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86 耍流氓被打断,萧公子很生气!

佟秋练一回去小易就瞬间扑了过来,“妈咪,你可回来了,我等你吃饭等得肚子都饿憋了!”小易说着还煞有其事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佟秋练伸手摸了摸小易的脑袋,或许自己真的太忽略他们了吧,总是以为自己这么做是不想他们担心,但是却让他们更担心了。

“好啦,妈咪以后肯定会和小易说的,我们吃饭吧!”佟秋练拉着小易就进了屋子,白少言看见佟秋练这一颗心才算放了下去。

而此刻的令狐家的书房里面气氛却十分的诡异,“放蛇的事情,萧寒是怎么知道的?”令狐泽坐在书桌前面,前面放着一摞的资料,全部是关于萧寒的,虽然看起来很全面,但是仔细看起来愣是找不出一点的蛛丝马迹。

“爸,你今天找小练过来到底是为什么?”令狐乾坐在沙发上面,看着一脸阴沉的令狐泽和最在对面也是一脸阴沉的令狐默,令狐乾若是没有看错的话,那次他去医院的时候,周围似乎遍布着许多的保镖,而且看起来训练有素,绝对不是一般的保镖。萧寒的背景还是值得调查的。

“我只是想要试探一下她而已!”令狐泽这话说完令狐乾和令狐默都是对视一眼,两个人的眼中都是满满的疑惑。

“当年的佟老爷子和佟氏夫妇的死因,有人留下了当年的证据!”令狐泽说着拿起了一包香烟,点燃,在灯光暗淡的书房里面,那烟星显得格外的显眼。

“爸,当年的事情你也参与了!”令狐乾直接拍着桌子跳了起来,桌子被令狐乾拍的震了几下,发出了很大的动静。

“不算是直接吧……你们都出去吧,我要静一静!”令狐泽说完转动椅子,背对着两个人,只留给兄弟二人背景而已,令狐乾和令狐默对视一眼默契的推门出去,房间里面立刻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声音:“造孽啊……”

佟秋练下午在家休息就没有去军区,或许是最近太累了,佟秋练睡了一下午,等到佟秋练醒来的时候,透过窗户几乎可以看见外面的晚霞了,“醒了?”佟秋练这才发现萧寒靠在床头,而自己挣窝在萧寒的臂弯处。

“睡得太沉了!”佟秋练揉了揉眼睛,似乎是睡得太多了,总觉得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

“总觉得还是昏昏沉沉的……”

“昏昏沉沉的?”萧寒说完将资料往边上一放,直接将佟秋练扑到,两个人的姿势立刻变成了一上一下,佟秋练的睡眼惺忪,就是脑袋还昏昏沉沉的,呆呆的问了一句:“你要干嘛!”

“当然是耍流氓啊!”萧寒说着笑着慢慢的将脸凑近佟秋练,佟秋练看着萧寒的脸在自己的面前慢慢的放大,心跳都慢慢的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尤其是萧寒此刻的眼睛就像是可以将人溺毙一样,眼中满满的都是盛着笑意,紧紧的锁住佟秋练的眸子,佟秋练不好意思的别过脸,萧寒立刻将佟秋练的脸掰过来:“害羞了?”

“没你这么流氓……”佟秋练这话刚刚说完萧寒直接将剩下的话尽数吞没,佟秋练的瞳孔不自觉的放大,她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而萧寒则是情不自禁的伸手摸着佟秋练的侧脸、脖子、锁骨、胸口……“唔——”

“小练,抱着我!”萧寒的声音似是有魔力一般的,在佟秋练的耳边呢喃私语,佟秋练乖乖的伸手搂住了萧寒的脖子,萧寒笑着不断地在攻城略地,而那双手也在不断的下移,佟秋练感觉到自己的身上面在着火,每一寸都在燃烧着,全身都觉得痒痒的……

佟秋练不自觉的挪动了一下身子,这一下子,萧寒更是凶狠的啃着佟秋练的嘴唇,“嘶——疼……”佟秋练的声音都透着娇媚,完全没有了平时的冷静和默然,相反的,带着一丝的娇媚,搭配着那红润的脸,让萧寒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而萧寒这一动作让佟秋练脸爆红!

