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206.这男人好像随时随地都会把扑倒似的

赵景予觉得体内蕴着一团火,再这样继续下去,他怕是又要控制不住自己直接把她墙上狠狠干她一次,而他不喜欢这样的感受。

他自来都是喜欢操控一切的人,对于女人,尤其如此。

更何况,纵然是宋月出这样的绝色,他也从未曾有过失控的时候询。

岑安被他这样一骂,骨子里的倔强又冒了出来,是他要喊她出去,她可没求他。

“我不去了。霰”

她一边说着,一边竟是直接在床上坐了下来,似乎怀抱着怨气的缘故,她坐下来的动作有点大,以至于胸口那一对小兔子也跳了几下。

赵景予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他怒极反笑,抬手就去借衬衫扣子,狭长深邃的眉眼含着邪戾的一丝儿笑:“成啊,你不出去,那正好让我出出火……”

岑安吓的一下子瞠大了眼眸,“赵景予!我这就去换衣服还不成嘛!”这男人,怎么随时随地都在发.情的样子……

瞧着她开了柜子随意抱了一条裙子跑到盥洗室去,赵景予紧倏的眉毛却是蹙的更紧了!

真他.妈是个贱.货,浪的他火起来了,她却跑了,赵景予心里想着,不由得暗恨,这会儿是来不及,等会儿回来,他要是不干的她叫他爷爷求饶,他不姓赵!

岑安换了裙子出来,因着已到秋季,京里更是风大,又拿了一件薄风衣搭在手腕上,换了鞋子后就站在他面前:“现在走吗?”

“你不化妆?”

赵景予指了指她素面朝天的一张小脸,头发也没有收拾,就那样清汤挂面的披着,却显得皮肤格外好,年纪很小的样子。

岑安哪好意思说她根本就不会化妆?

“你不是着急要走吗?”

“你这样出去,是想丢我赵景予的脸?”

其实说句不那么昧心的话,她年纪轻,皮肤又好,生的算是可爱秀气,虽然不用后天雕琢,其实也能看,但他就是不想让她舒服。

方才的火气没发出来,赵景予这会儿的脾气格外的大。

岑安又低头咬住了嘴唇,心里却忍不住学着赵景予的口吻骂了一句:去他吗的。

却又不敢表露出来,生怕再惹得他兽.性大发了……

岑安自己都觉得自己太委屈了,这都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我不会……”

岑安磨叽了好一会儿,才低低的说出了这三个字,说完又忍不住抬头瞄了他一眼。

赵景予倒是有点惊愕,或许是因为他的那些女人,个顶个儿的会打扮,他甚至从来都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不会化妆的女人。

赵景予瞧着她这一副上不得台面的样子,竟是气的笑了。

上了车子,他坐后面,她却被赶到了副驾驶上去,只是快到徐长河他们给他践行的酒店时,赵景予又让司机转了个弯,去了一个装潢特别精美的店面。

岑安懵懵懂懂的跟着赵景予进去,方才知道这里竟然是个打理头发兼给人美容化妆的地方。

她就像是穿着补丁裙子的灰姑娘一样,在那亮的耀眼的灯光下,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店员们早已毕恭毕敬的迎了上来,赵景予随手点了一个化妆师,交代了几句,就自顾自走到一边休息区坐下来喝茶了。

岑安被人带着在镜子前坐下来,像是一个木偶一样任人折腾着自己。

她的头发不算太浓密,但胜在特别的柔顺光滑,发型师给她松松的绾了起来,两鬓编了辫子,然后又拉松弄的蓬松起来,最后斜斜的别了一只钻石发卡。

岑安瞧着镜子里那个仿佛一瞬间大了好几岁样子的自己,只觉得有点不习惯。

她从前是短头发,后来无意间得知学长梁宸喜欢长发,她的头发就没有再剪过,可是她又不是会收拾自己的人,也没有甄艾那样手巧,大多时候不是胡乱披着就是扎一个马尾梳个大光明。

头一次走这样温婉秀美的路线,岑安就觉得怎么都别扭。

待到化妆师给她又是刷眼影又是画眼线的折腾完之后,岑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怎么都接受不了。

