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63.母系可能性为99.9999%

莫小宝回头,一看是莫向北,立马从安夕颜怀里钻出来,跳下床去。

他走到莫向北面前,仰着小脑袋,开心地叫道,“爸爸,你终于回来了,我和安安等你好久了呢。”

安夕颜一听,急了,“小宝,别乱说。餐”

她现在恨死了莫向北,怎么可能会眼巴巴地盼着他回来?

殊不知,她一急,脸颊就有些红,看进莫向北眼里,明显是一副含娇带嗔,撩/人的小模样,让他眸底的颜色不自觉沉了几分斛。

一旁的莫小宝,也觉得她是在害羞而不是生气,“我们老师说了,说谎的人会脸红。”

安夕颜完败,索性不理他。

站在一旁,一直没开口的莫向北,突然调转视线,看向一旁的莫小宝,“今天为什么不去幼儿园?”

嗓音,清冷不悦。

一听爸爸生气了,莫小宝缩了缩脖子,小声道,“我想等安安。”

“家里有人,还需要你等?”

“爸爸。”莫小宝的声调一下子高了,小脸嘟着,很不高兴的模样,“我盼夜夜盼月亮,好不容易盼到安安过来,怎么可能不在家等着她?”

见莫向北没再开口,他的胆子又大了起来,“按理说,今天去接安安的应该是你,你却把这事推给了小黑,哼,我算是看错你了,你根本就不在乎安安嘛!”

四周的气温骤然下降,对上莫向北看过来的寒冰般的眼神,莫小宝吓得连鞋子都没穿,直接冲出了房间。

门外,紧接着又传来他嚣张的挑衅,“莫老三,你没事老是吓我,回头我要告诉爷爷去!”

对他嚣张挑衅的回应就是,莫向北头也未回,只是长腿向后一勾,原本敞开的房门悄然关上。

安夕颜吓了一跳,“你想干什么?”

莫向北依旧站在原地,直勾勾地看着她,一双冷眸深邃得让人心悸。

“安夕颜,我还真是高估了你的智商,用绝食来抗议一个根本不在乎你的人,不是愚蠢又是什么!”

冰冷的话语,透着浓浓的冷嘲热讽。

安夕颜听得火冒三丈,“我低智商我愚蠢,我自知配不上莫先生您的高大上,我的存在只会拉低你的品味,所以,你放了我,咱们各走各的路,好么?”

她自贬的话,并没有让莫向北生气,原本凉薄的唇角扯起一抹弧度,“这个世上,没有谁比你更合我的口味!”

“无、耻!”

莫向北脸色一沉,大步一跨,直接扑到她面前,下一秒,她就被他压在了身下。

反应过来的安夕颜,惊慌大叫,“莫向北,你敢!”

她的威胁,得到的只是莫向北的一声冷嗤,“你是我莫向北的女人,对你,我有什么不敢的。”

安夕颜挣扎着反驳,“我不是你的女人,我死都不会嫁给你的!”

冷眸一沉,他的大手紧紧地捏住了她的下颔,“除了我,你还敢嫁给谁?”

他的大手,犹如铁手一般,捏得安夕颜忍不住发出痛呼,“你放开,疼。”

“知道惹恼我的后果吗?”莫向北的薄唇紧紧地贴着她的耳垂,发出冰冷的警告,“我本打算先领了证再要你,但没想到你这么不乖,你说,要我怎么办?”

安夕颜害怕了。

娇小的她,被他沉重的躯体紧紧地压制着,除了微微挣扎之外,她根本无法逃脱。

他炙热的呼吸就在她的耳边,随着他说话的节奏,一股股喷洒在她的肌肤上,犹如电流通过,从耳垂直达脚底,整个身子都变得酥麻。

他的大手,不知何时钻进她的上衣内,正朝着敏感地带进攻……

“我错了,你别…….”

“乖,告诉我,你错在哪儿?”

此刻,他的大手已经伸到她的后背上,正试图揭开那一排搭扣。

安夕颜急得想哭,“我说错话了。”

“哪句错了?”

后背的搭扣已经被解开,他的大手即将抚上那两团柔软,安夕颜急得大叫,“我嫁给你

,我答应嫁给你,你先放开我。”

即将抚上的大手被收回,改为抚上她急得通红的脸颊,莫向北嗓音低沉而磁性,“再不乖,我就直接要了你!”

