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85 大哥太禽兽了!

佟秋练直接伸手掐了一下萧寒的腰部,“你谋杀亲夫啊!”萧寒笑着伸手搂着佟秋练,“好了,不逗你了,先上楼吧,要办个事情也是晚上的啊,这大白天的还真的是影响不好!”佟秋练默然,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无耻啊!

“你还能正经一点么!”佟秋练瞪了萧寒一眼,萧寒则是在佟秋练的脸两边各亲了一下。

“大哥果然无耻!”萧晨躲在拐角目睹了萧寒调戏佟秋练的全过程。

“爹地是真的无耻!”小易啃着冰棍在一边幽幽的说。

佟秋练和萧寒一回到房间中,佟秋练以为萧寒肯定是要上床休息的,刚刚扶着萧寒到了床边,萧寒一个转身,直接将佟秋练压倒在了床上面,佟秋练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能呆呆的看着萧寒,萧寒则是笑着伸手帮佟秋练顺了顺有些凌乱的头发:“果然这样让我觉得更有安全感!”

这样更有安全感?佟秋练一听这话,再看看现在两个人的体位,萧寒正死死的压在自己的身上面,而且佟秋练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萧寒身体发生的微妙变化,“萧寒,你真无耻!”

“你应该知道,其实我是可以更加无耻的……”萧寒说着用力往佟秋练的身上面压了压,那种变化越发的明显,佟秋练伸手推了推萧寒,结果萧寒捂着胸口来了一句,“小练,我身上面还疼呢!”

“还疼?”佟秋练在自己刚刚推的地方帮萧寒揉了两下,真是的,明知道疼还这样,也不怕疼死你啊!“还疼不?”

从萧寒的角度看过去,佟秋练的小脸没有一点的粉黛,精致美艳的脸蛋红扑扑的,就像是熟透的樱桃,怎么看都是诱人的,萧寒俯身在佟秋练的脸上面亲了一下,佟秋练顿时觉得自己被骗了,“疼死你算了!”

说着伸手就在萧寒的肩上面拍了几下,萧寒直接双手按住了佟秋练的双手,直接将佟秋练的双手举过佟秋练的头顶,笑着俯身直接含住了自己肖想了许久的红唇,佟秋练想要躲开,萧寒直接张嘴就咬住了佟秋练的嘴唇,佟秋练疼的惊呼出来,萧寒趁机直接长驱直入,攻城略地,而佟秋练在这种情况下面完全是没有一点的抵抗力的,等佟秋练身子软了下来之后。

萧寒抱着佟秋练翻了个身,让佟秋练趴在了自己的身上面,佟秋练虽然看上去一米七几的各自,气场强大,冷艳美貌,但是在自己看来不过是个小女人罢了,尤其是抱着她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身上面真是没有几两肉,话说以后还是养的胖一点比较好,手感也好。

直到佟秋练已经眼神迷离了,萧寒这才住手,伸手环住佟秋练,伸手理了理佟秋练凌乱的长发,“小练,待在我身边就好……”佟秋练不自觉的想到了今天的视频消息,点了点头。

若是在你的身边的话,我是不畏惧任何的流言蜚语的。

佟秋练刚刚下楼准备给萧寒炖汤,萧寒到了书房,和季远交代了一些近期的工作内容之后,“少爷,刚刚令狐总裁打了电话过来,说是要联系你一下,你看……”萧寒一笑,终于还是找过来了么?萧寒点了点头,不稍片刻,萧寒的手机就响了。

“喂——”萧寒接起电话,嘴角还噙着笑意,“令狐总裁……”

“萧公子倒是真是好兴致,都被打得住院了,还能折腾出这么的动静,我们公司和萧氏应该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吧!”令狐默手中正拿着刚刚调查回来的资料,那批货出问题了,是白家在背地里面操作的。

