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四章 反正都没形像了

在返回中方的路上,杨光看吴氏父子,又偷瞧长官脸色,犹豫着要怎么开口。

“靳准将……”

不等杨光酝酿好,吴谋有些迟疑的问:“请问黑豹部队现在怎么样了?”

靳成锐思考两秒,反问他。“黑豹全军覆没,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吴谋两手放在大腿,低头掩饰难过之色。

这时吴登开口:“还是那个人,他将情报卖给爱德华,至始黑豹小队在美方部署时,遭到敌军的伏击。”

“这些你是从哪里知道的?”杨光急切求证。“还是之前买美方消息的人?”遭到敌军的伏击,上一世战狼小队就是这样,被突然冒出的敌军打个措手不及,难道真的是行动计划外泄,才导致那次的惨败?!

“不能确定,但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吴登看向异常焦急的女孩,解释的讲:“我在国务院期间,查过他们所有人,其中最有可能勾结美方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副总统,另一个是夏政员夏家,他们这两家先后迅速窜升,顾平涛更是在五年前当上副总统一职。”“至于黑豹特种队的事,我在资料室找到了关于那次行动计划的报表,发现计划部署的日期是在他们牺牲的第二天。”

通常上方下达的部署计划都是在行动之前。

“由此可以推出,原有的文件已经被人拿走,后面这份是管理资料员自行补上的。”

那么就是真的有人泄露了情报!杨光捏了把冷汗,想到不久后他们也将重蹈覆辙,心里不由得发寒。

“阳光?”坐她旁边的刘猛虎担心的叫她。“是冷吗?”

听到战友的问候,杨光猛然回神,看向一个个担心看着自己的人,僵硬的笑了笑。“我没事。”“长官,这个人需要尽快找出来,不然在外面执行任务的其他战友会很危险。”

“嗯,既然知道了,就一定会查到底。”这个人不揪出来,不管是对军部还是对国家,都是个巨大的威胁。只是靳成锐看她焦虑担忧的神色,好奇她为什么如此不安。

但没容他多想,穿越过太平洋的靳成锐把手机装上电池,想要让人去查时,收到许多条短息,内容大多一样。

靳成锐回了一条短息给父亲,便对他们平静的讲:“有人来迎接我们了。”

“他们一定不会欢迎我们。”吴谋把降落伞包扔了个给吴登,对他们说:“我们会把这个人查出来,还希望你们坚持住。”

“你们也小心。”吴登现在是重点通辑犯,现在帝都恐怕没人不知道他。杨光看他们两个跳下后,被缄湿的海风吹得一哆嗦。“长官,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要不要先对一下剧本?”

刘猛虎和陈航两人是紧张的,他们对这些官场的事情一点不懂,只知道这次他们闯了祸。

而韩冬和徐骅怎么也是几年的老兵,甚至还都有点背景。

厉剑则是更不用担心的,他心理素质够强,一定能扛得住。

靳成锐看他们一个个眼里充满迷茫、不安、傍徨的情绪,沉稳冷静的讲:“这件事情会水落石出的,面对他们的审讯……”

当虎式武直飞进中方上空,就立即收到防空部的警告,要求他们降落在某军事基地,并派出了两架歼灭机来押送,如果他们反抗,一定会受到攻击。

他们自然不会笨到反抗。

陈航与防空部对话后,配合的降落到了一处小型军事基地。

一下飞机,军事法庭、政府、军部的人便走向他们,客气的请他们上车。

此次军事法庭只是来了两个负责跟进的人,靳成锐他们还是被带回了政府,所有人员将接受内部审查,在一切未确定之前不会公开他们的任何信息及事件。

七人被分别带进一个房间,除了靳成锐和杨光还算客气外,韩冬、徐骅、厉剑、刘猛虎、陈航可是一点没客气,简直跟对待罪犯差不多态度,不过杨光他们也没好到哪里去。

杨光被推进方寸之地,刚想问其他战友被关在哪,就被“碰”的关门声给吓了跳。

这间审讯室很小,看有没有十坪方,白雪的房间只有张白色的桌子和两张椅子,除此之外再无其它东西,而小小的窗户外边是绿色的爬山虎,算是唯一一点带颜色的东西。

她的还好,至少有个窗户,韩冬他们的连窗户都没有,在封闭的白色空间里,如果被关上一段时间,不会疯掉也会傻掉,更不用说还要面对密集的审讯轰炸。

靳成锐的和杨光的差不多,算是特权级的特殊待遇吧。

杨光被关了大约两个小时,两名穿着严谨带着工牌的年青男人进来。

因为只有两张椅子,坐得稳当的杨光瞧他们两,没动。

两人看她这样子,知道此人不怎么好对付。

让人搬了张椅子进来,坐下的两个审问人员,在进行简单的身份信息核对后,就开始有计划、有安排的密集问话,一个个紧接的问题就像下大雨似乎的噼里啪啦个不停。

杨光挑着眉看他们,蔷薇色的唇角微微上勾,似乎在欣赏一出话剧,带着轻松愉悦的心情。

审讯人员一:“杨光,你最好如实交待你在此次行动中所担任的职务,以及你们详细的行动计划,这样能减轻你的罪行,否则将按最高标准来判。”

