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70.她竟然在他床上睡着了?

安夕颜急得眼眶泛红,“莫向北,你能不能别这样的逼我!”

“我都被你这样了,我哪还有脸再去嫁给陆师兄!”

“如果可以,我恨不能逃得远远地,这辈子谁也不嫁!餐”

一句话未说完,她早已哭得泣不成声斛。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压抑在心底所有的委屈、不安和伤痛,都随着泪水释放了出来。

一时间,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大颗大颗从眼眶中溢出来,顺着白皙的脸颊,尽数滑进鬓角,浸湿了头发。

莫向北看着她,好看的剑眉微微拧着,从来没有女人在他面前哭过,面对哭个不停的安夕颜,一向冷静自持的他,竟然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紧抿的薄唇微启,声音还带着几分冷硬,“别哭了!”

谁料,安夕颜一听他这话,哭声愈发的大了。

原本落得很凶的眼泪,此刻就如同大雨磅礴,势不可挡。

看着那张糊满泪水的小脸,莫向北忍不住伸手,想用手指轻轻抚去她的泪水,但谁知,手刚碰上她的脸颊,就被她使劲地拍了回来。

“安、夕、颜!”

莫向北有些恼,吼出的名字,透着一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破天荒第一次试图去哄一个女人,却被她一巴掌给拍了回来,原本缓和的脸色又阴沉下来。

此刻只管发泄自己情绪的安夕颜,才不管莫向北会把她怎么样,愈发哭得大声,“你又吼我,你整天除了吼我就是威胁我,莫向北,我上辈子欠你的!”

被她的哭声弄得心烦意乱,忍不住放低了语气,“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跟我道歉!”

“休想!”

两个字,掷地有声,毫不犹豫的拒绝。

他活了三十二年,从来不知道‘道歉’两字怎么写。

现在,她却让他跟她道歉,除非世界末日。

后来的他,恨不能将她捧在手心里爱着宠着,所有的一切都顺着她的意,更不用提道歉了。

只要她想要的,他都给。

只因为,不是到了世界末日,而是因为,他的整个世界,都是她的!

安夕颜瞪着一双泪眼,毫不退缩地与他抗争,“如果你不跟我道歉,你就休想娶我,我宁愿出家当尼姑,我也不嫁你!”

“你拿什么和我抗衡?”莫向北神情阴鸷,“你要是敢,我就踏平那家尼姑庵,也要把你抓回来!”

“你……”

安夕颜气得脸色发白,“你这只霸王龙,我恨死你了!”

莫向北铁青着脸,没再开口,在心底,却有一个声音在说,“我宁愿你恨我,也想将你绑在我身边,一辈子!”

哭到最后,安夕颜也没了力气,只剩下哼唧。

莫向北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点燃了一支烟,咬在唇角,也不吸,任由它一点点燃尽。

淡淡的烟味在卧室内渐渐弥漫开来,让讨厌烟味的安夕颜忍不住咳嗽起来。

她的咳嗽引来男人的回眸,没有犹豫,他直接将烟掐灭。

他转身走到床边,看着缩在床头的安夕颜,沉声开了口,“睡觉!”

“我要回我房间。”

安夕颜抬头,一双眼睛又红又肿,声音如蚊子哼唧,白皙的脸上透着倔强。

莫向北看她一眼,没理他,自顾自地上了床,在床的一侧躺了下来。

见他上、床,安夕颜又将身子往角落里缩了缩,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生怕他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直到莫向北闭上了眼睛,她高高拎起的一颗心才缓缓落了下来。

夜,越来越深,整个世界都静下来。

安夕颜渐渐有了困意。

随着时间推移,她已经困得有些睁不开眼。

但看到睡在一旁的莫向北,她还继续硬抗着,试图就这样扛过到天亮。

但十分钟不到,原本试图与瞌睡抗争的安夕颜,最终抵不过浓浓袭来的困意,身子一歪,不偏不斜,正好倒在了莫向北身边。

原本闭着眼睛睡觉的男人,眸子缓缓睁开。

微微偏头,看着滚到他身边的安夕颜,长臂轻轻一勾,就将她抱进了怀里。

被他抱入的那一刻,熟睡中的安夕颜,很自然地将纤细的小白腿勾上了他的大腿,又将脸颊在他胸膛间蹭了蹭,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睡得更熟。

