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96.196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接下来几日,宇文辙对外宣称重病,然后每日都在云华楼跟云亦岚学习制作之术。

慕雨每天都会过来向他汇报周璇的情况,有了云玉湖这个开心果的陪伴,周璇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观柳居的笑声也渐渐增多了,当然偶尔也会带来不好的消息,比如此时宇文辙正在雕刻,却听到慕雨说:

“王妃和云姑娘吃撑了。”

吃撑了?

这么大了居然还能把自己吃撑询!

宇文辙有些无奈,不明白那个一向沉稳的女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让药房熬消食汤送过去。霰”

宇文辙对着慕雨嘱咐道。

齐王府的人都道自从云姑娘来了以后,王妃的心情好了很多,笑容也多了……

对周璇来说,云玉湖是客,她就算心情再不好也不可能对她摆脸色,更何况小丫头在在言语之间还有意无意逗她开心呢!

所以,就算心情不好,她还是会对云玉湖笑。

然而事实上到底如何?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过她不否认,云玉湖的出现让她觉得日子不再那么难熬。

这日,送走云玉湖之后,周璇一个人茫然地坐在屋内发呆。

天渐渐黑了,白昼的光芒被黑夜吞噬的时候,突然一道惊雷乍起。

“轰隆隆——”的雷声让原本正在发呆的周璇浑身一阵,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

雷雨又要来了吗?

外面起了一阵狂风,拍打的窗户,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周璇皱眉,她以最快速度站起来,打算去关门,可当她的手刚刚触及窗户,天地之间突然闪现一道白光。

根据光速比声音传播快的远离,通常闪电之后都会伴随着雷声,而以这个闪电的状况来看,接下来肯定会是一道猛雷。

她的手一僵,只觉得腿发软,原本就没血色的小脸愈发惨白了,皓齿下意识地咬下红唇。

屋外狂风肆虐,卷着残枝落叶随处飞扬。

好似有一道白影趁着周璇发愣的时候从窗外飞进来,一手勾起她的小蛮腰,另一只手一挥,窗户便合上了。

温暖的怀抱,熟悉的气息席卷而来,周璇惊讶地杏目圆睁。

是他!

“丫头这么大,难道还不知道打雷的时候不能站在墙边吗?”

他的下巴抵着她柔软的秀发,轻轻地说道。

那声音温柔无比,瞬间驱走了周璇心中的不安,突然就连外面那道地动山摇的惊雷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无痕大哥……”

她下意识地唤他。

“我在。”他轻轻地应,“不怕!有我在。”

她温柔的声音让她一直以来的故作坚强濒临崩溃,这一刻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放任自己静静地靠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听着他强有力的呼吸声。

一直以来,周璇都不习惯依赖他人,唯独对他。每次他一出现,就会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仿佛只要有他在,便可以什么都不怕!

因为哪怕是天塌下来,都有他顶着。

南宫无痕也没有说话,他搂着她,轻轻地嗅着她身上独特的香气。

终于可以拥她入怀了!

这种感觉真好!

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他的璇璇并不抗拒自己。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流逝,直到南宫无痕听到周璇平缓的呼吸声。

他低头,发现伊人漂亮的双眸紧紧闭着,又长又浓的睫毛打折卷儿,就像栖息了两只黑色的凤蝶一般,很漂亮,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过去轻轻抚摸。

不是说吃撑了吗?

怎么还这么瘦呢?

瘦得让人心疼。

周璇并没有因为他的动作有所反应,宇文辙忍不住失笑。

这丫头不会是就这么站着睡着了吧?

可以想象,这些日子她估计都没怎么睡,要不然以她的警惕性不可能会就这样睡着了……

然而这也不侧面说明这丫头很信任自己吗?

