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90.你难道还想浴血奋战?

安夕颜天生畏寒,即便是大夏天,只要是屋内开了空调,她都要裹着被子睡觉。

况且今天她又感冒了,更是怕冷,睡到半夜,她就滚进了莫向北的怀里,像只无尾熊似得,恨不能双手双脚都挂在他身上。

睡眠一向很浅的莫向北,一感觉到她的动作,立马就醒了过来凡。

卧室没有留夜灯,借着窗外黯淡的月色,莫向北看着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的小女人,慵懒的眸间滑过一丝无奈。

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捞进怀里,更紧地拥住,然后扯过他原本盖着的薄被,将两人裹在一起謦。

原以为这样,她就能安分点,但谁知,她的小手再次像上午在车上那样,轻车熟路地钻进他的睡衣内,顺着他纹理分明的腹肌一路向上,最后落在某一点上,停了下来。

她不经意间的碰触,却让莫向北倏然绷紧了身子,幽深的眸子一沉到底,“该死!”

他一把收紧了抱着她的胳膊,让两人的身体紧密相贴,或许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他体内不断燃烧的火焰。

原以为这样,她就安分下来。

不知是他抱得她太紧,还是他变得滚烫的体温灼烧了她,安夕颜忍不住在他怀里轻轻挣扎起来。

随着她挣扎的动作,她的手指一下又一下地滑过那点凸起

从来没有人这样撩拨过他,莫向北当场就绷不住了,一个翻身,直接就压将怀里的安夕颜压在了身下。

突如而来的重量,让睡梦中的安夕颜喘不过气来。

想喊,喊不出来;

想动,更是动弹不了丝毫;

意识渐渐苏醒,第一时间,她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东西鬼压床!

浑身一个激灵,她彻底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当看到压在她身上的一团身影时,吓得刚想大叫,却突然,一抹炙热突然裹住了她想要大叫的小嘴。

此刻的安夕颜,彻底地醒了过来。

借着点点月色,她仔细一看,顿时火冒三丈。

还真是鬼压床!

不过这只‘鬼’,不是什么恶鬼厉鬼小鬼,根本就是只兽性大发的大色鬼!

一怒之下,她就对着他伸进来的舌咬了下去。

一声闷哼传来,下一秒,她的唇就被松开。

被咬的莫向北,一双眸子沉到极致,看着她还特生气的模样,忍不住低低出了声,“半夜主动投怀送抱,现在倒装起贞烈来了!”

安夕颜一听,立马反驳,“绝对没有!”

主动投怀送抱?

她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不要脸的事?

“小嘴还挺硬!”莫向北一把扯起薄被,将两个人从头到尾都裹了起来,“那你现在告诉我,你怎么会在我的被子里?”

安夕颜一愣,突然想起,睡觉之前,她盖的是毛毯。

但紧接着,她又觉得哪里有不对劲

“不对,我明明是睡在沙发上的!”

对!

她是盖着毛毯谁在沙发上的,而现在,她明明就是在床上。

她看着他,一脸质疑,“我怎么会在床上?”

“你有梦游症!”

梦游?

安夕颜一愣,但紧接着,她看到莫向北唇角勾起的笑,立马脸色爆红。

她到底是有多傻愣。

傻子都能看出来,是他将睡着的她抱到床上的,还瞎扯什么梦游症。

想到这里,安夕颜就恼了,“明明就是你主动抱的我,现在却把罪名扣我头上,这样欺负一个弱女子,你还算不算一个男人!”

男人最忌讳的是什么?

就是让一个女人质疑他的性别!

特别是向莫向北这样大男子主义特强的男人,听到女人这样说他,根本无法容忍!

面色一冷,眸子一沉,这一

次,莫向北不打算放过她!

双手箍住她纤细的小蛮腰,正准备发力,一旁睡着的小宝突然翻了个身,哼唧了几下。

显然,他被他们的动静弄得睡得有些不安稳。

莫向北立马停了动作,安夕颜原本拎起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

莫小宝哼唧了几下,随即就安静了下来。

就在安夕颜被身上男人压得喘不上气的时候,他猛地扯开被子,一把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

“啊,你干什么?”

莫向北根本没理她,直接抱着她大步朝客厅走去。

安夕颜看出他的意图,吓得一时间花容失色,她一边挣扎一边低声哀求,“莫向北,我错了。”

莫向北脚步未停,低声反问,“错哪儿了?”

