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零五章 这下有好戏看了

“啪”

“哗啦——”

富丽堂皇的宫殿内,满地碎屑,身穿金色龙袍的夙皇,不管抓起什么,就往地上摔,一旁站着的朱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战战兢兢站在原地,保持着沉默。

他要是现在走了,皇上的怒火一定会烧到他身上,他现在要是不走,皇上一生气,他可能也就完了。

进退不得,朱储满脸的欲哭无泪,眼中露出愤怒。

都是北宫离夜的错,这都要怪北宫离夜,要不是他,皇上怎么会发这么大的火!

“北宫离夜!北宫离夜!”夙皇一声声怒吼,嘴里始终念叨着一个名字,北宫离夜!

千算万算,算漏了一个北宫离夜,算漏了北宫家会出现第二个宗师!

北宫家究竟瞒了他多少事情,北宫离夜明明不是废物,甚至区区十五岁,已经是巅峰天阶,天赋让人妒忌不起来,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被传废物!

北宫奇,一个名不转经传北宫家的管家,如今也是宗师级别,他派了那么多人盯着北宫家,怎么还会出纰漏?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十年心血,因为一个北宫离夜,毁于一旦!

夙皇想不明白,更想不通,这十年,他日日夜夜让人盯着北宫家,却还有纰漏,他还是不能知道北宫家全部的事情。

邵家兰家,什么帝都三家,这次比试看来,帝都从来就没有过三家。

所有人心里只有北宫家,哪怕是皇权不放在眼里,他们也一声声为北宫家呐喊助威!

朱储站在一旁,额角滑下冷汗,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皇上如此不冷静,不过也是,十年心血毁于一旦,谁都会怒火滔滔,邵家邵延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现在看来,邵家算是完了,想让皇上重用邵家,除非他们能把北宫家拉下来,可是,这样可能吗?现在的北宫家还能被拉下来吗?

宫殿外,是为匆匆走来,看到怒火滔滔的夙皇,缩了缩脖子,还是鼓起勇气走到朱储面前,低声嘀咕了几句,然后连滚带爬,走出宫殿,远离宫殿以后,才彻底松了口气。

朱储擦了擦额角冷汗,看着气呼呼一个人坐在龙椅上的夙皇,轻咳一声,走过去跪在地上。

“皇上,老奴有事禀告。”他其实也不想来碰怒火,不小心就会成为炮灰,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真的不想做,可是不做不行。

“说。”夙皇轻哼一声,压制住怒火,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日月殿琴宗和木宗去而复返,已经在殿外等着见陛下了。”听说好像琴宗心情也不好,这些人都是怎么了,好好的一个两个都这样,真实奇怪了。

琴宗,木宗,夙皇皱了皱眉头,他们不是已经走了吗?为什么又会去而复返?

“叫人把这里收拾一下。”夙皇起身扬长而去,朱储立马跟上去,不敢有丝毫懈怠。

琴宗站在众宫之中,看着连绵起伏,磅礴浩荡的帝都,目光深邃,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夙皇刚走出来,就看到琴宗那深邃的目光,他脸色微微一沉,随即扬起笑容。

“琴宗阁下去而复返,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夙皇笑呵呵道,脸上完全没有刚才的怒火,连半点怒意都没有看到了。

听到夙皇的声音,琴宗皱了皱眉头,脸上闪过一丝怒意,沉声道:“夙皇陛下,前几天日月殿圣女,欧阳仙儿在你帝都城外被人杀了,你是不是该给本宗一个交代!”

这几天一直找不到欧阳仙儿,今天日月殿传来消息,欧阳仙儿的验生石已经熄灭,这也就是说,她已经死了!

天龙国的人好大胆子,连日月殿圣女都敢杀,今天他倒要看看夙皇能给他一个什么说法!

“圣女?日月殿圣女也到了天龙国?朕不知道这件事。”夙皇脸色一沉,日月殿来了多少人都不跟他说一声,要是让他知道是谁请来日月殿的人,一定扒了那个人的皮!

“不知道!我日月殿圣女死在你帝都城外的断魂山脉,夙皇,你不给交代,一句不知道就想推却一切!”木长老怒火滔滔道,心里阵阵担忧。

这回去该怎么交代,琴宗肯定是不会有事,殿主就算怪罪,也怪罪不到琴宗身上,他就不一样了,殿主一定会怪罪他!

“放肆!朕是九五之尊,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日月殿圣女闯进断魂山脉,有什么事情,不该你们自己承担自认吗?”夙皇沉声呵斥道,现在来问他要人!真是笑话!

谁都知道断魂山脉危机重重,不敢轻易进去,他们还让圣女闯进断魂山脉,生死和天龙国有什么关系!

“她已经是先天天阶,是能是她的对手。”木长老急忙道,便是断魂山脉,欧阳仙儿也不会轻易有事,她的实力,她的兵器,都是日月殿一等一的!

先天天阶!夙皇微微一怔,日月殿一个圣女,都已经是先天天阶了!

“这件事朕无法给出交代,琴宗阁下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线索,你们口口声声说圣女死了,她的尸体呢?”没有尸体在这里叫什么叫,他还正烦着!

线索……

琴宗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夙皇,沉声道:“当日,北宫离夜出现在断魂山脉。”

当时北宫离夜隐藏自己的实力,太过可疑,尽管北宫离夜不过巅峰天阶,但是帝都一战,先天天阶的活人傀儡,他都能打败,更何况是欧阳仙儿。

本来一个欧阳仙儿死了就死了,只是她是殿主的女儿,还是殿主最喜欢的女儿,不然他也不会走回来问这件事情。

“北宫离夜?”夙皇疑惑问道,北宫离夜出现在断魂山脉,这……他不过巅峰天阶,怎敢去断魂山脉!

