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91.他竟然给她买了‘面包’?(5000)

安夕颜再一次被莫小宝舔醒。

睁开眼睛,看着依旧在她脸上舔个不停的小家伙,无奈地开口,“你是小狗吗?”

见她醒了,莫小宝立马抬起头,冲她‘嘿嘿’地笑,“我就是属小狗的啊。謦”

见他一副小赖皮的样,安夕颜忍不住伸手揉着他胖乎乎的脸蛋,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怪不得这么喜欢舔人呢,原来还真是只小狗呢。凡”

“汪汪,汪汪汪。”莫小宝更是顺杆爬,立马学起小狗来,惹得安夕颜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人在床上嬉闹了会儿就起了床。

她先给小宝穿好衣服,让他先去客厅自己玩,然后就直奔卫生间。

第一天的姨妈量还不是很多,就再安夕颜想着再用卫生纸凑合一下,一会儿下楼去买的时候,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敲响。

紧接着,莫向北的声音传来,“我进来?”

安夕颜一听,吓得大叫,“不要!”

“我不进去,东西怎么给你?”

“什么东西?”

门外的莫向北,看了眼手里拎着的东西,性感的薄唇微不可见的扬了扬,“加长防侧漏的玩意。”

加长?

防侧漏?

安夕颜几乎是秒懂,“卫生巾?”

“嗯。”莫向北有些不耐烦,“你出来拿还是我送进去?”

“我出来!”

安夕颜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拎起裤子,冲到了门边,将卫生间的门打了开。

一眼,她就看到了莫向北手里拎着的黑袋子,里面的东西被包得严严实实的,她根本看不到。

莫向北见她出来,立马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那模样,就跟那袋子是个烫手的玩意似得。

伸手接过,她连忙打开,一看,蓝色的包装袋。

护舒宝!

一溜夜用的,全都是加长防侧漏的!

瞬间,安夕颜脸色爆红,立马拎着袋子,连声感谢都没好意思说,直接钻进卫生间。

看着紧闭的卫生间门,莫向北站了片刻,随即抬脚去了客厅。

莫小宝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他过来,立马抬头问道,“爸爸,你昨晚在那儿睡的?”

莫向北睨他一眼,随即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拿起酒店刚送上来的财经报纸,头也不抬地开口,“沙发。”

“那就奇怪了。”莫小宝不解地拧着小眉头,自言自语,“难道是我昨晚在做梦?”

“你梦到什么了?”

“爸爸。”莫小宝一本正经地对看报纸的莫向北说,“我昨晚竟然梦到你和安安抱在一起了!”

莫向北淡定自若地翻动报纸,依旧头也未抬,“不是噩梦就行!”

“可是爸爸,我怎么会做这种梦呢?”莫小宝用手挠着小脑袋,小眉头都打成结了,“我以前都不做梦的。”

莫向北终于将视线从报纸上转移到他的小脸上,“你不乐意她和我在一起?”

“没有啊。”莫小宝一脸的真诚,“我很想让安安做我后妈的,这是我今年最大的一个愿望。”

“什么后妈?”莫向北拧眉,“以后就叫妈。”

莫小宝犹豫了下,“爸爸,会不会太早了点,我害怕把安安又吓跑了。”

莫向北突然觉得儿子说的话也挺有道理,点点头,“随你,自己把握时机。”

莫小宝点点头,他偏过头,继续看电视。

但看了没两分钟,又偏头看向莫向北,一脸地好奇,“爸爸,你昨晚真的没抱安安?”

“再啰嗦,我就把你扔出去!”

莫小宝害怕地缩缩脖子,小声嘀咕,“就知道凶我,也幸亏我是你儿子,这要是换了其他人来做你儿子,早就跑了,

谁乐意整天受你这暴脾气!”

莫向北突然抬头,眸子冷了下来,“你在嘀咕什么?”

“没什么,我去看看安安弄好了没有。”莫小宝立马跳下沙发,“女人也真是麻烦,都磨蹭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好。”

安夕颜早就换好了衣服,一直在房间里磨蹭着,却不好意思出来。

莫小宝跑进去的时候,她也正准备出门。

“安安,你弄好没有?我都快饿死了。”

“好了。”

莫小宝一边牵着她的手往外走,一边碎碎念,“我是真不明白,你又不化妆,怎么也这么慢腾腾。”

“女人麻烦事多,长大你就明白了。”

“那我还是不要长大。”

“为什么不愿长大?”