“丫头,可不能就这样睡着呀……”

南宫无痕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弯下腰,将周璇打横抱起,放到床上,他弯下腰,正欲替她褪去脚上的鞋子,然而发现她紧紧地抓着他的手。

“无痕大哥,别走……”

“不走,不走。先替你脱鞋。”

他耐心地跟她解释,这时,依然已经睁开眼了,她揉了揉眼睛,漂亮的眼中全是歉意:

“无痕大哥,对不起。”

她低头向他道歉。

这歉意发自内心,他来齐王府找她,她怎么可以当着他的面睡着呢?

太不礼貌了!

“傻丫头,跟我道什么歉呀!”南宫无痕揉了揉她柔软的秀发,轻轻地笑

,“丫头困得话再睡会儿吧。”

他的语气中满是纵容和宠溺,周璇愈发地不好意思了,连忙摇头,道:

“不困!”

她忙从床上站起来,行至桌边,轻轻地问:

“无痕大哥要不要喝茶?”

他本想说不,但转念一想,丫头如此热情,若拒绝了,定会让她失望,便点头。

嫩绿的茶叶在透明的液体中轻轻飘浮,伴随着袅娜的水汽,淡淡地茶香传来。

茶很香,回味更是无穷。

其实这与茶本身无关,是因为她亲手泡制的缘故。

对他来说,哪怕是再劣等的茶叶,只要是出自她的手,那也是甘甜的。

周璇隔着茶水袅袅的雾气看他。

雾气模糊了他的脸,可是她却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眸中的似水柔情。

“丫头,今日可是心情不好?”

他开口问她。

“没……”

“别骗我,都写在眼睛里了。”周璇刚想开口,却已被他打断,“是谁欺负了我的丫头?告诉无痕大哥,无痕大哥替你报仇。”

他心疼地看着周璇,或许是因为演技太好,周璇并没有看出他心里的矛盾。

他以为周璇会指责自己,大骂“宇文辙”,却没想到她什么也没说,而是抬起头,对她灿然一笑,道:

“本来的确心情不好,不过看到无痕大哥之后,我的心情顿时就好了!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不重要?”

南宫无痕不解地看着周璇,显然没有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

“恩,不重要。”

周璇点头,终归她并不是那种遇到事情便会去寻求别人庇护的小女人,她有自己的处事原则。

这一刻,周璇似乎想通了一些事情,然后抬起头,对着南宫无痕露出灿烂的笑,她说:

“无痕大哥,我以后会变得更加强大,不辜负你一番好意,更不能让你担心。”

无痕大哥千方百计为她打通筋脉,险些丧命,如果她遇到什么事情还要向他寻求庇护的话,岂不是太差劲了?

不!

她要努力练功,变强,绝对不能成为他的负担。

南宫无痕通过周璇的眼神看出了她内心的想法。

在他看来,男人保护女人天经地义,不过他并不会因此与她争执。

他家丫头要努力变强,他就在背后默默协助她,而该有的保护也一样不能少。

这一刻,宇文辙庆幸自己当初学精了易容术,庆幸这个时候他还能以“南宫无痕”的身份守护在她的身边。

至于他对她的伤害,以后一定好好弥补她。

南宫无痕正这么想着,周璇却突然紧张兮兮地握住他的手臂:

“无痕大哥,谢谢你来看我!不过,你还是赶紧离开吧!要不然被宇文辙发现就麻烦了。”

他笑:“丫头别担心,不会的……”

“怎么不会?无痕大哥,你可别小看宇文辙!这齐王府看似简单,实则高手如云,固若汤匙,上次慕容公子过来都被他发现了……”

周璇打断南宫无痕的话,担忧地说道,以前也就罢了,现在她发现宇文辙会武功,说不定还是个武林高手,那到时候无痕大哥就麻烦了……

宇文辙看着周璇紧紧拧在一起的柳叶眉,露出一抹柔柔的笑,忍不住心疼地揉着她的眉心,道:

“丫头放心,宇文辙发现不我。”

“可是……”

周璇还想说什么,却已被他打断:

“别担心!我说不会就不会!难道丫头还不相信你无痕大哥吗?”