“除了他,还会有谁?”琴宗轻哼一声,他倒是被北宫离夜蒙骗过去了。

夙皇眉头紧蹙,这个北宫离夜,好好的干嘛去断魂山脉,现在日月殿就是要把这件是赖到天龙国身上,也不是那么容易甩掉的了。

朱储稍稍迈步走到夙皇身边,尖锐的声音响起,“皇上,不如摆驾北宫府。”

皇上心里已经是一肚子怒火,现在日月殿的人找上门,北宫府怕是赢了这场比试,也不会好过。

北宫府内,纳兰清羽脸上的笑意挥之不去,北宫弑老远就看到他的一缕白衣,再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更是一阵狐疑。

“国师大人,好好的你来北宫家做什么?”北宫弑盯着两人没有间隙站在一起,越看纳兰清羽越郁闷。

老子孙女,你站这么近干嘛,现在她好歹是个“男人”,他家孙女虽然爱美人,但是你们至于这么近吗?这要是外人看到,他们家夜儿不就还得背一个断袖之癖!

“刚好我能医罗刹身上的伤,便来了。”纳兰清羽从容不迫道,额角滑下一滴汗珠。

夜儿这边是没问题了,可北宫弑这关,他怎么会觉得比夜儿那关还要难过。

“夜儿……”北宫弑看向离夜,表情明显就是不相信纳兰清羽的说辞。

离夜轻咳一声,眼角余光看到纳兰清羽的无可奈何,嘴角微微上扬,红唇轻启,“罗刹大概没什么事了,我也知道邵家用了什么,爷爷,你就放心吧,等灵师四家的人来了以后,我就会好好和邵家算这笔账!”

这次她倒要看看,邵家还怎么抵赖,反正不管邵延怎么抵赖,她都灭定邵家了!

留下邵家,不过只是留下一个祸害,这个祸害已经得意了十年,也是时候收拾收拾了。

“国师大人,请,我们祖孙俩还有话说。”北宫弑笑呵呵看向纳兰清羽,直接就下逐客令。

天龙国人人觉得纳兰清羽是仙人,以前他还这么认为,现在,免了,什么仙人,仙人会靠他们家夜儿这么近。

纳兰清羽额角滑下一条黑线,早知道他应该拉着夜儿在后山多坐一会,总比现在被北宫弑不留情赶走的好。

“告辞。”纳兰清羽深吸一口气,无奈看了一眼离夜,往外走去。

来日方长!

离夜目送纳兰清羽离开,然后收回目光看向北宫弑,“爷爷,你有什么事?”

“灵师四家的事情,纳兰清羽也知道?”夜儿会在纳兰清羽面前说,一点都没瞒着,只能说纳兰清羽也知道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也搀和了这件事。

“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她前脚刚到蓬城,他后脚就跟来了。

“别告诉我,这件事也有他的一份。”不然那天夜儿怎么会知道,纳兰清羽已经回来了。

离夜摸了摸鼻子,讪讪笑道,“还真有他一份。”

至少叶家就是他灭的,所以,怎么也用得算上纳兰清羽的一份。

北宫弑:“……”

究竟有多少事,是他不知道的!?

“爷爷,纳兰清羽不会……”

离夜的话才说到一半,尖锐的声音响起在偌大的北宫家中,浩荡的队伍出现在北宫家门口,气势磅礴。

“皇上驾到!”

离夜远远看着院门口,扯了扯北宫弑,冷笑着问道:“爷爷,你说皇帝来干嘛?”

这个时候皇帝到北宫家,能有什么好事,他们刚刚赢了比试,皇帝立刻就来了,说不定还是来找麻烦的。

“总之不会来恭喜北宫家赢了比试。”北宫弑白了离夜一眼,丝毫没有上前接驾的打算。

离夜摇摇头,手指摩擦着下巴,眸中锋芒闪烁,“不见得,恭喜北宫家他是一定会恭喜的。”

尽管夙皇十年心血,毁于一旦,身为皇帝,还是得强颜欢笑接受。

“管他来做什么。”北宫弑不在意摆摆手。

北宫奇匆匆走来,就看到祖孙两人若有所思讨论,完全没有走出去接驾的意思,阵阵凌乱,黑线抽动。

他们明明是北宫家的主人,为什么这讨论说的好像跟两个外人一样,这样真的好吗?

“咳咳,家主,小少爷,咱们还是去看看吧。”皇帝站门口老半天了。

北宫弑不耐烦挥了挥衣袖,这才走出去,真是麻烦,要不要人消停了,他们才刚赢了比试,就不能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吗?

离夜耸耸肩,嘴角含着笑意,跟着北宫弑走出去。

夙皇早已经在门口等的不耐烦,他都来了大半天,也通报了大半天,北宫弑和北宫离夜一个人都不见,什么时候,他的帝都,他想见什么,也要如此了!

三道身影姗姗走来,看着跪了满院的下人,三人同时皱了皱眉头。

跪在地上的人看到他们三个,那叫一个热泪盈眶,终于是来了,他们对跪在这里大半天了。

“皇上。”北宫弑抱了抱拳,叫了一声。

北宫离夜和北宫奇就这么站在北宫弑身边,也不说话,更没有任何动作。

顿时,夙皇怒了!

“北宫家主,这是怎么回事!”北宫弑一个人不跪,北宫离夜和北宫奇怎么也不跪!

