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六十九章 冤家路窄,再次相见

可惜他一点也不稀罕!薛三无声嗤笑了一声,眸底冰冻三尺。总有一天,他会让他生不如死,并且这一天绝不会很远,走着瞧。

独孤系浑然不知薛三此刻心中的冷意与薛三脸上不再掩饰后流露出来的神色,也没有抬头特意看对面的薛三,暗暗思忖着如何尽快离开这里。

房间内,不知不觉陷入死一般的静寂。

房间外,出去的夭华一个人慢步而行,边走边留意着四周的情况。

忽然,有道脚步声很清晰地传来,从那脚步声中可以很轻易判断出对方用的是跑,并且不会武功。

夭华立即侧身往旁边的假山后面一避,站在假山后面眼看着一个年轻的女人从她刚才站的地方跑过去,兴高采烈地跑向后院院门的方向。

夭华敛了敛目,从假山后面出来,缓步跟上去。

跑到后院院门后的女人,左右都看了眼后,像做贼一般打开院门,就偷偷跑了出去。

夭华全都看在眼里,抬步跟出去。只见,院门的外面是一片很平坦的空旷地,花花草草遍布,又蒙着一层透明的月光,恍若一层朦胧的薄纱笼罩在上面,远比白天的时候从山坡那边朝这边看过来时更加美,空气中都散发着一股雨后的清新宁静,还有泥土的自然气息。

夭华没有再动,在院门出来一点的地方不知不觉停了下来,目光跟着前方那个女人。

只见,跑出去的女人,简直像个偷跑出去玩的孩子,才这么一会儿功夫她已经自己一个人在外面那片空地上奔跑与玩了起来,如果不是真的太天真无邪的话,简直就是个心智还不成熟的傻瓜。夭华看着看着,不免有些奇怪与纳闷,不解这样一座把守严密,建在这么僻静地方的神秘山庄中,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女人?该不会是这座山庄的主人的女儿吧?夭华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除此之外实在想不出其他。

再看了一小片刻后,夭华收回视线,转身准备回去。

就在这时,一道婴儿“咯咯咯”的清脆笑声响了起来,在宁静的夜幕下尤显清晰。

夭华霎时一愣,这声音听上去怎么那么像乌云的那个小奶娃?还是说所有奶娃的声音都这样,是她太敏感了?

可是不对,真的太像乌云的那个小奶娃了,她不管怎么说也都听了那么多次了,真的越听越像。夭华随即眯起眼来,飞快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回头看去,只见传出声音的地方是一片花丛,花丛的后面一点好像有一片比较大的白色,但很大一部分都被花丛给遮掩了,不怎么看得全,她之前也没有怎么留意到,此刻依稀判断很有可能是那片花丛的后面有张躺椅,此刻正有人躺在那上面,同时发出声音的婴儿也在上面。难道,这里真的跟乌云那厮有关?而算算时间,她与独孤系才从乌云那里逃脱,独孤系听到的情况是这个庄子的主人昨夜才回来,这时间上也相当吻合。

一时间,种种迹象似乎全都指向了这一点——这里是乌云的地方。

但是,有一点不对,还十分不对,那就是听独孤系说,回来的人眼瞎了,乌云怎么可能会眼瞎。

对,单凭这一点就可以断定绝不可能是乌云!夭华止不住暗暗安慰自己,不然可真的是刚逃出狼爪,又自己主动送进虎穴了。

跑出去玩的女人,此刻已不再一下子这边一下子那边的跑来跑去,而是单单就绕着那片花丛,偶尔在花丛后面的那抹白色身影旁边停顿,婴儿的笑声还在时不时的传来,应该是被女人逗笑了的缘故。

夭华眯着眼又看了一会儿后,不动声色地缓缓往后退,退回到院门里面。

过了很久很久后,女人摘了两朵颜色不同的花跑回来,然后如跑出去时一样左右看了一眼,将院门给关了回去,之后高高兴兴满脸笑容地往庄内跑。

夭华没有阻拦,也没有现身出来,仍选择跟随在后面。

不久,只见女人跑进了一间房间,关上了房门,想来这间房间应该就是这个女人住的地方了。

夭华站在门外思忖了一下后,绕道到房间后面的窗户那边,从窗户那里悄然进去。

进入房间的女人,已经在床上躺下,手中还握着摘回来的那两朵花。

夭华走过去,借着渗透进来的微弱月光居高临下地看去。

躺在床上的女人毫无所觉,脸上带着抹笑,紧闭着双眼。

夭华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依稀看清了女人的容貌,只见她长相普通,顶多有那么点清秀,年纪也就在二十来岁左右的样子,躺床上睡了还这么紧握着花不放。随后,夭华打量起眼下的这间房间,发现眼下的房间十分简陋,在透过门窗渗透进来的月光下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难道她并不是这个庄的主人的女儿?那她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何这样的一个庄内竟会允许这样的一个女人存在?不管她到底是天真也好,还是真傻也罢,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她确实不会武功,这点夭华已经可以十分肯定。