令狐家和白家向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虽然白少贤没有从政,但是双方的公司也是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的啊,白少贤根本没有理由给自己添堵,唯一的理由就是出在萧寒的身上面了,尤其是他还记得那天晚宴萧寒对自己警告的话。

“是没有啊,本公子看着不舒服算么?”那头的令狐默直接将手中的钢笔掰断了,里面的墨水流了一手,“说实话,其实我们还是可以做很好的朋友的,无奈我们确实情敌……”

“萧公子这是准备和我对着干了!”令狐默的声音很低沉,很沙哑,对于很多的女性来说的话,是完全拒绝不了的声音,尤其是那沙哑中透着些许的磁性,真的是很迷人的声音。

而且令狐默说这话的口气完全不是那种带着疑问的,而是肯定句。

“怎么?难不成令狐总裁怕了?”萧寒笑着站在落窗口,透过窗户看见小易正在泳池游泳,自从萧寒教会小易游泳之后,小易每天没事就往泳池跑,萧晨正躺在一张躺椅上面,喝着饮料,这样的画面是唯美和谐的,萧寒的心里面也是被充斥的满满的。

“哼……萧公子,说实话,我们完全没有一点的利益冲突,完全不必要闹到这种地步!”令狐默并不是说真的怕了萧寒,他不是毛头小子了,不会因为萧寒的激将法就瞬间气得跳脚,因为当过兵,除了有良好的身体素质之外,令狐默的心理素质也是足够好的。

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令狐默还没有完全摸透萧寒的背景资料,因为关于整个萧氏这个摆在明面上的集跨国商业帝国,也是知道庞大的资产无可计算,但是背地里面的萧家到底是怎么样的家族,一直都是神秘低调的,完全是无从下手的!

这也是因为萧家根本没有什么旁系分支,整个萧家就像是一团迷一样,也是军人带来的特质吧,令狐默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所以令狐默现在并不认为是和萧寒对着干的时候。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要是令狐总裁以后看见我的妻子也能够规行矩步,我想我们之后也不会有冲突的……”萧寒说话的时候明显带着笑意。

“令狐集团成立了这么久,我并不是一个怕事的人!”令狐默没有正面回答萧寒的问题,而是从侧面回答了,令狐默看着手上面的黑色墨水,想到了佟秋练,令狐默似乎才觉得自己的生活还是有点继续下去的动力的。

“那我们拭目以待好了!”萧寒说着直接挂了电话,挂了电话的瞬间,萧寒脸上面的笑意也消失的干干净净的,好像刚刚笑的是另外一个人一样,他看着窗外,佟秋练估计是送吃的过去了,萧晨正围着佟秋练耍宝。

萧寒的脸上面没有一丝的笑意,哼……令狐默,你想和我玩的话,我就陪你玩玩,只是……我的女人这辈子你都不别想染指,就是肖想都不行,总会一天我会让你明白,我的女人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肖想的。

而此刻在泳池边上面,小易正在泳池里面拍水:“小易,你这狗刨式真是丑爆了,你这样以后会没有女生喜欢的!”

“少来,爹地说了,到了真正需要救命的时候看的不是姿势好不?还有啊……你个旱鸭子也敢来嘲笑我!”小易说着直接爬上岸,冲着萧晨就是一阵拍打!

“喂喂喂——你小心一点啊,我的新衣服来着!”萧晨这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后面被人推了一把,整个人都栽在了水池里面,因为体重的原因,倒是溅起了不小的水花,“哇——大哥,你谋杀啊,救命啊,救命啊……要死人了!救命啊……快救我!”