安夕颜喘着粗气,一双如水的眸子直直地瞪着他,却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见她真的老实了,莫向北这才翻身而起,没再停留,打开、房门,大步走了出去。

莫向北一离开,神经和身体都高度紧绷的安夕颜,犹如一只刚逃离虎口的小兽,整个人都瘫软在床上,半响都没动一下。

脑子里,一直响着的,是莫向北那句‘本打算领了证再要了你……’

原来,他真的想娶她。

只是,怎么办?

她爱的是陆立擎,一直想嫁的也是他,现在,让她突然面对另外一个男人,她怎么可能做得到?

……

回到房间的莫向北,直奔浴室,站在淋浴下,足足用冷水冲了二十分钟,才将身下的高昂给安抚下去。

换上一身黑色家居服,他便打开/房门朝书房走去。

在经过安夕颜房门前,他的脚步微顿,但最终还是没停下,直接进了走廊尽头的书房。

在书桌后坐下来,他没有立即打开电脑,而是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份报告书。

打开,一页页翻过,最后的视线落在报告书的结果解释上……

母系可能性为99.9999%

这是一份安夕颜和莫小宝的亲子鉴定。

第一次见她,是在安大庆的寿宴上,他站在屋内,而她站在屋外。

虽然是深夜,虽然隔着玻璃,但他还是看清了她。

虽然相隔五年,她的脸瘦了些,发型也改变了,但那双干净的眸子,却是让他心头一惊。

陌生又熟悉。

在离开之后,他便立即派人去了安夕颜的后院,拿了几根她的头发,去做了这个亲自鉴定。

结果出来的时候,就是在去度假村的前几天。

他从来不参加公司活动,除了每年一度的年会,但这次出去玩,他却破天荒带了小宝去,只是因为,他在员工家属名单里,看到了她的名字。

思绪突然被敲门声打断,李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先生,老宅那边来了电/话。”

“嗯,我马上下去。”

莫向北将手里的报告书放进抽屉,起身,大步出了书房。

一楼,莫小宝正盘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见莫向北下楼,立马从沙发上跳下来就想溜。

他没忘刚刚在安夕颜房间外,他是怎样嚣张地挑衅过莫向北。

莫向北一直喜欢秋后算账,所以,此刻,一见他就想溜。

只是,还没来得及跑开,莫向北低沉清冷的嗓音传来,“干什么去?”

莫小宝回头,赶紧咧嘴讨好地笑,“尿急,去趟卫生间。”

莫向北冷冷地睨着他,“尿完就回来,我等你。”

莫小宝一听,立马泄了气,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小声问道,“爸爸,您找我有事啊?”

“不尿了?”

知道在劫难逃,莫小宝磨磨蹭蹭靠过去,然后将小屁股朝莫向北撅着,一副大义凛然的英雄气概,“爸爸,你打吧!”

莫向北看他屁股一眼,一个伸手,直接拎起他像丢沙包一样丢进了柔软的沙发间,“去,给你爷爷回个电/话。”

莫小宝从沙发上爬起来,一双葡萄般的大眼睛眨啊眨,“爸爸,爷爷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八成是为了安安。”

“先哄哄他,等你妈身体好点,我再带她回去。”

“爸爸。”莫小宝小脸一红,他用手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纠正,“现在就叫妈么?会不会太快了点?”

莫向北直接丢给他两个字,“随你!”

“爸爸,那我要怎么哄爷爷?他比你都精,我连你都斗不过,怎么可能斗得过他!”

“随便!”

“爸爸,随便又是个什么玩意,我真的不懂耶。”

莫向北一记冷眼扫来,“撒泼耍赖会不?”

莫小宝很想回他一句,这么低智商的玩意,他根本不屑一顾好么?

但一触到莫向北吓人的眼神,他立马点点头,“这个不难。”

“打吧。”

在莫向北高压监督下,莫小宝拨通了老宅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莫老爷子以为是莫向北,二话不说就吼了起来,“老三,放下你手头的工作,立马带那女人回家一趟!”

莫小宝被吼得差点扔了话筒,为了避免再受残害,他立马叫道,“爷爷,是我,你别吼了,都快把我给吼傻了。”

莫老爷子一听是小宝的声音,威严的嗓音立马缓和了不少,“乖孙,你爸爸呢,让他接电/话。”

“爷爷,你都一个星期没见我了,难道不想我么?”

