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204.帮自己的太太出头(第三更,一万字加更完毕)

岑安点点头,放下杯子,绞尽脑汁的回忆孙姨给她科普的赵家人物关系,尽量让自己自然的笑道:“是,我是岑安,你就是如云吧?”

赵如云微微撇了撇嘴,却是轻轻点点头,到底,她再不情愿,岑安也是她名义上的堂婶询。

可是这一声堂婶,赵如云是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的。

岑安见她点头,方才轻轻松了一口气,赵家的人实在太多了,她还真是害怕自己弄错了。

“我听人说,在宛城的时候,你是在一次宴会上勾.引了我堂叔,后来怀了身孕了才嫁过来的是不是?”

这个传言,相信的人还是特别多的,毕竟,如果不是怀孕逼婚,像他们这样身份的男人,几个愿意娶啊霰?

可是赵如云却还是觉得自己堂叔实在太实在太善良了一点。

就算怀孕又怎样啊?大不了给她点钱打掉好了,反正她们这样的女人,要的不就是钱?

岑安不知自己是怎样努力控制方才能忍住变脸的冲动,若照着她过去上大学时的脾气,有人敢这样说话,她早就二话不说的冲上去了。

譬如那时候有人造谣甄艾,岑安可是当时拎着凳子就冲了过去,虽然被人拦住了,但是也说明了她什么都不怕为人仗义的性子不是?

但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岑安看着对面还带着稚气的漂亮少女,到最后也只能轻轻叹了一声。

“我不知道这流言是谁传来的,但我没有怀孕,我想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吧。”

确实,因为今天还算是半正式的场合,岑安穿的也是裙子,腰肢收的细细的,小腹那里一片平坦,哪里有怀孕的迹象?

赵如云眸色一变,但转而想到什么,却是娇滴滴的捂住嘴一笑:“我就说,我堂叔哪里是那样好拿捏的性子?一定是我堂叔让你打掉的吧,不然,你也别想进门来是不是?”

岑安真的觉得没有必要再和她这样纠缠下去,直接站了起来:“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我出去走走。”

她说完,转身就向外走,赵如云气的嘴都要歪了,她是家里最受宠的女孩儿,平日里就是祖爷爷见了她,也要笑眯眯的和她说话,还有人人都害怕的堂叔,就连爸爸在堂叔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偏生她还敢开几句玩笑,谁不因此捧着她?

她一个下三滥的贱人,用了手段进了她们赵家的门,竟然还敢给她脸色看?赵如云当时就恼了。

“你给我站住!”

恼羞成怒之下,竟是直接伸手扯住了岑安的头发,岑安没料到她会忽然动手,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身子一歪就撞到了桌子上,瞬间那些糕点饮品和水果就洒了一地。

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同着赵如云一起颓丧起了岑安:“都怪你,我的新裙子都被弄脏了……”

“我的新鞋子,我爸爸刚从法国给我带回来的……”

“我的包包……”

“都怪你!”

不知是哪个女孩子先开的头推了岑安几下,余下两三个女孩儿都跟着颓丧了起来,岑安头发都被抓乱了,裙子也被撕了个大口子,佣人们看着闹的不像,赶紧过去叫长辈们过来。

这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堂叔回来了……”

是了,这是赵家的家宴,赵家的老爷子都亲自参加的,赵景予就是再忙,也得露面。

几个女孩子立时都规规矩矩的站好,连着另外几个该叫赵景予堂哥或者堂叔的年轻男孩,也都有些慌乱的站在了一边。

赵景予一边向着厅里走,一边自有人帮他摘掉了外衣殷勤挂好,此时正是黄昏时候,赵家的庭院里却是灯光璀璨,赵景予还未走进厅里,就听到里面嘈嘈切切的吵闹声,不由得眉毛就微微蹙了起来。

“是几位小姐们闹了点小龌龊……”

管家没敢说,里面还有少夫人,而且事情也出在少夫人的身上。

赵景予听得如此,倒是没放在心上,在他眼里,女人就是麻烦的代名词,窝在一起整天除了勾心斗角就是攀比。

他实在没工夫理会这些。

进去先到爷爷那里说了一会儿话,听着偏厅里说话的声音渐渐高起来,赵景予看着老爷子有些不悦的神情,就站起身:“我去瞧一眼。”

他还未走进来的时候,隔着落地玻璃,赵家的小辈们都看到了他,岑安也听到了那一声惊呼,但她没有抬头。

他回来又有什么意义,他们姓赵的是一家人,哪里会因为她一个外人出头,更何况,她也没抱这可笑的念头,没这可笑的想法。

而此时,赵太太正指着岑安斥骂:“让你带着弟弟妹妹侄子侄女们喝茶聊天,你倒是好,将这里弄的一塌糊涂……我就说,你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但景予非要娶你,我这做母亲的又能怎样?”

赵太太的手指头几乎都要戳到岑安的眉头上去,岑安被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责,双颊都是通红的一片,却仍是倔强的挺直了脊背:“是赵如云先动的手,如果不是她忽然拽住我头发,我也不会碰翻桌子!”

“你还敢顶嘴!”

赵太太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竟然敢直接呛声,不说乖乖认错,竟然还敢和她对着来,立时火气就上来了:“月娥,你给我打她的嘴!打到她认错为止!”

