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六十八章 深入虎穴,隐静山庄

夭华不再说什么,大不了靠岸后休息一阵,再尽快地原路返回去。容觐、东泽他们几人在约定的地方见不到她,定会在原地等候与派人四下寻找,在找不到她的情况下不会马上离开。

薛三在夭华的后面走出来,同样一夜未眠,昨夜可算是一夜惊险,好在眼下有惊无险,对走到夭华跟前的船夫问了同夭华一样的问题,“现在这是哪?”

船夫摇头,一模一样的话再对薛三禀告了一遍。

这时,一名婢女十分慌乱地跑来,“公……公子,不好了,茶叶都泡水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薛三脸上原本平静的面色倏然一变。

婢女止不住颤抖起来,“那些茶叶全都泡……”

听到这里的薛三,不等婢女把话全都说完,转身就进了船舱,穿过船舱后从船尾那边进入底下的房间。

底下的房间内,中间的走道上,才刚一下去,就见甲板上面全都湿湿的,并且面积还很大,绝不是一两杯茶倒在地上形成的,而是很有可能船底渗水了。

留在底下房间中看守这些茶叶,与随时待命,听候薛三命令的婢女们,见薛三亲自下来,还面色难看的样子,顿时吓得连忙屈膝往下跪,不敢抬头看薛三的脸,“公……公子……”

“说说,究竟怎么回事?”薛三看着,脸上的面色非但没有缓和下来,还愈发的一沉。

几名跪下的婢女你推推我,我拉拉你,谁也不敢当这个出头来禀告的,最后实在拖不下去了,其中一人低垂着头,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地回道:“昨夜船晃动得厉害,奴婢们……奴婢们经验不够,有些站不稳……”

“说重点。”薛三有些不耐烦,谁要听这些。

回答的婢女不觉又是抖了一下,急忙加快速度地接下去道:“奴婢们后来都有些头晕眼花的,就一直……一直留在了房间中,没有再到……再到各个放茶叶的房间查看,以为不会出什么事。直到今天一早打开房门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看到眼下这样了。检查了一番后发现……发现好几个房间中的茶叶都已经泡水了,应该是船舱底部有哪里破了。不……不过,泡水的只是最下面一层,上面的茶叶都还好好的,没有触到水。”最后一句话,说得比任何一句都快。婢女特意加上去,希望薛三能从轻发落,饶她们这一次。

其他婢女连忙点头,附和回答的这名婢女,也希望薛三能够从轻发落。

薛三马上没有说话。这么说来,船底破的地方应该还没有破太久,并且应该只是个很小的地方,不是很严重,不然不会才渗进来这么点水,也不会没有让人在第一时间察觉到,相信维修一下应该可以修好。只是,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变相的“恶有恶报”?昨夜故意事先弄破了船只,等着到来的独孤系与夭华买,然后在他们的船渗水之际,恰好从旁边经过,来了那么一场备好的“巧遇”,从而接近他们,但没想到才一接近就来那么大一场风雨,眼下自己的船还渗水了。

“公子,接下来怎么办?”见薛三不说话,婢女们实在把握不准,再等了一会儿后小声询问。

“马上收拾一下,等靠岸后将没泡水的茶叶都搬到上面的船舱内去。”薛三收回思绪,没再看面前的这些婢女一眼,转身拂袖而去。

跪在地上的一干婢女抬头,直到看到薛三的身影完全上去,一点也看不见了后,才猛然松下来一口气,有些更是无力地往地上一坐,就跌坐在了地上。

船头,夭华还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动,看着船夫们一点点慢慢靠岸。

安静中,听到刚刚转身离去的那道脚步声回来,夭华知道是薛三,不是别人,等到他差不多走回到自己旁边的时候,不缓不急地侧头看过去,随口问道:“古公子,你的那些茶叶,没事吧?”

“多谢关心。只是船底渗了点水而已,不严重。”

“那就好,不然古公子这趟可是要得不偿失了。”

“做生意总要冒些险,习惯了。”

“那如此说来,古公子的心态也挺好,没有完全钻到钱眼里去。”

“多谢红姑娘的‘夸赞’,这似乎是红姑娘第二次赞誉了,实在有些受之有愧。”薛三谦虚之色。

夭华收回视线,唇角微微扯了扯,没有再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总是要故意针对旁边这个人似的,想来应该与心中的那股怀疑有关,可每次都能被他四两拨千斤的化解,最后倒一次又一次成了对他的“夸赞”了。他就算不是真的商人,怕也有这做商人的潜质。

大约半个事后,船只终于缓缓靠岸,划开岸边那些绿油油的水草与浮萍。

几名船夫立即率先跳下船,然后齐心协力将船头那条粗大的绳锁使劲地往岸边拉拽,让整艘船只可以更靠近岸边一点,最后将绳索牢牢地捆绑在岸边那颗大树的树干上,继而回到船上来向薛三请示。

