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60.五年前,你就招惹了我(5000+)

“今天,莫三少以千万礼金为聘,要娶你为妻!”

如遭雷击,安夕颜直接就懵了,“什么?!”

众人紧紧地围着她,根本没注意她脸上灰白的绝望,争先恐后地说,“我家颜颜这是高兴坏了吧?这可不是天上掉馅饼的事,简直就是掉了个大金库啊,以后你可有花不完的钱呢。餐”

“何止是花不完的钱啊,像莫三少这样的男人,能嫁给他,那可是天大的福分!斛”

“颜颜啊,以后你就莫家三少夫人了,飞上枝头做了凤凰,我们这个家就全靠你了。”

“有了莫氏这棵大树,咱家的公司也能起死回生,以后有的是赚不完钱的合作项目。”

“颜颜,你可真是我们安家大功臣啊,以后有好事可别忘了四婶啊,还有你最小的这个弟弟,他可是最爱你这个姐姐的。”

……

不知过了多久,安夕颜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一把抓住安大庆的胳膊,焦急问道,“爷爷,你没答应他对不对?”

“哈哈,你这个傻孩子,莫安两家联姻,一直都是爷爷最大的心愿,现在终于要实现了,我怎么能不答应呢。”

“不!”安夕颜大叫一声,“爷爷,我有男朋友,我不能嫁给莫向北!”

安大庆脸色大变,“你说什么?你有男朋友?”

安夕颜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是,他叫陆立擎,我爱的人是他,要嫁的男人也是他,不可能再会是别人!”

“胡闹!”

安大庆气得脸色铁青,拄着拐杖的手都在颤抖,“在南城,莫家的势力无人能敌,暂且不提莫向北的父亲的权势,就单单莫向北的身份,也足以让南城所有人俯首称臣。”

“他的一切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什么都不想要。”安夕颜对安大庆哀哀恳求着,“爷爷,我求求你,不要让我嫁给他。”

面对她可怜哀求,安大庆不但无视,更是一把甩开她握着他胳膊的手,气愤地苛责,“不知好歹的东西,我辛苦地养你这么大,倒真是养了头白眼狼!”

“颜颜,你可别犯傻啊,能嫁进莫家,这是南城多少女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

“哎哟,我看她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人死活想嫁,人家莫三少偏不要;这你不想嫁,倒就看上你了,别不知道珍惜,错过了,有你后悔的。”

“她说不嫁就不嫁?咱家老爷子都答应下来了,还由得了她。”

“凡事以大局为重,你要是不嫁,惹恼了莫向北,咱们整个安家都完蛋了!”

众人七嘴八舌,安夕颜头痛欲裂,脑子一片空白,忍不住大叫一声,“你们爱谁嫁谁嫁,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嫁的!”

“你敢!”

安大庆气得大吼一嗓子,“不嫁也得嫁,由不得你!”

“那我就去死!”

“死?”安大庆冷哼,“即便想死,你也要给我嫁过去再死!”

这一刻,安夕颜绝望至极。

看着眼前围着她的所有人,那一张张的面孔,熟悉又陌生。

这就是她至亲的家人啊。

多少回,她想要离开这个家,却在最后一刻又变得不舍。

她从小在这里长大,这里住着的每一个人,都是她骨血相连的亲人。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血脉相连更值得让人珍惜不是么?

可是,为什么在今天,他们一个个为了一己私利,不管她的死活,执意要将她嫁给那个她根本不爱的男人。

特别是爷爷,她最敬爱的亲人,在听到她不想嫁的那一刻,彻底变了嘴脸,面目狰狞而可怕。

突然感到一阵阵恐惧,安夕颜转身就想跑出去,谁知,没跑出几步,就听见安大庆在大叫,“快,给我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身后立即有人追上来,安夕颜急得慌不择路,转身朝后院跑去。

只是,她的速度根本赶不上几个男人的速度,很快,就被人拽住了胳膊。

回头,看着那人,安夕颜哭着哀求,“大

伯,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真的不想嫁。”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赶紧跟我回去,惹了你爷爷不高兴了,指不定怎么处罚你。”

安夕颜泪流满面,心痛如刀绞,却又无能为力,只能任由几个人给她押回了安大庆跟前。

安大庆冷冷地看着她,满眼阴鸷,“我已经让人把你后院所有东西都搬回原来的房间,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你踏出房间一步,我会派人专门伺候你,直到你同意嫁给莫向北再放你出来!”

