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62.我娶她,不能为了让她吃苦受难(5000+)

最近几天,莫氏集团整栋大楼都处在低气压中,而整个十八楼的总裁专属楼层,更是处于低气压的强中心地带,上班中的每一个人,包括保洁大妈都如履薄冰,生怕一个不小心惹到了大BOSS餐。

一大早,苏叶就被迫上了十八楼,站在总裁室门外,她小声哀求着唐逸,“好哥哥,就一份新进员工名单,你就帮我带进去吧。”

唐逸立马摇头,“苏小妹,你就饶了我吧,你不知道,进去一次,我都跟下了一趟阴曹地府似的,那阴森冰冷的劲儿啊,我都没法形容。”

苏叶一听,立马来了八卦之心,凑到唐逸面前,小声地问,“咱家BOSS这是怎么了?不会是集团出现严重亏损濒临倒闭吧?”

唐逸无语地瞅她,“小妹,你这脑洞未免开得太大了点吧?以咱家BOSS在商场上的手段和高智商,你觉得会出现你说的那种情况?”

“当然不会!我只是乱猜的,谁让这几天集团气氛这么恐怖,我都快被吓出心脏病来了。斛”

“心脏病?”唐逸满脸幽怨,“我高血压都要被吓上来了。”

“同病相怜,唉,都不容易!来抱一个。”

两人悲从心来,刚想抱头痛哭以表安慰,谁知,连手都没挨上,一道不悦的低喝从身后传了过来,“你们在干什么?”

两人同时回头,就看到,不远处,一身西装笔挺的雷霆正面露愠怒,深邃的黑眸不悦地看着唐逸,冷冷开了口,“上班期间,一个人事副总监,一个总裁特助,勾肩搭背搂搂抱抱,伤风败俗!”

被冤枉的唐逸立马解释,“雷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苏总监一直都是好朋友……”

“唐特助,平时看你挺老实一个男人,没想到也这么多的花花肠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借着好朋友的名义,摸一摸小手,抱一抱什么的,都是些烂招数,不入流。”

“雷少,你真的冤枉我们了,我……”

他话没说完,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紧接着,一道痛呼传来,他仔细一看,原本站在他身边的苏叶,已经冲到了雷霆面前,此刻,她七寸高跟正狠狠地踩在他的脚上。

虽然没踩他,但唐逸还是想象得到,那一脚下去,肯定会有股子生不如死的冲动。

自雷霆出现的那一刻,苏叶就冷了脸色。

她本来想对他置之不理,转身想要去敲总裁室的门,反正总有一死,早死早托生。

谁知,她刚一转身,雷霆再次开了口,满嘴的羞辱,让她顿时怒火中烧。

这个臭男人,每次遇到他,准没好事。

苏叶一向很冷静,但不知道为什么,一遇上雷霆,那火爆脾气根本压不住,在她脑子没反应过来之前,她的七寸高跟已经狠狠地跺上了他的脚。

一声痛呼过后,雷霆一边吃痛地倒吸冷气,一边忍不住低吼,“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我要是残废了,一定不会放过你!”

苏叶冷哼一声,将脚移开,“你要真是残废了,我也算是为民除了害,省得你整天没事就去祸害那些无辜少女。”

原本疼得嘴角抽搐的雷霆,一听她这话,立马表情一变,邪魅横生,“吃醋了,嗯?”

苏叶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你疯了么?我会为了你吃醋!”

雷霆脸色不变,猛然靠近她,将唇轻轻地贴在她耳边,嗓音低而魅惑,“我要是真疯了,现在就会剥光你的衣服,然

后再一次狠狠地……要你。”

他的话,让苏叶脸色大变。

原来,三天前的那一夜,真的不是在做春/梦,而是……

“雷霆,你竟敢……你你你……”

这一刻,苏叶又羞又恼,看着眼前男人那张俊邪的脸庞,真恨不得一巴掌甩过去,甩掉那晚发生的一切。

看着她不知是羞的还是气得通红的脸颊,雷霆心情大好,抬手捏住她小巧的下颔,轻声问道,“对我的表现,你还满意?”

苏叶气得大叫,抬腿,直接顶上他两//腿之间的位置,“王八蛋!”