北宫弑正要开口,清冷的声音已经响起,“皇上,奇叔已经是宗师,为何要跪?”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到了宗师,连皇帝都要给三分薄面,跪拜早就免了,夙皇这话说的,算什么?

“那你为何不跪!”夙皇深吸了口气,他倒是把这件事给忘了,北宫奇已经是宗师,可以不用下跪!

离夜眨了眨眼睛,指着自己,笑道:“皇上难道忘了么?当年是你自己下旨,免去北宫家嫡系一脉见到皇族的下跪之礼。”

她只是很好的遵从旨意,为什么要跪?

别说夙皇下了这样的圣旨,就算没有,她也不会下跪,她北宫离夜天地尚且不跪,干嘛要跪他夙皇!

夙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比吃了苍蝇还要难看,他何止是忘记,现在是巴不得没有下过这道旨意,十年前,要不是北宫弑揪着不放,他也不会下这道旨,用来补偿北宫家。

北宫弑听着离夜塞夙皇,笑的眼睛都眯了,就是就是,十年前是你自己下旨的。

“皇上,琴宗……”朱储见夙皇难看的脸色,急忙走向前解围。

北宫离夜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一而再的在皇上面前这么放肆,还是以为皇上真的不敢动他们北宫家?

“琴宗阁下,你自己说。”夙皇大袖一挥,直接走进北宫府里面,隐忍着一肚子怒火。

北宫离夜,还真是好样的,真当他这个皇帝不敢动北宫家吗?

离夜看到夙皇眼中隐忍的怒火,双手抱臂,夙皇这是在说,他要动北宫家,可以随时动吗?只可惜,现在的北宫家,已经不是他想动就站着挨打的那个了。

“琴宗有事,还是进来说吧,站在门口让人家笑话。”北宫弑淡淡睨视了一眼琴宗,往客厅的方向走去,日月殿到北宫家能有什么好事。

琴宗脸色微变,看了看四周,大步跟上去。

客厅中,夙皇坐在主坐上,接下来就是北宫弑,琴宗,木长老,离夜,一一坐下。

离夜架着二郎腿,吊儿郎当斜视着琴宗,欧阳仙儿的脸在脑中一闪而过。

“琴宗阁下,来我北宫家有什么事?”北宫弑客套问道,来者是客,不找茬他就不会赶人。

琴宗侧脸看向坐在北宫弑身旁的离夜,沉声问道:“前几天北宫少主到断魂山脉,有没有看到一个姑娘?”

当时他说没有,现在这个回答,值得怀疑。

“琴宗大人,这个问题,你们当时已经问过小爷,小爷也说没见过,没见过就是没见过。”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漫不经心道。

日月殿这是知道那个欧阳仙儿死了吗?可是他们现在来找也晚了,别说人了,连尸骨都变成灰烬,他们想要找也找不到了。

“你真没见过?”琴宗直直注视着离夜,继续问道,“那你去断魂山脉做什么?”

离夜没立刻回答,倒是北宫弑不满了,“琴宗,老子孙子到断魂山脉做什么,要告诉你吗?老子北宫家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必要事事关心吗?”

夜儿找来的灵泉,都用上了,不然第一关比试阵,哪里有那么容易过关。

“北宫家的事情与我无关,可我日月殿圣女死在断魂山脉,当时北宫离夜刚好又出现在……”

“啪!”重重一掌拍下,木椅瞬间变了碎屑,威压笼罩,客厅顿时变得压迫起来。

“琴宗,你大老远跑到北宫家兴师问罪,难不成说老子孙子杀了你日月殿圣女!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拿出证据,哪怕今天你日月殿殿主来了,也别想走出北宫家!”北宫弑火爆怒吼道。

你他娘的琴宗,自己找不到凶手,跑到老子家算怎么回事,这么走到北宫家来问,不就是怀疑夜儿杀了人,就算杀了他们圣女怎么着,拿出证据再说!

夙皇脸色微变,强势的压迫让他感觉到阵阵不适,又不能说出来,只能忍受着。

琴宗目光看向离夜,宗师的威压笼罩,北宫离夜还能面不改色,难道巅峰天阶还不是他完全的实力?

“可当天在断魂山脉遇到的,只有北宫少主一人,他不说出去做什么,就值得被怀疑。”木长老强势道,圣女被杀,他们回去也不好交代,当然要拉一个垫背的!

“放你娘的屁,你们日月殿看不住人,就想把责任推到我孙子头上,有本事把你们殿主欧阳圣叫来,看老子怎么找他算账!”北宫弑现在完全就是一头火爆龙,稍稍一点,怒火滔滔。

离夜静静坐在位置上,看来不用她说什么,爷爷一个人就能搞定他们。

日月殿圣女,地位还挺高的,只是现在圣女也成了鬼魂。

琴宗脸色变了变,有几分尴尬,北宫弑的话刚好戳中他们的痛脚,他们就算想反驳也反驳不了。

的确是他们没看住人,才会导致这种事情发生,可当时只有北宫离夜在断魂山脉,这让他们如何不怀疑!

“琴宗阁下,你有证据吗?”夙皇适当的时候开口询问,没有证据他有什么好说的,还跑到他皇宫兴师问罪。

琴宗憋着一肚子气,脸色铁青,硬生生吐出两个字,“没有。”

要是有证据,他早就动手了,怎么还只是坐在这里,忍受北宫弑的轮番攻击!

“你他妈的没有证据跑到老子家来做什么!”北宫弑更怒了,老子家也是你随随便便上门的,上门至少有证据证明是老子孙女杀了人,你连证据都要没有,叫个蛋!