其实边上是有一个游泳教练的,但是这个教练看到人家自家的主人都不发话,只能看着萧晨那庞大的身躯在水里面扑打了。

“你怎么下来了?有力气了?”还能把人踹下水去,佟秋练直接走到了萧寒的身边,萧寒则是搂住佟秋练的身子,将半个身子靠在佟秋练的身上面。

“我有没有力气,你难道不是最清楚的么?”萧寒这话说的轻佻,佟秋练只是瞪了萧寒一眼,看着还在水池里面扑水的萧晨,溅起的水花可真不小。

“真的不需要去救他么?好像呛了不少水啊!”佟秋练看着还是有些担心的,萧晨虽然脑子有时候有点二,但是对自己确实很好,尤其是在初到萧家的时候,人生地不熟的,要是没有萧晨这个二货,佟秋练估计没有这么快的走出阴影,接受萧家这一大家子吧。

“他能被淹死了也是一种本事,这泳池就一米六而已,他要是能被淹死倒是真的好笑了!”果然佟秋练这才注意到,萧晨就一个人在水池里面扑打着,双腿完全是蜷缩起来的,生怕自己掉下去,其实他要是站起来的话,完全就可以站在泳池里面的,佟秋练看到这一幕也是觉得很无语,还能再二一点么?

“小叔叔,你站起来啊!”小易冲着萧晨吼了一句!

“混小子,你这是要害死你叔叔啊,还不赶紧扔个救生圈过来!”萧晨喝了几口泳池里面的水,不过说话还是挺清晰的,“坏小子,赶紧给我扔个救生圈过来,没看见我要淹死了么?”

“小叔叔,真的,你站起来看看……”萧晨半信半疑的将自己的腿伸直,慢慢的双腿接触到了泳池的底部,而水位只到萧晨的胸部,萧晨伸手擦了擦脸上面的水,有些尴尬。

“呵呵……这水池原来就这么高啊……”萧晨说着还挠了挠头,走到了岸上面,所有在岸上面看得人都觉得很无语,一直这么高好不?还有啊,一直在呼救的人也是你吧,都叫你站起来了,还在那里喊救命的人也是你吧!

萧家这几个人刚刚吃饭,安叔就附在萧寒的耳边耳语了几句,萧寒眉毛轻挑,“让他们局长打电话过来,胆子倒是不小,敢来这里抓人!”

“怎么回事?”佟秋练凭直觉就感觉这件事情和自己有关,尤其是刚刚安叔说话的时候还不自觉的看向自己,让佟秋练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

“没事,你吃饭吧,我出去看看!”萧寒说着伸手轻轻拍了拍佟秋练的肩膀,“你等会儿不是还要去上班么?”萧寒说着拿起一边的面纸擦了一下嘴巴就和安叔一起出去了。

就在萧家大门口的不远处,停了好几辆的警车,萧寒讽刺的一笑,“萧总,我们也是奉命办事的,您也别为难我们啊!”为首的明显是个小队长,看到萧寒一出来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张逮捕令。

“就凭着这个想要把我的夫人带走么?是协助调查还是抓人?”萧寒的脸上面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明显就是不放人的意思。

“这个……还要看案子的进展吧!”那人说着不自觉的擦了擦汗,“我们只是想请萧夫人去警局协助调查而已,肯定会很快送尊夫人回来的,萧总裁行个方便的!”

“让你们局长来我说,对了,我不知道是谁授命你们来的,想要来我们萧家拿人,最起码带个有分量的!”萧寒这话没有说完,佟秋练已经走出来了,安叔推了推萧寒,萧寒回身看见佟秋练,脸上面马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怎么出来了?”

“协助警察调查案子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没事的,我又没做什么,放心吧!”那个小队长在警局远远的看过佟秋练但是近看还是觉得无比的惊艳,尤其是此刻的佟秋练褪去了平常的一身职业装扮。

棉麻的浅绿色长裙,腰间绑了一个麻花腰带,上面点缀着素白色的茉莉花,加上面一双系带的凉鞋,头发随意的披散着,堪堪的别在耳后,微卷的深棕色长发,在风中微微摆动,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遗落凡尘的仙子一般的清新可人。

“难道谁让你们来的我会不知道么?”萧寒这话一出口,那个小队长的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了,萧寒只是伸手拉住了佟秋练微凉的手,“难道他没有和你说这个人是我萧寒的妻子么?回去告诉你背后的人,我的人想要动也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够不够……”

而这群人刚刚上车,透过那微微打开的车窗,佟秋练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心里微微刺痛,是他……

萧晨送佟秋练刚刚到了军区,就被令狐乾叫到了办公室里面,佟秋练敲了敲门,“进!”佟秋练刚刚进去就看见了光着上身的令狐乾,令狐乾的胸口大大的伤口无数,有的是刀伤也有的是弹孔,枪伤,很多的伤口看上去已经有些年代了,但是现在是身上面却又一些新伤:“你这是被谁揍了!”