商场上的‘阎罗’,除了手段狠厉残忍之外,更多让对手怕的就是他异于常人的冷静自持。

但此刻,所有的冷静自持,在安夕颜将腿搭上他的那一刻,尽数远离。

身体犹如火燎,下身某处更是肿胀得厉害,如果可以,他恨不能直接一口将怀里的点火的小女人吞下去。

她之前控诉他的种种罪行,也不及她此刻对他的摧残!

……

一夜无梦,安夕颜醒来时,阳光已经透过落地窗,洒满了整张大床。

坐起来,环顾四周,她这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

刚想下床回自己房间,突然,她像是想起什么惊恐的事,吓得她一下子从床上跳到了地板上。

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她刚睡过的地方……

她睡着了?

她竟然在他床上睡着了?

而且,如果她没记错,这一夜,她睡得极香,一觉到了大天亮!

天啊!

安夕颜抱头懊恼不已,她怎么能这样呢?

突然,她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低头看去,当发现睡衣好好的穿在身上,身体也无任何异样,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没事!

不想再待下去,她打开/房门,直接溜进了自己的房间。

换了一身衣服,又磨蹭了很久,她才下楼。

李婶正在客厅打扫卫生,见她下来,立马眉开眼笑,“夫人,昨晚睡得好吗?”

本来就心怀鬼胎的安夕颜,立马红了脸颊,心虚地连看都不敢看李婶一眼,“还好,李婶,还有早饭吗?”

“给你留了一份,在厨房里。”

“好。”

安夕颜几乎是逃似的冲进了厨房,生怕李婶再问她什么。

睡到日上三竿,安夕颜是饿了,一口气喝了两碗小米粥,一个茶鸡蛋,还有一笼蒸包。

吃过早饭,安夕颜本想回房间去码字,李婶却突然叫住了她,“夫人,先生上班之前特意嘱咐我,要你做好午饭然后给他送到集团去。”

安夕颜下意识就想拒绝,“李婶,能不送吗?”

李婶忍不住笑出声,“先生还真是了解夫人您呢,他都料到你不想送!”

“那还让我送。”

“所以先生要我跟你说,他带走了你的电脑,如果你不送,他就一直把电脑放公司!”

“什么?”

安夕颜直接傻眼了。

她电脑被他带走了?

心急之下,安夕颜立马跑到二楼房间,当看到那原本摆放着电脑的空桌子时,忍不住爆了粗口,“莫向北,你这个王

八蛋!”

阴险狡诈又卑鄙!

在房间生了会闷气,安夕颜别无它法,只能认命地去了厨房。

站在装满新鲜食材的冰柜前,安夕颜突然心一动,扭头问一旁的李婶,“他喜欢吃什么?”

“先生口味很挑,不吃甜食不吃辛辣,喜欢清淡的,比起荤食,他更喜欢吃素菜。”

安夕颜一听,立马笑得一脸明媚,“那好啊,我今天就做一顿他‘最爱’的饭菜,保准让他满意!”

‘最爱’两个字被她咬得很重,李婶听着,不知为何,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李婶,家里有鲤鱼吗?”

“有啊,在后院的池子里,现在要吗?我让人去打捞。”

“嗯,要一条。”

李婶走出去之前,不由好奇地回头问了一句,“夫人,您打算做什么鱼?”

安夕颜笑眯眯地回她,“香辣烤鱼或是糖醋鲤鱼!”

“夫人,先生他不吃辣和甜的。”

安夕颜笑得更欢,“我知道啊,就因为他不爱吃,我才要做。”

“……”

先生,夫人也不好惹啊,您就自求多福吧!

ps:安夕颜对莫向北赤果果的挑衅,他会惩罚她?

下一章,那叫惩罚嘛,明显是宠的要死的节奏啊啊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