琴宗怒火蹭蹭蹭冒起来,双手紧握住木椅扶手,站起来转身就往外走去。

木长老心虚呵呵一笑,急忙跟着走出去,可没走两步,清冷的声音炸开,带着点点邪魅。

“大闹了我北宫家,就想这么走了?”离夜看着琴宗的背影,是他自己送上门来,她总不能不好好招待日月殿的贵客吧。

琴宗猛地停下脚步,转身看向离夜,“你还想做什么?”

他已经颜面尽失,现在他算是知道了,夙皇提议到北宫家来,就是红果果的报复!

北宫家,现在他们得意,等过段时间他们到日月殿,看他们还能如何嚣张!

“琴宗大人跑到北宫家这么兴致问罪,让我北宫家蒙受不白之冤,这笔账要怎么算?”离夜淡淡笑道,送上门给她坑,当然不能这么轻易放过。

红莲此时要是在这里,一定会喷血,杀了人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坑人的,怕只有离夜了,无耻啊!

“你想怎么样?”琴宗咬牙切齿问道。

“很简单,小爷只想问琴宗要一样东西。”邵家能有那样东西,日月殿应该帮了不小的忙。

“什么?”

“蚀骨针。”

简单的三个字传出,琴宗和木长老脸色都微微变化,却又很快遮掩过去,然而这一切都被离夜看在眼里。

果然,是跟他们日月殿有关,有关就好,她又多了一个去日月殿走一趟的理由。

“没有。”琴宗果断回答,心里暗暗疑惑。

北宫离夜怎么会知道蚀骨针,他难道真的知道了什么,区区一个邵家灭了就灭了,但是不能连累到日月殿!

离夜轻啧摇头叹息,“小爷还以为日月殿什么都有,怎么,凌驾于四国之上的日月殿,连小小蚀骨针都没有吗?”

木长老向前走了一步,正要说话,琴宗伸出手把他挡在身后。

“日月殿自然有,我没有。”琴宗冷冷轻哼,日月殿还有什么是没有的,若说没有,传出去不是贻笑大方。

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露出狡黠的笑容,缓缓道:“既然这样,那就让日月殿送几根过来,不然今天琴宗大人大闹北宫家的事情,很快就会传遍风启大陆。”

日月殿的人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让日月殿蒙羞,日月殿殿主真有本事,能让这么多人对日月殿死心塌地,真是难得。

“你威胁本宗?”这件事,除了他北宫离夜会传出去,还有谁会多说半句。

“你可以试试。”离夜直视着琴宗,没有半点畏惧。

琴宗咬咬牙,暗暗咒骂,今天就不该来北宫家!

“木长老。”说完,琴宗转身离去。

木长老立刻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小木盒,放到茶几上,急忙跟上琴宗的步伐,边走还不忘擦擦额上冷汗。

北宫离夜胆子果然不是一般的大,不但敢拿剑指着夙皇,当着夙皇的面说要灭了邵家,还敢这么坑他们琴宗大人,和他们琴宗大人这么说话。

初生牛犊不怕虎,少年轻狂,他就不怕琴宗一巴掌拍死他!

“既然如此,朕也该走了。”夙皇轻咳一声,急忙往外面走去,后背阵阵发凉。

想到夙凌云那一车车药材,夙皇就后悔陪琴宗走这一遭,北宫离夜要真再要那么多药材,国库就空了!

“不送。”北宫弑嘿嘿笑道,慢步走到离夜身边,才有问道,“你要蚀骨针做什么,这东西北宫自己家就有。”

日月殿的有什么不同,她还特意坑琴宗。

“日月殿的和家里的不同,至少家里的打出去能看到,日月殿打出去,看不到。”离夜打开木盒,看着木盒中几近透明的银针,这就是邵家取胜的关键。

“难道罗刹!”北宫弑恍然大悟指着离夜手里的木盒,邵家用了想蚀骨针!

“爷爷,现在我们是不是找到灭邵家的理由了?”离夜嘴角勾起嗜血弧度,理由找到了,就等着灭了邵家!

北宫弑点点头,然后立刻拉过离夜,“夜儿,你和爷爷说实话,那个什么圣女是不是你杀的?”

他的孙女他还不了解,就算杀了人,照样坑他日月殿,活该他日月殿没证据就找上门。

“我可没杀她。”离夜笑着耸耸肩,走出客厅,只是给欧阳仙儿吃了颗小药丸,没有动手杀她。

是吗?北宫弑狐疑看着离夜,他怎么觉得那么不可信呢?

走出客厅,离夜立刻走出北宫家,拿着手上的木盒,嘴角勾着满是深意的笑容。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邵延你也该尝尝这蚀骨针的滋味!

离夜刚离开北宫家,灵师四家的人就到了,等他们走进北宫家,离夜已经到玄机城在帝都的店铺内。

“这件不是这么弄的。”

“还有这个。”

“我们不过是出去了一段时间,怎么会这么乱啊!”

无可奈何的声音从内堂传来,离夜疑惑看着空荡荡的店铺,循着声音找去。

“风千大人,这个我们也不会啊。”

“是啊是啊。”他们也不会。

“不会!不会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风千差点没跳起来,这么一点都不会,那他们还能做什么!

掌柜和伙计缩了缩头,他们会的和风千大人说的都不同,现在被风千大人说的,他是真不会了。

“风千前辈,你吓到他们了。”离夜靠在门口,忍俊不禁,这火爆的程度,都快赶上她爷爷了,把掌柜和伙计吓的。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三人眼前一亮,同一时间扭头看去。

“离夜!”

“北宫少主!”

他怎么来了!

虾米?北宫少主?风千看了看掌柜和伙计,他们叫的是离夜?