此刻的安夕颜,也顾不得到底是谁先勾的谁,一股脑将过错都揽到自个儿身上,“我有梦游症,是我主动爬上.床对你投怀送抱,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放了我好不好?”

莫向北二话不说,几步靠近客厅的沙发,直接压她在沙发上,薄唇微勾,暗夜中,他的笑竟是如此邪魅惑人,“都主动了,还让我怎么放了你?”

“不是那样的,我”

安夕颜一时欲哭无泪。

她根本就是挖个坑把自己给活埋了。

看着她又急又恼的小模样,莫向北心情大好,忍不住低头,靠近她的唇,浅浅的吻了起来,蜻蜓点水般的碰触。

身体一直处在紧绷状态的安夕颜,在他浅浅的亲吻中,身子渐渐软了下来。

她在他耳边如蚊子般哼哼,“莫向北,不要”

暗夜中,她的声音又低又软,犹如一把轻盈的羽毛滑过他的心房。

此刻,她的抗拒,在他听来,根本就是欲拒还迎的邀请。

下一秒,浅浅的吻变成狂风暴雨般激烈,他的大手更是变得不安分起来,眼看就要将她就地正法。

突然,一股热流从体内涌了出来。

特别熟悉的感觉,让安夕颜一愣,紧接着,下一秒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正打算提枪上阵的莫向北,听到她笑,立马停止了动作,眸子深深地凝着她,声音沙哑得厉害,“笑什么?”

上一秒还怕得不行的安夕颜,这会儿倒嘚瑟起来,“你先放开我!”

“放不了!”

莫向北说着,就作势又亲下去。

安夕颜一把将他推开,“你想浴血奋战?”

莫向北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下一秒,他就扒下了她的睡裤。

当看到那一抹红时,莫向北整个人就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大火,突然从天而降一场大雨,所有的火,瞬间被浇灭。

见他这副模样,安夕颜笑得更欢,立马从他身下逃开,跑进一旁卫生间。

沙发上,莫向北看她欢快逃离的小模样,深沉的眸子,除了懊恼挫败之外,还有一抹暖色。

相较于以前她对他的抗拒,今晚的她,让他隐约感觉到,她似乎在慢慢接受他。

唇角不自觉勾起,从沙发上起来,看着隆起的睡裤,微微皱眉,径直去了浴室

卫生间内,安夕颜看着被染红的小裤,既庆幸又郁闷。

庆幸的是,能暂时逃过莫向北的狼爪。

郁闷的是,她根本没准备姨妈巾,现在又是半夜凌晨,即便是想买,也买不到啊。

没办法,安夕颜只能先用卫生纸救急,只能在心里祈祷,第一天的出血量不要太多,不然,她就真的要血染当场了。

弄好一切,待她打开卫生间的门,正要走出来的时候,莫向北不知从哪儿闪了出来。

安夕颜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一步,“你还想干什么?”

莫向北看她一眼,随即视线就朝她下半身扫去。

虽然两人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

的亲密接触,但见他这样打量着,目光大胆又放纵,安夕颜还是红了脸颊。

她一把将他推开,就朝客厅走去。

被推开的莫向北,看她一眼,什么没说,也跟着进了客厅。

安夕颜直奔沙发而去。

她已经打定主意,今晚不睡了。

在没有夜用姨妈巾的保护下,她害怕,一躺到床上就会血流成河。

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坐着比较好。

反正现在已经凌晨三点多了,再过两三个小时天就亮了,也不算太难熬。

见她坐在沙发上没有回房间的意思,莫向北直接走过去,一把握住了她的手,牵着她就朝房间走去。

安夕颜一看,立马就死死抓着他的手就是不走,“我不能睡!”

莫向北回头看她,眸子深邃,“我口味还没重到那个地步!”

“呃?”

安夕颜一时没懂,“你说什么?”

看着她一脸的呆蠢样,莫向北的眸底滑过一抹挫败。

他怎么就看上她这个小呆子?

“我没有‘浴血奋战’的偏好,所以,你大可放心地上床睡觉。”

终于听懂了,安夕颜忍不住脸红。

不敢看他的眼睛,低头,声音如蚊子般嗡嗡,“我怕半夜会发‘红水’。”

“不是已经做了措施?”

“措施不牢靠。”

“怎么不牢靠?”

