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205.看到她这青青涩涩的样子就有点受不了了……

赵景予这才看向岑安:“上楼休息去吧,今晚你不用下来了。”

他说完,站起身就走出了偏厅,岑安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赵景予的身影绕过屏风消失不见。

她听到自己心里低低叹了一声,不管怎样,做戏也好,他至少真的给她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不然,以后在这家里,谁都想来踩她一脚,像赵如云这样,可怎么办。

岑安从几个人中间走过去,那几个原本嚣张的不得了的少男少女,都低着头不敢看她,岑安心想,既然事情已经坏到了这样的地步,不如试着尽力改变自己的处境才好霰。

譬如,背靠着赵景予这棵大树,至少以后自己在赵家的日子,也能好过一点了。

虽然要讨好他简直比吃苍蝇还要恶心,可是岑安想,肚子饿的厉害的时候,吃苍蝇能活下来也要吃啊?命都快保不住的时候,还强作什么英雄好汉?

再说了,她本来也不是什么英雄好汉。

她只是一个拼命想让自己已经一塌糊涂的生活,稍稍的变好一点而已。

赵景予回去赵家老爷子那边的时候,看到母亲正坐在刚从书房过来的父亲身边,也不知说了什么,父亲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但因着今儿长辈都在,也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亲朋都一一告别回去之后,赵至诚却是叫住了自己的大儿子跟他一起去书房一趟。

赵至诚与太太生了三个孩子,赵景予是长子,他下面是一对龙凤胎,只是年纪还小,现在正在美国念书,很少回来而已。

而赵景予也算是赵家这一代里出类拔萃的一个,能力第一,手段第一,但要数冷面无情心狠手辣,却也是第一。

赵至诚对这个儿子,也是又爱又恨。

但如今他垂垂老矣,赵家未来的希望却都在赵景予身上,连老爷子都发了话要他好生教导赵景予,赵至诚也只得悉心栽培自己这个长子。

“我都听你母亲说了,你这媳妇性子也实在太倔了一点,她是个长辈,和小辈们争什么争?一点都不大度。”

赵至诚对岑安是十分不满意的,但事到如今,为了赵景予的名声,为了他不受制于人,赵至诚也只得无可奈何的接受岑安。

“她年纪还小,爸妈你们以后多教教她就成了,今天也不算什么大事——只是,您也该抽空和大伯说一声,如云如今越来越不像样了,今儿敢在家里和长辈大吵大闹还反咬一口,以后又不一定会做出什么来。”

赵至诚闻言不由得蹙眉:“你说的是真的?”

赵景予微微一顿,自己竟然不加考虑的就选择相信了她的话……

“是,所以我觉得,该让大伯告诉大堂哥一声,好好管教管教如云。”

赵至诚听得儿子说的这样笃定,也就点头应了下来:“我会去说,你什么时候去宛城?”

赵景予如今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在宛城几乎要和陆家分庭抗礼,说到这些,赵至诚也是分外得意的,赵家要在京里交际,钱是不能少的,有个会赚钱的儿子,一家人都舒坦多了。

“过两日就要回去。”

“也好,那你媳妇……”

“她会留在京里,也好孝敬二老。”

赵至诚就更满意的点点头:“让她跟着你母亲,多学学赵家的规矩,免得以后出门了,丢人现眼。”

赵景予点头应下,并未多说他不允许岑安随意外出的事情来。

回去卧室的时候,岑安却并不在房间,赵景予洗了澡出来,也不见她人影,叫了佣人来问,却说太太身体不舒服,让少夫人过去伺候了。

赵景予并未多想,白日出去应酬了大半天,在不同人跟前,扮演不同的角色,心力交瘁,回了自己家中,才得片刻的清闲,赵景予开了电脑处理了几封邮件,就上床睡去了。

可这一整夜,岑安都没有回来。

待到清晨赵景予预备起床的时候,她方才推门进来。

似乎是一夜未睡的样子,脸色憔悴的可怕,眼圈周围都是一片暗青色,走路都是虚浮无力的。

赵太太惯是会折腾人,不打她也不骂她,只是让人在一边盯着,瞧着她快睡着了就让人叫她起来,一会儿倒茶,一会儿端水,一

会儿给她揉小腿一会儿又吩咐她捶背。

她不是没想反抗,这婆婆的谱摆的,当年的慈禧太后老佛爷也不过如此了吧。

可谁让她是个长辈,岑安决定咽下这口气,但若是再有第二次,她豁出去也要亲口问一问,赵太太当年进门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不眠不休的伺候自己婆婆的!

