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89.莫向北,他还愿意吗?

安夕颜轻轻滴闻了闻,“嗯,真香,好想咬一口。”

“嘻嘻,我又不是吃的。”

他的话刚落下,一道低沉的嗓音传来,“醒了?凡”

不知何时,莫向北站在房门口,一双如海般深邃的眸子正看着床上嬉闹的两人。

听到他声音的安夕颜,抬头,朝他看了过去謦。

她朝他看过去,他亦一直在看着她,两人的视线正好相撞。

但一秒没到,安夕颜就躲开了,收回视线,看着怀里的小宝,“你要睡觉吗?”

“在医院的时候,我困得都睁不开眼了。”莫小宝依旧腻在安夕颜怀里,“不过,回来一见到你,我就不困了。”

安夕颜忍不住笑,“看来,我对你来说,还有提神醒脑的作用。”

“我是高兴的。”

“什么事这么高兴?”

“你又回来了,我肯定高兴。”莫小宝说着,扭头看向依旧站在门边的男人,脆生生地问道,“爸爸,你是不是比我还要高兴?”

莫向北面无表情地睨他一眼,也不回他,而是再次看向安夕颜,“起来吃点东西。”

“好。”

待莫向北离开之后,安夕颜依旧搂着小宝,也不出声,就这样抱着。

小宝在她怀里动了动身子,抬头,看着她,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看着她,犹豫了下,轻声问道,“安安,你还会再离开我跟爸爸么?”

心头一酸,安夕颜将小宝更紧地抱住,眼眶微微泛红。

他期盼的眼神以及在问她时话里带着的小心翼翼,让安夕颜不禁想起自己小时候。

爸妈不喜欢她,可每次见到他们,她还是很想从他们那里得到一点的关注和爱。

记得有一次,破天荒地,爸爸送她去学校,临别的时候,她拽着爸爸的衣角,充满渴望地问,“爸爸,我放学的时候,你还会来接我吗?”

她话里也带着小心翼翼。

她害怕,爸爸会拒绝。

爸爸什么都没说,只是把她交给老师,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即便是如此,一整天的时间,安夕颜还是在期待。

她以为爸爸会来接她,但结果却是,爸妈去了国外,并把姐姐一同带了去玩。

知道真相的安夕颜,一个人躲在房间伤心地哭了好久好久。

亲情的冷漠,幼小的心灵被伤害,从此,她再也没主动向爸妈要求过什么。

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爸妈对她还是如此,但每每想起那天,安夕颜还是忍不住想哭。

幼年的伤害,无法弥补。

她受到的伤害,又怎么舍得让小宝也伤一次。

此刻的安夕颜,将所有烦心的一切都抛开,将小宝紧紧地抱在怀里,轻轻地答应下来,“不会了,安安会一直陪着小宝。”

“真的吗?”

莫小宝很高兴。

他一把搂住安夕颜的脖子,然后凑上小嘴,在她脸颊上亲了又亲,“安安,你说话要算数,绝对不能再反悔了,不然,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好,拉钩!”

“来。”她的小拇指勾着他的小拇指,然后大拇指紧紧相贴,稚嫩的嗓音在房间里响起,“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

与孩子的承诺,重于泰山。

安夕颜当时想,就算是为了小宝,她也想去尝试着留下来。

只是,莫向北

他还愿意吗?

晚饭还是莫向北让餐厅送上来的,很清淡。

莫小宝坐在餐桌前,看着桌上的饭菜,噘着小嘴,不满地对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抗议,“爸爸,你喂兔子呢,全都是素菜,连根肉丝都没有,你让我怎么吃啊。”

莫向北睨着他,淡淡地出声,“你可以选择不吃!”

莫小宝

气得腮帮子一鼓,当场就把手里的筷子给甩到了地上,冲着莫向北大叫,“你今天要是不给我吃肉,我就饿死!”

四周的空气骤然降到冰点!

莫向北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表情冷得骇人。

深邃的眸子,散发着逼人的威慑力,直直地看着发脾气的莫小宝,缓缓开口,“把筷子给我捡起来!”

