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97.197母亲您爱父亲吧

周璇看了慕雨一眼,道:

“既然你家主子这么看重我,应该不会再限制我的兴味了吧?”

“王妃您说的是什么话呀!主子从来没限制您的行为,让让我守着观柳居,那是因为担心您,让我来保护您……”

话虽这么说,慕雨心里也跟着发虚。

能不发虚吗?

这不明摆着睁眼说瞎话吗霰?

她分明还记得那日主子离去时冷冷地说:“不许她离开齐王府半步,否则唯你是问!”

这不是限制是什么?

可偏偏这话她是承认不得的!

哎——这年头,混口饭吃实在是太难了。

周璇将慕雨眼中的纠结看在眼里,只是淡淡地说:

“这么说来,我等下要出去一趟,你家主子也不会拦了喽?”

这……

拦!

当然得拦!

主子吩咐过不准周璇离开半步的!

可她如果现在直接说不可以的话,岂不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刚才的话等于白说了,这也就罢了,怕就怕王妃因此记恨她家主子,又气上了,到时候遭殃的还不是她们这些可怜的手下?

哎——

怎么办呢?

早知道就不该乱说话了!

她现在突然觉得崩雷那个冰雕好明智呀!

果然祸从口出,还是少说话多做事来的实在!

慕雨不知道就在她纠结无比的时候,她对面那女子已将短笛拿到唇瓣,一道不大不小的笛声袭来,让慕雨觉得脑袋有些混沌,不知道何为,突然觉得自己得回房一趟,然后便茫然地转身离去。

周璇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低头,视线落到自己手中的短笛之上,嘴角不自觉地轻扬:

无痕大哥送的笛子,挺好用的!

她将笛子收起,关上房门,将早已准备好的婢女衣裳换上。

她知道宇文辙不让她离开齐王府,不过她现在必须出去一趟。昨晚除了南宫无痕来过以外,还还收到一封信,就摆在她的桌子上。

她不知道这封信是如何送进来的,然而却认得那是周傲华的笔迹。

周傲华是出名的书法大师,笔风独特,这是一般人模仿不了的。

周傲华在心中跟她说希望她今日能回周府一趟,有事要同她商量,正巧周璇也想把免死金牌还给他。

东都这地方有太多太多不好的回忆了,她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

她要离开,但是总不能带着周家的免死金牌一起走吧?所以在离开之前,她得先把这件事情解决了。

周傲华每日醒来的时间就那么一两个时辰,她得赶紧回去见他一面,

周璇虽然不会易容术,不过简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简单的化妆术并难不倒她。

换上丫鬟的衣服,简单地化了一下妆,一路上提醒吊胆地走出了齐王府,直奔相府,不料却在进门后被林诗意拦了下来。

“周璇,你可总算来了!”

林诗意目光幽冷,咬着牙关。

周璇蹙眉,她看了林诗意一眼,道:

“我要见父亲。”

“要见你父亲可以,先把免死金牌交出来。”林诗意说道。

“免死金牌不在我身上。”

周璇说道,她没说谎,此时免死金牌的确不在她的身上,她今日出发的时候就担心事有变故,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没把免死金牌带出来。

林诗意听周璇如是说,一张脸愈发阴沉得可怕:

“周璇,你若不交出来,就只好让你给我贤儿陪葬了!”

“母亲,你若想要用免死金牌救兄长,应该找父亲,只有他才有权支配免死金牌。”

周璇淡淡地说道,话音中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纯粹从客观角度出发。

“你以为我没有求过周傲华吗?只可惜……”

林诗意没有继续说下去,意思却已再明显不过。

若周傲华答应,她又何须这般对待周璇。

她是怎么求他都不答应!

这一刻,林诗意想起昔日周璇入牢时,周傲华曾拿出免死金牌救周璇,可是到自己的儿子这里时,他却不肯了!

难道在他心目中,嫡子还比不上周璇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吗?