“你家老公呗,还有我家大哥!”令狐乾说着快速的擦了药,穿上衣服,拿起了手边的文件放到了佟秋练的面前,“又出事了,我们觉得这几起案子都和这个组织有关系!”

文件上面是几个外国人的照片,都是一些案发现场的照片,照片的人都是清一色的表情都是十分的享受的,而且看上去死去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痛苦,尤其是其中一些人的嘴角居然还扬起了笑容,看着都让人觉得心里发寒,“哪里来的?”

“法国那边的警察发来的,是不是和前些日子的死者很像……”佟秋练点了点头,不自觉的想起了两年前的体内藏毒的案子,“那边和我们因为这个案子一直都有交流,这是最近法国一些夜店酒吧的发生的案子,不过死因都是因为毒品。”

“前些日子酒吧的死者,死亡的原因是毒品使用过量,但是他和案发现场的所有人使用的毒品剂量都是一样的,按理说不可能只有他一人死亡,因该是和他之前的使用的毒品的剂量不同,因为不同的地方购买的毒品里面的纯度和浓度也是不同的,所以会造成有人注射过量而死!”

“那边的结果也是差不多的,这批货源是那个组织最近刚刚流出来的,而且市场上面还没有销售,只是他们内部的人才能得到这批新的毒品!”

“不能说是毒品吧,应该是毒药,这批人很可能只是小白鼠而已!我先去实验室,有情况我随时和你联系!”佟秋练说着拿起资料直奔实验室,白少言还在实验室里面,看到了佟秋练揉了揉眼睛,“老师,您来了……”

“昨晚没有回去?”佟秋练走过去帮白少言倒了一杯白开水,军区这里条件有限,能吃能喝的东西比较少。

白少言伸手接过杯子,“谢谢老师,因为老师前些日子不是让我去看看死者的头部么?我就过来解剖死者的尸体了,这是解剖的视频资料,这是分析结果,解剖的结果证明,死者的左右半脑都出现了不正常的萎缩现象,这是照片!”

佟秋练拿过资料,放在电脑上面,一边看白少言的解剖视频一边翻着资料,“那个毒品的成分调查清楚了么?”

“嗯,里面有那种新型药物的成分,不多,但是有这种成分的,但是为什么和他一起的人没事呢?”

“你那天送去医院的资料上面说,他们有的人出现了一些头晕恶心的现象,本来只以为是因为吸毒的后遗症,估计和毒品没有关系,而是这种药物刺激大脑,引起的身体的不适!和毒品没有关系,也许这种药物不是一次性才会起作用的,而是长期的注射……”

“那这个人难道是试验品?”白少言惊愕捂住了嘴巴,佟秋练将刚刚从令狐乾哪里拿来的资料扔到了白少言的面前,白少言看了看,“死者的面部表情和这个人很像啊!”

“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我们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你先去忙吧!我再看看……”

佟秋练的邮箱中,有昨天顾南笙发过了的一些资料,上面的记录着KN350这种药物从研究一直到最后被禁止研究的整个过程,而且后面还附着着所有研究人员的资料,许多人的名字下面都被划上了红线,说明人已经死了。

几乎都是当时主要的研究人员,看上去当时清理的很干净,似乎没有什么漏洞。

佟秋练叹了一口气,靠在椅子上面,给顾北辰发去了一封邮件。

佟秋练这边刚刚除了军区,一辆军事用车就停在了军区门口,而且堪堪停在了白少言的车子前面,接着下来了一个军人,伸手敲了敲车窗,“有事么?”