安夕颜倔强地咬着嘴唇,溢满泪水的眸子里,一片苍凉。

……

从餐厅追出去,莫小宝眼睁睁地看着安夕颜上了一辆出租,他只能站在路边垂头丧气,“真讨厌这短胳膊短腿,连一个女人都追不上。”

在路边站了会儿,莫小宝认命地转身,想回餐厅,却看见莫向北从里面大步走出来。

他立即迎过去,不开心地埋怨,“爸爸,你怎么这么慢,安安都坐车走了。”

莫向北睨他一眼,随即抬脚朝停在一旁的宾利走去,

莫小宝一看,立马也跟了上去,打开后车门,他爬进去稳稳地坐在后座,然后看着驾驶座上的男人问道,“爸爸,我们这是要去追安安吗?可是我没有记住那辆出租车的车牌号耶,怎么办?”

莫向北头也不回,“回家!”话音未落,车子已经启动,快速驶离原地,朝着‘国山墅’疾速驶去。

面对莫向北对安夕颜不管不问的冷漠态度,莫小宝急了,“爸爸,安安生气了,你不赶着去解释清楚,回家去干什么啊。”

莫向北手握方向盘,专注的开车,薄唇紧抿,根本没打算回应他。

见他不吭声,莫小宝更急,“爸爸,你要是把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后妈给弄丢了,我跟你没完!”

“再啰嗦就给我滚下去!”

一道冰冷的低喝从前面传来,吓得莫小宝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十分知趣的闭上了小嘴。

但好景不长,他又开始了。

只是,这一次,不再是心急如焚,而是幽怨,浓浓的幽怨。

“天天在外面招蜂引蝶,出门吃个饭也不能利索,早知道你这样,我才不会帮着你找老婆。”

“除了钱,我真不知道那些女人看上你哪一点,一见面就嚷嚷着喜欢你死活还要嫁给你,我看她们不是近视就是眼瞎。”

“唉,我可怜的安安,现在指不定伤心成什么样。”

“你说,万一她不愿意当我后妈,那我该怎么办啊。”

无人回应,莫小宝郁闷得要死,忍不住朝前翻了个大白眼,“你和她那个师兄比,本来胜算就不大,现在又出了这茬子事,我看她八成要变心!”

话音刚落,车子猛地靠边停了下来,毫无防备,虽然坐着安全座椅,但莫小宝的脑袋还是撞上了前面座椅的后靠,撞得头冒金星。

“爸爸,你……”

不满地抗议还没出口,一对上莫向北回头看过的冰冷眼神,吓得他赶紧噤了声。

“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我直接把你空降大西北去放羊。”

一听到‘放羊’,莫小宝立马脸色大变,哀声求饶,“爸爸,我错了,从现在开始,我一个字也不说,行不?”

莫小宝生平有两怕,一是莫向北,二是羊。

莫向北是他亲爹,老子最大,他怕他是理所当然的事。

但怕羊……

他当然不是真的害怕羊羔,而是特别讨厌羊羔身上的羊***味。

在他四岁的时候,莫老太太带他到一家私人农场去玩,恰遇一群羊羔,第一次见,他很兴奋地跑过去,本想和它们愉快的玩耍,谁知道一靠近,那股子冲鼻的羊***味,他直接就吐了。

吐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肝肠寸断。

从那以后,任何人都不敢在他面前提‘羊’这个字。

最初的一段时间,连他最喜欢的动画片‘喜洋洋和灰太狼’都不敢看,连他最爱的美羊羊都压抑不住他恶心想吐的冲动。

慢慢地,随着时间推移,现在好多了,至少敢看‘喜洋洋和灰太狼’了。

但一想到他去甩着鞭子去放羊……

天啊,他宁可被掐死也不愿被熏死。

车子重新启动,疾速朝前驶去,片刻后,车子稳稳停在‘国山墅’,莫小宝立即推门下车,然后朝屋内跑去。

李婶见他回来,有些吃惊,“小少爷,你不是去吃饭了么?怎么回来这么早。”

莫小宝回头看了眼身后不远处大步走来的男人,想说什么最终只用一声叹息带过,那模样,十足的一言难尽。

叹过之后,便直奔二楼而去。

那圆圆小脸上的幽怨,让李婶满心不解,她记得,明明出门的时候还兴高采烈。

正巧莫向北大步走进来,她便问道,“小少爷这是怎么了?”

