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78.五年前,你是不是生过一个孩子?(5000)

对于楼上发生的一切,安夕颜一概不知,她正在厨房里精心准备着早餐。

相较于西式早餐,安夕颜更喜欢中国地地道道的早饭,一锅由红豆和绿豆熬成的粗粮粥,一份煎得极香的土豆饼,一

笼李婶刚让人买回来的蟹肉蒸包,还有白水煮蛋,再凉拌上芹菜香干,又装了一份前几天她特别腌制的嫩黄瓜。

将所有的食物都一一上桌,她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有些担心小宝会不喜欢吃粥,又转身去了厨房,给他弄起牛奶和面包来餐。

莫向北一走进餐厅,就看到了摆放在餐桌上的早餐,虽然还没吃,但以他挑剔的眼光来看,也只能算凑合斛。

眼角的余光看到厨房里有人影晃动,他转过身子,大步走向厨房。

正在忙着给小宝烤面包的安夕颜,感觉有人进来,她以为是李婶,就说到,“李婶,帮我拿一下面包篮。”

面包篮很快被拿了过来,递到她面前,头也未抬,安夕颜伸手接过,“谢谢。”

将烤箱里的面包一一拿出,摆好,她转身正准备将面包送上餐桌,措不及防间,她一下子就撞上了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的男人身上。

额头被撞,疼得她忍不住皱眉。

抬头,看着依旧动也不动的男人,安夕颜不满的开口,“你是不是故意的?”

莫向北低头看她,目光深邃,“小东西,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撞的我。”

安夕颜不服气地反驳,“你这样不声不响地,我怎么知道你站在我身后。”

“篮子都替你拿了,哪来的不声不响?”

安夕颜,“不想和你计较!”

不管是多有理,到了最后,都会变成她是那个最胡搅蛮缠的那个。

板着小脸,安夕颜也不管他愿不愿意,直接将手里装着面包的面包篮塞进他手里,“放到餐桌上去。”

莫向北伸手接过,看了一眼,随即抬头看着她,“把我当免费佣人使唤了?”

“莫先生,这里是你家,被当成免费佣人的应该是我才对。”安夕颜毫不犹豫丢给他一记反驳后,转身想要去给小宝倒牛奶,却不料,胳膊被握住,下一秒,她就直直地扑进了他的怀里。

心底一惊,抬手就想推他,“莫向北,大清早的,你想干什么?”

莫向北唇角微勾,突然低头靠近,薄唇就贴着她的白皙的耳垂,“如果你想要,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随着他说话的动作,呼吸尽数喷洒过来,炙热而湿润,就像带了电流般,从她耳垂处一点点划过,酥麻得让她的身子都忍不住在轻颤。

安夕颜痛恨自己的没出息。

每次莫向北这样对她,她的身体就不像是她的,原本推他的双手不自觉间抓紧了他的衬衫,勉强还能站住,不至于出

糗。

似乎感觉到她的异样,莫向北眸子一沉,索性将手里的面包篮一扔,一个反转,就将安夕颜抵在了流理台上。

深邃的眸子看准她嫣红唇,作势想要亲下去,餐厅门口突然传来动静

“奶奶,你快点,安安已经做好早餐了。”

“哎哟小祖宗,你等等奶奶,这一溜烟跑得,跟只小兔子似得。”

“昨晚没吃饱,我现在都快要饿死了。”

“怎地没吃饱呢,是不好吃?”

“哼,你的小三又开始限制我的饭量了,明明能吃三碗饭的,他愣是让我只吃了一小碗,饿得我一晚上都没睡着。”

“他真这么对你了?”

“真是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啊,他整天不让我吃饱也就算了,还动不动就凶我,凶得不过瘾还带吼的,你说,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哦,这辈子摊上他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爹。”

老太太忍不住红了眼眶,一把将受尽委屈的乖孙抱进怀里,哽咽着,“我的小宝啊,真是苦了你了。”

“奶奶啊”

被奶奶这么一搂,莫小宝更是悲从中来,爷孙俩刚想抱头痛哭一阵子,不远处,一道冷得像冰渣似的声音缓缓传来,

“信不信,我连一碗饭都不给你吃,直接把你丢到大西北

喝羊奶!”

原本抱得很紧的爷孙俩,一听到他的声音,立马就弹开了。

老太太看着站在厨房门口铁青着一张脸的儿子,指着小宝胖乎乎的小脸蛋,不满地抗议,“你看看,小宝这脸瘦的,都看见骨头了,你还有理了是不是?”

