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零四章 老子去击鼓!

北宫家一片欢腾喜悦,北宫弑和离夜回到北宫府,所有人早就聚集在校场等待。

离夜回到北宫府,就发现一向人来人往的北宫家,今天格外安静,不由疑惑起来。

“爷爷,你今天给他们放假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北宫弑哈哈大笑道:“他们早就在校场等着了,赶紧走吧。”

放假,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放假,他也是刚得到消息,北宫所有子弟,听到消息以后,所有人聚集在校场。

“好。”离夜点点头,几人往校场走去。

几道身影刚走到校场,就看到黑压压一片,所有人聚集在校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深深的笑容,三楼长老也全部聚齐,就连从来不轻易走出藏药楼的北宫药,此时也站在校场,脸上带着无尽的喜悦。

“恭迎家主,恭迎少主!”北宫府所有子弟单膝跪下,心悦臣服!三楼众长老也都是俯身相迎。

北宫家再次恢复昔日光景,盛世强大!未来,他们会更强大,不再受任何人,约束管制!

“起来吧。”北宫弑大手一扬,笑眯眯看着聚齐的子弟。

挺好挺好,如此气势,已经很多年没见到了。

众人纷纷起身,哈哈大笑道:

“少主,听说你把邵家的人狠狠揍了一顿,可惜当时老子没在场啊!”

“什么是听说,我当时在场,我都看到了。”

“管家也把他们暴揍了一顿,那叫一个痛快,可惜你们没看到。”

“奇叔是宗师了吧!”

“奇宗!”

北宫奇:“……”

奇宗,他怎么听着怪怪的?

“以前怎么叫,现在还怎么叫吧。”北宫奇讪讪笑道,奇宗就算了,不然他会后悔叫北宫奇这个名字的。

“少主,我们会不会更强啊?”人群中传来疑问,现在他们打赢了十年之约,已经远远超过十年前,可少主说过,他们会更强,北宫家会走向另一个盛世!

少主说的盛世,肯定不只是如此,他们要的盛世也不是如此!

至少皇权什么的,他们不用再管,不用在理会,一切只为了他们,只为北宫家!

“当然会,回到十年前的盛世,不过是第一步,接下来北宫家会更强!”她要的更强,何止是这些,这还不算真正的盛世,至少北宫家的上面,还有皇权,摆脱皇权不过是第二步。

夙皇想要摆脱北宫家,控制北宫家,他有没有想过,北宫家愿不愿意再让皇权以来,想不想成为他随意掌控用来对抗日月殿的工具。

“放心,这点老子可以肯定!”北宫弑铿锵有力的话语传遍每个人耳中,清晰无比!

灵师四家已经和北宫家联盟,接下来的北宫家会更强大,不只是现在这样,不只是十年前那样。

那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哪怕是北宫家的先祖都不曾创造出来过的盛世!

“更强!更强!”

“不为皇权,只为自家!”

“不为皇权!”

……

是的,他们不为皇权,少主说过,不为皇权,他们一定能做到!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夜儿也累了,不过你们别忘了,半个月后会有一场历练,你们也准备准备,这次能参加历练的人,是这个月比试的前五十名,北宫玄牧这次没回来,你们可就不把第一当回事了。”北宫弑极具威严道,眼中划过一丝笑意。

他们为了和北宫玄牧抢这个第一,牟足了劲,北宫玄牧好像为了能和夜儿一战,也是奋力拼搏,每个人都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当然不会!”

“第一我要定了!”

众人齐呼道,他们想要第一,和玄牧公子在不在没有半点关系,再说,少主那么厉害,他们淡淡要看的可不只是玄牧公子。

“散了吧。”北宫弑摆了摆手。

校场上所有人纷纷散开,各大长老脸上的笑容历久不散,北宫药若有所思看了一眼离夜,大步离去。

当初在藏药楼前暴揍药童的少年,终于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自己!

“夜儿,这次让他们更有信心了。”北宫弑笑道,夜儿功劳可不小啊。

“半个月以后还有历练,应该不用我去了吧?”离夜狐疑道,该处理的事情,她还没处理完,暂时不想去历练。

邵家,她一定会灭,而且是光明正大的灭!夙皇也不能阻止!

