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61.他贴心的举动,让安夕颜心底一暖(5000+)

“你这样不吃不喝地和我对抗,我也实在是害怕你再出事,刚我已经给莫向北打过电/话,待你输完液之后,他会派车过来接你!”

安夕颜原本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满脸的不敢置信,“你说什么?餐”

“你迟早都会是他的女人,没必要大惊小怪。”

安大庆的满不在乎让安夕颜彻底愤怒了,原本虚弱的她,使出了全身力气嘶吼道,“我是你的亲孙女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安家,你作为安家人,怎么能不为这个家付出一点?斛”

“安家男人没本事,已经沦落到要靠一个女人养活你们的地步?我真是替你们害臊!”

一语戳中安大庆的死穴,让他当场暴跳如雷,对着安夕颜扬起了巴掌,“小贱蹄子,目无尊长,看我不打死你!”

安家男人的确没本事,大庆实业是他一手创立,眼看一年年老去,家里的几个儿子一个比一个没出息,只会吃喝玩乐,除了知道从他手里拿钱,根本不会替他去分担压力。

从去年开始,大庆实业每年的业绩都在走下坡路,再这样下去,迟早要破产。

就在他心急如焚之际,莫向北竟然主动提出联姻。

能攀上莫氏集团这棵苍天大树,大庆实业不仅能起死回生,更能得到更大的发展。

不说牺牲一个安夕颜,就是把安丁香也搭上,他也乐意。

“打啊。”安夕颜嚣张地与他争锋相对,丝毫不退让,“最好把我打死,这样也省得我去莫家受欺负!”

原本暴怒的安大庆,一听到‘莫家’这两字,当场就泄了气。

收回巴掌,他狠狠地瞪着安夕颜,“你最好能给我好好地在莫家待下去,不然,你就给滚出南城,永远都不要回来!”

说完,他立马起身对一旁服侍安夕颜的佣人吩咐道,“好好看着二小姐,打完营养液就给她洗个澡,记得打扮漂亮点。”

“是。”

待安大庆一走出去,安夕颜立马跟疯了似地想要去拔手腕间的针头,吓得佣人立马摁住她的手,哄劝着,“二小姐,你别这样,会出人命的。”

本就身体虚弱,这一阵折腾,安夕颜只有躺在床上默默流泪的份。

在安家,她孤立无援,一个可以帮她的人都没有。

默默流泪的同时,她又心急如焚,眼看营养液就要输完了,她该怎么办?

陆师兄,你在哪里?

苏叶,快来救我!

……

傍晚时分,莫家的车子到了,是小黑开的车,当看到被人扶着出来的安夕颜时,吓了一跳。

这是安家小、姐?

不对吧,七夕那天收他花的明明不是眼前这个,难道是安家有很多个小、姐?

虽然心底犹疑不定,但表面上,小黑却是淡定从容。

安大庆也跟着走出来,看到小黑,立马迎上来,笑着客套,“辛苦了,代我向莫三少问好。”

小黑点头,“我会转达。”

“好好好。”安大庆满脸春风,转头吩咐一旁佣人,“赶紧地,把小姐的行李搬上后备箱,一件都不能落下,都是她最喜欢的宝贝。”

“是。”

几人应下,连忙将安夕颜所有的东西都搬进了一旁停着的迈/巴/赫,而小黑也打开了后车门,对安夕颜道,“夫人,请上车。”

安夕颜看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很顺从地上了迈/巴/赫,然后重重地关上车门。

这个家,让她窒息又绝望;外面那些人虚情假意的嘴脸,更是让她恶心得想吐。

她发誓,今天从这里出去之后,再也不想再踏入这里一步。

从今天起,这里的一切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安家几乎所有的人都到齐了,欢天喜地来送安夕颜,当看到那辆迈/巴/赫快速驶出了别墅大院,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莫家接走了安夕颜,就坐实了莫安两家联姻的事实。

现在他们最期

待的事,就是明天一早开盘,大庆实业直接涨停的大好消息。

当然,不是所有安家人都兴高采烈,有一个人,此刻正站在二楼的某扇窗户前,看着安夕颜上了那辆豪车离去,一双精致的眸子里散发着嫉妒而仇恨的冷光。

安丁香是今天才被安大庆允许回家的,自安大庆从莫向北那里回来之后,她就被安大庆强制着送去了另外一套公寓,由两个佣人看管着,没有他的允许,她一步不准离开。

她不知道一向疼爱她的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更不知道,莫安两家即将联姻,要嫁进莫家的那个人不是她而是安夕颜。