小宝一听,立马抬头,水晶葡萄般的眼睛里都是惊喜和意外,“奶奶,我真的瘦了?”

“瘦了。”

“太好了。”莫小宝高兴得在原地直蹦跶,“这下子,我估计能表白成功。”

老太太一脸不解,“什么玩意?”

莫小宝一脸羞涩,小脸红扑扑地,她偷偷看了一眼一旁脸色不好的莫向北一眼,然后朝老太太招招手,示意她蹲下身子。

老太太连忙蹲下身子,知道小宝有悄悄话要跟她说,很自觉地将耳朵凑了过去。

小宝连忙将小嘴凑到她耳边前,“我喜欢我们班一个女生,但她一直嫌弃我脸上的肉太多,一点没有属于男人的棱角分明,我都表白无数次了,她一直都不接受我。”

“啊”

“现在我脸瘦了,估计她一看就能喜欢。”

“哦”

老太太想了想,又多加了一句,“这事你得跟你四叔说一声。”

“为什么要跟他说啊。”

“你都有女朋友了,他还好意思整天游走好闲正事不干?”

“奶奶,所谓的正事是”

“娶媳妇,小笨蛋。”

一旁的莫向北,冷眼瞅着爷孙俩抱在一起嘀嘀咕咕,脸色愈发地不好看。

薄唇冷启,“吃饭!”

原本还想再嘀咕会的爷孙俩顿时分开,各自坐到位置上。

这会儿老太太才注意到餐桌上的早饭,忍不住抬头朝莫向北看去,“这都是你媳妇做的?”

一向不喜欢在吃饭时说话的莫向北,抬头看了老太太一眼,或许是‘你媳妇’三个字愉悦了他,竟破天荒点点头,

“除了那笼包子。”

老太太一听,立马拿起筷子,夹了块土豆饼放进嘴里,尝了一口,就忍不住出了声,“不错,我还从来没吃过这种样式的土豆饼,里面还加点了酸菜和肉渣呢。”

一旁的莫小宝,一看没他喜欢的西式早餐,不乐意地嘟着嘴儿,“我不喜欢喝粥吃饼,能不能给我来份牛奶和面包?”

“来了。”

一道轻柔的嗓音传来,餐桌前的三人同时抬头,朝着从厨房出来的安夕颜看去。

一身白色家居服围着碎花围裙的安夕颜端着面包篮和牛奶走了出来,直接走到小宝面前,将东西放下,看着他多云转晴的小脸,笑着道,“知道你不喜欢喝粥,特意现烤的面包,我加了点肉松,你尝尝好不好吃。”

莫小宝立马拿起一个面包,大啃了一口,立马眯上了眼镜,一脸的享受,“好吃,安安做的面包最好吃。”

“喜欢就多吃几个,明天我再给你做其它花样的。”

莫小宝兴奋地大叫,“安安,我真是越来越爱你了,来,么么哒。”

说着,他就朝安夕颜嘟着小嘴求亲亲。

安夕颜看着他可爱的模样,刚想低头亲他一口,谁知,莫向北清冷不悦的嗓音传来,“莫小宝,给我好好吃饭!”

被点名的小宝立马收回小嘴,一脸不满地瞅着对面的男人,小声道,“真是卸磨杀驴啊,想当初,是谁帮着你追求安

安的?还不是我么,要是只靠你,指不定还要熬到猴年马月去!”

他的声音很小,莫向北没有听真切,忍不住皱了好看的剑眉,“嘀嘀咕咕说什么?”

一见老爸生气了,莫小宝立马低头专心吃面包,再也不敢乱说话。

安夕颜看了生气的莫向北一眼,什么都没说,而是再次进了厨房,将围裙脱了下来。

待她再出来时,就听到老太太在叫她,“小三媳妇,你忙了一早上了,快

来吃。”

小三媳妇?

安夕颜微微有些脸红,“阿姨,你叫我名字就行。”

“害羞了么?”见安夕颜红了脸,老太太笑得很欢,“好吧,不逗你了,我就叫你颜颜?”

“好。”

安夕颜终于放下心来,原想着和小宝坐在一起,但她原先的位置老太太坐着,看了一圈,最后只好坐在了莫向北身边。

吃饭的过程中,安夕颜的早饭赢得老太太的高度好评,不止是那道香煎土豆饼,就连她腌制的小黄瓜,都让老太太喜欢得很。

“这小菜还有么?”