“我们首长想请佟小姐说说话,麻烦佟小姐了!”佟秋练摇下车窗就看见了那边微微打开的车窗里面的坐着的人,居然是令狐泽,“好的,小白,你先回去吧,我没事的,萧寒问起来你就说我去令狐家了!”

佟秋练上车之后,令狐泽仍然是一身的军装,那上面的松枝绿色肩章底版上,缀有金色枝叶和三颗金色星徽,都在昭示着他现在的地位,说实话,令狐泽的年龄不是特别大,但是能够坐到这个位置上面,还是得承认是个有实力的人。

“令狐叔叔……”佟秋练坐在令狐泽的对面,令狐泽放下手上的资料,笑着看了看佟秋练,“几年未见,没有想到你会选择做一名法医?”

“或许是因为我妈妈去世的事情对我的触动很大吧!”佟秋练一边说着一边看着令狐泽,但是佟秋练失望了,能够坐到了某军区一把手的位置,令狐泽又怎么会是一般的人呢,就算是心里面掀起了惊涛骇浪,但是表面上面仍然是波澜不惊的,“令狐叔叔也知道,我妈妈去世的事情疑点还是很多的,而我当时最恨的就是我居然完全没有办法帮我妈妈伸冤……”

“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调查结束也说是自杀……”

“无论是病逝还是自杀,这样的结果我都是不能接受的!”佟秋练看了看窗外,“五年没有回来,C市的变化真大啊,不过相比起人心来说的话,这城市的变化还是比不上人心的变化的!”

“你也不再是五年前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了!”令狐泽仔细的打量着对面的佟秋练,佟秋练的眉眼间还是遗传了她的父母的,一样的柔软,但是这个孩子的内心已然已经坚硬如铁了。眉眼间的坚毅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培养的出来的,若是当年没有发生那件事情,或许现在他们就是一家人了吧!

“令狐叔叔也不是那个疼爱我的叔叔了!不是么?”佟秋练冲着令狐泽一笑,“我不怪叔叔,毕竟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这么多年你过得好不好?”令狐泽的心里面还是不好受的,毕竟当年的事情,是他们令狐家见死不救的,而这个孩子就算是憎恨自己,自己也不能说什么。

“挺好的,我嫁人了,有孩子了,我的夫家对我都很好!”令狐泽点了点头,然后一路无语,直到到了令狐家的大宅。

令狐乾似乎也是刚刚到家,衣服还没有脱下来,一看到佟秋练居然跟在自己父亲进了家门,走过去拉着佟秋练就往外面走,“令狐乾,你反了你,你给我站住!”

“哼,爸,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把小练带回来,我说了那件事情完全是佟清然自找的,和小练没有任何的关心,怎么,你这是打算做什么,严刑逼供么?还是做什么!”因为令狐家的客厅里面赫然坐着昨天到萧家请佟秋练到警局的那个小队长。

“萧夫人,不好意思,那个……”

“我就直接说了吧,当时的事情,很多人都看见了,其实我正准备上车,佟清然就挡在了我的面前,我也没有办法,我就直接扔下车子和我的助理打车离开了,我的车子放在那里,我都不知道佟清然会坐我的车子离开?”佟秋练说的完全是事实啊,那么多人看见,又不是她说谎。

“那请问您事先知道您的车子被人动了手脚么?”

“请问你,你要知道你的车子被人动了手脚,你还会坐么?”佟秋练反唇相讥,“还有啊,她私自开了别人的车子,这种行为算是偷窃么?”

“那个……”

“我不知道若是劫匪抢劫了车子出了车祸,车主难道还要承担责任么?”佟秋练看着面露难色的一群警察。

王雅娴走了过来,“小练啊,你别放在心上面,他们不过是随意的问问你当时的情况罢了,你也知道我们家这几天挺乱的,你看我们家都要变成他们临时驻地了,我是让你叔叔请你回来吃顿饭而已,这不凑巧就碰见了么?”