但瞧着她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贵样儿,大约也从来没这样过。

那既然她做不到,凭什么要这么折磨媳妇儿?现在又不是旧社会,她岑安也不欠他们赵家的!

赵景予随意瞧了她一眼,径自洗漱穿衣服走人,他不搭理岑安,岑安正心里乐意,一夜折腾的她命都没了一半儿,这会儿什么心思都没,连澡都不想洗,只想赶紧扑在床上睡死过去。

赵景予因着后日就要回去宛城,京里这一帮子狐朋狗友,怎么都要给他践行。

高崇元电话里神秘兮兮的说;“三哥,今晚上小嫂子也说了要来。”

宋月出和他自从那天晚上分别之后,就再没见过面,赵景予收过她数封简讯,言辞之间似有低头的意思,但他也没回。

他是预备要给宋月出一个教训的,毕竟,他如今到底是有妇之夫,如果她不识趣,真的闹出什么,到底对他名声不利。

毕竟现在的媒体可是对他交口称赞,新好男人,温柔体贴等等等等的夸赞不要钱的往他头上安。

“随她便吧。”

赵景予挂了电话,随手将手机扔在一边,他开了笔电,与高层视频会议之后,已经是临近黄昏,想到今晚的践行,忽然转了个念头又开车回去赵家。

岑安正洗了澡出来,一觉睡到下午,又将房间里的水果扫荡了一盘子,此刻岑安正觉得自己处在满血复活的状态,未料到赵景予会在这种时候进来,吓的手里的梳子都差点掉了。

“换件衣服,跟我出去。”

男人言简意赅的说着,目光却在岑安的胸口定格了一下。

她刚洗完澡,穿着一件到大腿的大T恤,好似也没有穿内.衣,他明显的看到她胸前两粒小小的突起撑着洗的有些发透的单薄衣料,竟是不由得喉咙一紧。

岑安手忙脚乱的捂住自己胸口,“去,去哪儿啊。”

“你只管把自己收拾的像个人样儿就行了。”

赵景予的目光硬生生从她胸前挪开,岑安慌忙站起来想要去衣柜那里拿衣服,却忽略了自己穿的衣服太短,走动之间就隐约露出两条细白的腿根,赵景予不由得有点火起:“cao!”

岑安吓了一大跳,见他目光毫不遮掩的落在自己身上,更是吓的一个哆嗦,拼命拽了拽T恤的底端,想要将大腿遮住,却不料上面胸口处又露出一大片雪白肌肤,甚至隐隐沟壑都看的清清楚楚……

赵景予忽而扯了扯衬衫领口,对她讥诮的一笑:“怎么,被我上了两次有瘾了?这是存着心要勾.引我了?”

岑安又羞又怒,他这几天都是早出晚归的,不到半夜不回来,她也是刚洗了澡出来,哪里知道他这会儿就在家了啊……

“我以为你要到很晚才回来……”

岑安一边说着一边还特别无辜的咬了咬嘴唇,她是对情事一无所知的年轻女孩儿,哪里知道自己此刻的样子对男人来说满满都是蛊惑?

披散着的湿漉漉的头发,不施粉黛吹弹可破的肌肤,莹莹润润的杏眼,被一排贝齿咬的微微发红的朱唇,洗的透亮儿的衣服,遮得住上面就遮不住下面,她还死命的拉扯着,扯的那衣料更是单薄,几乎要他能看清楚她胸前两只娇小柔软的浑圆轮廓了……

“别他吗废话,穿衣服去!”

赵景予觉得体内蕴着一团火,再这样继续下去,他怕是又要控制不住自己直接把她墙上狠狠干她一次,而他不喜欢这样的感受。

ps;吃惯了大鱼大肉,赵公子,咱们安安这样的清粥小菜,是不是格外诱人啊,咩哈哈哈~~~看文的要告诉我一声,你们要虐还是要虐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