莫向北突然倾身而来,松开她手的同时,一把揪住了她的腰带,就要往下拽,“我看看。”

面对他如此流忙的行为,安夕颜吓得大叫,一把抓住他的大手,“莫向北,你要是敢脱我裤子,我就和你分手!”

莫向北动作一滞,随即放开了手。

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颔骨,强迫她抬头看向他,“你不是已经和我分了?”

安夕颜猛地一惊,“那你就当我一时情急口误。”

“晚了!”莫向北一个弯腰,在她没来得及反应之前,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朝房间走去,“我大人有大量,之前发生的一切,我都不想去计较,以后,你乖乖地呆在我身边,谁都不准再想!”

他霸道的话语,宣誓着属于他的主权。

如果是以前,安夕颜一定烦他这种说话的方式和态度,但此时此刻,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让她觉得有那么一丝的甜蜜在涌动。

没再抗拒,任由他抱着回到房间的大床上。

小宝依旧睡得很香,安夕颜依旧被放在中间的位置上,随后,莫向北在她身边躺了下来。

他看她一眼,见她笔直又僵硬地躺着,忍不住低笑出声,“睡得跟块石头似得,练睡姿呢!”

安夕颜看他一眼,不出声。

她才没脸告诉他,她是真的不敢乱动,害怕单薄的卫生纸根本抵挡不住大姨妈的侵袭。

万一被漏了,她会囧死的。

见她不动也不吭声,莫向北长臂一勾,直接就将她卷进自己怀里。

安夕颜吓得连忙并紧双腿,“你别动我,真的会漏的。”

“漏什么?”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安夕颜索性也不想再和他打太极了,“大姨妈!”

莫向北微微皱了眉,似有不解,“怎么了?”

安夕颜不敢看他,将头缩进他的肩窝间,语气快而轻,整个人囧到极点,“我不知道它会提前来,所以根本没准备。”

“你用的什么?”

“卫生纸。”安夕颜说着,直接将羞红的一张小脸埋进他的怀里,最后还不忘瓮声瓮气地警告,“莫向北,你不准再想着脱我裤子!”

她脸颊紧贴着的胸膛传来震动,是男人低笑不止的声响,这让安夕颜又羞又恼,她的手恰好就放在他腰部间,于是,一把就掐了下去。

笑声停止,莫向北也没

管她,任由她掐着,磁性的嗓音在她头顶低低地响着,“陪我再睡会儿。”

安夕颜将掐着他的手松开,就这样窝在他怀里,鼻端处,萦绕的是特属于他的男性气息,耳边是他平稳有力的心跳。

最开始,她就这样被他抱着,觉得浑身不自觉极了,怎么都睡不着。

很想将他推开,但听着他渐渐平稳的呼吸,安夕颜最终是没敢动。

她知道,最近几天,也把他累坏了。

虽然莫家大姐和几个兄弟都来了,但真正负责操办的,还是莫向北。

经历过丧事的人都知道,光接待前来吊念的宾客,就足以让人累得好几天缓不过劲儿来,根在他身边的那几天,她好几次在接待宾客的时候,都差点晕倒。

一整天下来,根本连吃喝的劲儿都没有,只想到头就睡。

何况是连续几日不眠不休的他。

有一次,一个偶然的抬头,她看到了他满眼的红血丝,还有那一副忍到极致的疲惫。

他的悲伤,别人或许看不到,因为他天生冷情,而且还总是爱板着一张脸。

但她一直跟在他身边,他的一举一动,偶尔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情绪,却没逃过她的眼睛。

记得,当时在殡仪馆,将老人推进火化炉的时候,他正好牵着她的手。

当老人被推进去的那一刻,他突然使劲,死死地握着她的手,不断地用力、用力

安夕颜虽然疼得厉害,却在看到他通红的眼眶时,忍住了即将溢出口的痛呼。

他的悲伤以及对老人的不舍,只能在没人看到的角落,以这种方式表达出来。

而她,是唯一知情者。

从那之后,她便对他有了重新的看法。

没有人是天生的冷情,他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罢了。

那一次,她无法控制地对他产生了一抹异样的感觉。

那不是怜悯,而是心疼!

看着他忍到极致的悲伤,安夕颜很想抱住他,给他一份温暖的救赎。

ps:哦对了,差点忘说了,明天有加更,一万字,凌晨二十左右,准时更新哈,茶花最近勤快了,快来奖励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