“少主,你怎么来了。”伙计感激看着离夜,上次要不是北宫少主,他们一定会被日月殿的人欺负。

“来找你们有点事。”离夜走到三人面前,淡淡笑道。

风千张了张嘴,惊讶的看着离夜,他,北宫离夜!

“风千前辈,不会这么短的时间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吧。”离夜调侃道,怎么每个人知道她是北宫离夜,好像表情都差不多,都是这么惊讶。

风千轻咳一声,摇摇头,“只是比较惊讶。”

帮他们轻易找到亢龙之骸的少年,竟然会是北宫离夜,他们刚回帝都,难道他们不在帝都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有什么可惊讶的,离夜本就是北宫离夜。”离夜走到一旁坐下,自顾自给自己倒了杯水。

“离夜,你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帝都里能找到这个地方的人可不多。

离夜拿出木盒,放到桌上,淡淡开口道:“能不能帮我做一批这种针。”

风千拿过木盒打开,当他看到里面的细针,眼中露出一抹惊讶。

“蚀骨针!”他要那么多蚀骨针做什么?

“还是前辈厉害。”离夜叹息道,不愧是玄机城的铸造师,只是看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蚀骨针,既然认识,那也应该会做了。

风千走到离夜对面坐下,急忙问道:“这东西,你要一批?”

这么危险的东西,他要那么多干嘛,一根就能让人全身无力,这一批,得是用在多少个人身上。

“行吗?”离夜不答反问。

风千收起盒子,大笑道:“别人不行,你当然可以,具体要多少,什么时候要,我到时候让玄机城的人立刻帮你赶制。”

区区几根蚀骨针,玄机城还是能做的,不过这种针太细,离夜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十天之后要,嗯,先赶制一百根吧。”一百根应该是够了。

“没问题。”风千拍了拍胸口,一口答应。

“谢谢。”离夜露出一抹微笑,她还以为要拿出城主令牌才能让玄机城的人做蚀骨针,幸好这次在帝都商铺的是风千,换做其他人还真没这么好说话。

“客气啥,我才应该好好谢谢你。”那完整的亢龙之骸,要不是他,哪里能那么容易得到,他们还没有什么损失。

日月殿的人损失挺大,不过那是他们活该。

“那好,十天后的今天,我到这里来拿。”到时候就该和邵家好好算算账!

“好。”风千一口答应。

“我先走了。”离夜起身笑道,事情能这么顺利解决,倒是在她意料之外,不过这样也好。

风千点点头,“那我就不送了。”

他的身份也不方便在帝都现身太多,这个地方是玄机城的商铺,毕竟还没有几个人知道,这要是让夙皇知道还得了,岂不是三天两头让人往这里跑,他们还不得烦死。

“不用送,帝都我比你熟。”离夜笑着走出内堂。

离开玄机城的店铺,离夜直接往拍卖会的方向走去,走到拍卖会,她拿出温如玉给的令牌,立刻就有人带她去见温如玉。

精致的房间内,温如玉仔细观察着一枚丹药,眉头紧锁,离夜走进房间浑然不觉。

“这到底是什么品级,怎么会看不出来呢?”温如玉低头道,看着桌上的丹药,几近痴迷状态。

离夜在他对面坐下,睨视了一眼桌上丹药,叹了口气,缓缓开口,“破厄丹,圣品,因为多加了一种含味草,扰乱丹药品级。”

他好歹也是帝都成最有名的丹药鉴定师,这么点小障眼法,他都没看出来。

温如玉疑惑的表情,瞬间开出朵朵灿烂的笑容,他捧起丹药,站起身哈哈大笑道:“没错没错,就是这样,破厄丹,圣品,我就说看上去总像神品,原来是多了一种含味草!”

就说怎么还有人能练出神品的丹药,原来是扰乱了丹药品级,难怪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

离夜翻了翻白眼,果然是爱药成痴的温如玉,解开了品级以后,开心的跟小孩子一样。

“谢谢谢谢。”温如玉捧着丹药不停道谢,脸上的笑容挥之不去。

离夜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靠在椅背上,慵懒道:“不客气。”

有人!?

温如玉一个激灵,猛地往前看去,当他看到坐在对面的离夜,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什么时候来的!?

“你你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他怎么半点感觉都没有!

“从你问这是什么品级的时候。”离夜满头黑线回答,感情温如玉连她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在温如玉面前,果然丹药才是最重要的。

温如玉顿时愣住,看着离夜的表情,活像看到了鬼。

“说这么说,刚才是你说这药是圣品,多了一味含味草!”温如玉瞪大双眼,北宫离夜懂丹药!?

呃……

离夜摸了摸鼻子,坐正身体,轻咳一声,“我来找你有事,不是看你手里的破厄丹的。”

他要这种丹药,她这里有的事,先把她的事情忙了再说。

“什么事?”温如玉依依不舍放下手上丹药,缓缓坐下身体,北宫离夜不是刚刚才打赢了十年之约,怎么不在家里摆庆功宴,到他这里来做什么?

“我要冰川中的一滴清泉。”离夜直截了当道。

温如玉立刻摆手摇头,“没有没有。”

那东西珍贵着呢,哪里是说有就能有的,没有,他这里没有!

“十颗聚灵丹。”离夜淡淡开口,他不就是对丹药有兴趣,什么时候死守着一滴清泉了。

温如玉吞了吞口水,十颗,聚灵丹,真的假的,可别骗他!

“不行!”那一滴清泉实在是太珍贵了,而且他这里也没多少。

“再加十颗破厄丹。”离夜漫不经心道。

破厄丹!十颗!聚灵丹,十颗!