薛三一一吩咐道:“你们先马上去船舱下面的房间,一起帮忙将房间中那些没有泡到水的好的茶叶都搬到船舱上来,泡过水的就直接扔了吧。记住,搬的时候务必小心。然后仔细检查一下,尽快将船底修给补好,还有船帆,别再出任何差错。等全都弄好了后,马上启程返回。”

船夫们纷纷点头领命,“是,公子,我们这就去,还请公子放心。”

“去吧。”薛三摆了下手。

夭华听在耳内,看在眼里,唇角淡淡笑了笑,不徐不疾地往前走了几步,走到船头的最前方。

这时,岸边的前方远处,那片小树林子里,有飞鸟惊得突然四散飞起。

夭华霎时微眯了眯眼,那片树林子中有人。

薛三也留意到了。

不过,薛三表面上没有丝毫流露出来,还是温文尔雅的公子之态。总之,仍旧那句话,不想暴露自己会武。

不久,数名一路朝这边急速而来的蒙面黑衣人,在快临近之时,倏地从暗处现身出来,一下子立在了岸边,面朝船头的夭华与薛三,呈一个整齐的“一”字。并且,各个手握利剑,剑端拖拽在岸边的潮湿地面上,在蒙蒙细雨中寒光闪闪。

下一刻,只听一行黑衣人中的最中间之人开口道:“你们是何人?有何目的?为何会擅闯入这里?”

“怎么,这里难道还是私人地方不成?”夭华笑,居高临下俯视下方到来的一干黑衣人。

黑衣人面无表情依旧,一双黑眸毫无温度,“当然。这里是‘隐静山庄’的地盘,任何擅入者,全都杀无赦。”

“淫静山庄?”夭华脸上的笑容顿时更深了,倒是从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个地方。若不是她的人对江湖上的一切查得还不够,就是这座山庄太隐蔽了。照眼下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后者,“难不成你们这山庄的主人,是不想别人到来扰了他在此寻欢作乐?我们这船上可有不少美女,说不定你们主人看了后,还会将我们奉为上宾也不一定。”

“你乱说什么。”薛三边驳斥夭华,边快步走上前来,与夭华站在一起看向下方出现的一行黑衣人,心底倒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黑衣人此刻口中所说的这个山庄,目光环视四周也没有看到,对下方的一行黑衣人解释道:“各位,昨夜狂风暴雨,我们乃误打误撞来到这里,靠岸只因船底有破损,需要修补。等修补好了后,我们定然马上离开。”

“不行。你们既然闯入进来了,要么死,要么随我们去山庄一趟,听后少主决断。”薛三委婉的解释以及保证,并没有让下方的黑衣人语气有所好转,说出来的话没有转圜的余地。

夭华抿唇。

一直坐在船舱内的独孤系,显然也听到了声音,知道了外面发生了情况,在这时起身走出来,也走到船头的最前方,居高临下地俯视了一眼下面的一行黑衣人,双眼微眯。

“如果你们不愿随我们走,那就别怪我们动手,不客气了。”黑衣人发出最后警告。

“那倒要好好看看你们到底有几斤几两了,千万别只是嘴上说说,不自量力才好。”夭华几句话下来似乎都有意添油加醋一把。对于薛三,从他的举止行步中,几乎看不出他会武功,如果不是真的不会武功的话,那就是掩藏地实在太深了,她倒想借眼下的机会好好地试上一试。再则,这样动一回手,最后如果输了的话,大不了还是去一趟那什么淫静山庄的结果,没什么不同,赢了的话直接解决了面前这些黑衣人,可以说一举两得。

黑衣人听闻夭华这话,顿时不再说什么,直接动手,一下子飞身而起,包围上夭华等几人。

独孤系当先一步正面迎上去。顷刻间,刀光剑影响起,一行黑衣人包围着独孤系在半空中交起手来,出手毫不留情。

夭华淡淡然看着,一会儿后侧头看向旁边的薛三,挑了挑眉,“古公子,这算来算去,船上面的人全部加起来也数你的人最多,我们现在可是在保护你与你的这艘船,你难道不该意思意思,出手相助一把吗?”

“难道这不是红姑娘你故意引起来的吗?”薛三反问。

夭华笑,“我?”

“当然。如果没有红姑娘那几句话,我们也就只是随他们走一趟而已,下来那山庄的主人应该也不是什么大恶人,说不定后面就放我们走了,什么事都没有了。眼下这可好,剑已出鞘。要是后面有什么事,可要红姑娘多多担待了。”薛三岂能看不出夭华这是有意想逼他出手,试探试探他的武功,可是他怎么可能如她的意,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都去船舱下面的房间帮忙的人与船夫们,在搬茶叶上来的时候听到声音,连忙跑出来看看,一眼看到外面的情形后快速近前来,侧头请示薛三,“公子,现在怎么办?”