“我靠,你这个女人……”一声悲痛的惨呼声在十八楼的每一个角落不停回荡盘旋。

苏叶转身,直

接将文件甩到唐逸手里,一个字都没说,直接朝楼下冲去。

呆在一旁的唐逸,看了眼手里的文件,又看了看蹲在地上痛得面部扭曲的雷霆,忍不住出声关心道,“雷少,你……还好吧?”

“……好个鸟!”

“那我就放心了!”

只要鸟还好,一切都不是事儿。

这时,原本紧闭着的总裁室的大门被拉开,莫向北缓缓走了出来,吓得原本看热闹的小秘书和小助理们都赶紧缩回了脖子,一本正经地工作起来。

见BOSS出来了,唐逸立马走过去,将手里苏叶送上来的文件递了过去,“人事部刚送上来的新入职人员资料。”

莫向北伸手接过,原本阴沉的脸色愈发不好看,“她为什么不亲自送进去?”

“她……”

原本蹲在地上的雷霆,一听到这话,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强忍着某处的疼痛,呲牙咧嘴地说道,“别怪她,是我把她气走的。”

莫向北抬眸扫向他,清冽的目光在他疼痛部位停留了一下,淡淡开了口,貌似关切地问道,“很疼?”

“死女人,下手太狠了。”

“人家用的明明是脚!”莫向北好心提醒,“不过,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肯定希望她用的是手。”

一旁的唐逸,嘴角狂抽不止。

可怜的娃啊,他是多么想爆笑出声,但奈何,BOSS是在一本正经地说话,作为下属的他又怎么敢笑呢。

雷霆的嘴角也在狂抽,但不同的是,他是被莫向北给气的。

够损的!

不安慰他也就罢了,居然还落井下石。

莫向北转身离开,雷霆一瘸一拐地走在后面,走到门边,还不忘对唐逸说,“小唐,来杯黑咖啡,压压惊。”

“咖啡火大,给他来杯凉开水。”莫向北的声音紧接着传来。

雷霆,“……”

如果不是有事,这破地儿,他真不想呆了。

……

总裁室,莫向北站在落地窗前,唇角叼着一支烟,缓缓地抽着。

雷霆坐在沙发上,指尖也燃着香烟,看着站在落地窗前一直沉默的男人,他忍不住开了口,“急火火地把我叫来,就是让我陪你抽根烟?”

伸手,将唇角的烟拿下来,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捻着,深邃的冷眸依旧落在远处,莫向北沉沉地开了口,“我已经派人去把她接回家。”

“接谁?”雷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你的那个小丫头?”

“嗯。”莫向北轻点头,“安大庆一早打来电/话,她在家闹绝食晕倒了,我有点担心。”

“闹绝食?”雷霆双眼一亮,“小丫头年纪不大,性子倒是挺倔的。”

许久,莫向北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我的手段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莫向北收回视线,垂眸看着手指间轻捻着的半支烟,剑眉微皱,冷冽的眸间划过一道心疼。

没有人知道,当接到安大庆的电/话,听说她绝食晕倒的那一刻,从来冷硬如铁的一颗心,竟然会感觉到痛。

“不会吧?你这是在做自我检讨?”

雷霆满眼的意外。

他、莫向北、东方骁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同住一个机关家属大院,对彼此的了解不能说百分之百,估计除了各自爹妈之外,也就他们了。

三个人,一起在商场打拼,比高智商,他和东方骁比不过莫向北;比手段,他的冷酷狠辣,更是让他们望尘莫及。

在莫向北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后悔’二字。

而今天,他在他面前毫不掩饰的悔意,怎么不能让他吃惊和意外?

莫向北转身,走到茶几前,将手里快燃尽的烟蒂摁灭在烟灰缸中,然后坐到了雷霆对面的沙发上,面色清冷,淡淡出声,“我娶她,不能为了让她吃苦受难。”

“非常时刻,用非常手段,你也是没办法,不必太自责,待她完全接受你了,再向她解释清楚。”

莫向北没再开口,而是仰靠在沙发上,剑眉微皱,冷眸紧闭。

雷霆看他一眼,也没再开口,两人就这样沉默着,宽大的办公室,陷入一片寂静。

许久,一道沉闷的手机铃声响起,莫向北睁开了眼睛,伸手拿过放在一旁的手机。

“什么事?”

“先生,夫人已经被小黑接了回来,现在正在陪小少爷吃饭。”话筒里,传来李婶的声音。

“嗯,照顾好她。”

“好的。”

收了电/话,他抬头,正对上雷霆看过来的视线,开口的同时,他已经起身朝办公桌走去,“我忙了,你随意。”

雷霆忍不住好奇,“接回来了?”