“当然不用,灵师四家不是说要来,还有邵家,你去灭的时候,告诉老子一声,老子去击鼓!”灭邵家,夜儿早就想做了,他虽然想动手,但是还是算了,夜儿一个人就够了。

区区一个邵家,哪里用得着他们祖孙俩一起动手!

“爷爷,你就在家里等着就好了,我把一定会灭了邵家,反正邵延也只是巅峰先天天际,我还是能打过的。”再说了,那个活人傀儡,她今天没杀,不代表不会动他,还有那个叫罗及的,是把他千刀万剐,还是挫骨扬灰,她得考虑一下。

“真的?”北宫弑狐疑道,她真的行?

“小少爷,不然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吧。”北宫奇不放心道,邵延一定不会死心。

十年,他筹备了十年的事情,现在一朝散,会死心,那就不是邵延了。

“不用,奇叔,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到时候也不会是她一个人去邵家,她还想一个人去,可纳兰清羽一定会跟去的。

不过,他那么早回去做什么,她还想问问那几道银光的事情。

“罗刹的伤没事吧?你当时给他吃了灵元丹,他好像没什么好转。”北宫弑担忧道,夜儿把罗刹“抢”回来,却没想到他在北宫家一而再的受伤。

“不会有事的,我会帮他治好。”被人挑断筋脉她都能接好,所以不管是什么,她都会治好罗刹,不会让他有事。

“要用什么药材,尽管去藏药楼拿,医好罗刹再说。”现在北宫家的藏药楼还是很充裕的,一定能治好罗刹,北宫家的人,只要不死,他们都要尽力!

离夜点点头,“我知道了。”

“小少爷,夙皇……”

“奇叔,不管夙皇怎么样,都和我们无关,他要动北宫家,北宫家不会任由他宰割,想必今天过后,他也很清楚。”在那么多人面前,她已经那样说了,夙皇要动北宫家,他还是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

北宫弑皱了皱眉头,捋着胡须,“夜儿,夙家还有一个宗师,他已经闭关多时,说不定如今实力已经在我之上。”

他一直无法突破,停留在巅峰宗师级别,那个人已经闭关十几年,这十几年的修炼,实力说不定都在他之上了。

“天龙国的三位宗师,所以就是你,还有师父,最后一个是夙家的人?”离夜挑眉问道,所以皇权历久不衰,感情是还有个宗师在。

他们北宫家也不差,奇叔已经是宗师了,现在北宫家就有两个宗师!

“他当年也算是一等一的天才,今天的事被他知道,他说不定很快就会出关。”但是北宫家也不会坐等挨打!

离夜嘴角勾起嗜血的弧度,她稍稍侧身,走到一旁,“出关,那就让他出关吧,只要爷爷你晋升了,还怕一个宗师不成!”

神化,纳兰清羽能够神化,爷爷也可以,她会赶在那个人出关以前,让爷爷晋升。

晋升!?

北宫弑北宫奇双双注视着离夜,眼中露出惊讶,她说的是晋升,巅峰宗师,再晋升就是神化,神化级别,风启大陆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天龙国更是没有过神化。

“这件事我会想办法。”离夜转身笑眯眯看着北宫弑,她会想到办法的。

北宫弑嘿嘿一笑,走到离夜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不急,你也别累坏自己,反正也不确定他有没有超过。”

实力可以不提升,但是不能累坏夜儿,她已经很累了。

“我知道。”她不会累到自己的。

“嗯。”她已经长大了,北宫家阻止不了她成长的步伐,也不会阻止她,更不会成为她的牵绊!

“那我先回去看看罗刹。”离夜说着,转身往回走去。

北宫弑北宫奇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都露出得意的笑容,心里无比荣耀!

白衣少年匆匆回到院中,刚走进去,映入眼帘就是如谪仙临世的男人,他双手负在身后,头微微上扬注视着天空,仿佛即刻就要随风而去。

离夜稍稍出神,随即走到男人身边,轻笑道:“国师大人既然要来北宫家,干嘛一个人先来?”