凑巧,说给鬼,鬼都不信!“是么?我想那我更不方便打扰了!”佟秋练这还没有转身离开,佟清姿就走了进来,一进来就看见了佟秋练,立刻就冲了上去,只是令狐乾直接伸手就攥住了佟清姿的手腕:“你要干嘛!”

“你害死我姐姐,我要你偿命!”佟清姿说的时候恶狠狠地。

“你是在威胁我么?”佟秋练倒是一点都不怕的,毕竟这事情和自己本来就是关系不大的,况且佟秋练可不认为佟清然的死,对佟清姿来说能有多大的触动,“怎么?你姐姐死了,你赖着我,难不成你家那天死了条狗你也赖着我?”

“姐姐要不是开着你的车,怎么会出事,难道不是你一手策划的?”

“拜托,我并不是佟清然肚子里面的蛔虫,我怎么知道她怎么会开着我的车离开,还是在警局门口,要怪的话,警察貌似也是有逃脱不了的责任的,难道我的车子停在那里,谁想开就开走么?难道你们没有义务阻拦么?”那群警察顿时傻眼了,怎么战火蔓延到了自己的身上面。

但是想想的话,却是又是这个道理,毕竟在别人不允许的情况下面是不能动别人的私有物品的!

“谬论,佟秋练,你别狡辩了!”

“有本事你就找齐了证据去告我,否则的话,你现在的所有指控都是对我的侮辱!”佟秋练自然是寸步不让的,“佟清姿,我不是那个五年前的佟秋练了,我不会让你们揉园搓扁的,以前的事情我没有追究不代表我真的忘记了!”

最后的一句话不仅仅是对佟清姿说的,也是对在场的所有经历了五年的事情的人说的。

“令狐首长,带我的妻子来是打算做什么!”就在气氛十分的尴尬的时候,萧寒笑着走了进来,萧寒的嘴角还有瘀伤,一身合体的浅咖色的休闲服,褪去了帅气的西装,整个人看上去特别的慵懒邪魅,尤其是那幽蓝色的眸子,隐隐带着精光。

“萧总裁怎么过来了?”令狐泽没有想到萧寒会来的这么快,况且根据他的调查,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应该不是很好才对,但是萧寒能够这么迅速的过来,很显然并不是资料上面说的那样。

“自然是接我的妻子回家喽,难不成令狐总裁准备留我们吃便饭么?貌似不太方便吧!”萧寒冷眼扫视了整个房间。

而萧寒刚刚走过佟清姿的身边,准备到佟秋练的身边的时候,佟清姿突然伸手拉住了萧寒的衣角:“萧总裁,这个女人那么恶毒,现在害死了我的姐姐,你不要被她的外表蒙骗了!”佟清姿说话的时候眼中还带着些许的楚楚可怜,萧寒眼中露出了些许的厌恶,刚刚准备身后拨开佟清姿的手!

“啪——”的一声,“啊——”随即传来了佟清姿的一声尖叫,“你是谁啊!你不过是个保镖而已,你凭什么打我!”

打她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一直跟在萧寒进来的萧晨,萧晨那体格确实会让人联想到保镖,尤其是今天还穿了一身的黑色,戴了个黑超,萧晨直接拿下眼镜,好笑的看着佟清姿,“小姐,知不知道矜持二字怎么写啊?”

“我只是想要提醒萧总那个……”佟清姿在萧寒的面前完全是一副林妹妹的模样,看上去倒是十分的惹人怜爱。

“难道我就不需要提防一个会放蛇咬自己姐姐的人么?”萧寒这话一出口所有令狐家的人包括佟清姿都愣住了,这件事情萧寒是怎么知道的,尤其是令狐泽,这事情算是晚宴那天的丑闻了,但是知道的人也只是令狐家的几个人而已,还有佟家的几个人,萧寒是从哪里知道的!