诱惑!绝对的诱惑!

温如玉狠心摇摇头,还是不行,他就那么几滴。

“十颗天机丹,三十颗都是圣品。”离夜定定看着温如玉。

“成交!”温如玉几乎是立刻同意,想都没有多想。

离夜嘴角微微上扬,她就温如玉经不起丹药的诱惑,事情还是牵扯到圣品丹药,那就更加经不起了。

看到离夜嘴角的笑容,温如玉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他恨不得当场直接咬舌自尽,不想承认刚才自己说过的话,他反悔成吗?

“北宫少主,你有吗?”他又不是炼药师,圣品的聚灵丹,破厄丹,天机丹,哪一样不是珍贵中的珍贵,他会有吗?肯定只是说说而已,不担心不担心。

离夜睨视了一眼温如玉,拿出三个瓷瓶摆在依次摆在坐上。

“破厄丹,聚灵丹,天机丹。”离夜指着三瓶丹药,依次介绍,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

温如玉看到的下巴都快掉了,这,这还真有!

“你可以当场鉴定一下,是不是圣品。”离夜优雅笑道,她特地准备的东西,总不会有少,倒是便宜了温如玉,天机丹她才炼出二十颗,就给了温如玉一半。

温如玉笑呵呵收起丹药,拿出一个玉瓶递给离夜,“不用了不用了,我怎么能不相信北宫少主。”

这北宫离夜和那位炼药师大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么珍贵的丹药,北宫离夜一下子就拿出来三十颗,要是自己刚才不同意,他是不是会拿出更多!

离夜拿过玉瓶,一缕冷意从指尖渗透心里,她把玉瓶放进储物手镯里,看到温如玉脸上笑呵呵的表情,淡淡开口。

“丹药我只准备了三十颗,三十颗就够了。”说完,离夜走出房间。

温如玉捧着三瓶丹药,慢慢回神,仔细体会着离夜的话,差点跳起来。

他这是什么意思!?这是算准了自己会把一滴清泉给他,三十颗,他就准备三十颗,什么时候自己被北宫离夜算的死死的,知道他经不起一而再的诱惑!

老天,这么腹黑的少年,到底谁说他是废物的,那个人站出来,保证不打死!

冰川中的一滴清泉,离夜走出拍卖会,现在这样就够了,兰家那几个灵师应该还有救,冰川中的一滴清泉,能把他们的蚀骨针逼出来。

离夜往兰家方向走去,然而刚走出拍卖会门口,狂奔庞然大物急速冲来,街道两旁的人急忙散开,让出一条通道。

“哈哈,帝都天龙国的帝都也不过如此!”庞然大物上少年得意洋洋,骑在大物的背上,俯瞰着街道两侧,肆意狂奔。

离夜双手抱臂,扫视了一眼狂奔的玄兽,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慢着!”玄兽猛地停住,喷着燥热的鼻息。

离夜自顾自的往前走,仿佛没有听到这一声叫唤。

玄兽背上的少年双颊微微泛红,气恼站起身,脚尖踏在玄兽背上,从空中凌空划过,落在离夜面前,挡住她的去路。

“你没听到本皇子让你等一下吗?”少年双手交错在胸前,昂头挺胸睨视着离夜,皇家气势显露无疑。

皇子?离夜挑挑眉头,淡淡道:“没听说过。”

说完,离夜继续往前走去,她还不知道帝都什么时候有了这个皇子了。

“喂,这就是你们天龙国的待客之道吗?”少年急忙叫道,这个人也太有个性了,比他们东方白衣还有个性,他是什么人啊?

“先管好你的做客之道,才有资格管小爷的待客之道。”客?天龙国最近有客人,她怎么没听说哪国的皇子要来想天龙国?

少年郁闷看着远去的背影,指了指自己,“我的做客之道,这样不行吗?”

离夜身影逐渐远去,少年愣愣站在原地,一片茫然。

“皇子!”阴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少年顿时打了冷颤,讪讪回头。

“嘿嘿,东方少主。”看着眼前俊美无比,却异常阴沉的脸,少年暗暗叫糟。

离夜把玉瓶送到兰家,告诉兰御风怎么用,兰御风都还在“痛哭流涕”的感谢,她早已经匆匆离开。

“走那么快干嘛,好歹也进去坐坐。”兰御风叹了口气,看着手上的玉瓶,露出淡淡笑意,果然还是离夜够兄弟,所以他就跟老爹说了,和北宫家争什么争。

离夜把东西交给了兰御风,离夜走回北宫家,才刚走到门口,就感觉到北宫家的热闹非凡,她疑惑走进去。

“客气客气。”笑呵呵的声音传来,那是再熟悉不过的大笑。

离夜眼前一亮,走进客厅,刚才还热闹无比的客厅内,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离夜身上。

“离夜,你终于回来了。”蓝墨白急忙站起身走到离夜身边,他们都来大半天了,可惜他刚好出去,就这么错过了。

“怎么,灵师四家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这才不到一个月吧,会不会太快了一点。

洛亦尘起身抱拳,笑道,“当然了,我们还想看看少主的计划,所以是迫不及待处理好,然后赶到北宫家。”

帝都北宫家,亲自见到,比想象中还要巍峨磅礴,气势宏伟,不愧是为首的北宫家族。

“爷爷,你们应该把盟约的事情商量好了吧?”她去了那么长时间,也不知道他们到了多久,不过看样子,爷爷已经处理好了。

北宫弑瞪了一眼离夜,眼神中没有半点责备,只有宠溺,“还说呢,本来说好这件事情交给你处理,结果你倒好,一溜烟就不见人了。”只能他老人家自己动手了。

离夜嘿嘿一笑,走到北宫弑身边,环住他的手臂,“我这不是有点小事。”

灭邵家总要好好做做准备,把损失降到最低!