还特地早早离场,她还以为有什么事情,原来是到北宫家来了。

纳兰清羽扭头看向离夜,露出淡笑,“我也想试试,翻墙是什么感觉。”

翻墙……离夜额角滑下一滴汗珠轻咳一声,嘿嘿笑道:“国师大人来北宫家,有何贵干。”

“去看看你的护卫。”纳兰清羽直接走向侧院,熟门熟路,完全不用离夜带领,他跟走自己家似的。

离夜狐疑打量着纳兰清羽,嘿,他怎么在她的院子,跟走他国师府一样!

“也许我可以治好你的护卫。”纳兰清羽直径往前走去,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

离夜眸光闪过明亮,立刻跟上去,“你也知道邵家是用了什么?”

“嗯,等看到你的护卫再说。”纳兰清羽看了看四周,又继续道:“夜儿总说国师府太过冷清,现在看来,咱们彼此彼此。”

两次到这来,她住的地方,连一个下人都没有,还说他的院子冷清。

离夜眼角一抽,讪讪笑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走走走,我们去看看罗刹。”

她说国师府太冷清,是真的很冷清,就住着纳兰清羽一个人,北宫府,她一走出院子,全部都是热闹的场面,时不时爷爷还会冲着她院子大吼一声,北宫药经常跑进来,哪里会冷清,可每次她走到国师府,总觉得是与世隔绝的仙境,住着一个“仙人”。

离夜拉过纳兰清羽的手,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早已没了之前接触时,那种不自在。

两人走进房间,罗刹躺在睡椅上,脸色苍白,全身无力,这次,他没有再放弃自己非常坚定的知道自己的坚持!

“罗刹。”离夜拉着纳兰清羽走到罗刹面前,眉头皱起,轻轻叹了口气。

她把罗刹从斗兽场拉出来,结果一次两次伤的更重,说是要保护北宫家的人,可连罗刹都没保护到。

“主子,罗刹没事。”罗刹阳刚僵硬,不苟言笑的脸上,微微扯出一丝淡笑。

不管是哪次,主子都没放弃过他,这次,他怎么能放弃,怪只怪他轻敌,没料到对方会使用暗器,但是这邵家也替猖狂,在夙皇面前,也敢使用暗器!

“纳兰清羽,怎么治?”离夜指了指罗刹,皱起的眉头稍稍松开。

有办法了就好,比试刚刚结束,她就跑回来了,想快点看看罗刹的伤势,顺便找找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医治,现在能医治就好,所以,纳兰清羽才会提前离开,实际上是先回了一趟国师府?

纳兰清羽从袖中拿出一个玉瓶,玉瓶光滑亮洁,乳白色,拿在手上,丝丝寒意渗透指尖。

“邵家的用的暗器是蚀骨针,是一种让人无形的银针,否则,在那么多人面前,邵家的人也不敢那么用,这种针没入人的身体,就会随着血液,融入血液当中,中针者刚开始的情况是你这样,慢慢的,就会把你化成血水,把它吃了。”纳兰清羽把玉瓶递给罗刹,走到他身后。

罗刹使上全身力气,才拿住玉瓶,颤抖打开瓶塞,仰头把玉瓶里的东西一股脑全部喝下去。

“这是什么?”离夜拿过罗刹手上的玉瓶。

“是冰川中唯一的一滴清泉,治他的伤刚好。”纳兰清羽指尖浮现出天青之力,他轻轻在罗刹头顶点了一下,天青之力没入罗刹身体。

冰川中的一滴清泉,没想到纳兰清羽还有这么好的东西,冰川中全部都冰,那一滴清泉,没有凝结成冰,那是它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维持着自己的形态,没有凝结,这可是很难见到的,就算见到,要拿走也很难。

这一滴清泉,可温可冷,没有固定,罗刹中的蚀骨针融入骨血,喝下清泉,清泉的寒意就能把融入血中的蚀骨针再次凝聚,只要罗刹调息运气,以灵力逼出银针,他就不会有事。

纳兰清羽收回手,走到她身边了。

“我们出去吧,现在就看他自己的造化。”成也好,不成也好,能做的只有这多。

“好。”离夜点点头,转身往外走去,现在也只能靠罗刹自己。

两人并肩走出房间外,走在院中,离夜院中景色,本就是北宫家一绝,如今两人走在一起,看起来,就宛若一副绝美的画。

“谢谢。”离夜诚挚道谢,纳兰清羽要不帮忙,她找到罗刹为什么受伤,就要花上一段时间,然后找那滴清泉,又要花不少时间,这么算下来,罗刹都不知道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纳兰清羽停下步伐,皱了皱眉头,认真严肃注视着离夜,“夜儿。”

“嗯?”离夜见纳兰清羽那么严肃,神情也变得认真起来。

“不然我做你的护卫好了。”做她的护卫,能住在她的院中,受了伤还能让她这么记挂,挺好。

离夜顿时满头黑线掉落,嘴角止不住的抽动,他这么严肃,就是想说这个,做她的护卫,堂堂国师,而且风启大陆的风云人物,做她的护卫!