“长大事多,上要养老的,下要教小的,中间还有个媳妇要哄着,多累啊,没法过!”他摇头晃脑地说着,时不时重重一声叹息,临末了,还一脸害怕心悸的小模样,看得安夕颜实在没忍住,‘扑哧’笑了出来。

“小宝,你能不能别这么早熟,这都谁教给你的啊。”

莫小宝朝她撇撇嘴,“还用教么,我有眼睛看呗。”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实的。”安夕颜忍住笑,对他耐心地说道,“小孩有属于小孩子的快乐,大人也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幸福,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受,都是每个人必须走过的一段人生路,不是能逃避得了的。”

“那该怎么办?”莫小宝很郁闷,“养你和爸爸没问题,哄哄媳妇也没问题,关键是,我觉得小孩太麻烦,能不要么?”

安夕颜满头黑线,“这个问题对你来说还太早,你可以不去想,好好享受你的童年时光。”

“这是个问题,必须得提前解决好,我得和苏糖糖好好商量一下,听听她的意见。”

安夕颜不解,“为什么要问糖糖呢?”

“因为她是我媳妇啊。”

“啊”

“当然,她现在还没完全同意做我女朋友,但是,她不选我还能选谁?全校还有比我更帅更有钱的么?”

“”

安夕颜突然觉得,她如果真做了他的后妈,这肩膀上的责任,还是很重的。

对未来,她突然有些惆怅

莫向北一回头,正好看到安夕颜一脸的沉重,“怎么了?”

“没事。”安夕颜立马摇头,“小宝饿了,我们去吃饭。”

莫向北放下手里的报纸,走到她面前,视线落在她穿的黑裙子上,眸子沉了沉,“怎么不穿那条紫色的?”

安夕颜看着他身上穿的白衬衫,挑挑眉梢,“你不也没穿?”

冷沉的眸色顿时好转,莫向北点头,“嗯,以后一起穿!”

安夕颜,“”

她并不知道他今天没穿那件紫色的衬衫,之所以没穿那条裙子,是因为她不想和他穿情侣装一起出门。

准确的说,是他们现在还没好到要一起穿情侣装出门秀恩爱的地步。

站在一旁的莫小宝,仰着小脑袋,一脸莫名地看着他俩,忍不住出声问道,“爸爸,你们在说什么呢?什么一起穿?我也要!”

莫向北睨他一眼,“大人说话,小孩别乱插嘴!”

莫小宝不屑地撇嘴,“虽然我是小孩,但作为一中国公民,我也有我的言论自由,你不能随意禁止!”

这一次,莫向北直接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上前一步,牵了安夕颜的手,大步朝房门走去。

莫小宝一看,立马追了上去,不甘示弱地牵住安夕颜另外一只手。

见莫向北不悦的视线扫来,他立马装无视,小手更紧地抓住安夕颜的手。

哼,威武不能屈!

安安也是他的!

被父子两人一左一右牵着手的安夕颜有些哭笑不得。

这样一行三人手

牵手,估计走出门去,就能立马吸引众多人的目光洗礼。

对别人的目光,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都心存畏惧,不得已,她只好偏头对身边的男人道,“你先放开”

话未说完,莫向北的冷眼就扫了过来,“为什么是我?”

一张脸板着,语气不爽,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孩子在跟她闹脾气。

你能想象一个三十二岁的男人,不,应该是说,是一个成熟稳重冷静睿智的三十二岁的男人,就这样在她面前跟一个只有五岁的孩子争宠吃醋。

那画面太美,安夕颜根本忍不住,直接就大笑起来。

一旁的莫小宝见她笑,也跟着笑,但相较于安夕颜的情难自禁的笑,小家伙的笑却带着些嘲笑和幸灾乐祸。

哼,想跟他争宠,怎么可能呢?

安安最爱的人,可是他呢。

一大一小的笑,让莫想顿时就沉了脸色。

他一把甩开安夕颜的手,大步出了房间。

安夕颜一见他走了,立马停住了笑,低头,对一旁依旧皮笑肉不笑的小宝道,“你爸爸好像真生气了。”

“他就是爱生气,别管他,我们去吃饭。”

安夕颜想了想,觉得小宝说得有道理,“嗯,的确爱生气,咱们不管他。”

莫小宝一听,立马高声欢呼起来,“安安英明!”