“那个……我还没有……”佟秋练的双手还挂在萧寒的脖子上面,眼睛低垂着,不敢看萧寒的眼睛,因为萧寒的眼睛似乎是要把自己看穿一样,似乎这薄薄的睡衣在萧寒的眼中是透明的一样。

而两个人贴近的身子,两个人的体温、气息都在相互的侵袭,瞬间气氛变得十分的暧昧。

“没有什么……”萧寒的声音变得十分的低沉,在佟秋练听来更是一种别样的危险信号,“小练,我……”

“妈咪,妈咪,你还没有睡醒么……”门瞬间就被推开了,呼啦啦的进了一群人,萧寒和佟秋练还维持着刚刚的姿势,只是两个人都可以感觉到对方瞬间僵直的身子,但是进来的一群人都是瞬间睁大了眼睛。

“那个,大哥,你们没有锁门所以……”萧晨虽然说话的时候是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眼睛却是贼亮贼亮的在两个人的身上面打转,心里面就在想着,果然嫂子是在车子上面累着了,这刚刚休息一会儿,大哥怎么又开始禽兽了,嫂子果然太可怜了。

而小易和白少言则是眼睛睁的大大的,对于可以可以看见老师的八卦白少言自然是心里是乐翻了,谁让老师在他的面前都是高贵冷艳范儿的,他还没有看过老师被人压着呢,吼吼……今天居然有这种眼福。

而小易则是转动着蓝色的大眼睛,心里默默的想着,这么压着,妈咪难道疼么,所以小易直接冒了一句:“爹地,你会把妈咪压坏的!”

“咳咳……那个,小孩子别乱说话赶紧出去,赶紧出去,大哥,嫂子,你们继续哈,继续哈……”萧晨说着一手提着一个就出去了,在门被关起来的瞬间,萧寒和佟秋练对视一眼,佟秋练伸手推了推萧寒:“丢人还没有丢够啊,还不起开!”

“用完就扔了么?”佟秋练脑子轰的一下子就乱了,什么叫做用完就扔了啊,我用你什么了,看到佟秋练那呆萌的模样,萧寒在佟秋练的脸上面亲了一下,“难道不是么?他们都以为我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始乱终弃啊!”

“一边去,我才不会对你始乱终弃呢!”佟秋练不满的瞪了萧寒一眼。

“我也不会的!”萧寒直接将头埋在佟秋练的脖颈处,佟秋练则是伸手推了推萧寒,“起来啦,小易都放学了,你还不起来?”

“你这话说的,我又不是从小易上学就一直压着你!”萧寒这无赖的本性瞬间暴露无遗,佟秋练觉得和萧寒的交流简直是费劲,就在佟秋练想要叹气的时候,萧寒已经翻身起来了,还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在孩子面前,我觉得还是需要庄重一点!”

佟秋练起身去洗漱间洗个脸,心里面忍不住吐槽,现在想起来庄重了,刚刚怎么没有想到啊,现在想起来庄重了。

而就在佟秋练洗漱的时候,萧寒迅速的换了衣服下楼了,楼下的三人坐在沙发上面眼睛齐刷刷的看向萧寒,萧寒则是慢悠悠的走过去,站到三个人的面前,双手环胸,“说吧,刚刚谁推门进去的!”

无人说话,白少言看看萧晨,萧晨看看白少言,两个人瞬间将视线集中到了坐在两个人中间的小易身上面,小易则是双手一摊:“哎……我的个子够不到门把手啊,既然你们想要我顶包的话,我也无话可说,爹地,是我推门进去的!你别怪小白和小叔叔了……”

白少言和萧晨都是不敢相信的互相看了一眼,明明是你自己怂恿我们进去的好么,还有啊,够不到是可以踮起脚的好么?为啥现在他们觉得身上面有些凉嗖嗖的……“那个大哥,我们真的不是……”

“少言是客人,肯定不会做这种事情的,萧晨,我是不是几年没有治你了,你的胆子肥了哈,跟我出来……”萧晨只能狠狠的瞪了那两个笑得贼兮兮的人一样,认命的跟着萧寒出去了,就不稍片刻,外面传来了巨大的落水声音,小易和白少言都忍不住的咽了下口水,两个人都是长长的舒了口气,幸好刚刚没有承认,把萧晨推出去了!

