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85.我是不是男人,你还不知道?

安夕颜实在没办法,她抬眼环顾四周,打算找到蓝花,将小宝交给她照顾。

她很快就看到了蓝花,正打算牵着小宝过去,就在这时,一道很沉的嗓音低低传来,“既然来了,一起去送老人最后一程。”

安夕颜一愣,立马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凡。

似乎是感觉到她在看他,莫向北终于偏过头来,与她对视。

与他眼神碰触的那一刹那,安夕颜的心莫名一窒謦。

布满血丝的冷眸里,此刻是毫不掩饰的浓浓悲伤;一夜的煎熬,唇角处是没时间收拾的胡子茬,一抹淡淡的青色,给他整个人增添了几分疲惫。

拒绝的话,就在舌尖打着圈,安夕颜最终是没说出口

只是让她根本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一连几天,他都将她带在身边,接待着每一个前来悼念的宾客,不知情的所有人,都将她当成了他的妻子。

老人下葬的那一天,阴雨绵绵。

老人的墓地是早就买好了的,是一块非常难得的风水宝地。

安夕颜听蓝花提起过,说老人这块墓地,是莫家三哥早些年买下的,花了不少钱。

为此,老人家心疼了好久,一个劲儿地怪他不该为她乱花钱。

安夕颜听了,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这几天,老人的丧事,几乎都是他一手操办。

她跟在他身边,看着他为老人安排的一切,都是他所能做到的最好的。

她更知道,莫向北性情淡漠内敛,不管是对家人也好,还是对朋友,他都不善于表达自己对他们的情感。

哪怕他很在乎他们,但要想让他从嘴里说出来,那比杀了他还要难。

但,一旦需要他的时候,他都会全力以赴,尽他所能,给他们需要的一切。

一拨接着一拨的人送了老人最后一程就离开了,最后,墓碑前只剩下莫蓝两家人。

莫老太太一直在流泪,她将手放在墓碑上,滑过墓碑上镌刻的碑文,终于还是没忍住,嚎啕大哭起来。

但仅仅只是哭了一声,就突然倒了下去。

她这一倒,直接就吓坏了所有人,众人七手八脚地抬着她就朝山下走。

安夕颜心里担心,也想着跟上去,但却被莫向北一把拽住。

她回头,看着他满眼不解,“还有事?”

“先别走。”莫向北直接将她拽回墓碑前,深邃的眸子看着墓碑上老人的照片,却是许久没有说话。

安夕颜不知他要干什么,见他不开口,她也不吭声,静静地站在他身边。

阴雨绵绵,凉风阵阵,虽撑着雨伞,但安夕颜身上还是淋湿了不少。

这次出门,她带了几身衣服,但适合用来参加葬礼的衣服却只有一套。

就是现在她身上穿着的这条黑色连衣裙。

原本的七月盛夏炎热天,却不料,今天的天气太过反常,又是刮风又是下雨,此时此刻,又是在半山上,冻得她忍不住哆嗦起来。

抓着她胳膊的莫向北,似乎感觉到她的颤抖,偏头看着她,深邃的冷眸一片幽深不明。

薄唇微启,他终于开了口,“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留下来?”

安夕颜摇头,因太冷,她不自觉地将身子朝他身边靠了靠。

莫向北注意到她的动作,却选择无视,而是继续冷声道,“在我二十五岁那一年,小姨曾问过我,想要娶个什么样的女子做老婆?”

“我告诉她,现在还没遇上;等我遇上了想要娶的那个女子,就会带她回桐城来看她!”

他的话,让安夕颜呼吸一窒。

脑子里,突然闪过那晚上,婆婆对她说过的一句话

“哎呀,这个小闺女长得可真标志,你的眉眼之间透露的就是一股子温柔劲儿,这么柔软的性子倒是挺配我家那硬脾气的三儿。”

“闺女啊,你有对象了么?要是没有,我就把你介绍给我家三儿,你觉得咋样?”