“原来心肠这么坏啊,你这么讨厌嫂子,又讨厌你的姐姐,现在你姐姐死了,嫂子又被调查,我怎么觉得你才是最大的受益者呢?还说是这件事情其实是你做的!”萧晨这时候脑子倒是灵光了,佟秋练冲着萧晨一笑,萧晨冲着佟秋练挑了挑眉毛。

“警察叔叔,快抓这个坏女人!”警察叔叔?呃呃……所有的警察都愣住了,那个被一个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叫叔叔所有人心里都怪怪的,和萧寒和佟秋练也是一阵愕然,“怎么不对么?”萧晨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

“那个……你叫我们警察同志就行了!”那个小队长清了清嗓子。

“你看上去都要都快四十了吧,我不过刚刚二十,周岁的话其实还不到二十而已!我只是长得比较成熟而已!哈哈……”令狐家的大宅里面瞬间都回荡着萧晨那爽朗的萧城,令狐家是个比较古板的家族,平时家里面的气氛都是比较沉闷的,哪里来的这么放肆的笑声啊,令狐泽和令狐乾两个人都是瞬间满头黑线,心想这个二货是谁啊。

还有啊,他这不是比较成熟,而是很成熟啊。

“行了,屋顶都被你掀翻了!”萧寒已经伸手握住了佟秋练的手,这才发现佟秋练虽然看上去是什么都没有的样子,而且还表现的十分的强势,但是萧寒在握住佟秋练的手那一刻发现佟秋练的手已经沁出了冷汗,而且握得很紧,“我们回家!”萧寒对着佟秋练一笑,佟秋练点了点头。

“对了,令狐首长,希望您下次不要这么贸然的请我的妻子过来!”而同一时刻的令狐泽的手机上面刚刚收到了信息,说是白少言刚刚到萧家,萧寒来的速度这么快,就算是当时接到了白少言的电话也不至于这么快到这里,毕竟萧家到这里的距离可不短。

佟秋练坐在回去的车子上面,一路都在沉默,而萧晨开车刚刚回头想要看一眼后面一直沉默的两个人,萧寒立刻将车子中间的挡板放了下来,而就在同一时刻伸手将佟秋练扯到了自己怀里面。

佟秋练错愕的抬头刚刚看了一眼萧寒,萧寒已经低头咬住了佟秋练那已经被自己咬的发白的嘴唇了,不是亲,而是咬,佟秋练疼的伸手想要将萧寒推开,萧寒直接将佟秋练按倒在了座位上面,身子直接压在了佟秋练的身上面,佟秋练想要反抗但是双腿也被萧寒死死的压住,而嘴唇传来的痛感让佟秋练忍不住想要反抗。

“大哥,你还能温柔一点么?”佟秋练这才意识到周围还有各种车子的声音,而萧晨正坐在前面。

“疼么?”萧寒伸出舌头轻轻在佟秋练的嘴唇上面舔了一下,尝到了腥甜的鲜血的味道,佟秋练则是别过脸,不看萧寒。

萧寒直接将头埋在佟秋练的脖颈处,“我是你丈夫,你可以有自己的秘密,不想和我说可以,但是我不想你把自己置于危险中,令狐家你一个人去确定可以全身而退么?”萧寒伸手抱住佟秋练,“你不是一个人了!”

佟秋练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但是似乎是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也习惯了一个人处理所有的事情,所以佟秋练自然而然的想要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一切。

“那次的劫匪事件也是一样,要是那个人是个老手,你这么反抗,被抓住了怎么办,你想过我和小易当时的感受么?你知道当时我们都被吓死了么?佟秋练,你不能这么自私了……”

“我不是……嘶——”佟秋练的话没有说完,萧寒对着佟秋练的肩膀就狠狠地咬了一口,“萧寒……疼……”

而坐在前排的萧晨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大哥,要不要这么生猛啊,这是在车里啊,关键是现在还在路上啊,等会儿停车你们再继续不好么?这么饥渴啊?这个习惯不好啊!