“嗯。”

“情绪咋样?没大闹国山墅吧?”

莫向北猛然回头,看着他那一副明显想看好戏的样子,冷冷丢给他一句,“让你失望了,她情绪很好,正在陪小宝吃饭。”

“怎么可能?”

雷霆失望地叹气,“这丫头也忒没点原则性了,都被强迫成这个样子,还有心情陪你儿子吃饭。”

“那也是她的儿子!”

莫向北已经坐下来,开始批阅文件。

“哦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她事实的真相?”

“你指什么?”

“当然是小宝的身世。”

“顺其自然。”

该知道的,总会被知道,他不会刻意去告诉她五年前发生的一切。

毕竟,那不是件让人觉得幸福的事。

既然她都忘了,那就直接让她忘个彻底,就当那件事从来没发生过。

一切的幸福,从现在开始。

雷霆起身,“我走了,一会儿要见一个重要客户,有事找东方,我最近很忙。”

莫向北头也未抬,“你的重要客户不会是我的苏总监吧?”

雷霆,“……不说出来你会死!”

……

雷霆走后,莫向北突然停了手上的工作。

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才发现不过三点半,下班时间是五点半,还有两个小时。

还有再等两个小时?

莫向北没再犹豫,直接起身,拿过一旁的手机和外套,大步出了总裁室。

“Boss,你这是要出去?”

唐逸立马走过来,问道。

“我有事先走了,紧急资料发我邮箱,其他的,明天再说。”

“是。”

……

盛夏的午后,太阳炽烈而刺眼,炙烤着马路,车辆轧过,卷起一阵阵热浪。

银灰色宾利驶出停车场,缓缓驶入主干道,随即加快速度,疾速朝国山墅而去。

平时四十分钟的车程,这一次,只用了二十分钟不到。

将车子稳稳停在大院,他打开车门下车,小黑迎了上来,“老大,您回来了。”

莫向北看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迈开修长的双腿,朝别墅走去。

他那冷冷一瞥,看得小黑心惊肉跳,也等不及他秋后算账,直接坦白从宽,“老大,七夕那天,你让我送过去的花,我送错了。”

“嗯。”

莫向北头也不回,只是从鼻子里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

小黑更害怕了,这一声‘嗯’代表着什么?

原谅了?

还是没原谅?

于是,硬着头皮又开了口,“我是刚刚接夫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搞错了,我已经向夫人表示了歉意,她已经原谅我了。”

莫向北猛地停下脚步,缓缓转身,冷眸盯着他,“所以呢?”

在莫向北那双充满威慑力的目光之下,小黑冷汗直流,腿一软,差点没给他跪了,“夫人都原谅我了,老大,你也放过我成不?”

似乎很满意他的主动坦白,莫向北微微点头,就在小黑已经被恕无罪释放的时候,莫向北却开了口,“成啊,负重跑十公里,回来再写份检讨给我!”

小黑,顿时泪流满面。

老大,说好的坦白从宽呢。

……

进了别墅,莫向北直上二楼,上到最后一节台阶,一抹动人的笑声传来,让他一直紧绷的脸渐渐有了变化。

笑声清脆婉转,声音温柔似水,在莫向北听来,不管是哪一方面,这个世上,只有安夕颜最合他心意。

在楼梯口站了会儿,直到没了笑声,他才抬脚走了过去。

房门半掩,他站在门口,透过敞开的门缝,深邃的黑眸静静地看着里面的一幕……

莫小宝依旧黏在安夕颜的怀里,小嘴里喋喋不休第说着话;安夕颜低头,一双如水的眸子看着他,静静地听他说。

盛夏的午后,眼前这样温馨的一幕,让他的心突然为之一动,不自觉地,抬脚就走了进去。

正和莫小宝说话的安夕颜,突然感觉有人靠近,猛一抬头,就看到了朝他们走过来的莫向北。

一颗心,瞬间被拎起,看着他的眼神,都充满了戒备。

莫小宝回头,一看是莫向北,立马从安夕颜怀里钻出来,跳下床去。

他走到莫向北面前仰着小脑袋,开心地叫道,“爸爸,你终于回来了,我和安安等你好久了呢。”

ps:小宝这熊孩子,不是坑爹就是坑妈,反正就是个大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