床上的女人显然已经熟睡了过去,翻了个身将手中的花都压在身下。

夭华转身离去,暂不想打草惊蛇。

当夭华回到独孤系与薛三所在那间房间的时候,独孤系与薛三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几乎一点都没有动过,气氛也相当安静,险些让人觉得进入了一间无人的空房间。

“查探得如何?”见夭华回来,等着夭华将房门关回去了后,独孤系小声开口。

“没如何,只是对你又进一步失望了而已。”夭华边回独孤系,边走到独孤系那边坐下,正对对面的薛三。

独孤系实在有些听不懂夭华这话何意,直觉莫名其妙,“你说清楚点,什么又失望?”

坐在对面的薛三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朝夭华这边看过来一眼。

夭华回了薛三一眼后,收回视线后于黑暗中对上独孤系的眼睛,“那好,你可听好了,亏你之前还说查看了,说什么后院中没有人,比较安全,可结果如何?还有,就这么一个庄,方圆也就这么点地方,竟然连庄内有个婴儿都没有查出来?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查什么的。”

“婴儿?”独孤系错愕,还真是一点都没有查到这个,随即脑海中不自觉闪过乌云的那个小奶娃,此次出来到目前为止也就只见过乌云手中的那个婴儿而已。可是,不可能的,乌云的那个小奶娃怎么可能会在这里,乌云也不可能会出现在这,满是怀疑不信的口吻道:“是不是你自己查看错了?”

“我都已经亲耳听到声音了,岂会有错?”夭华轻哼了一声,“我现在都快要开始怀疑你查到的关于这个庄的主人已经眼瞎一事是不是真的了?”

“这也是我亲耳听到的,绝不会有错,不然那些婢女岂会私下乱说。”独孤系反驳夭华。

对面的薛三在这时开口,缓和夭华与独孤系之间有些针锋相对剑拔弩张开来的气氛,“两位,请稍安勿躁,我们进入这里只是为暂避而已,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那这庄的主人是不是眼瞎,庄内又有没有婴儿,一些小地方没有查清楚,又有什么关系?”

夭华闻言,止不住笑了一声,真不知道对面之人是真的太单纯了呢,还是想故意让别人以为他单纯。眼下身处在别人的地盘中,离开的船与开船的人都已经没有,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与外面取得联系,要怎么尽快离开?而你身在虎穴,不但对这个虎穴一无所知,还不抓紧时间了解清楚,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过,夭华说出口的话却恰恰相反,“古公子说得对,那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古公子了,还请古公子务必抓紧时间好好想想。”

独孤系起身,准备趁这个时候再出去查看一番,对于夭华故意对薛三说的话没有理会,“你们在此等着,我去去就回,顺便带点吃的回来。”

夭华没有说话。

薛三点了点头。

独孤系打开房门出去,反手轻带上房门。

转眼间,房间内便又只剩下了夭华与薛三两个人,月光透过门窗渗透进来。

夭华没兴趣再与薛三说什么,闭上眼准备休憩一会儿。

薛三也没有说话。两人各自心思。

房间陷入安静。

半个多时辰后,独孤系回来,带回了几个已经冷掉了的白馒头,分别分给薛三与夭华,自己也吃一个,然后示意夭华走到角落处单独说话,对夭华小声道:“确实有个婴儿,是这个庄的主人昨夜回来的时候带回来的。另外,这个庄的主人,也确实眼瞎了,这一点千真万确,今天晚上还送进来很多药材,厨房内也一直都有在煎药。”

夭华凝眉。

只听独孤系语气有些沉重地接着道:“我现在怀疑,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乌云……”

“不可能,绝不可能是他,乌云怎么可能会眼瞎。”夭华倏然打断独孤系,话语近乎脱口而出,单凭这一点就已经可以直接彻底地一下子否决了这个怀疑。而这,也是之前在后院门口的时候,她否决掉自己心中怀疑的原因,断不可能的。

“你先听我说。”独孤系会这么怀疑,显然还有其他原因,“你还记不记得那日,乌云带着你从悬崖上下来的时候,他的手受伤了。”

“这又如何?”这一点夭华当然记得,还是亲眼所见。

“可是,他带孩子下来的时候,十分轻松,手丝毫没有伤到。当时我还觉得奇怪,现在想来,他当时定然已经双眼看不见了,所以无法看见崖壁上面凸出来的岩石从而把握之,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变相的一路摸索到岩石,然后扣住,来暂时停下身体。”