他笑若春风,可是温柔的笑容中也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信!

她怎么能不相信他呢?

只是担心而已!她很害怕旭日森林里遇到的事情重现。

她不说话,南宫无痕却清楚她心中所想,他拍拍她的肩膀,道:

“宇文辙带着他的得力干将出去了,现在不在府内,丫头放心。”

为了让她放心,他只好这么说。

“原来如此。”周璇松了一口气,随即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轻轻呢喃,“莫非是去对付周家了?”

“丫头很在意周家吗?”

他问她,声音听起来很平淡,可实际上,他心里却有些紧张,虽然知道现在这丫头肯定是恨透了自己,可是他还是会忍不住期盼她能在周家和自己之间选择自己……

虽然他清楚这是一种不该有的奢望!

然而爱情就是这样!

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不由自主地希望她浑身上下全部都属于你……

他知道是他贪心了!

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提起周家,周璇自然想到了周傲华,想到他中了乱情蛊不得不服用毒药来麻痹自己……

周璇不想管周家的事情,也不想拿着免死金牌,她知道,只要免死金牌在她的手里,周家的人肯定会千方百计地来找他,可她又不能辜负周傲华,毕竟他对她还是有恩情的。

对周璇来说,最好的记过是周傲华能解开乱情蛊,然后把免死金牌这烫手的山芋还给他,从此与周家两不相欠。

周璇想起南宫无痕精通各种奇门遁甲,还会制蛊,所以问他:

“无痕大哥可知道乱情蛊?”

知道!

当然知道!

这蛊是他亲手制作的……

若周璇问这蛊不是为了周傲华,他自然会倾囊相告,然而,他清楚,她是因为周傲华。

之前,她曾经跟他说过随便他怎么对付周家,她都不会管,她只想自己过安静的日子,可当他真的对周家下手时,她却又关心在想办法解周傲华身上的蛊……

若是以前,他肯定是要怀疑她是周家安排在他身边的细作,专门帮周家对付自己……

其实即便是现在,他依然不能肯定她不是不是周家安排在自己身边的。因为她现在的态度和当初对他说的截然不同……

可是他并不打算因此怪罪她。

毕竟她是周家的人,和周家打断骨头连着筋呢!

他也可以不在乎当初她到底是因为嫁给自己的,但是要他对周傲华出手相救,他做不到!

周家与他有血海深仇!

无论他是南宫无痕还是宇文辙,这都是不能改变的!

他可以答应她任何事情,唯独不能放过周家……

“乱情蛊,倒是在书上看到过,不过具体怎么做并不了解!丫头不会是要用这蛊做坏事吧?”

他似笑非笑地反问她,装糊涂。

“这样啊……”

周璇微微蹙眉,若是无痕大哥都不知道的话,估计也没人能解了。

“丫头怎么又蹙眉了?”他见到她眉心紧锁,忍不住伸手轻轻地去抚,“女孩子家的别动不动就蹙眉,这样会张皱纹的……”

他的声音实在是太温柔了,以至于周璇原本纠结的心也跟着变软了,竟觉得脸颊跟着了火一样,红得吓人,她非常地不好意思。

因为对她来说,在人间活了两世,除了他以外还真没有男子这般温柔地同她说话。

所以,南宫无痕每次出现,每次这样同她说话,她都会忍不住脸红。

“丫头,让我看看你功夫练得怎么样了?”

他问道。

“好。”

周璇乖乖地将近日来自己的练功成功展示给他看,南宫无痕认真地看着,找出其中的漏洞,替她纠正、指导,然后开始陪她连第二层。

有了南宫无痕这个高人的指导,周璇收获颇多,在练功上倒是有了很大的突破。

为了不影响周璇休息,南宫无痕并没有待太久,不到子时就走了。

周璇清隽的身影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之中,转过身却突然发现桌子上多了一支白玉做的短笛。

是无痕大哥落在这里的吗?