在公寓待了整整三天,一点消息都没有,直到刚刚,她才被安大庆接回了家。

一进门,奶妈就将她拉回房间,告诉了她所有的一切。

当得知要嫁的那个人是安夕颜时,安丁香压抑在心底的仇恨犹如火山喷发,如果她现在手里有一把刀子,而安夕颜又恰巧站在她面前,她肯定会毫不犹豫捅过去,将她千刀万剐。

在她心里,是安夕颜抢走了属于她的一切。

安丁香看着那辆疾速离开的迈/巴/赫,目光透着恶毒,“贱、人,你给我等着,今天所受的一切,我都会一点点还给你,让你生不如死!”

……

路上,迈、巴、赫稳稳地行驶着,小黑很想一心一意专注开车,但今天不知为何,他的眼睛一直不由自主地朝后视镜瞄。

瞄的次数多了,就被后座的安夕颜给逮住了。

“你这样一路看着我,是怕我在你车里玩自杀吗?”

自杀?

小黑吓了一跳,连忙劝道,“夫人,你可不能有这个念头,我这颗小心脏承受不住啊。”

小黑夸张的语气,让安夕颜忍不住扯了扯唇角,揶揄出声,“放心,我还没活够呢,怎么可能会做傻事,你好好开车,别老是看我。”

小黑很苦恼,“我也不想看你,但我有一件事到现在也没弄明白,我担心,那事万一被老大知道了,我会死不瞑目的。”

“什么事?”

“就七夕那天,我去给你送花,可不是你收的啊。”

“我知道啊。”安夕颜一句话解了他全部的疑惑,“收花的那个人是我姐。”

小黑哭丧着脸,“那我还是送错了,完了,完了,要下岗了。”

见他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心情原本很糟糕的安夕颜,竟然有了安慰他的心思,“别担心,不是你的错,不能怪你。”

“夫人,这事可千万不能被老大知道了,你得帮我保密啊。”

安夕颜苦笑,“这事他已经知道了。”

“啊!”

“你不是还好好的么,他也没把你怎么样啊。”

“听说过秋后算账么。”小黑提心吊胆,“我家老大就喜欢来这招。”

“果然阴险又卑鄙!”

安夕颜是恨莫向北的。

从两人第一次见面,他就像一只捕猎的猛兽,对她一直紧盯不放。

第二次见面,他就强横第夺走了她的初吻。

她最珍贵的初吻,原本是想留给她最爱的男人。

第三次再见,他更是恨不能直接一口吞了她,当夜,安夕颜害怕的逃离,她发誓,再也不想看到莫向北。

但,谁会料到,她此刻正坐在他派来的车子里,前往他的住处,即将成为他的妻子。

怎么会这样?

她对未来所有幻想中的男主角一直都是陆立擎,她爱的从来也只有他,可为什么,却偏偏让她嫁给另外一个男人?

想过要逃离,可理智告诉她,一切都只是白费力气。

暂且不提,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允许她这样做,就说莫安两家的势力,让她根本插翅难飞。

心情跌至谷底,她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只在心底暗暗下定决心,莫向北若是敢强迫她,她一定拼命反抗,希望这

样的反抗能坚持到陆立擎归来。

到那时,她就有了希望。

半个小时后,迈、巴、赫缓缓驶入‘国山墅’大院,不等安夕颜下车,等了许久的莫小宝就扑了过去。

车门打开,他就将小脑袋探了进去,当看到安夕颜一脸的憔悴不堪时,吓得一大跳,“安安,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在安夕颜心里,不管她和莫向北有怎样的恩怨,孩子都是无辜的。

轻扯了扯唇角,给了莫小宝一个虚弱的微笑,“我没事,别担心。”

“你肯定是病了!”莫小宝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扶她,“来,你慢点,我扶你下车。”

他贴心的举动,让安夕颜心底一暖。

没有拒绝,借着他的小手就下了车。

一旁站着的李婶也连忙走上前,将她扶住,笑着道,“小少爷一听说夫人要来,一直眼巴巴地等在院子里,连午饭都没吃,说是要等您来一起吃,他还特地让我做了你最喜欢的饭菜。”