“不用了!”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的,现在他够缠人了,要让他做了护卫,那还得了,这件事不用考虑!

“这么快拒绝了”纳兰清羽无奈问道,她都不用考虑一下。

“这件事就不用考虑了。”她就算敢用他做护卫,也不想用,某国师太闲了,要是他做了护卫,肯定是一整天都跟着她。

纳兰清羽挫败叹了口气,随即扬起笑容,不做护卫,还可以做其它不是。

“走,带你去个地方。”离夜笑看着纳兰清羽叹息的模样,拉着他往后山走去。

空灵仙境,高峰耸立,气势磅礴,宏伟壮阔,一缕清泉从山峰直落而下,溪流潺潺,白雾袅袅,景色宛若仙境,美妙绝伦。

白衣人儿双双走来,仿佛是降临的仙人,看到这美妙之景,忍不住停步伐,看看这绝妙之景。

“北宫府的后山,竟有如此美景。”纳兰清羽环视四周,双手负在身后,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磅礴气势,王者霸气,没有丝毫遮掩,尽显在离夜面前。

纳兰清羽在她面前不会有掩饰,完全呈现真正的自我,离夜早已习惯,她指了指四周,笑着说道:“我平时没事就会到这里修炼。”

她也是无意之间才发现这么个地方,爷爷也没跟她提过北宫家还有这么好看的地方,一切还是要靠自己找。

每次来她连红莲都没带,没想到这次居然把纳兰清羽带过来了,这次还是把红莲扔在北宫家。

“是个绝佳的修炼之地。”灵气比在北宫家修炼要浓郁,修炼完这样的景色,确实不错。

“北宫家其他人知不知道这里,我不知道,可我还没带人来过,你是第一个,就当我谢谢你帮罗刹治伤好了。”离夜挑眉道,反正她看起来再珍贵的东西,到他这里,好像都是平淡无奇,她也不知道要送什么答谢他。

纳兰清羽眼中闪过一丝光亮,面向离夜,露出调侃的笑意,双眸却极为认真。

“夜儿想要报答,还有另外一个方式。”

“说说看。”这么认真?

“以身相许。”薄唇轻启,缓缓吐出四个字,眸光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坚定,他早已认定,岂有放手的道理。

离夜眉头轻挑,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你做这么多,只为了我的以身相许?”

“夜儿,可记得断魂山脉当时我让你走,你不肯走?”那时他便认定。

“嗯。”怎么可能会不记得。

“你可知,从那时起我便确定,你便是那个唯一,我永远放不开,也不能放开,我已认定,不管你会不会喜欢上我,不管你会不会爱上我,不管你今天如何回应,我再无法放开!”她是他认定的唯一!

离夜眼中的冷意在纳兰清羽的一字一顿,早已消散,几乎每个字,都清晰烙在她心里。

“你知不知道,认定了我,你便再也摆脱不掉。”若他背叛,所能承受的下场。

她不是木头人,纳兰清羽所做的事,她都看在眼里,说没有心动,那是假话,否则她怎么会让一个男人,对她动手动脚,还能随随便便爬上她的床。

早在蓬城她就有了决定,她是想着,等邵家的事情解决了,再和他说这件事,没想到他已经先开口了。

“你知不知道,认定了你,你便再也无法逃开。”他怎会让她逃开。

“那要看你能不能抓紧。”离夜笑道,真心的笑容在脸上绽放,万物失色,四周一片黯然!

悬在心里的石头落在地上,绝美轮廓,展现出喜悦的光芒,顿时间,日月无光!

纳兰清羽紧紧着拥怀中人儿,握紧的手,再也不会放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