晚上面的泳池还是有些凉的,萧晨在水里面还是喝了几口水,“大哥,你这是谋杀啊,我是你的亲弟弟啊!”

“这不没死么?没死的话就赶紧上来,免得真的冻死了!”萧晨只觉得这个世界都没有爱了,大哥好残忍啊,我肯定不是你的亲弟弟吧,萧晨湿漉漉的从泳池爬起来,安叔已经拿着一条浴巾过去,后面的佣人手里面还端着一碗姜汤,很远就能闻到那个味道了。

“二少爷,赶紧披上吧,免得等会儿着凉了!”萧晨点了点头,安叔从佣人的手里面接过姜汤,“少爷吩咐煮的,少爷还是很疼二少爷的!”

“谁稀罕啊!”萧晨傲娇的别过脸,但是眼睛的余光却忍不住瞥了一眼还在冒着热气的姜汤,算他有点良心,还知道让人煮姜汤给我喝,“我的身体强装着呢……”话音未落,就猛地打了个喷嚏,萧晨揉了揉鼻子,难道真的感冒了,不行,不能感冒,他是立志做健康宝宝的人!

“既然是大哥的一片心意我就勉强喝了吧!”萧晨说着拿起姜汤一口气喝了下去,而喝完之后觉得整个人都热了起来,浑身上下的所有毛细血管似乎都在冒着热气,好热啊……萧晨扔在了刚刚还披在身上面的浴巾,湿冷的衣服在晚风下带来了一丝清凉,但是萧晨还是觉得身上面太热了。“里面放了什么啊!”

“就是多放了几块生姜,还有一些胡椒粉而已,都是驱寒的!少爷吩咐的!”安叔疑惑的看着萧晨那满脸通红的样子。“二少爷,你是不是觉得不冷了!”

是不冷了,而是太热了,这萧晨本来就是体制偏热的那种,喝点姜汤就驱寒了,这萧寒让人特意加了料的,萧晨现在简直是有些欲火焚身,萧晨直接冲回了泳池,猛地一下子跳了进去!

小易和白少言又一次互相看了一眼,接着都看向正站在落地窗前,端着马克杯慢悠悠的品茶的萧寒,那嘴角还带着若有似无的笑,两个人顿时有些脊背发凉,萧晨真可怜啊,两个人都是在心里面默默地为萧晨默哀了几分钟!

小易也在心里萧寒重新定义了一下,这个男人老奸巨猾,而且还阴险狡诈,睚眦必报,是个狠角色,以后自己一定要好好地注意一下,免得以后吃亏。

而白少言则是觉得这个家里面每个人都好奇怪啊,一个一直嘴角带笑,但是心里面却满是心机的男主人,一个冷艳淡漠,尤其是吃东西习惯很奇怪的女主人,一个喜欢装深沉,而且心机很重的小孩子,还有一个明显的脑子不够用的二少爷,这家人的组合怎么看都觉得有些诡异呢!

佟秋练刚刚下楼就看见湿着身子的萧晨气呼呼的跑上楼,“怎么了?怎么全身湿透了?天都黑了,还去游泳?怎么不脱衣服啊?”萧晨刚刚想要告状,就感觉到了背后一道凌厉的视线射了过去,对于这种单细胞生物而言,对于任何的只要是对自己构成威胁东西都是格外的敏感的。

一回头的时候果然看见大哥冲着自己笑得格外的诡异,妈呀,我还是逃吧,想着就直接冲过佟秋练往楼上面跑,害的佟秋练吓了一跳,“怎么回事?”佟秋练看着端坐在沙发上面的两个人,两个人则是低着头不说话,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谁知道呢,犯二了吧!”萧寒无所谓的说着,端起了手边的一杯水递给佟秋练,“睡了这么久,肯定渴了!”

