来,已是傍晚时分謦。

腹部的疼痛感已经减轻了许多,只剩下点点涨涨的不适感。

掀开被子下床,安夕颜去了卫生间,完事走出来,隐约听见客厅里,莫向北似乎在讲电话。

她抬脚走出去,就见莫向北背对着她的方向,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夏日傍晚的落日余晖,就这样散落下来,将他整个人都镀上一层金边,照亮了人的双眼。

她听到他在说,“你先做好接待工作,我明天一早回去。”

收了电.话,莫向北回头,看着站在离他几步之外的安夕颜,随即大步走来。

走到她面前,低头,深邃的眸子敛着点点柔光,“有没有好受点?”

“已经不疼了。”

“肚子饿不饿?是订餐送上来还是咱们下去吃??”

安夕颜觉得腿还是有些发软,而且肚子涨涨的也很难受,便说,“送上来吧,不想下去了。”

“嗯。”莫向北说着,走到一旁的电.话机旁,摁了几个号码,点了几样饭菜后,又特地嘱咐了一句,“再要一份乌鸡当归汤。”

站在他身后的安夕颜,一听到他最后要的这道汤,脸颊微微泛红。

乌鸡当归汤适合女性经期喝,他是为她特意点的呢。

此刻的安夕颜,就像吃了蜜糖一样,直接甜到了心尖尖上

放下电.话的莫向北,一回头,就见安夕颜脸颊粉红抿嘴偷笑的模样,眸色一深,伸手,捏起她小巧的下巴,不等她回神,就一个低头攫取了她的唇瓣。

他吻得很温柔很细致,从这边到那边,又从那边到这边,一点点慢慢地吻过,不舍得放过一丝一毫的甜蜜。

本来就腿软的安夕颜,此刻,更是无力支撑。

她伸手,紧紧抓住他胸前的衬衫,微微仰头,接纳他的柔情似水。

就在她被吻得迷乱之际,莫向北突然将唇撤离,额角轻轻地与之相抵,嗓音带着迷人的嘶哑,“感受到了吗?”

他的嗓音,低沉磁性,却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这一刻,安夕颜真的醉了。

她傻乎乎的看着他,水漾的眸子间一片迷离,“什么?”

见她一副傻乎乎的小白痴样,莫向北忍不住唇角微勾,一把握住她依旧抓着他衣襟的小手,摁在他心脏的位置,“感受它的跳动,是不是很快?”

虽然隔着衬衫衣料,他身体滚烫的灼热感从她手心缓缓传来,再加上他快而有力的心跳

她看着他,直直地看进他深邃的眸子。

他那一双一贯莫测高深幽,深如大海让人看不透的冷眸,此时此刻,满满的都是她。

心一动,安夕颜抬手,轻轻抚上他棱角分明的脸颊,她深深地看着他,轻声地说,“莫向北,怎么办?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

原本沉稳有力的心跳,突然乱了频率!

那双一贯波澜不惊的黑眸间,泛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他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又想要表达什么,但最终,选择了

低头,卷土重来。

这一次,相较于之前的温柔,多了几分疯狂和炙热。

直到房门被敲响,两人才气喘吁吁地分开。

莫向北缓缓将她松开,看着她红得滴血的小脸,忍不住笑出声,“被火烧了?脸这么红。”

安夕颜抬头,被吻得有些红肿的唇瓣微微嘟着,“被你烧的。”

说完,她的脸更红了。

她是猪脑子吗?

“嗯。”莫向北颇为认同的点头,“我也被你烧了。”、

安夕颜再一次脱口而出,“你哪里被烧了?连脸都不红。”

皮糙肉厚的!

他一把拽

过她的手,朝下面某处高高的隆起抚去,虽然隔着面料,但安夕颜还是吓得大叫一声,“不要。”

滚烫的温度,几乎灼伤了她的手心。

这是她从未有过的体验。

虽然以前,为了写好小说开一次高质量的好船,她会找好基友们要片子欣赏,然后写心得。

但现实中,她是绝对不敢对异性有任何不轨想法的。

甚至,在现实生活中,她都不敢看异性的下半身。

但现在,她就这样摁了上去。

安夕颜想,如果有地洞,她恨不能直接就钻进去。

真是要了她小命了!