“我的小乖孙,爷爷怎么会不想你?要不我现在派车过去接你回来,夜晚让你奶奶给你做好吃的。”

“做什么好吃的?”

“当然是你最喜欢的咖哩蟹,还有小羊排。”

“爷爷,我昨天秤了秤,发现我又长了五斤,你觉得我是不是该减肥了?”

“屁话!”莫老爷子不同意,“小孩子哪有减肥的,本来就是一副不结实的小身板,再减,不出事才怪。”

“爷爷,你觉得我是胖点好看还是瘦点好看?”

“当然是胖点,我就喜欢肉多的。”

“爷爷,你最喜欢的是猪吧?”

猪身上的肉不是最多的么?

“嗯,你不就是爷爷的小猪娃?”

“哈哈,爷爷你太坏了,我要是小猪娃,你不就是老肥猪了。”

莫小宝成功转移话题,朝一旁坐着喝茶看财经新闻的莫向北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莫向北看他一眼,起身,上楼而去。

上到二楼,他正准备进书房,安夕颜突然从房间出来,叫住了他,“上次在餐厅,我的包落下了,是在你那儿吗?”

莫向北偏头看她一眼,好似没听见她的话一样,直接进了书房。

安夕颜急了,立马跟了进去,看到莫向北站在书柜前,刚想开口,他突然转身,将她的包包扔进了她的怀里,“拿去。”

安夕颜将包紧紧抱在怀里,那模样,就像失而复得的宝贝。

她抬头看他,轻声地对他说了句‘谢谢’,然后抬脚离开。

莫向北看着她离去,依旧站在原地没动,似乎在等什么。

果然,一分钟不到,安夕颜又冲了进来,这一次,脸色并不好看,开口就是质问,“我的手机呢。”

“扔了!”

轻描淡写又理所当然,就好像这部手机不是安夕颜的,而是他的一样。

“什么?”安夕颜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睛,“你凭什么扔我手机?”

“一个破烂手机能值几个钱?”莫向北转身走到书桌前,拉开抽屉拿出一崭新的手机盒子,“拿去,最新款。”

“我不稀罕,你自己留着用吧。”

“你确定?”莫向北勾了勾唇,“可别一会儿又跑过来求我。”

“求你?我疯了么!”

安夕颜不屑一顾,转身出了书房。

她不敢再呆下去,她害怕,一生气一激动脱口而出的话又惹恼了他。

只是,回到房间没多久,她就后悔了。

没有手机,就无法联系上陆立擎和苏叶。

冲动是魔鬼,她刚刚就应该先收下那部手机,反正两人的号码都熟记于心,那部旧手机扔了就扔了吧,反正也用了三年,也算是物有所值了。

她在犹豫,要不要现在去书房,再向莫向北要那手机?

但一想到莫向北的阴晴不定,以及她丢下

那句‘求你,我疯了么’,安夕颜就退缩了。

狠话都撂下了,她怎么好意思再回去要?

算了,抽时间去买一部,反正包包已经找到,虽然穷,但买一部手机的钱她还是有的。

……

三天内,陆立擎一直不断地拨安夕颜的手机,从一开始的无人接听,到现在的关机,他有种强烈的预感,安夕颜出了事。

辗转着从别人那儿找来苏叶的电/话,刚一拨通,那边就接了起来,“谁?小颜子?”

“我是陆立擎。”

“陆立擎!”苏叶大叫一声,“小颜子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我打电/话就是想问问你,颜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打她电/话一直没人接。”

“你说什么?她没和你在一起?”

“没有,我一直在外地学习,现在还在西安。”

“糟糕,最近几天,我一直联系不上她,我还以为她跑去找你了。”

“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突然就消失了,我去安家找过她,她家佣人说,她好几天没回去了。”

苏叶的话,让陆立擎慌了神,“这样苏叶,你先去警局报警,我去买机票,立马赶回去。”

“好。”

挂了电/话,苏叶直奔警察局,但意外的是,警局的工作人员却告诉她,“抱歉,这个案件我们不能受理,你请回去吧!”

ps:两万字全部更新完毕,以后每天,没有特殊情况,都是六千字更新,婆娘们,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