“你们当中,会武功的上去帮忙,不会武功的都退回船舱内去。”薛三头也不回地下令,接着又对夭华道:“红姑娘,这下子你可不能说我不出手相救了吧?”

夭华皮笑肉不笑,“那你自己呢?古公子。”

“我倒是想帮忙,但可惜未曾学武,只学了经商之道。”

“如此说来,有句话也很适用于公子你。”

“什么话?愿闻其详。”

“手无缚鸡之力是书生,古公子觉得如何?是不是也适用于你这个商人?”最后两个字,夭华有意无意停顿了一下,但仔细看脸上却又好似毫无它意。

“红姑娘过奖了。打打杀杀大多是江湖中人的事,行商者还是讲求和气生财比较好。”

“突然发现,古公子的脸皮似乎不是一般的‘薄’,难怪长得如此俊俏。”这个男人,脸皮实在够厚的,几次三番都将话中的贬义透露得那么明显了,尤其是这次,他竟然还能面不改色地收下。

身后从船舱内跑出来的一干人领命,其中的会武功之人当即出手帮忙,加入到上方半空中的刀光剑影的打斗中去。

黑衣人的武功各个不弱,全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围着独孤系打斗了一阵后,见有人加入进来,其中几人便立即抽身出来对付加入进来之人,并有人趁机直接朝下方船头始终没动的夭华和薛三发起攻击,手中利剑直刺过去。

夭华反应敏捷地侧身避开。薛三也是的一样,往另一边快速避了一下。

加入到上方打斗中去的人看到下方的薛三与夭华遭袭,急忙抽身出来回到船上,保护薛三的安全。

没多久,岸边一片混乱,血腥味弥漫开来。

半空中的独孤系,在亲手解决了几名黑衣人后,眼见远处又有大批黑衣人朝这边赶来,快速抽身从半空中下来,带着夭华就先行离去。

等到了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确定四下都无人后,独孤系快速放下夭华,准备马上回去接薛三,船只上面的那些人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夭华伸手往独孤系面前一挡,随后不紧不慢地将手收回来,唇角噙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本宫不认为堂堂的独孤大侠到现在还看不出来昨夜的一切都是有预谋的。怎么,你还想回去救他?”

“不管他是不是有预谋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应该姓‘古’不假,不然他不会特意找我与如此想方设法接近我。你先在这里呆着等我,我去去就回。”独孤系不为夭华的话说动,心中已基本上肯定薛三应该与薛府中那个人有关。既然这样,他就不会让他有事。

“那本宫不妨提醒你一句,你回去可以,本宫也拦不住你,不过本宫建议你还是先留在暗处观察观察为好,说不定到时候还要你救你也不一定。”话落,夭华转过身去,不再看独孤系。

独孤系没有说话,对于夭华的话看不出放到心里了没有,就迅速返回,转眼间消失在夭华的身后。

夭华听着身后离去的声音,目光开始冷静地扫视起眼下所在的地方,只见眼下所在的地方乃是一处无人的山坡,身旁有几棵树,可以用来遮挡遮挡,不至于轻易被人发现。而山坡的周围,都是绿油油的草,草上面还都是昨夜的雨水,青翠欲滴。可以说,此处的风景也都不错,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何地,那个什么“淫静山庄”又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竟有这么多武功高强的黑衣人在周围守卫,一有船靠岸就马上发现了。

再站了一会儿后,夭华四处走走,准备看看与了解了解周围的环境。

待翻过了脚下的山坡,到山坡另一面,夭华一眼就看到了一座很大很大的山庄,原来就在那里。

而除了这么一座山庄外,根本没有任何其他的房屋。山庄的周围花花草草,又是一个与世隔绝般的隐居般的好地方。

突然间,不知道怎么的,竟让夭华莫名地想起迷失森林里面的那间竹屋来,从而想起乌云那厮。这里,该不会又是乌云的地方吧?可是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一点,乌云在魔宫外面的各地建这么多地方干什么,又不是用来养女人。不,她还是别什么都都往乌云身上想的好,不然都快成毛病了。

半响后——

独孤系救了薛三到来,至于船上的其他人,大部分都已死于黑衣人之手,剩下的在断后。

夭华听后,笑着看向脸色一脸沉重的薛三,“看来,古公子现在很伤心。”