站到赵景予面前的时候,那个男人眉毛拧成了

一个疙瘩,满眼都是不高兴,岑安更是紧张了。

她也是个女孩子,女孩子哪有不爱美的呢,她这样子肯定特别丑……

不然赵景予也不会这样生气的样子。

她不是怕他生气,她怕的是他生气觉得丢脸了,回去受罪的又是她了。

似乎瞧出了赵景予不满意,那化妆师赶紧解释道:“这是现在最流行的发式和妆容了……而且,这位小姐的脸型特别好,很适合这样的发型的……”

平心而论,岑安这样打扮算得上是好看的,但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个小孩子,因此,并不太适合这样温婉的装扮。

“把她的头发放下来,妆化淡一点。”

赵景予淡淡开口,“赶紧去弄吧,别浪费我时间。”

化妆师喏喏的应着,又请了岑安过去,重新洗了脸,又打散了头发,发型师想了想,干脆也不再挽起来,只是梳了最简单的公主头,然后从一侧编了一根细细的辫子从岑安的眉上松松的绕过去,在另一侧用隐形夹子卡住了。

又将她的发尾稍稍烫卷了一点,随后化了一个清清淡淡的裸装,唇彩都是接近她本来肤色的肉粉色。

重又收拾妥当,化妆师这才又惴惴不安的带着岑安过去赵景予跟前。

这一次,那男人没有皱眉,却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冷淡的‘嗯’了一声,就合上杂志站起身来。

化妆师却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赵景予和岑安下车的时候,徐长河他们早已在包厢里等着了,宋月出还没有来。

她刚结束一场戏,大约还要半个小时左右才到。

高崇元等人没想到赵景予会带了岑安,不由得都有点面面相觑,这等下宋月出也要来……

三哥这是什么意思?

是要给谁没脸?

“不用介绍了吧,这是岑安。”

赵景予指了指身边的空座儿,岑安赶紧坐了下来,对面前的几个人微微颔首一笑,算是打招呼了。

“嫂子今天真漂亮!”

若说徐长河是爱开玩笑口无遮拦,那高崇元简直称得上是没心没肺什么都敢往外捅了。

徐长河想,当着赵景予的面,直接夸他的女人漂亮又这样直勾勾的盯着看,这样没脑子的事,也就高崇元敢做,也亏得三哥从来不和他一般见识。

赵景予接过徐长河递来的烟,身侧有人殷勤的递来火,赵景予微微眯着眼把烟点着,一回头,却看到高崇元正色迷迷看着岑安,一手摸着下巴,一手轻轻扣着桌案,简直要入迷了。

赵景予眼眸一沉,端起面前酒杯,直接就泼到了高崇元脸上去。

“哎呦喂我的亲三哥!”高崇元被泼的犹如落汤鸡,一下子蹦了起来,一屋子人都哄堂大笑,就连岑安都被他那滑稽的样子给逗乐了。

“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小心我把你那一双招子剜出来!”

赵景予靠在椅背上,吐出一串烟圈,散漫说着,脸上却并不带笑。

高崇元就腆着脸赔笑道:“我这不是瞧着嫂子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和咱们上学时隔壁班的校花一样干干净净的就多看了几眼嘛,三哥也忒小气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是个伶牙俐齿的呢。”赵景予倾身将烟蒂摁灭在面前的烟灰缸里,随手掸了掸衣袖,睨他一眼:“把你那点小心思收回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色胚!”

“三哥真是护短,这么疼老婆,也太伤兄弟的心了……”

高崇元一边故作委屈的嘀咕着,一边又偷瞄了一眼岑安:“嫂子都没说什么呢……”

赵景予回头去看岑安,却看到她唇角边正隐约浮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来,却低着头,并不看高崇元。

“这是怎么了?”包厢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锦衣华服的宋月出满面含笑的站在门口,盈盈水目望着一屋子男男女女,最后却定格在赵景予的身上:“崇元惹景予你生气了吗?”

ps:猜猜岑安看到宋月出什么反应……话说你们都在说要看番外,可是后台却看到看的人少了很多……都在骗我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