白少言和小易眼睛都睁的大大的,什么叫做睁眼说瞎话,他们今天算是见识到了,还有啊,那个佟秋练手中的杯子明明是萧寒刚刚喝过的杯子,小易刚刚想要开口,萧寒就笑着看着小易,小易只能把自己要说的话咽了下去,妈咪,别怪我,是爹地太凶狠了,我只能屈服了?

“怎么气氛怪怪的的啊!”佟秋练确实是口渴了,喝了几口之后发现萧寒站在自己身边诡异的笑着,佟秋练刚刚想要往边上退一下,萧寒直接伸手搂住佟秋练,“怎么了?喝了我的水要走?”

不就是一杯水么?还变成你的了!“给你好了!”佟秋练将马克杯塞进萧寒的手中,“这么小气!”

“还有更小气的!”萧寒拉着佟秋练就闪到了一边的一个隔断后面,小易和白少言则是纷纷转过头,哎——小易觉得自从两个人的关系好了之后就越来越不自重了,明明都是当爸妈的人了,还这么不自重,难道不知道给小孩子做个好的榜样么?

而白少言则是觉得自己是不是也该找个对象了,这老师怎么一遇到萧大哥,就变成了娇俏小女人了,果然女人还是要男人衬托的啊!貌似白少言童鞋已经自动将自己划归为女人一类了!

小易吃晚饭吵吵着要出去逛夜市,C市有个出名的小吃一条街,小易这个吃货已经觊觎很久了,架不住小易的软磨硬泡,还有萧晨这个二货在边上鼓动,萧家的一家四个人就决定出去逛夜市了,白少言则是先回家了,因为他今天受刺激了,他又没有萧晨那种变态的恢复能力,所以先回去了。

所以在C市的夜市街头出现了这么一家奇怪的组合,萧晨一身浅咖色的休闲服,戴着一副大大的黑超眼镜,而佟秋练则是米白色的棉麻长裙,头发随意的披散着,但是偏生那浑身的气场却又让人觉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而两个人中间的一个小孩子,白色衬衫,黑色的短裤,踩着一双小皮鞋,蓝色的大眼睛,简直萌翻了周围的一群大妈大婶,而另一边的男人则是体格健硕,明明长着三十的面孔,却露出了十八的表情,真是有些诡异的组合。

“妈咪,这个……”小易伸手指了指一边卖烤串的,远远就闻到了那香味,那老板一看这几家四口走了过来,连忙招呼起来,“小朋友,十块钱四串,很便宜的!来来,叔叔免费送你一串!”老板说着拿了一根就送到了小易的面前。

小易咬了咬嘴唇,湿漉漉的大眼看着佟秋练,佟秋练点了点头,小易乐呵呵的伸手接过了烤串,萧晨又睁着大眼睛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只觉得心里面一阵恶寒,萧寒直接无视萧晨,拉着佟秋练就往外面走!

萧晨直接看了看老板,老板上下扫了一眼萧晨,“十块钱一串!”

“难道不送我一串么?”萧晨说完老板简直无语了,无视萧晨开始吆喝起来了,萧晨有些挫败的摸了摸口袋,只摸出了几张卡,“那个可以刷卡么?”

“很显然不可以!”老板对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简直无语,“你看到我们这里有刷卡机么?您要想刷卡麻烦看看那座大楼,里面有刷卡的?”

“那里刷卡可以在你这里吃东西么?”老板简直要绝倒了,那一家三口还能把这个人领走么,老板直接拿了几根烤串给了萧晨,“给你给你,不收钱!”

“你早给我不就不用这么麻烦了!”萧晨乐呵呵的拿着烤串追上了前面的三个人,而后面的老板则是一直叹气,做生意这么久,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奇葩,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佟秋练第二天刚刚起来,下楼的时候,就看见了萧晨和小易两个人正看着一份请柬,远远看上去,正红色的底上面还有明显的一男一女图案,明显是个结婚请柬啊,印象中,认识的人没有人结婚吧,难道是萧寒的熟人?