“别管他。”莫向北将手里拎着的外套顺手递给李婶,“我去书房,一会儿会有人来找我,直接让他在客厅等。”

“好。”

……

莫向北直接进了书房,看了眼手里拎着的挎包,随手挂在一旁,便走到书桌前忙碌起来。

没多久,一道悦耳的音乐声传来,打破了一室的寂静。

正在看资料的莫向北抬头,看向声音来源处---安夕颜的小挎包。

放下手里的文件,他起身,抬脚走了过去。

伸手将包打开,将手机从里面拿出来,只一眼,莫向北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闪亮的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的名字赫然是……我的陆师兄。

“我的?”

一道低低的冷哼从莫向北微抿的唇瓣溢出,“安夕颜,五年前你招惹了我,现在却移情别的男人,你让我怎么可能放过你?!”

恰这时,书房门被敲响,李婶的声音传来,“三少,有位姓安的老先生来找您。”

“沏茶,我马上下去。”

“是。”

待李婶离开,莫向北立马将手机调成静音,顺手丢进她的包里,然后抬脚出了书房。

……

西安,陆立擎一下飞机便开了手机,在去酒店的路上一直拨打安夕颜的手机,一直处于通了却没人接听的状态。

坐在他身边的同事见他一直不停拨打手机,不由调侃道,“不会是惹到女朋友了,她赌气不接电/话吧?”

陆立擎苦笑一下,收了电/话,“有可能,今天七夕,原本定好回去陪她的。”

“别提了,我家那位也是,一听我回不去,直接把手机都关了。”

坐在前面的院长回头过来,笑着道,“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整天就知道情情爱爱,男人嘛,到底还是事业更重要一些。”

“是。”

院长大人发话了,包括陆立擎在内的几个人立马点头表示受教,其中一个同事忍不住开了口,“院长,怎么突然来西安了,之前不是说只参加上海那一站?”

“莫氏集团总裁亲自发话,让咱们继续参加下一站,所有的费用都由他来出。”

“莫氏集团?”有人接着,“咱南城的龙头大企业。”

“嗯,也是咱们医院最大的股东。”

“那感情好啊,这样一来,医院有了莫氏这棵大树,就有了长足的发展。”

……

陆立擎一直没出声,莫氏集团总裁是谁他并不是十分感兴趣,此刻他心里惦记着的,是远在南城一直没接他电、话的安夕颜。

殊不知,他此刻毫无兴趣的莫氏总裁,正是他此生最大的一个劫难,差点将他的整个人生完全颠覆。

他心爱的女人,以及他蒸蒸日上的事业……

……

整整三天,安夕颜不吃不喝,她想用最这种方法逼得安大庆放她出去。

但饿得陷入昏迷前的那一刻,她才知道,这种方法是多么的愚蠢可笑。

再醒来,她依旧在房间里,只不过手腕静脉处正扎着针管,高高挂起瓶子里的营养液正一滴一滴进入她的身体。

安大庆坐在一旁,见她醒来,这才放下心来,但脸色却很不好看,出口便是厉责,“你当真是不顾安家上下所有人的

死活,你要是真死了,让我拿什么去跟莫向北交待。”

他一副自私自利的嘴脸,让安夕颜觉得恶心。

偏过头去,她一点也不想看到他,在心底,那个爱她的爷爷早已死了,现在的这个,就是根本不顾爷孙之情利欲熏心的老魔头。

见她不吭声,安大庆以为她知道错了,语气也放软了不少。

“颜颜啊,你这个傻孩子,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像莫向北这样优秀的男人,全世界估计都没几个,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主,你竟然还嫌弃人家。”

“虽然他离过婚还带着孩子又比你大上十岁,但现在这个社会,离婚又算得了什么?离过婚的男人更知道疼人。”

“那孩子我见过,不仅可爱而且懂事,我听着他的意思,对你也很喜欢,巴不得你能做他后妈呢。”

闭着眼睛的安夕颜,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莫小宝的模样。

可爱又机灵,对她有股子天生的依赖。

她在想,如果没有陆立擎,她为了小宝,是否也会考虑莫向北?

但一切只是假设,她现在有了陆立擎,那是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怎么可能再去嫁给别人。

就在她思绪万千之际,又听见安大庆在说,“你这样不吃不喝地和我对抗,我也实在是害怕你再出事,刚我已经给莫向北打过电/话,待你输完液之后,他会派车过来接你!”

安夕颜原本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满脸的不敢置信,“你说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