就在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门外服务员的声音传了进来,“莫先生,您要的晚餐。”

莫向北松开她的手,棱角分明的脸上透着几分无奈,“你去开门。”

“嗯?”

“这样,”莫向北指了指下面,“太尴尬。”

安夕颜立即明白过来,几乎是立马转身,就朝房门冲去。

看着她逃也似得离开,莫向北唇角忍不住上扬,下一秒,他转身进了卧室。

安夕颜用手握上门把的那一刻,深吸一口气,然后才将门打开。

服务员看着她双颊通红又迟迟不来开门,顿时明白了一切,连忙抱歉地开口,“打扰了女士,我送进去,马上就走。”

安夕颜,“”

你就不能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么?

将东西都摆上餐桌,服务员直接就窜了,留下安夕颜站在桌前,刚冷却下来的脸颊又开始发烫。

她伸手,一把将脸捂住,忍不住低声哀嚎,“天啊,真是丢死人了!”

身后,有脚步声靠近,她还没来得及转身,男人的大手就抚上她的腰身,“丢谁的人?”

“你的。”

安夕颜一把拉开他的手,立马坐在餐桌前,那模样,生怕他再有动作。

莫向北并没有再缠她,而是在她对面坐下来,

伸手拿过汤碗,盛了碗汤,然后放在她面前,“先喝一碗,我查了,对你有好处。”

安夕颜拿起勺子,喝了几口,立马觉得肚子暖暖的。

一口气喝了一碗,她很自然地将碗伸到他面前,“还要。”

莫向北伸手接过,又给她舀了一碗递过去,“少喝点,先吃点其它的。”

安夕颜伸手接过,很乖滴点头,“嗯。”

安夕颜午饭没吃,所以一旦胃口被打开,就吃得特别多。

莫向北看着被她横扫一空的盘子和盛汤的砂锅,满眼的宠溺,“我哪是在养女人,明明就是养了一头猪。”

正擦着嘴的安夕颜忍不住‘吃吃’笑了出来,“哪有,我只是特殊时期,所以才会吃得多了点,平时饭量很小很小的。”

“多吃点,我就喜欢养猪。”

安夕颜,“”

吃过晚饭,安夕颜原本打算码字的,却被莫向北‘强制性’地带出了门。

虽然来桐城已经很多天了,但安夕颜什么地方都没去,现在放松下来,跟在莫向北身后,一路走过,才发现,夜晚的小城竟是这样的美。

她情不自禁地说,“等我老了,就在这里买一座小院,然后养一只小猫,每天种种花,煲煲汤,没事就躺在院子里晒太阳。”

莫向北回头看她一眼,眸间含笑,“嗯,我陪你。”

安夕颜有些脸红,娇嗔着说,“才不要你陪呢,有猫就够了。”

男人脸色一沉,“以后不准你养猫!”

“你”

“你有我就够了!”

安夕颜在心里偷偷的乐,但嘴上还是说,“猫多听话,你又不听我的话,才不要呢。”

他原本牵

着她的手,听了她这话,微微使劲,一把将她拽进怀里轻搂着,“想让我听话,嗯?”

安夕颜不知是坑,立马跳了下去,“想啊。”

试问,世上有哪个女人不希望男人听自己话的?

“我答应你,但条件是”莫向北低头,将唇贴着她的耳边,“我先要了你。”

安夕颜羞得一把将他推开,“你怎么老是想这个?”