此时他早已消失,以她这三脚猫的轻功别说能不能追上了,只怕她要是离开屋子,很快就会引起齐王府那些侍卫的注意力,到时候只怕弄巧成拙反而害了无痕大哥。

算了,下次再找机会给他吧。

白玉若羊脂一般细腻,我在手里温润清凉,她想将笛子收起来等下次再还给他,却被笛子下端的一行小字吸引。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南宫无痕赠周璇。

字很小,却苍劲有力,大气磅礴。

因为之前曾经见过他在花灯上写的字,她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是南宫无痕的字!

这是他送给她的?

这一刻,周璇百感交集。

难道她知道她的笛子被宇文辙给摔了,怕她难受,所以今天特地过来陪她,还带了笛子送给她吗?

他送她笛子,却不告诉她,是担心笛子会勾起她不好的回忆,会让她情绪失控,而她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失控的一面,会觉得失了面子……

所以,他在的时候不提,而是默默地把笛子留给她。

这样既弥补了她的遗憾,又保全了她在他面前的尊严……

无痕大哥好用心!他怎么是这么细心周全……

这一刻,周璇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可是并不难受,只觉得有一阵一阵的暖流在心田不断地滑过!

她紧紧地将笛子抓住,放在心头,漆黑的双眸中闪着动人的光华:

无痕大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你如此厚待我,我该怎么回报你呢?

**

****

翌日,慕雨给周璇送来了一个盒子。

盒子里的是一支笛子,被宇文辙砸碎的笛子,周璇还记得当时笛子已碎得惨不忍睹,没想到竟还能复原。

这算是巧夺天工了!

可是那又怎么样?

笛子碎了便碎了,再好的巧匠也不可能让它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

周璇轻叹一声,合上盖子。

精致的紫檀木盒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花草树木,要说做功真有多精湛,倒也是说不上,可周璇看轻上面的图案之后却觉得目光一滞。

上面雕刻的竟是两个人,一男一女,她认得出女的是她,双手插着腰,脸上表情愠怒,男的微微弯着腰,似是在向她道歉。

那男的竟是宇文辙。

他是在向他道歉吗?

他知他画得一手好画,却不知他还会雕刻。

不过若自己看一眼雕刻,却也不难看出雕刻虽然还算不错,但那线条却显生硬,想来应该是新手……

临时学的吗?

这一刻,不知为何,周璇心头有些涩,脑海里下意识地浮现出那男子生疏地拿着刻刀的场景……

他会不会不知如何下手,所以皱眉?

他会不会一不小心划上手指呢?

哎……

她在想什么呀?

居然心疼起宇文辙来了!

大棒加甜枣不是他一贯的伎俩吗?

每次都是先狠狠敲她一棍,然后在给她一颗甜枣……

这男人本性如此,而且愈演愈烈了。

她不能被他迷惑了!

慕雨见周璇拿着木盒子不说话,忍不住替自家主子说起话来:

“王妃,主子心里很看重您的。他原先对雕刻一窍不通,可为了让你原谅,特地去跟云公子学……王妃心思灵珑,应该不难看出这木匣子可不是一两天能雕刻出来的,更何况主子还是新手,他这半个月可谓是废寝忘食,一头扎进去了,属下看了都心疼呢!王妃您就别生主子气了……”

周璇没说什么,她把木盒子连同里面的笛子一同收了起来。

慕雨见状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王妃既然肯手下,想来也是没那么记恨王爷了。

那就好!

终于雨过天晴了!

想想这半个月,她家主子阴晴不定,周边的人就遭了秧,她和崩雷首当其冲……

他们每天都默默祈祷这两口能早点和好,就差没去祠庙上香了。

******

乐乐:谢谢xiuli889、4度日韩的红包鲜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