“妈咪,是老巫婆的结婚请柬哦!”小易扬了扬手中的请柬,佟秋练这才想起来小易都是叫裴子彤老巫婆的,她要结婚了?

按理说裴子彤在萧寒的身边待得时间算是比较久的,而且后来还假装怀孕让萧寒负责来着,怎么突然就要结婚了,佟秋练拿起了请柬一目了然,请柬上面还附带着她和那个男人的婚纱照,佟秋练心里真的是说不出的滋味。

照片上面的裴子彤看上去比起之前在警局的最后一次见面瘦了许多,但是毕竟也是之前当作明星的,那脸蛋还是十分的精致妩媚的,没有了之前屏幕上面的清纯干净,之前都是以清纯玉女形象示人的,现在就是脸上面画着浓妆也是掩饰不住她整张脸的憔悴,或许是太瘦了,整个身子越发的显得前凸后翘,但是却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最让佟秋练不舒服的是,裴子彤的身边站着的那个男人的看起来比裴昌盛的岁数还要大,裴子彤在佟秋练的面前一向是心高气傲的,而且按照裴子彤的条件,就算是嫁给别人也总比这个老头好吧。

而且这个人看上去明显有纵欲过度的症状,尤其是那眼神让人看着十分的不舒服,而且搭在裴子彤身上面的手让人觉得十分的不舒服,还有那油肚子,看着真是倒胃口。

“王喜?”怎么觉得这么熟悉的名字呢!

“就是顾珊然来的时候说裴家似乎是打算把裴子彤送个他的那个人。中年丧妻,长得很磕掺的那个,想起来了么?”萧寒端着牛奶走了出来,小易接过牛奶,脑子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就是了。

“她居然真的嫁了?那个时候她和裴姿颜不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才在发布会上面闹得挺大的么?”佟秋练也是想起来了,顾珊然是提到过这么一个人,不过又不关自己的事情,佟秋练肯定不会在意的,只是现在看到请柬还是有些百感交集。

“这爷爷不是中年丧妻么?二婚还搞得这么大啊?爹地,妈咪,你们要去么?”小易看着萧寒和佟秋练。

佟秋练看了看日期,还挺近的,就这个星期天,还有四天的时间啊,倒是挺急的,“再说吧,本来就没什么交情,不去也没有什么关系,你还不快点吃饭,送你去幼儿园啦!”小易点了点头!

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佟秋练这每天的上下班都是萧晨专车接送的,萧晨到了这里之后,和他自己想象中的生活完全不同,萧晨以为到了这里,肯定是每天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完了还能到处玩,没有想到到了这里之后,才发现他是来受苦的,每天饱受凌虐不说,还要当起了全职的司机。

萧晨昨天晚上给萧老爷子打电话发发牢骚,结果时差原因,萧老爷子接电话居然接的睡着了,萧晨只能无奈的躺在床上面数绵羊了。

萧寒仍旧是在家里面办公,没有去公司,季远在公司已经忙的团团转了,而我们的萧公子则是在家里面慢悠悠的指挥操作,“少爷,令狐集团那边的事情似乎已经被解决了,怎么办?需要后续采取措施么?”

“暂时不用了,我就是想给他添添堵而已,调查一下裴子彤最近的情况,总觉得她最近有些怪异,胆子倒是挺大的,居然把请柬送到了萧家!”季远对于裴子彤要结婚的消息也是有所耳闻,其实裴子彤一直以来大家都忽略她了,更何况最近的事情也是蛮多的,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佟家和令狐家的身上面,对于已经完全没落的裴家,完全无人问津。

尤其是现在裴家剩下的就是一个病怏怏的老头子,还有一个过气的明星,还是一个满身的污点的过期明星,除了裴姿颜出事之后造成了轰动,在一些报纸的花边新闻出现过他们的消息,之后就像是销声匿迹一样,这突然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又是闹什么啊,难怪少爷要我去注意他们。

佟秋练本来坐在车子上面看文件,小易也是用pad玩着拼图,但是小易突然就拉着佟秋练:“妈咪,我肚子疼……”

“怎么了?吃坏东西了?怎么了?”佟秋练连忙将小易抱到了怀里面,“萧晨,掉头去医院!”萧晨连忙开车到医院,“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还肚子不舒服了?是不是昨天晚上面吃坏东西了!”