他声音不大,但却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

莫小宝也上了脾气,一张小脸上满满地都是不服气地倔强。

对上莫向北朝他看过来的目光,气鼓鼓地与他对视,“我就不,有本事你今天就把我给扔了!反正我也不是你亲生的!”

莫向北的脸色更冷,“给我捡起来!”

“我就不!”

莫小宝的话音未落,原本坐着的莫向北猛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席卷了一身的冷厉,眼看莫小宝就逃不过一顿揍。

坐在莫小宝身边的安夕颜,一看他站起来,立马也跟着站了起来,心急地对莫向北开口,“别吓着孩子。”

莫向北根本没看她,而是一脚踢开了身后的椅子,大步朝莫小宝走去。

一看他这架势,原本还佯装淡定的莫小宝,就HOID不住了,吓得嗷嗷大叫,跳下椅子就躲到了安夕颜身后。

安夕颜立即挡在他面前,看着已经大步过来的莫向北,轻声道,“他不过是个孩子,揍他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你应该好好和他说。”

莫向北在她面前站定,冷冷地注视着她,“他现在就是想找揍!”

原本藏在安夕颜身后的莫小宝,一听他这话,立马将头探出来,用力地反驳他,“傻子才找揍!”

莫向北的脸立马又沉了下来,冷冷地命令着她,“让开!”

安夕颜回头,看了藏在她身后的小家伙,无语。

平时看他挺懂事的,怎么这会儿倒不识时务起来了。

安夕颜真想好好和他聊聊,但现在很明显,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再等着她。

不得已,只能跟莫小宝说,“你先回房去。”

一听她这话,莫小宝这回也不在倔了,立马就溜了。

看着他一溜烟地冲进房间,逃得比兔子还快,临末了,还不忘关上房门,安夕颜这才放下心来。

回头,看着依旧站着没动的男人,她无奈地说道,“你都多大了?还和你一个只有五岁的孩子置气!”

莫向北看着她,唇角紧抿着,棱角分明的脸上表情清冷,似乎还余火未消。

他就这样看着她,也不说话,看得安夕颜浑身都不自在。

看向桌上的饭菜,轻声道,“吃饭吧,凉了就不好了。”

莫向北这才终于收回视线,坐回位置上,重新拿起了筷子。

见他吃了起来,安夕颜也坐回位置上。

虽然对小宝来说是清淡了些,但对安夕颜来说,却是很适合她的胃口。

清粥配素菜,又吃了几个杂粮饼,安夕颜吃得很舒服。

倒是莫向北,只吃了半碗粥,就搁下了筷子,起身去了客厅。

安夕颜吃完后,就叫了客房服务,餐厅服务员来收拾餐厅的时候,安夕颜惦记着小宝,就问道,“请问,你们餐厅可以提供我需要的新鲜食材吗?”

“您是想自己做饭吗?”

莫向北住的是总统套房,有厨房,里面的厨具都是现成的,只是,没有食材。

“嗯,小孩子夜晚没吃饭,我怕他一会儿饿。”

“好的,你给我一张食材清单,我一会儿帮你拿上来。”

“那麻烦等我一下。”

安夕颜立马跑到一旁,拿了纸和笔,写下了她需要的东西,交给了服务员。

“麻烦快点送上来,我怕他一会儿就睡了。”

“好。”

很快,连十分钟都不到,服务员就将安夕颜需要的食材给送来了。

安夕颜立马进了厨房,忙碌起来。

不一会儿,就从厨房飘出一阵阵诱人的香气,在客厅里正在看资料的莫向北,忍不住朝厨房看了眼。

片刻后,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炒面出了锅。

害怕光吃炒面有些干,安夕颜又做了一锅紫菜蛋花汤,然后装上托盘,朝房间走去。

经过客厅时,莫向北抬头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轻轻推开房门,安夕颜刚想喊‘小宝’,却见小家伙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将托盘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安夕颜放轻了脚步走过去,然后拿过毛毯,轻轻地盖在了小宝身上。

小家伙呼吸均匀,睡得很沉。

他这几天跟着他们这些大人,的确是累坏了。

本来今天送走老人,他就能好好休息下,但又恰巧碰上老太太住院,在医院又待了一整天。

看着他沉睡中可爱的小脸蛋,安夕颜忍不住俯身,亲了下他的肉肉的小脸蛋。

又看了他一会儿,安夕颜这才起身,端了托盘出了房间。

客厅里,莫向北听她出来,抬眸看了过来,见到她手里端着的原封未动的东西,忍不住皱了皱眉,“没吃?”