安夕颜心底更暖,原本笼罩在头顶的乌云也渐渐消散了些,她低头看着身边吃力扶着她的小人儿,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谢谢你,小宝。”

一向脸皮厚的莫小宝,面对安夕颜柔情似水的目光,破天荒地脸红了,他扭扭捏捏地轻声回了一句,“以后,我会加倍对你好的。”

跟在身后的小黑一听他这话,嘴角一抽,忍不住多嘴一句,“小少爷,你说这话我怎么觉得这么奇怪?”

莫小宝回头瞪他一眼,“哪里不合适?”

“这话不应该是你爸爸说的么?”

“哼,”莫小宝小脸一板,“他哪里懂得怜香惜玉,明明知道安安今天过来,也不知道亲自开车去接,一大早就去了

公司到现在都没回来,真搞不懂他怎么想的。”

莫小宝是真的搞不懂他爸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费尽心思地把安夕颜弄到身边,却又不知道珍惜?

这哪里是爱她嘛,明明就是想抢过来而已。

一旁的安夕颜,一听说莫向北不在家,原本紧张的心情也得到了暂时的缓解,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

任由莫小宝和李婶扶着她进了餐厅,虽然没什么胃口,但还是陪着莫小宝吃了顿饭。

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吃过饭后,她就直接上了二楼。

李婶打开一间卧室,笑着说,“知道你今天要过来,先生立马让我把这个房间收拾了出来,你看看,还满意吗?”

卧室就在小宝儿童房的隔壁,对面就是莫向北的卧室。

在来的路上,安夕颜根本没幻想过有一个属于她自己的卧室,她一直想的都是,和莫向北一个房间同一张床,她怎么做才能逃离他的魔爪。

此刻,看着眼前这间布置得跟公主房似的卧室,原本隐藏在心底所有的不安和忐忑也消除了大半,偏头,对着一旁李婶露出一抹开心的笑,“谢谢你李婶,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那你先休息,有事就叫我。”

“好。”

……

安夕颜躺在床上,脑子有些乱,就像被塞进去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现在的她,犹如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小兽,渴求着外面的自由,却被眼前的现实禁锢着,找不到可以逃脱的出口。

房门突然被敲响,下一秒,门外传来莫小宝稚嫩的小嗓音,“安安,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

安夕颜从床上坐起来,看着房门被推开,莫小宝踢踏着拖鞋走了进来。

走到床边,犹豫了一下,然后直接蹬着腿朝床上爬去。

安夕颜连忙伸手一拉,莫小宝顺势一扑,稳妥妥地扑进了安夕颜怀里。

被她抱在怀里,莫小宝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安安,这样真好!”

听着他发自肺腑的感慨,安夕颜忍不住想笑,“这么喜欢我抱着你?”

“嗯。”

莫小宝仰着小脸,

一脸认真的表情,“奶奶说,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就走了,别人家小朋友摔倒了都会找妈妈要抱抱,我要是摔倒了,只能自己爬起来;奶奶抱不动我,爷爷说我是男子汉,不能要抱;爸爸更是不管我死活,上幼儿园之前,直接把我丢在老宅子那边,一个月都不去看我一次。”

心,猛然一抽,安夕颜有股子说不出的心痛。

她更紧地将怀里的小人儿抱住,柔声道,“小宝是最棒的,即便是没有妈妈,也能成长得很坚强很优秀。”

“三岁之后,奶奶心疼我,一直想让爸爸给我找个后妈,但他根本没这方面的心思,介绍的女人,一个都不见,每天都待在公司,很早出门很晚才回家。”

安夕颜听了,忍不住回一句,“你爸爸管理一个大集团公司,也很辛苦。”

“可小叔说了,搞事业和搞女人是可以同时进行的!”

安夕颜,“……”

这是什么小叔啊,有这么和孩子聊天的么?

莫小宝又接着道,“可我觉得小叔说的话不对,他又搞事业又搞女人,最后把自己的工作都给搞没了。”

安夕颜忍不住笑了出来,她的笑声悦耳动听,从半掩的房门传出去,让刚踏入二楼正要大步走来的男人不自觉放缓了脚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