北宫弑含笑看了一眼离夜,起身道:“你们年轻人要说什么就说吧,老头子我还有事情要做,你有什么事情叫北宫奇就行了。”

“知道了。”离夜点点头,她又不是小孩子了。

“那我……”

“等等。”离夜急忙叫道,拉住北宫弑才有继续开口,“爷爷,你最近有没有听说其它三国的皇子会到帝都?”

“没有,怎么突然这么问?”北宫弑想了想,摇摇头,最近不会有的其它国家的皇子到访,他也没听皇帝提起过,应该是没有的才对。

没有?刚才那个不就是了,“爷爷,不然你还是去问问皇帝,看他怎么说,反正我刚才是遇到一个自称皇子的人。”

天龙国受重的皇子也就夙琉展和夙凌云,其它的皇子还小,从来不踏出皇宫半步,那个少年能拥有玄兽,肯定是契约过的,天龙国还没听说哪个皇子契约过玄兽。

“要是有他国皇子到访,不用我们去问,夙皇很快就会派人传消息来了。”北宫弑哈哈大笑道,夙皇他还不了解,总之北宫家是不会缺席。

“也是,那你老先去忙。”离夜松开北宫弑,要真有别的国家的皇子到了帝都,皇帝肯定会设宴,不管是大小盛宴,都会有北宫家的份,这次不去问,总之也会有北宫家的一份,这个倒是不用急。

北宫弑拍了拍离夜,匆匆走出客厅,明显就是有很多事情要忙,灵师四家到来,全都耽搁了。

祖孙两的互动,看的几人是目瞪口呆,无法回神。

传闻北宫弑疼孙如命,现在看来,他们感情也很好,无话不谈,这真的让人羡慕,难怪灵师四家无论如何都比不上北宫家,这点上就比不上了。

看到他们呆木的样子,离夜转身坐下,从储物手镯拿出一张宣纸,宣纸打开,上面有着不同的勾画,复杂而又明确。

“你们这次回去,按照上面的做就可以了。”她不会还灵师四家,四家要完全融合在一起,就必须这么做。

傲刑拿过宣纸,皱了皱眉头,看着上面的内容,眼睛越睁越大,到最后无法相信。

“离夜,你明明没去过寒城,可是对寒城的了解,好像已经去过很多次,完全了如指掌!”这会不会太神了,还有这纸上的一切,他们真的可以做到吗?

“北宫家对灵师四家还是有点记录的。”她也是刚刚把这些计划好,他们几个就来了,时间刚刚好,要是早来一两天,说不定还要等上一等。

慕函拿过宣纸,叹息道:“这可不只是从资料上就能掌握的,离夜,要不是你没去过寒城,我一定不敢相信。”

“好了,灵师四家最好尽快按照上面的动工。”谁知道什么时候,风云变,帝都就要变成另外一番模样。

蓝非曰看了看宣纸,点点头,“放心,我们回去就会开始,按照纸上的划分。”

他们四家已经和北宫家联盟,离夜这个办法他们看的第一眼,就很认同,也没有什么可反对,这样挺好。

“好,按照你们的速度,想必很快就可以了。”灵师四家有那么大,那么多人,在大的工程也能很快建造,但是……

“你们记住,不管用多长时间,和上面的一定不能差分毫,你们也知道,有些东西,差一点,就有天壤之别。”这里的每一寸她都是精心设计的,不能差一分一毫,时间长短可以不用在意,就是不能有差错。

几人点点头,神情变得认真起来,“放心,我们会亲自监督。”

这可是联盟离夜交给他们的第一件事情,当然要处理好,不能有半点失误!

“总之交给你们,我也就放心了。”用人勿疑,疑人勿用,和灵师四家联盟了,她当然是完全相信他们,不然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们来做。

蓝非白嘿嘿一笑,走到离夜身边,“离夜,我们刚进城可是听说了十年之约的事情。”

太霸气了!

除了离夜,他真想不出第二个能这么霸气的人!

“十年之约?”这么快就传遍了!?

“就是啊,我们都听说了,十年之约,不过邵家的确是过分,倒是夙皇,当时我们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他知道北宫家出现第二个宗师,是不是气的脸都绿了?”蓝墨白好奇问道,天龙国四个宗师,北宫家就占了一半,夙皇计划了十年的事情,现在全部毁灭,脸不绿才怪了。

“呃,你们听到的版本,一定是夸大其词的。”帝都那些人传播谣言的速度,她是太了解了,一个接着一个,本来一件事实,最后都会变成传奇。

“会吗?我感觉那挺像离夜你会做的事。”慕函歪着头想了想,他倒是没觉得那里跨大,挺符合的。

离夜额角滑下一条黑线,囧囧问道:“你们听说的是什么?”

怎么就像她做的事情了,她做的事情有那么明显吗?

“就是你暴揍邵家的人啊,还有就是拿剑指着皇帝,说你一定会灭了邵家,还有,把邵家那个什么邵武打的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蓝非白一件一件数着,总之就是有很多很多,他们完全相信离夜能做到那样。

离夜:“……”

她就不明白了,这耀眼怎么就传一半,还有一半,他们完全忽略了。

“你们信吗?”离夜的无奈问道,这种事情可信吗?