刹那间,林诗意想起儿子在天牢之内凄惨的样子,心中怒火沸腾,越烧越旺。

愤怒蒙蔽了她的脑袋,只见她拔出匕首,足下一跃朝周璇飞去。

周璇心中大叫不妙,她万万没想到林诗意会疯狂到这地步,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对她动手。

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她立马抓起手里的笛子,不过此时施展催眠之术终究晚了,毕竟林诗意手里的匕首已逼近她的胸

口,周璇能做的就是尽量躲开,再施展催眠术。

周璇迅速后退,拉开与林诗意的距离,然林诗意速度快得惊人,看来无论如何,被匕首刺伤是难免的了,不知道到时候还有没有力气施展催眠术……

匕首刺入身体,发出一声细小的闷响,鲜红的血液顺着匕首汹涌而出。

这一刻,林诗意怔住了。

周璇也怔住了。

那血不是周璇身上流下来的,而是周傲华身上的。

周璇不敢置信地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不……”

林诗意发出一声惨叫。

“周傲华,你疯了吧?!自己的亲生儿子你被判了死刑你不管,却为了保护这个不知道不知道哪里来的小杂种连命都不要……你一定是疯了……”

“住口!”

周傲华厉声呵斥,血液的流失让他脸色惨白。

"我偏要说!周傲华!我忍了十多年,忍够了!"林诗意目光冰冷地看向周璇,冷笑,“周璇,你真以为你是周家的人吗?我跟你说,你不过是那个贱人和其他男人……”

“啪——”

周傲华强撑着身子上前,一巴掌落到林诗意脸上。

震怒牵动了他的情绪,匕首在胸口起伏不定,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周璇心中大叫不妙,连忙上前一步,扶住他。

“快——快叫大夫!”

周璇一边让周傲华平躺,一边对着旁边的下人喊道。

这些惊魂未定的下人这才反应过来,慌忙跑了出去。

“你居然打我……你居然打我……”林诗意捂着自己的有脸,呐呐地看着周傲华,有气无力地喃喃自语,“周傲华,敢情我喊她一句贱人都喊不得了!”

周璇并没有听清林诗意的话,她现在一门心思都在想着给周傲华做抢救……

“不准碰他!你这肮脏的野种……”

林诗意突然冲上来,将周璇一把推开,此时周傲华已经昏了过去。

她歇斯底里地大吼:

“周傲华,你可真够偏心的!我为你生儿育女,经营周家,而你却只想着那个贱人!贱人的女儿入狱你就拿免死金牌去救她,我的贤儿入狱,你却不闻不问……周傲华,你不是人!”

她越来越激动,那样子像是发狂一般,到最后竟伸手要去拔周傲华胸口的匕首!

“别……”

周璇大叫不妙,连忙冲上去,林诗意右手一勾,轻松化解周璇的进宫,然后一个旋转来到她身后,点了她的穴道。

周璇这才惊觉林诗意的武功竟然如此高强……

怎么办?

她眉心紧蹙!

林诗意在这个时候却突然笑了,笑得狰狞。

她说:“周傲华,我恨你!既然你不肯出手救贤儿,那就让我们一起陪他去地府吧……他一个人太孤单了,若有爹娘陪着也会多谢温暖……”

林诗意嘴角的弧度更加深了,笑容阴森而又恐怖,她双手握住周傲华手上的匕首。

“不!”周璇大叫,“您不是要免死金牌吗?我知道免死金牌在哪里!”

林诗意顿了一下,看向周璇,目光凌人:

“果然在你这里!拿出来!”

“先让人把父亲抬到屋子里,我再给你!”周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你以为你有资格跟我讲条件吗?”林诗意冷笑。

“母亲,杀了父亲对您有什么好处呢?杀人偿命,您也活不了的!”周璇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她必须冷静。

“哼——你以为我怕死吗?”

“是!您不怕死!我知道您打算杀死父亲之后再自杀,可是您有没有想过,您若死了,谁救文贤大哥呢?还有周夏音……您觉得您走之后她还能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吗?”

周璇的话让林诗意原本疯狂的双眸中出现了一丝忧虑,周璇知道她动摇了。

“母亲,您爱父亲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