他以为莫小宝还在闹脾气,语气有些不悦。

“不是,睡着了。”

安夕颜看着盘子里的炒面,然后又看了眼莫向北,轻声问,“你吃吗?”

莫向北放下手里的资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大步走到她面前。

二话不说,径直端过她手里的托盘,大步走向餐桌。

安夕颜看他一眼,便去了厨房,将里面收拾干净,然后将剩下的食材规整了一下,放进了冰箱。

等她出来的时候,莫向北已经吃掉了整盘炒面,正在拿勺子喝汤。

想起他之前才喝了小半碗粥,不由问出声,“你之前是不是没吃饱?”

“嗯。”

莫向北虽然口味偏淡,但今晚的饭菜,他一心想着刚病愈的安夕颜,饭菜不免就太清淡了点。

粥就喝了几口,菜更是一口也不想吃。

其实不怪小宝发脾气,对于无肉不欢的小家伙来说,的确是没考虑过他的感受。

“酒店的饭菜你吃不惯?”安夕颜想了想,“我觉得还行。”

莫向北放下勺子,看着她,什么都没说,起身就想离开。

安夕颜一看他想走,立马开口道,“我一会儿回蓝花家,明天早上我再过来。”

原本想去客厅的莫向北,立马回头看她,好看的剑眉微微皱起,“今天太晚,明天一早我送你过去!”

“我”

她刚想开口,莫向北就冷冷地打断了她,“我实在很忙,没时间送你过去!”

安夕颜连忙摇头,“不用送,我自己打车过去!”

“我不放心!”

“我又不是小孩。”

莫向北睨着她,眸子里透着质疑,“看我看来,你的智商并不比小宝的高多少。”

安夕颜,“”

她在他眼里就这么白痴?

见她不吭声,莫向北就以为她是答应了,因为有事要忙,就立马转身朝客厅走去。

安夕颜没再坚持,收拾了桌上的碗筷,就去了厨房。

将一切都收拾好后,她就回了房间。

看着整个套房里的唯一一张床,她已经做好了在沙发上凑合一晚的准备。

吃下感冒药后,她就去了卫生间,简单的洗漱后,就坐在床沿上,一边守着小宝,一边拿起手机,登陆了小说网站。

这几天一直处于断更状态,虽然跟编辑和读者都请了假,但看着留言区里一片的‘求更新’,安夕颜有些愧疚,立马发了条通知,保证明天会恢复更新。

退出作者专区,安夕颜又找出前段时间没看完的

一本小说,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她就觉得眼皮发沉,害怕会在床上直接睡过去,连忙起身,拿了条薄被子,就去了一旁的双人沙发。

几乎是一躺下来,她就睡着了

莫向北忙完手头上比较紧急点的工作,已是深夜十一点多。

直接去了浴室,他快速地冲了澡,然后就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到缩在沙发上已经睡着的安夕颜,眸子沉了沉,大步走过去,然后俯身,轻轻将她抱了起来。

套房的床够大,一家三口睡足矣。

他将她轻轻地放在中间的位置,看了眼快滚下去的小宝,又将他往里抱了抱,这才关了灯,在安夕颜身边躺了下来。

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他看着她,深邃的目光从她光洁的额头一路向下,看向她紧闭着的眸子。

她的睫毛长而卷翘,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就像两把小扇子,虽然是闭合着的,但弧度还是很迷人。

她的鼻子,小巧又干净,很可爱,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捏一捏。

最后,他的视线落在她微微闭着的唇上,眸色不受控制地深了几分。

安夕颜绝对不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人,如果真要给她评分,莫向北只能勉强给她打个七十分。

个子不出挑,身材也就那样,长相只能算得上清秀可人,唯一能让他满意的是,就是那一双干净的眸子,能让人一眼就能看透她的所有心思。

他已经够复杂了,所以,他想娶的女人,必须要干净透明!

pa:今天五千字,一章哈,终于赶在凌晨更新了,以后会保持这个状态的,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