“嗯,还有些。”

“你给我打包点,我一会儿带点回去。”

“好。”

安夕颜刚落下话音,一旁的莫向北就开了口,“什么时候回去?我派车送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头也未抬,众人愣了几秒,老太太才知道是在问她。

“我这刚来呢,你就赶我走?”

“没地方住。”

莫向北淡淡地开口。

老太太怒了,直接将筷子‘啪’地一声就拍在了桌子上,“莫小三,你是不是我亲生的?我好容易来一趟,屁股都没坐热呢,你就赶我走!”

“三天两头来一趟也叫好容易?”

莫向北凉凉开口,根本没把老太太的火冒三丈当回事。

莫老太被他反驳一时有些语塞,只能干瞪眼,一旁的安夕颜实在看不下去,轻轻开了口,“小宝的床够大,如果阿姨不介意,夜晚就和小宝睡吧。”

实在看不惯爸爸欺负奶奶的莫小宝,立马点头如小鸡啄米,“嗯嗯嗯,奶奶留下来多住几天,夜晚和我睡。”

原本生气又忧伤的老太太,顿时感动得老泪众横,“你俩真乖。”

而一旁被众人讨伐的男人,则放下碗筷,淡淡地瞥了安夕颜一眼,什么也说,起身走出了餐厅。

他那一眼,看得安夕颜心里忍不住发毛。

但她也不明白,自己的亲妈想来住两天,他作为亲儿子不是应该拍手欢迎么?

怎么就这么心不甘情不愿?

早饭之后,老太太带着小宝去院子里玩,安夕颜则回了房间准备码字。

今天有大推荐,更新一万字,她昨晚码了六千字,现在还差四千,也不敢让读者等太久,打开电脑,整理下思路,她就开始写起来。

安夕颜码字的速度是圈子里出了名的蜗牛,人家一小时两三千,她一个小时固定一千,所以,等她码完四千字,她愣是码了一上午。

午饭是李婶做的,满满一桌子,特地为了款待老太太做的,这终于让老太太一直还有些低落的心情终于好转。

莫向北不在家,饭桌上只有她们三人。

吃到一半,老太太突然对安夕颜说,“颜颜,我家小三对你怎么样?”

安夕颜一愣,不明白老太太怎么会突然这么问,想了想,说道,“还好。”

如果问这句话的人是苏叶,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控诉莫向北欺负她的罪行。

但眼前这人是莫老太太,不管莫向北怎么对她,她终究是他亲妈。

在亲妈面前数落他儿子的不是,这本身就犯了作为一名儿媳妇在处理家庭关系中的大忌。

一听到她明显有所隐瞒的回答,老太太深深一阵叹息,“孩子,委屈你了。”

一句话,说得安夕颜当场红了眼眶,她开不了口,只能默默摇头。

老太太一看她的模样,心底就有了数,不忍心地开口劝道,“我家小子的脾气我清楚,兄弟三个中,就数他性子最冷最倔,认准的东西,即便是再难,他也要得来。”

虽然没出声,但安夕颜十分认同老太太这句话。

明明知道她心有所属,还是讲她掠来,不顾她的意愿,拿她最在意的人来威胁她,不择手段。

想起来,她真是恨死他了。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坏蛋的男人?

“但是,在我的所有孩子中,他也是最专情的一个。”老太太再一次深深叹息,“这么多年,他宁愿单身一人,也不

愿去将就其他任何一个女人。”

安夕颜一愣,紧接着,她又听见老太太说,“这次,他不顾你的感受,执意要娶你,我猜想,这么多年,他等的那个女人,会不会就是你?”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等一个女人?”安夕颜好意外。

“是啊。”

“可我和他之前并不认识,他怎么可能”

莫老太突然严肃了表情,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认真地问道,”颜颜,我能不能问你件事?”

老太太严肃的深情,让安夕颜立马坐正了身子,有些紧张,“您问。”

“五年前,你有没有生过一个孩子?”

ps:茶花今天有事,只能更五千字,原本的两章合成一章,明天继续六千字哈。

想看完结文的亲们,可以点‘落茶花’,就可以看我所有的完结文了。

今天周四了,明天就周五了,听说,端午又要放假了,这么个好消息,得高兴啊亲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