审讯人员二:“袭击白宫事件,整个高层都在观注,如果你还想见到你的家人,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

审讯人员一:“你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你不说你的同伴们照样会说,你还这么年轻,如实交待配合我们工作,联合公约会对你从轻处罚。”

审讯人员二:“我们已经掌握确切证据……”

他们两一唱一和,一个软一个硬,说得严肃,杨光却始终面无表情。

在经过两个小时的双黄后,他们终于不再说,留下句好好考虑清楚,他们还会再来就走了。

看到白色的铁门“碰”的关上,杨光忍不住捧着肚子哈哈笑起来。他们两个就像新闻联播里的主持人,一本正经的讲着早安排的话,然后他们将对其他人都讲一遍,结果是谁都不会搭理他们,这么想来,他们两个还挺可怜的。

没错,他们的口供就是什么都不说,闭紧嘴巴就行了,反正没人敢打他们,而在没有实际证据之前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除非美方愿意公开被袭击的监控视频。

杨光将身子的整个重量都放在椅子上,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想要做些什么来打发时间。

进了这里,没有一段时间是不可能出去的,在没有娱乐没有手机也不能探视的情况下,真的很让人抓狂,更让人吐血的是,这里没床!

“不知道把桌子拆了当床,会不会被他们揍?”杨光瞧着带抽屉式的桌子,没多想,直接动手拆。

她为了两会的事没睡个安心觉,去美方抓捕吴登时更是两天两夜没睡,再加上倒时差,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他们要告自己破坏公物就告吧。

杨光把抽屉拉出来,看到里面有个不绣钢杯,和一张纸一支笔。

把三样东西放地上,杨光握住桌面往上一使劲,不算很困难的把这批量生产质量不是顶好的桌子拆了。

现在已经入冬,虽然还是在适宜的气候,但地上还是有点冷的。

杨光摸下巴,看到立着的三张椅子,把它们一正一反的并排,再把几块木板铺在上面,就脱了防弹背心铺上去,然后拿作战服当被子盖。

都这个时候了还穷讲究,不过弄得舒服,睡得也舒服。躺下的杨光舒展开身体,想到了张晏。

那个时候他搭建庇护所时他们还笑他,结果第二天早上下雨,都要去他的庇护所里躲雨。

张晏张晏张晏……想到这个名字和那件留在战狼的衣服,杨光皱了皱眉,浅浅的睡了过去。

在她“享受”的睡着后,外面炸开了锅,军区大院的三位大爷都凑一起,想这事要怎么办,谁也没提靳成锐那混小子怎么闯出这么大事,可他们除了靳父收到的那条短信,没有其它一点消息,真是急死个人。

“靳藤,能不能安排一下,去看看那几个小的?”杨烈一想到宝贝女儿在那种地方,就担心啊,晚上睡都睡不着。

靳藤摇头。“两会的事还没过去,吴登还没抓到,现在他们又被高层死盯着,恐怕是见不到他们。”

“那我们只能把他们捞出来。”赵卫的话引起杨烈和靳藤的惊讶。

赵卫知道他们误会了,连忙讲:“我怎么会让那些孩子背责,我是想既然吴登还没抓到,我们就把事情全推给他,反正他也是难逃一死。”

“倒也不是不可以。”杨烈想了想,赞同他的提议。“只是吴登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我们要首先找到他。”

靳藤不抱希望。“吴登还不知是在美方还是在中国,我们还是想别的办法,让他们少受些苦。”

“说的是……”

在他们愁得火烧眉毛时,吴谋和吴登在市中心租了间房子,洗澡、剪发、购物,好不悠闲。

吴谋看着镜子里的大叔,摸了摸熟悉的寸板头,就去买电脑和食物。由于吴登不便出去,所以东西全是由他去买,而吴谋许久没回国,不了解国内形式,到最后他连坐公交车的钱都没有了。

想了想,儿子身上也没多少钱,吴谋看也不是很远的路,便索性走路回去。

他提着一台电脑,一个星期的食物,穿越繁华热闹的街道,看马路上车来车往,太阳暖洋洋的照在身上,吴谋没有被身无分文的事困扰,反而心情很好,无比的满足。

回去的地方有个熟悉的人,以后儿子会娶媳妇,他就可以抱孙子,然后一家人其乐融融,这简直是棒极了。

想到后面的事,吴谋走得更快,回到房间就租装电脑,让儿子去做饭。

吴登看变得人模狗样的父亲,见他欢喜的摆弄那些东西,便什么没说,拿食材进了厨房。

等吴登的菜做好,全能老爸吴谋也把电脑整好了。

“爸,你买这些针孔摄像头做什么?”饭后,整理另袋物品的吴登,看到一堆高科产品疑惑的问他。

吴谋正在看卫星地图,看了眼儿子手里的东西就讲:“装他们家里的,不时时监视,怎么抓到他们的把柄?”

“我去装。”

“滚你的,老子好不容易找点事干,你抢什么抢?!”