“以后你再把自己置于危险中还有会更疼的惩罚……”说着萧寒挪了挪身子,佟秋练瞬间整个身子都僵住了,只是双手放在萧寒的肩膀上面,眼睛都有片刻的怔愣,“你……”

“怎么了……”萧寒直接伸手就要解开佟秋练衣服的扣子,佟秋练瞬间慌了,伸手握住萧寒的手,“你干嘛啊,你疯啦……放开我,放开我,你疯了,这是车上面……”

“我知道啊,你别动!很快就好了,等会儿撞到哪里,疼的可是你!”萧寒将佟秋练的两只手都攥住,另一只手开始动手解开佟秋练的衣服。

“萧寒,你放开我,快点放开,萧晨还在前面呢!”

“无视他!”萧晨加快了手上面的动作!

萧晨自顾自的开车,是啊,无视我吧,无视我吧,我什么都听不见,你们继续哈,爷爷根本是白担心,大哥都要变成禽兽了!

“萧寒,你无耻,你流氓,你混蛋……”佟秋练感觉到萧寒的手已经触碰到了自己的胸口,但是萧寒没有继续,而是一下子扒开了佟秋练的衣服,佟秋练那被咬的肩膀,上面有牙印,微微有些红肿,萧寒低头,在上面亲了一下,“再继续骂啊,你越骂我越兴奋!”

真是禽兽啊,哎……嫂子太可怜啊,居然遇到了大哥这样的禽兽,真是可怜啊,连反抗都反抗不了。

“无耻!”佟秋练别过脸,萧寒则是笑着将佟秋练的衣服拉起来,“我不过是看看肿了没有,你反抗的好像我要把你怎么样一样,萧晨肯定会误会的!”

“我没有,我绝对没有误会什么,你们继续!”萧晨连忙解释,这不解释还好,解释了之后,佟秋练的整张脸都黑掉了,果然是误会了,“那个,我什么都没有听见,需要我停车下去买个东西么!”

“需要!”“不需要!”后面传来了两种不同的声音。

“去药店吧,买个东西!”萧寒从佟秋练的身上面下来,将佟秋练拉了起来。

“哈哈,那个,大哥,其实你们根本不用避孕的,爷爷和爸爸早就说了,希望你们给我们家生个小公主呢,再说了,小易也这么大了,也是时候给她生个弟弟妹妹了,嫂子你说是吧,再说了这避孕啊,对男人不好,对女人也不好……”

佟秋练直接无语了,瞪了萧寒一眼,“你还能把话说清楚么?”

“难道你不疼?”

“大哥,太禽兽了,你也温柔一点啊!”萧晨调侃的说道!

“我只是有肩膀肿了,买个冰块给我就行了,你别听他胡说!”佟秋练连忙解释,但是只换来了萧晨嘿嘿的奸笑。

“我都懂得,那个事情难免会有磕磕碰碰的,我都懂的,嫂子,你也别解释了!”佟秋练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你不会解释一下啊!”

“不是我不想解释,他的智商你也知道的,认定的东西,很少有人可以把他扭转过来的,反正我们是夫妻,就算是那个,那又怎么样,谁还能说什么啊!”萧寒笑着伸手搂紧了佟秋练!

“无耻,你早就算好了!”佟秋练真是觉得小看了萧寒了。

“冤枉啊,不过是对你的惩罚而已,你要知道你有我有小易,还有家人,你这样单独行动,大家都很担心的!”佟秋练也不再说什么,真是将头靠在萧寒的肩膀上面,眼中流过了一丝暖意,好像老天对自己还是不薄的!

“我知道了,下次不会的!”佟秋练说完伸手握紧了萧寒的手,一个冰凉一个温热!但是两个人的心此刻却是无比的贴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