他将双手滑进口袋,走在她身边,偏头,唇角勾着笑,“这说明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安夕颜红着脸瞪着眼前的男人,觉得还是离他远一点比较好,于是快走几步,走在前面。

莫向北看着她,没有立即追上去,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

就这样,不缓不慢地走过一段路,就在安夕颜想转身回酒店的时候,莫向北突然将她拐进一家珠宝首饰店。

这是一家老店,从外面看,似乎是许久都不曾装修过了。

进去后,才发现里面装修得别具一格,有股子穿越的味道。

安夕颜拖住莫向北的胳膊,轻声道,“我不要。”

莫向北坚持将她带到一个柜台前,说道,“过几天老太太的生日,送她一份。”

安夕颜顿时就窘了。

她还以为是要给她买呢,感情人家是为了孝敬娘亲的啊。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安夕颜立马装作很认真的看,但看着看着,她就在心底忍不住惊叹。

宝贝啊!

绝对的好宝贝!

奶奶在世的时候,特别喜欢收藏翡翠,安夕颜那个时候不大,但耳闻目染,时间久了,也对其略懂一些。

别看这家店面不大,而且位置也不怎么显眼,但店内的东西,每一件,都是值得珍藏的精品。

“伯母喜欢什么?翡翠还是珠宝?”

“都喜欢,你看着哪件好看就挑一件。”莫向北说完,朝旁边看了一眼,“你先挑,我离开一下,马上回来。”

此刻的安夕颜被眼前的宝贝所吸引,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

莫向北没有出门,而是转身,径直进了一侧的小门。

里面是座小院,亮着一盏有些昏黄的灯,莫向北大步走进去,然后敲响了一间房门。

“进来吧。”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莫向北推门而入。

屋内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看了莫向北一眼,有些意外,“年轻人,我们有多少年没见了?”

“十五年了,李老身体依旧康健如初。”

老人摇摇头,“都一百零九了,老了,身体大不如以前了。”

“您多保重。”

“好好。”李老起身,走到一个木柜前,拉开了抽屉拿出一个深色的木盒来。

转身,走到莫向北面前,“是找到终生相守的那个人了?”

“嗯。”

“你有多爱她?”

“此生有她,就足够了!”

老人一愣,随即一阵深深叹息,将木盒递上,冲莫向北摆了摆手,“去吧,好好守护她。”

莫向北伸手接过,转身大步离开。

待门关上,老人缓缓抬头,苍老的眸子里除了岁月积淀的沧桑之外,还有一抹痛。

有她,就足够了!

枉他活了这么久,这个浅显的道理,他竟然现在才明白。

如果再给他重活一次的机会,他愿意放弃现在的一切,哪怕再穷再难,他也要好好将她守着,再也不放开!

安夕颜最终挑了一对翡翠耳环,她觉得不管是颜色还是样式,都挺衬老人的。

出了店门,安夕颜左顾右看,似在找寻什么。

莫向北牵过她的手,“在找什么?”

安夕颜回头,“伯母生日,我是不是也得准备份礼物?”

莫向北拉着她往回走,“一家一份就行,多了浪费钱。”

“莫向北,我还没和你结婚呢。”

“想嫁了?”

“不要脸!”

回到酒店,莫向北就去了书房。

安夕颜立马抱着电脑开始忙活起来,因为着急,连一只稳固一边的时速都提了起来,两个小时不到,安夕颜就码完了五千字。

传上更新,又回了几条留言,莫向北依旧在书房没出来。

知道他忙,安夕颜不打算打扰他,合上电脑,就去了房间。

简单的洗漱了下,她就上了床,不知是大姨妈来瞌睡多了,还是逛了这么久,也累了,反正,躺到床上不到五分钟,安夕颜就睡着了。

莫向北从书房出来,先看了眼沙发,见没人就直接去了房间。

一眼,就看到大床上,安夕颜正裹着被子睡得正香。

放轻了脚步走过去,俯下身子,轻轻地吻了吻她粉红的脸颊,起身,想着去浴室。

这时,安夕颜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莫向北看了眼,伸手拿过,深邃的眸子在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名字时,倏然一冷。

修长的手指在摁上挂断键的那一刻,莫向北突然改变了主意。

下一秒,他拿着手机大步走出了房间,来到客厅,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毫不犹豫地摁下了接听键

ps:这章甜么?

茶花写着写着都好想再找个男人恋爱一回好么?(这句话可不能让我老公看到啊,不然明天就得上民政局了)

还有一章啊,几分钟后刷新试试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