佟秋练就知道,虽然那些东西不能说特别的干净,吃了也是没什么的,只是小易昨天晚上估计是太兴奋了,吃了很多,小肚子都吃的圆滚滚的,直到自己吃不下了,估计是吃的东西太多了,杂七杂八的这才不舒服的吧,“昨晚就不该让你吃这么多!”佟秋练看着小易额头都沁出了一层细汗,心里面就像是被人揪起来一样难受。

“萧晨,快一点,小易脸都白了!”萧晨透过反光镜也看见了,但是现在正是上班的高峰期,路有些堵,“嫂子,很快就到了,别急!”幸好,在幼儿园的就有一家儿童医院,萧晨开车直接到了那里。

“小易,忍一下,妈咪带你去看医生!”小易疼的已经说不出话了,只能点了点头。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没有想到一大早的去医院的人还特别多,挂号那里还排上队了,所有人就看见了一个一身浅咖色西装的冷艳女人,一脸焦急的抱着一个孩子跑了进来,而身后正跟着一个体格健硕的男人,“嫂子,你带着小易先坐会儿,我去挂号!”

佟秋练点了点头,有人看见小易确实是不舒服,就让萧寒插队先去挂号了,好不容易看了医生,说是消化不良,堵塞了肠胃,造成的肠胃不舒服,有些痉挛现象,“你是怎么当家长的,这孩子的肠胃本来就脆弱,怎么能一下子吃这么多的东西呢,真是胡闹!”医生连忙带着小易去做治疗,佟秋练则是低着头,不做声。

而萧晨则是坐在佟秋练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佟秋练的肩膀:“嫂子,没事的,小易就是有些贪吃而已,下次我们注意一下就好了,没事的!”

“这位妈妈,小孩子难免贪吃,你也别自责了,以后家里面多备点消食咀嚼片,或者一些利于消化的山楂糕什么的,没事的,我的孩子也贪吃,你看都胖成什么样子了!”一个妈妈指了指在一边的一个大胖小子,倒是真的胖,尤其是那双眼睛,简直是被挤得差点睁不开的样子。

“谢谢,我没事!”佟秋练冲着这位妈妈笑了笑。

“你是怎么做丈夫的啊,你的妻子都这么难说了,你不知道抱一下安慰一下么?”那位妈妈指了指萧晨,萧晨那个委屈啊,我什么时候变成大哥了啊,再说了,我们哪里看上去像是夫妻了啊?

“那个,这是我的嫂子,不是我妻子!”萧晨无语的解释道,而佟秋练也跟着点了点头。

那位妈妈显得有些尴尬,“我是看刚刚那孩子和他有点像,没有想到不是啊?原来是叔叔啊?难怪像了!”佟秋练不再说话,哪里像了,小易可千万不要长成这样啊!但是萧晨心里面可乐了,哈哈……让这个臭小子再嫌弃我,你再敢嫌弃我看看……

“萧易的家人在哪里?”护士一喊,佟秋练和萧晨立刻跑了过去,“建议留院观察半天,等情况稳定了再离开!”

“好的,嫂子,我去办理手续!”萧晨这还没有离开,护士就叫住了萧晨,“我们的医院没有床位了,你们只能委屈在走廊的床位了,不然就找人协调下吧,最近刚刚入夏,生病感冒的孩子比较多,不好意思哈!”

佟秋练看着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小易,真是心疼的不行,“妈咪,我难受,妈咪……”

“小易乖,妈咪在这里,小易乖……”佟秋练伸脚踢了踢萧晨,“给萧寒打电话,让他处理!”萧晨这才想起来,怎么把大哥忘了,两个人着急忙慌的还忙了半天。

萧寒接到电话,直接就出门要走,还是安叔听说了这事情,带了几件衣服和萧寒一起出门的,“你别急,我马上打电话联系院方,你先坐一会儿,我现在正过去,别急!”