“就是,打她的嘴,看她还敢不敢和奶奶您呛声!”

赵如云一向和赵太太亲近,平日里也是直接就对她喊奶奶的。

此时听得赵太太这般说,更是喜不自禁,挽着赵太太的手臂在一边添油加醋。

孙姨哪里肯这样做,不要说少夫人没错,就是真有错,也没道理当着小辈的面搧她耳光不是?

这让少夫人以后在家里怎么做人?

“太太……”

孙姨正想劝,却看到不远处屏风那里,一道高大的身影转过来,正向着众人走来,不由得心头一松:“少爷回来了?”

赵太太听得孙姨这样说,立时转身看向自家儿子:“景予你可是回来了,你瞧瞧你娶的好妻子!真是要气死我不成?”

赵太太一边说一边抚着心口,赵如云赶紧扶着赵太太在椅子上坐下来,乖巧的劝慰了几句,方才有些可怜兮兮的看向赵景予:“堂叔……您看看把我奶奶给气的……”

“发生什么事了。”

赵景予的目光越过众人,落在他的新婚妻子脸上。

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狼狈,头发蓬乱着,裙子上还被撕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却依然倔强的挺直了脊背站着,目光闪闪亮亮,在混乱的局面下,在赵家众人如虎狼环伺的目光里,她似乎连一丁点的惧怕都没有。

赵景予的目光与她对视了半分钟,方才漠然的挪开。

赵如云一直小心翼翼观察着自己堂叔的脸色,见他丝毫都没有心疼岑安的意思,她方才得意的松了一口气。

“堂叔……都怪她,我好心和她说话,可是您看看她,弄翻了桌子……”

赵如云有些委委屈屈的开口说着,走到了赵景予身边,像往常一样,拉着他的衣袖想要撒娇。

赵景予却直接抽出了手臂,冷冷看了赵如云一眼:“我没让你说。”

“堂叔……”赵如云愣住了,赵景予却又看向岑安:“你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景予。”

赵太太忽然站起身开了口,她的眸光飞快的瞥过岑安,不等她开口,就直接拉住赵景予的手,“女人的事,你们男人不要掺合,刚才你爷爷还念着你……”

赵景予却并没有随着赵太太转身向外走。

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是他没心思去管,但是,他赵景予素来都有个信条,他的人,他的东西,只有他打他骂他不要的份儿,却从来都没有别人越俎代庖替他动手的可能。

更何况,岑安是他的老婆,到底也算是他的脸面,赵家的小辈们这样的无礼对她,早晚就会传扬出去,到时候,他上演的夫妻恩爱的戏码不就全是一场笑话了?

他们若是真的夫妻恩爱,赵如云这些小辈又怎么敢这样欺凌她?

他娶岑安的原因,知道的人不超过五个,赵家多数人都蒙在鼓里。

今儿不如就借着这个机会,好让他们清楚,赵家,除了老爷子和父亲之外,到底还是他赵景予说了算。

“女人的事,是不该我掺合,但这次的事,牵扯到了我的太太,那我就非要掺合一下不可了。”

赵景予一边说着,一边按住赵太太的手:“母亲先出去坐着,这里的事情我来解决。”

说着,也不等赵太太开口,直接叫了孙姨:“您陪着母亲出去,我父亲正找母亲呢。”

赵太太无可奈何,只得任孙姨扶着她出去了。

赵景予摘了腕上的手表,一边佣人接过去小心放好,他又松了松领带,这才闲适的捡了张椅子坐下来:“说吧。”

岑安也没想到他会过问这件事,但既然他问了,她就一五一十的说好了。

让她做好人背黑锅,简直不可能,反正她已经被欺凌到了这样的地步,如果再退让,只会让赵如云这些人更踩在她的头上。

以后,她可是要长长久久的在赵家住下去的啊。

“堂叔……”

赵如云听得岑安将事实说出来,又见赵景予一双眸子有些森冷的望着自己,立时就害怕了起来:“……我拉她,也是因为她无礼在先,我好心和她说话……”

“你给我闭嘴!”

赵景予忽然重重一拍桌案,桌子上的茶盏几乎都蹦了几下,赵如云吓的立时噤声,余下几个小辈儿们更是大气都不敢出,岑安却有些吃惊的看了他一眼,旋即却又明白了他的心思。

她低了头,不再说话,反正该说的已经说完了。

“看来,这么多年的书,你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知不知道什么是长幼尊卑?我进来这么久了,就听你口口声声她啊她的,你叫过一声堂婶没有?”

赵如云委屈的直哭:“堂叔,她根本配不上您……”

“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赵景予不留情面的斥责一声:“你给我出去,这一个月,不许你出门,好好把赵家的规矩给我学学!”

“堂叔……”赵如云哭的几乎都要喘不过来气了,赵景予却再不看她一眼,目光掠过众人,厉声说道:“都给我记清楚,岑安是你们的堂嫂,堂婶,今后,谁再敢这样对她无礼,别怪我不客气!”

赵如云再也待不下去,大哭着转身跑开了,余下几个人低着头也不敢多说话,只是唯唯诺诺点头。

ps:抱住赵禽兽的大腿,其实也很好乘凉啊是不是,加更完了,大家看书愉快!!!再次感谢亲们的各种道具,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