两人一路闲逛着去了餐厅,进去后,就见莫向北正坐在一张餐桌前,正在用餐。

安夕颜就牵着莫小宝走了过去,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对于他们的到来,莫向北头也不抬,继续吃着他的早餐,那冷淡的模样,就像完全不认识她们,当陌生人对待。

安夕颜也不介意,招手唤来服务员,“麻烦一份中式早餐,一份西式。”

“好,稍等。”

等餐的过程中,安夕颜接到蓝花的电.话,接起来就听到一声狮子吼,“安夕颜,你这个见色忘友的二货,说好的昨晚回来呢,你回哪儿去了?”

安夕颜一听,立马懊恼得咬唇,“花花,我错了。”

“算了,美男当前,这要是换个我,估计也回不来,能理解你。”

蓝花的话,让安夕颜的脸颊立马就红了,她抬眸,悄悄看了对面男人一眼,见他依旧低头吃东西没注意这边,这才放下心来。

轻轻地对着话筒说了句,“先不跟你说了,再联系。”

“好吧,虽然美色当前,但也要多注意身体,别太放纵哦。”

“我喂喂”

安夕颜想辩解,但蓝花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大笑着挂断了电.话,留下这头的安夕颜对着手机吃呲牙咧嘴,表情那叫一个抓狂。

什么美色当前?

什么要多注意身体?

还有,别太放纵又是什么意思?

她真的什么也没做啊!

此刻的安夕颜,真的很想冲到蓝花面前,然后把姨妈巾掏给她看,“喏,最好的证明,我和他是清白的。”

一旁的莫小宝,见她一副抓狂的模样,好奇地问道,“安安,谁的电.话?”

“你花花阿姨的。”

“她怎么你了?”

早餐被端了上来,安夕颜收起手机,“她还没睡醒,还在说梦话呢,咱别管她,吃饭吧。”

莫小宝再次陷入疑惑之中,“做梦还能打电.话?这是病吧?”

安夕颜嘴角微微抽搐,拿过一片面包堵住了小宝的嘴巴,“不是饿了么?快吃。”

吃过早饭,莫向北带着安夕颜和小宝直奔医院。

老太太的精神状态还不错,见到安夕颜来,立马冲她招手,“来了,颜颜,过来坐这儿。”

安夕颜立马走过去,坐在病床前,“伯母,您感觉好点了吗?”

“好多了,不用担心,再住两天就能出院回南城了。”

“别急着回去,还是身体最重要。”

“唉。”老太太轻轻叹了口气,情绪还是有些低落,“我在这里多待一天,就越舍不得我的小妹,倒不如回去,心情也会好点。”

老太太对离世妹妹的感情,真挚浓郁,这是安夕颜一直渴望却又得不到的。

她也是有亲姐姐的,但姐姐对她,从来都是充满怨恨的。

她一直搞不明白,安丁香对她的怨恨从何而来!

要知道,从小到大,家人一直最疼的都是安丁香,什么好的东西都是先给她,她不要了才会想到她。

就这样,安丁香还不满足,整天没事就欺负她。

如果说怨恨,真正该怨恨的,不应该是她才对?

见她不出声,老太太又说道,“小颜啊,这几天一直忙,我也没来得及问你,你那天去哪儿了?怎么好几天都没回来?”

安夕颜一愣,随机,下一秒,她就抬眼朝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莫向北看去。

似乎是听到老太太的话,莫向北也正好看过来,两人视线正好相撞。

没料到他会突然看过来,安夕颜连忙收回视线,却不料,又对上老太太询问的眼神。

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她的话是好,就在安夕颜心急之际,一道低沉清冷的嗓音传来,“我嫌她在家太碍事,就让她出来玩了!”

ps:苍天啊,现在连大姨妈都不让写了么?

上一章我不过是多写了几个大姨妈,然后就把标题给屏蔽了,不过内容可以看的。

先传五千字,几分钟后,再传五千,我一直都在努力,给点鼓励好不好~我的大姨妈真的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