萧寒电话刚刚打过去,几个领导模样的人就急匆匆的到了这边的科室,“请问萧夫人在么?”萧晨过去和他们说了几句,一行人就带着小易上了电梯,原来医院还是有vip病房的,只是平时不对外开放而已,院长擦了擦头上面的汗,“萧夫人,您要来可以提前通知我们的,萧总给我们医院投资过设备,也是我们医院的贵人,你们下次有需要提前和我们说就行了!”

“嗯,麻烦你了!”电梯里面的人都是偷偷的打量着眼前的人,对于这个神秘的萧夫人,只能说是只听过没见过啊,这个怀里面的小少爷倒是见过,毕竟上过电视来着,但是这个萧夫人倒是第一次见到真人。

“嫂子,我抱着吧,小易也挺重的,你也累了半天了!”萧晨想要把小易接过去,但是佟秋练只是摇了摇头。

其实佟秋练的心里面此刻更多的却是对于小易的愧疚,因为工作的关系,忙起来的时候,都是没日没夜的,有的时候甚至一个星期都见不到小易一次,小易一开始的时候会哭,佟秋练的心里面就愧疚的不行,而到了小易大了一点的时候,每次自己出门工作,小易都会说一句,“妈咪,我会想你的,你要早点回来!”

而每次自己回去的时候,小易就站在大门口等着自己,小小的一个人,看的佟秋练心里面更加的愧疚了,而小易从小到大,大大小小生病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是佟秋练却很少在他需要自己的时候陪在小易的身边,作为一个母亲,佟秋练觉得自己是是失职的。

尤其是现在小易晕乎乎的嘴巴里面还在嘟囔妈咪妈咪的,叫的佟秋练里面就像被什么揪起来一样的难受。

好不容易到了病房,小易的额头又沁出了一层细汗,佟秋练帮小易擦了擦汗,一边的医生,就是刚刚把佟秋练给严厉的批评了一顿的医生,此刻开始心慌了,本来看到这个女人就是一副女强人的干练模样,心里想着肯定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忽略了孩子,说话的时候语气才不自觉的加重了一些,谁会想到她居然是萧公子的夫人啊。

“休息一会儿就好了,药效还要半个小时才会发挥作用!”医生伸手擦了擦头上面的汗,就说这孩子看起来十分的面熟啊,怎么就没有想起来是萧公子家的小少爷啊,真是眼拙了。

“嗯嗯,麻烦你了!”佟秋练帮小易擦擦汗,哪里注意到这个医生的异常啊,还是萧晨拍了拍医生的肩膀示意医生出去,医生出去之后看了看萧晨,脸上面满是惊恐,尤其是看到萧晨居然一抬手,不会是要打自己吧,不要啊!

“你闭着眼睛干嘛,我不搞基的!”萧晨摸了摸脑袋,这医生是长得秀秀气气的,但是自己真的不好这口啊,真是为难,这样子不会是要索吻吧,好为难啊,虽然我比较开放来着,但是我真的做不到啊!

“啊——”那小医生睁开眼,看着萧晨满脸为难的神色,整个人都凌乱了,“我结婚了!”

“那你这样干嘛啊,弄得我还以为你是那个呢?”萧晨伸手拍了拍小医生的肩膀,“吓死我了,我还在想我真的做不到啊!嘿嘿……”小医生心里面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跑,你做得到我也做不到啊。

“那你拉我出来?”小医生轻轻咳嗽了一声,怎么他们两个人的话题如此诡异呢?

“看你在里面那么紧张,就拉你出来了啊,嫂子本来就不爱说话,现在紧张孩子而已,你在那里也是被她无视而已,外面生病的孩子挺多的,你快去工作吧,有需要我们会叫你的!”小医生半信半疑的看着萧晨,就这么简单么?