“当然相信!”几人异口同声道。

离夜嘴角不停抽搐,哪里可信了?他们居然还这么坚定的相信,真是太抬举她了。

“离夜,你总不能说这些你没做过。”洛亦尘狐疑看着离夜,谣言虽然不可完全相信,也不能不信。

离夜摸了摸鼻子,点点头,这些她是做过。

“看吧!”几人又是异口同声,离夜都承认了,那肯定是做过了。

离夜又是一阵嘴角抽搐了,他们几位人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兴奋,好像比他们自己动手还要过瘾。

“就知道你做了,我们才相信的。”蓝墨白哈哈大笑道,在死亡深林,日月殿剑宗离夜都可以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邵家,是夙皇,肯定也是一样。

夙皇也就是权威高,实力和他们差不了多少的。

“你们……你们好大胆子!”尖锐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欢乐的气氛。

几人皱了皱眉头,扭头往门口看去,映入眼帘就是一个擦满脂粉,不男不女的太监,翘起兰花指,气呼呼看着他们。

“北宫离夜,你,你……”朱储走进客厅,他们竟然还敢在背后议论,好大胆子,他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夙皇,让夙皇狠狠处置北宫家!

北宫离夜,这次你还不死定了,上次的仇他这次要一起报了!

“原来是朱储大人,怎么,这次皇上不是派一个什么侍卫来念旨了吗?”离夜看了一眼朱储手上的圣旨,爷爷说的没错,有什么事情,夙皇会找上门来了,看,这不就来了。

“你,北宫离夜,你刚才那些话,杂家一定会禀告皇上,让皇上狠狠治你!”朱储气呼呼道,脸上露出狂喜,皇上一定会狠狠处置北宫离夜!

离夜指了指门口,冷淡道:“请便。”

夙皇敢做,还不敢让人家说了,今天她还就是说了,就算朱储说到皇帝面前,他们说的也只是实话罢了。

朱储轻哼一声,翘起兰花指,转身往回走,可刚走没两步,几道身影立刻拦住他的去路。

“你叫那个什么,什么朱储?”蓝非白皱了皱眉头,这名字还真绕口。

朱储深吸一口气,看着挡在面前的几个少年,轻哼一声,“有何指教?”

几个刁民罢了!

“来,不然咱们打个商量,你把刚才的事情全忘了,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蓝墨白呵呵笑道,原本想搭上朱储肩膀的手,看到那满脸的胭脂,愣是僵在半空。

离夜坐在原地飞,看到他们几个动手,干脆也不出声,只是坐在一旁看着。

其实他们大可以让朱储回去告诉夙皇,反正夙皇自己心里也清楚,没什么好阻止的,不过他们既然动手了,那就动彻底好了,这个朱储,的确是欠教训,还不长记性。

“放肆!敢让杂家欺瞒皇上!”这么好的机会处置北宫离夜,他怎么会错过。

几人翻了翻白眼,他们就不信了,这个太监,从来没有欺瞒过夙皇,现在这么大义凛然,好像什么用。

“朱储大人,你是真的不想忘记?”蓝非曰挑挑眉头。

“自然,杂家告诉皇上你们说的一切,让皇上处置你们。”特别是北宫离夜,要狠狠处置!

傲刑揉了揉拳头,笑呵呵走到朱储面前,狠狠一拳挥出,砸在朱储肚子上。

“唔!”朱储睁大双眼,看着傲刑,满脸的痛楚。

他们,他们……

“怎么样,还想回去吗?”蓝非曰继续问道,这个太监是不是欠打,他们几个也不是吃素的,告诉夙皇,会让他告诉夙皇才怪了!

朱储痛苦呻吟,说不出一句话来,死命瞪着离夜,恨不得在她身上瞪出两个洞来。

“朱储,你这么看着小爷,他们几个也不会放过你,这次可不是小爷要打你,而且你还记得小爷说过吧,你来一次就揍一次,刚才你跟夙皇来,没来得及打,两次的一起算上好了。”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着痛苦至极的朱储。

要不是他这一瞪,自己都差点忘了曾经还说过这么句话,现在,他想走,没那么容易了。

“北宫离夜,咱家是皇上身边的总管,你敢这么对我,皇上一定不会放过你!”尖锐的声音声声泣血,阵阵嘶吼。

离夜目光一寒,摆了摆手,“在皇帝不放小爷之前,小爷先不放过你!继续打!”

不放过她,她倒要看看,打了她夙皇能如何不放过她!

“好咧!”

几人齐声应道,紧接着就是对朱储一阵拳打脚踢,圣旨掉落地上,也没有人在意,只顾着殴朱储。

离夜起身捡起地上的圣旨,打开一看,皱了皱眉头。

“北宫离夜,你放肆!放肆!杂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不会!”朱储都被打了,还不忘怒吼,只可惜,每一个人理会,他每叫一声,挨打的次数就多留一下。

离夜冷冷看着朱储,淡淡道:“好啊,小爷倒要看看你要怎么不放过小爷。”

“北宫家主救命,救命!”朱储是实在是被打的没力还手了,大声呼叫道。

离夜眼角余光扫视了一眼手上圣旨,含笑道:“朱储大人,这圣旨上写的,是真的?”

“圣旨岂能有假!”朱储怒吼道,怒吼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你们几个先暂停一下。”离夜摆了摆手,上面的事情是真的,啧啧,这下有好戏看了。

几人立刻收住手脚,走到离夜身边,拿过她手上的圣旨看起来。

“那……”

“这是在干吗?”疑惑的声音在响起门口,看着圣旨的几个人,听到传来的声音,猛地往门口看去,看到来人后,几脸色微变。

------题外话------

这朱储还敢到北宫家来,上次挨打的事情,都忘了,哈哈!一万五奉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