夭华听到这里,眼中紧盯着说话的独孤系,眸中不觉闪过丝难以置信,自行在心中又快速回忆起来。

从乌云回来山洞与到她面前,再将她带到下面的洞口入口处的时候,都还好好的,没有一丝异样,并且他还从石壁上面取了只火把用来照明。她十分确定,在那时都还没有任何问题。在通道中的时候,也绝对没有。难道是回头硬拉她出去的那一下出了意外?当时看着乌云的手鲜血淋漓,她还嗤笑了一声,只是那个时候哪里会想到他当时已经看不见了,现在回头想想真的有些不对劲。

对了,当时虽没有特别留意他的手,可并没有在他的白色衣袖上看到任何血渍。但当他带她下去,直到落地的时候,衣袖上已经染上了不少血渍,都是受伤的手上面的血滴落的时候染上去的。这也就是说,他回去山洞找她的时候,手没有受伤,带她下去后手就受伤了,这也符合了独孤系眼下的这个说法。这么看来,眼下这个山庄真的是乌云的?不是她想多了?还有乌云真的眼瞎了?

如此说来,事情倒是变得有趣起来了。

不过,不得不说,乌云这厮先前装得还真像,竟让她都丝毫没有看出来。

“看来,你也想到什么了。我们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才行。”见夭华长时间沉默,没有再反驳他的话,独孤系知道夭华已经有所想到了,也开始相信他的话了。而他自己回头想想,当时乌云竟然是在眼睛看不见的情况下跟他动手,他非但没有察觉出来,还只是与乌云打成了平手,可见乌云的厉害与可怕,继续留在这将十分危险。

“离开?你难道有更好的地方了?”夭华反问。

“没有。不过继续留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一旦被乌云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这个时候出去,只不过更快被人发现而已。你怕什么,你可别忘了你还是堂堂的独孤大侠,不会隐居了这么几十年后连个瞎子都怕了吧?”夭华调笑一声。

独孤系拧起眉,“这么说,你是不准备马上离开这里了?”

“除非你有更好的藏匿地方,或是有办法安全的离开这里。”除此之外,其他免谈。

独孤系的眉顿时拧得更紧了,随即侧头看向一直坐着没有动也没有说话的薛三,想听听他的意思,可是刚才的那些话都是与夭华两个人站在这角落处悄悄说的,有意避着薛三,因为对话中涉及到乌云,不想被薛三听到从而直接揭破他们的身份,继而没有再掩饰下去的机会。现在若突然来一句询问,也未免显得太过突兀了,再说他也还什么都不知道。

很快收回视线,重新思量了下后,独孤系勉强答应夭华的决定,继续留下来,不过后面必须得加快想办法离开了。

夭华没有再说话,转身走了几步,走向窗户的方向,伸手微推开紧闭的窗,往漆黑的窗外看去,指尖有一下无一下地轻扣了扣窗棱,真是冤家路窄了,哪里都能碰到这朵可恶的乌云。只是不知道这次究竟会鹿死谁手呢?她好像已经有些忍不住拭目以待了!呵呵,眼瞎了,一朵眼瞎了的乌云,越想越忍不住想笑。

独孤系走回去,在原来的位置坐下。

薛三自然看出来了独孤系与夭华故意避着他,不过并不多问。

次日一早,天蒙蒙亮,一丝亮光透过紧闭的门窗渗透进房间,将整间房间一点点照亮。

房间内的三个人,或坐着,或站在窗边,或闭目休憩,但无一例外全都一夜未眠,感觉到外面渗透进来的亮光后缓缓睁开眼。

是夜,月色朦胧,夜空中略有些乌云罩顶,寒风阵阵。

夭华在外面都安静了下去后,再次出去,时间上比昨夜稍微提早了一点,有意去后院那里等昨夜那个女人,倒想弄清楚昨夜那个女人与乌云到底什么关系。

可是,夭华在院门口处站了半天,也不见昨夜那个女人到来,倒是看到院外面昨夜那片花丛后面依旧有那么一抹白色,正忍不住想昨夜那个女人今夜是不是不会来了后,只听花丛后面昨夜传出小奶娃笑声的地方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对方显然发现了院门口处的她,或者可以更准确的说,是乌云显然发现了院门口处的她,两个字响彻在宁静深邃的夜幕下,“过来。”

夭华没有动,从声音中已然断定是乌云无疑,还真的是他,简直跟这两日来的天气有的一拼,乌云密布,阴魂不散。

“过来,画儿,我的话别让我再说一遍。”听不到人过去的声音,乌云的语气显然更沉了下来。

夭华一边屏住呼吸,一边脚步开始慢慢地往后退,必须要马上离开才行。

但才刚退两步,正要转身,但还没有转身的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夭华面前,挡住了夭华的去路,不是乌云这厮还能有谁,“画儿,我的话,你似乎没有听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