薛三面色难看地回视了一眼夭华,撇开头没有说话。

独孤系在这时横在两人中间,不希望夭华在这个时候还添油加醋地说什么,无形中已差不多算是第一次见识了夭华的冷血无情,那么人丧命她竟然还笑得出来,并且还拿出来调侃,要不是看在当年曾答应过魔宫老宫主,如今断不会出手救她,想来魔宫老宫主就是一早就料到了今日,料到了她会树敌无数,令天下人都恨不得杀了她而后快,“黑衣人太多了,船只都已经被毁,人也都没有了,短时间内已没办法离开,相信那些黑衣人很快就会搜到这里来,必须要尽快找个地方先暂时躲避一下才行了。”

“那你觉得,那处如何?”夭华回身,指了指远处前方那座大山庄。

独孤系顺着夭华的视线看去,这才看到山庄,看来眼下看到的这座山庄应该就是那些黑衣人所说的什么“隐静山庄”了,而山庄的周围没有任何房屋,能躲的与最安全的地方,也就属这山庄里面了,谁能想到他们到处寻找的人会躲入了他们的地盘中。只是,安全与危险也是相对的。

思忖了片刻后,独孤系点了点头,“看来也只能暂时先这样了。”

“那还等什么。古公子不会武功,接下来又要全靠独兄你了。”夭华挑了挑眉,还是一副笑的样子。

薛三没有说话,对于夭华与独孤系的决定没有反对。而事实上,船上那些人的死活,他也根本不在意,要是换做平时,压根看都不会多看一眼,可现在身份不同,是一介商人,该装装样子的时候自然还得装一下。

独孤系颔首,“不过,还是别急,你们先在这等着,我去打探打探。”

夭华勾唇,“那你可要加倍的小心了,快去快回。”

独孤系转身离去。

顷刻间,原地的山坡上便只剩下了夭华与薛三两人。

“如果古公子真的如此难过的话,我不介意转过身去,让古公子一个人慢慢地哭一会儿。”

薛三的唇角不觉微抽搐了一下,“多谢红姑娘的好意,心领了。”

“那不知古公子可有想过为那些人报仇?”

“……”薛三没有说话。

“看来,古公子也不过如此,连最起码的报仇都没有想过,那些人可真是要白死了。”

薛三依旧没有说话。其一,黑衣人人数众多,武功高强,由此不难推断出山庄的主人非同寻常,以他一介普通商人的身份根本不可能报仇,只会白白送死而已。其二,如果他报复心如此之重,想要报仇的话,也不像一个普通的商人了,和他之前表现出来的以和为贵也会起出入,尽管有这么多条生命,所以不回夭华的话是最好的。

良久后,独孤系回来。

夭华看向独孤系,等着独孤系讲讲山庄内的情形。

“山庄很大,后院比较空,几乎没有人。前院的人比较多,有几名黑衣人回山庄禀告,我没有过去,想来那山庄的主人就在前院中,我们可以暂时进入后院一避,到时候再想办法离开。”独孤系简单几句说完。

夭华想了想,“也好,就先这样吧。”

薛三也点了点头,“看来也只有先如此了。”

半个时辰后,三个人都已身在山庄内的后院中的其中一间空房间中。正如独孤系所说的,山庄很大,比在外面看的时候还大很多。只是,到底是谁告诉独孤系后院没人的?还是他到底那只眼睛看到后院没人的?当他们刚进入房间不久,外面就来了不少人,必须得屏住了呼吸小心谨慎才能不被外面的人发现,唯一庆幸的就是选了间偏僻一点的空房间。

入夜,三个人中眼下“唯一”武功在身的独孤系出去找吃的东西。

漆黑的房间内,夭华与薛三相对无言,能依稀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感觉到外面时不时走过的人。

不久,独孤系回来,什么吃的也没有带回来,只带回来一个消息,说这个山庄的主人刚昨夜半夜才归来的,几乎很少会回这个山庄。另外,听庄内的婢女小声议论说这个山庄的主人这次是回来养伤的,眼睛看不见了。

夭华听后,饶有兴致地笑笑,“这么说来,这个庄的主人,已经是个瞎子了?”

独孤系点头,应该是这样,不过还没有亲眼见过,不知具体情况。

深夜,外面开始静了下去,长时间听不到一点声音。

在房间内一呆就呆了几个时辰的夭华,打开房门准备出去走走。虽然眼下身上的毒还未解,内力不在,力气也比不得一般人,但自保这点能力,夭华还是有自信的。

独孤系没有阻拦,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夭华眼下就是这坨骆驼。再说,就算他阻拦,她会听他的吗?答案再清楚不过。

这一下子,房间内便只剩下了薛三与独孤系两个人,漆黑中谁也看不清谁脸上的神色,只依稀看到对方的身影。

薛三在这一刻就卸下了脸上的面具,有时候面具戴的多了,真会让人深陷其中。对于独孤系,对于这个寻找了这么多年来的人,如今终于在眼前,并且接触下来已经整整一天一夜,并没有感觉到他是那种卑鄙无耻之人,今天白天他竟然还返回去救他,但可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