那个时候的安夕颜,怎么知道婆婆口中叫的‘三儿

’,就是让她从一个城市逃到另外一个城市的罪魁祸首?

记得那晚,在蓝家人的影响下,她心情很好。

当婆婆说出这话时,还高兴地点头,“好啊,婆婆,反正我也没人要,就让你家三儿收了我得了。”

婆婆当时很开心,慈祥的眉目间,是浓得化不开的笑

安夕颜突然很难受,她看着照片上的婆婆,眼眶泛红。

心底默默地在说,“婆婆,对不起。”

她突然泛红的眼眶,让莫向北眸子一沉,“安夕颜,如果我能提前预料到小姨会突然离世,即便是用绑的,我也会把你绑来,让她看一眼。”

原本情绪失落的安夕颜,一听他这话,情绪突然变得失控。

她瞪向他,一双红了的眼眸带着几分怨恨,“莫向北,你只会用野蛮又霸道的手段来伤害我,从来不顾及我的感受,一次又一次!”

面对她愤怒的指责,莫向北只是薄唇紧抿,沉默不语。

一双冷眸凝着她,意味不明。

见他不出声,安夕颜的火气更大,“从一开始,咱们俩的关系就是不对等不和谐的,你是强娶的那一个,而我是不愿嫁的那一个;在你看来,不,是在任何人看来,我能被你选中成为你的妻子,这是我天大的福报,我就应该对着你感恩戴德,感天谢地!”

“可是,有没有人在乎过我的意愿?”

莫向北终于开了口,嗓音很冷很沉,“这辈子,你是不是非陆立擎不嫁?”

安夕颜苦笑一声,“嫁师兄?没可能了!”

她看着他,轻声问道,嗓音从之前的嘶吼便得很轻,有股子虚无缥缈的味道,“从我被你带回莫家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放弃要嫁给陆师兄。”

她的答案,让莫向北眸子一沉到底,他大手一使劲,直接将她拽进怀里。

低头,冷冽的眸子冒出一簇簇的火苗,“你TMD都打定不嫁他了,为什么还要从我身边离开?!”

质问的话,透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安夕颜不惧他的怒火,直直对上他冒火的冷眸,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告诉他,“莫向北,我不爱你!”

她不爱他,怎么会嫁给他?

与其嫁了之后整日生活在煎熬中,倒不如一无所有的离开。

她的答案,让莫向北神情一怔。

但下一秒,他就回神,同一时间,他一把将她推开,转身,头也不回地朝山下走去。

他一直都知道,她不爱他!

但从她嘴里说出来,还是又将他伤了一次。

见他转身就走,而且是大步快速地朝山下走去,安夕颜又急又怕,立马跟上。

但她穿着高跟鞋,又是走在弯曲泥泞的山路上,没走多远,脚一崴,她一屁股就跌坐在地上。

她试着站起来,但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脚踝处传来,疼得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又跌回了泥巴地上。

眼睁睁地看着莫向北走得没了踪影,此刻,又冷又害怕的安夕颜,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她看到不远处有根木棍,就用手支撑着地面,一点点朝前移动去,本想拿了木棍当支撑可以勉强下山,但拿到手之后,才发现根本不结实。

刚支撑着她站起来,只听见‘啪’的医生,木棍断成两截。

绝望中的安夕颜,再也忍不住,闭着眼睛,使劲地对着远处大叫着,“莫向北,你把一个女人留在这山上,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你还不知道?”

男人熟悉低沉的嗓音突然传来。

安夕颜一惊,猛然睁开了眼睛。

当看到站在不远处去而复返的莫向北时,无法控制的大颗大颗的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珍珠似得,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许久,她才开口,声音是经历过一场绝望和害怕之后的虚弱,“你不是不管我了么,还回来做什么?”

莫向北大步走过来,看她一身的

狼狈,立马脱下西装外套,一把将她包裹住,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他低头看她,冷眸一片深邃幽暗,“我真的很想把你就这样给扔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