于是吴谋在地图上查到副总统及夏政委的家怎么走后,吃了饭就拿着家伙事出去了。“把门锁好,爸爸回来会敲暗号。”

吴登:……

爸,他现在是二十岁,不是八岁!

**

在中方乱成一锅粥的同时,美方也好不到哪里去。

乔暗中找到詹姆斯,向他证实父亲的事后,表明他的意思,并获得他的支持。

“乔,这是爱德华这些年来所有的罪证,包括他暗中勾结中方出卖信息获取钱财的事情,你手里的东西任何一样暴光,爱德华就得下台。”

“下台?”乔冷笑。“我可不想这么轻易放过他。”

“孩子,爱德华最看重的就是他如今的位置,为了它,他出卖灵魂,你让他下台,是对他最好的折磨。”詹姆斯人老了,想着凡事不要做的那么绝,给自己留点余地。

“我不会让他轻易死的詹姆斯,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看他眼里火热的仇恨,詹姆斯无奈,只能全力支持他。当初他全然不知,拿爱德华当叔叔对待,现在知道他是自己的杀父仇人,自然是愈加的仇恨他。

“你去吧,不管如何,詹姆斯都会支持你,你放心大胆的去做你想做的事。”

“谢谢你詹姆斯。”乔对他表达真挚的谢意后,拿起带子离开。

回到临时搭建的窝点,乔和战友们打了声招呼,把从詹姆斯那里拿来的电脑打开,把光盘塞了进去。

史蒂夫他们正在烤火,看到忙碌的乔也没去打扰和寻问他在做什么,更没有去看,诚然把他当成长官一样敬重、畏惧,并没有因为这些外来因素,而使他在他们心里发生变化。

乔把带子从头到尾看完,攥紧拳头异常愤懑,但他忍了下来,大脑清晰的运转,想着要怎么一步步摧毁爱德华,让他变成过街老鼠。同时他把关于勾结中方的事情单独拷贝出来,放进加密的移动硬盘里。

“史蒂夫。”

“到!”史蒂夫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他面前。

乔把硬盘和一张纸交给他。“把它寄到这个地址去。”“先把胡子剃了再去。”

“是!”史蒂夫把东西装进口袋,就倒了点水打湿胡子,直接用军刀刮。

等他“乔装”完毕,跟之前有天差地别准备走时,又跑向乔羞涩的讲:“长官,给我十块钱,我没有带现金,钱都给老婆了。”

他这句话说得特别大声,特别有底气。

乔和其他战友都笑起来,然后大方的给了他十五块。“剩下的买点干净的水回来。”

“是!”

**

杨光这一睡,就睡到第二天天亮,可以说是睡得无比舒爽。房间小也有小的好,不是那么的冷。

反正没事的杨光还想再睡,但是口干舌燥的不得不爬起来喝水。

“来人,来人!”杨光拿着那个大水杯用力敲门,像个恶妇似的。

趴在门外桌上值班的人,被她吵醒,忍着怒气吼回去。“叫什么叫,都被关进来了还以为你是谁啊!”

“关进来怎么了?关进来就不给人饭吃不给人水喝?我告诉你,你姑奶奶我还要上厕所,快点开门!”杨光吼得比他还大声。

值班的小伙似是终于清醒过来,看到是她,想到她老爸是个将军,将来即使她被规了,人家老爸还健在,弄死他这个看门的,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想到这里他吓出一身冷汗,立即给她开门,又给倒水又带她去洗漱间的。

杨光哼了哼,想这些人就是欺软怕硬。进来了怎么了?就算真怎么了,人家能被带到这里的都是“大物人”,做大的事,身边能没几个厉害的人?你一猴子还想称大王,先学着怎么做人吧。

杨光解决完身理问题,临进去前大爷似的讲:“我饿了,这个时候应该有早餐吃了吧?”

“换班的还没来,他来了会帮你们带早餐。”

听他委屈的话,杨光撇了眼他胸牌。林东。

不起眼的名字和不起眼的人,看他年纪小,杨光决定不跟他计较了。

“你刚才说我们?这里还关着谁?”杨光被蒙着眼睛带来时,只听到一个战友的脚步声是跟她一个方向的。难道是长官?

“一个叫靳成锐的,就在你隔壁。”林东说得很随便,微微有些不耐烦。

杨光想他真是无药可救了,都不看关押人资料的吗?不过现在她有事要问他,压着声音还算和气。“请问这里的隔音效果怎么样?”长官就在隔壁?那她昨天晚上拆桌子的动静,今天早上的粗暴,岂不是……

“这里的隔音效果能好到哪里去?行了,换班的来了,你有什么事就问他吧。”林东一幅我不伺候的样,把桌上的东西收起来,交了班便迅速的走了。

杨光拿着早餐进房间,一边啃一边自我安慰。

反正在他面前都没形象了,也不在乎这一回?!

------题外话------

副教官搞了个K歌会,时间是25号晚上八点,有木有娃子想要参加呢?香瓜也会去哒~

想来的妹子先加审核群217823181审核(看盗版的就不用来了,香瓜看到了会不开森>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