萧晨看着小医生狐疑的神色,顿时有些怒了,尼玛,老子好不容易做回好事,居然还要被人怀疑,“怎么,不想走啊?尼玛!难道真等着老子亲你啊!”小医生一听这话立刻一溜烟的跑了,萧晨被气得半死,一回头就看见站在病房门口,一脸愕然的佟秋练,“那个……嫂子,你出来干什么……”

“你交过女朋友没有?”佟秋练也是狐疑的看着萧晨。

“啊?”萧晨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啊?萧晨也不傻啊,一看佟秋练的狐疑神色,心里面暗叫不好,“嫂子,我不是……”

“我很开放的!”佟秋练又打量了一下萧晨,“你只要不是在下面的那个我都不介意!”这个体格要是被压在下面,佟秋练会觉得这个世界有些玄幻了。

“我怎么可能会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萧晨立刻反驳。

“那我就放心了!帮我弄点开水过来!”说完佟秋练就直接进了病房,留下萧晨一个人在那里,半天没有回过神,怎么那里有些奇怪啊,什么就上面下面了啊,我说了什么啊,怎么话题这么的跳跃啊,还有嫂子脸上面那瞬间放松和欣慰的表情又是什么东西啊!

老子明明是直男啊,直男,没有人比我的更直了,萧晨此刻真想去撞墙去,为嘛话题扯到了这个上面去了,都怪那个小医生,那一脸索吻的表情才让自己误会的啊,接着又引起了嫂子的误会,都是这个小医生的错,都是他的错,萧晨的心里面已经认定了,只是索吻和害怕的表情难道真的差那么多么?

萧寒到了医院的时候,小易已经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但是一张小脸却是惨白的,看起来没有一丝的血色,本来红殷殷的小嘴,此刻也是干的发白,额头的头发也是有些潮湿,看起来十分的虚弱。

“夫人,我带了衣服,给小少爷擦擦身子换上吧!”安叔连忙递上了衣服。

萧寒则是从安叔手中接过衣服,“累了半天了,你歇会儿,萧晨,你去打盆水来,我来就好了,你坐会儿!”萧晨轻轻将佟秋练搂入了怀中,“你终于知道找我了,以后有事情有我呢,你别一个人扛着,小易是我们的孩子,他出事我也很担心的,放心吧,没事了……”

“嗯!”佟秋练在伸手抱到了萧寒的那一刻似乎心里面的一颗石头才算是落地了,佟秋练依偎在萧寒怀中轻轻点了点头。

萧寒十分利索的帮小易换衣服,擦身子,然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小易似乎是舒服了许多,本来还是有些痛苦的小脸,此刻也放松了下来,萧寒将小易放好在床上面,伸手压了压被子,“不是都说没事了么?你也别担心了!”

“嗯,我知道,就是觉得很自责,以前小易生病,我也很少陪在他的身边!”佟秋练说着坐在凳子上面,低着头双手捂着脸。

萧寒坐在佟秋练的身边,伸手将佟秋练搂进怀里面,“好了好了,以后我们一起好好陪小易就行了,我亏欠你们的更多,以后好好陪着他就行了!”佟秋练伸手拉紧了萧寒的衣领。

“我刚刚好怕,好怕小易出事!”萧寒从未见过小易这么无助的模样,尤其是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迷路的小孩子,萧寒的脑海中闪过了什么,但是瞬间消失了,萧寒也没有多想,只是搂紧了佟秋练。

“有我呢,不会有事的,我们会一直陪着他,他也会健康平安的长大的,没事的!”佟秋练点点头,只是双手却死死的攥住了萧寒的衣服,那模样真是十分的惹人怜爱!

------题外话------

这里还大家多一些评价的事情哈!投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勾选【五星】,爪机点【经典必读】,要是不想投也没事的,但千万不要点错给低分啊,这个跟你们在淘宝买东西是一样的,给出了一个三点热度,咱们需要好多五星才能拉回来的?望大伙注意,谢啦谢啦!

月初写文每天坐在电脑前面要很久,有时候脖子都坐的难受,所以要评分的亲们,要是觉得文不好看的话,不看就行了,不要给月初那么低的分数,看着心里要抑郁很久……谢谢啦!

看正版的亲们记得加群哦,不定时有惊喜放送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