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七章:玄武王都,有人相请!

紧闭的房门终于在一个时辰之后被人从来里面缓缓打开了。

“幸不辱命。”

这白袍人刚一踏出房间的门便察觉到院子里玄鸷看过来的急切目光,然后在他期待的眼神中,点了点头,笑着道:“王爷现在可以进去看看小王爷了。”

玄鸷目光微微一亮,然后眼风朝身后早就候在这里的几个医官一扫,便当朝着屋内走去。身后的几名医官见王爷进去了,也立刻会意的跟了进去。

经过几名医官一番查探,在得到了自己儿子是真的痊愈了后,玄鸷一直紧绷着的神色顿时松了松,朝着坐在一旁低头喝茶的白袍人笑道:“先生果然大能,本王佩服。”

闻言,白袍人淡淡一笑,放下手中的茶盏,看模样是丝毫不在意刚刚玄鸷对自己不相信的态度,提醒般地道:“既然本座已治好小王爷的伤势,不知跟王爷的那个交易,是否……”

“自然是算数的。”不必白袍人再说下去,玄鸷立刻回答道。

话音顿了顿,又补充地问道:“只是不知先生是什么时候准备去我族的禁地?”

“自然是越快越好。”

……

珊瑚丛丛,不时有鱼群从形形色色的珊瑚石中穿过。轩辕天音抱胸倚靠在一块约一人多高的暗礁石上,朝着对面的珊瑚群里嚷道:“这扮相不是挺好的吗?干嘛要换过来。”

艳红的珊瑚群里那一阵悉悉索索换衣服的声音微微一顿,里面传来某人微微阴郁地声音,“已经出云水城了,自然得换过来。”

闻言,轩辕天音无声地瞥了瞥嘴,有点遗憾地看了珊瑚群里一眼,那扮相多美啊,居然就这么给换了,她遗憾如今是在海中,不然可以用相机拍下来的啊,当初在迷雾山脉里的那个遗迹中时,她还剩了不少的胶纸呢。

遗憾地摇了摇头,就见东方祁已经自珊瑚群后缓步走了出来。估摸是正好瞧见了轩辕天音脸上的遗憾神色,好看的眉峰微微一挑,“天音你怎么一副很可惜的样子?”

“当然可惜。”轩辕天音立刻诚实地点头,道;“你不觉得你穿那身衣裙很好看吗?”说罢,一双狭长的眸子还自顾自地在他身上又上下扫了一圈。

东方祁眸色微微暗了暗,盯着轩辕天音看了半晌,转身便走,边走边幽幽地说了一句……

“我不穿更好看。”

轩辕天音原本是要抬步跟上他的,结果突然脚下一个踉跄。

抬头一脸黑线地看着前面男人的背影,轩辕天音觉得不可思议,这男人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如今可是什么话都能说出来了。

他都不知羞的吗?

不知羞的东方右相似乎背后长了眼睛般,回过头来看向轩辕天音,薄唇微微一勾,唇角噙着一抹笑意,左脸颊上那单个的笑涡若影若现,补充地问道:“天音想看吗?”

轩辕天音的一张脸顿时绿了紫了又黑了,好半天才指着他,颤巍巍地怒道:“东方祁!你真是越来越无耻了。”

见似乎快要逗过头了,右相大人低低一笑,立刻识时务的转移了话题,“就快到玄武王都了,你确定我们还是用鲛人的身份进去?”

轩辕天音一怔,果然被成功转移了。

“自然,玄武族王跟流光交好,哪怕倒时候我们真的在王都遇见什么麻烦,流光的族王令就会起到不小的作用。”轩辕天音点点头,分析道:“若是我们不用鲛人的身份,你觉得以玄武跟流光的交情,他会相信流光是那种可以把族王令随便给其他人的性子吗?”

当然不相信!

对于轩辕天音的分析,东方祁自然是认可的,所以当二人走出这片珊瑚林后,再次用千幻之术变回了鲛人的模样,如今那什么小王爷和他爹都在云水城中,即使他们二人变回鲛人模样,想来也不会引起谁的注意而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只要他们到了玄武王都,然后尽快穿过王都绕去当初舜息在北海的地盘,他们便能离开北海,潜入东海了。

不过很多时候,预想的跟现实里的总是相差甚大……

有句话叫做‘天不遂人愿’。

也有句话叫做‘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这不,应在轩辕天音他们二人身上,正好合适!

玄武王都比起鲛人王都的精致秀美来讲,少了秀美,多了一份雄伟英武的气息,特别是那近百丈高的城墙,便可以看出来。

当轩辕天音二人在打量完这约有百丈高的城墙后,准备入城时,却怎么也没想到会被人给拦了下来。

看着眼前这装着讲究,且周身气息圆润的男子,轩辕天音挑了挑眉,这男子一看便是有些身份的人,单看他自城门内走出后,城门处的那一排排守城门的士兵们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只是…他拦住自己二人是为了什么事儿?

轩辕天音二人心中微微疑惑,却也并不担心,若是来者不善的话,也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二位,我家主人有请,还请二位能跟在下走一趟。”就在轩辕天音打量这男子时,后者却是率先开了口。

主人?还是要自己二人走一趟?

轩辕天音跟东方祁对视一眼,目光也开始玩味起来。她可不记得在这北海中有什么认识的人啊。

“你的主人请我们?这位公子你确定不是认错人了?”

男子抬头朝轩辕天音微微一笑,剑眉星目端得是一派俊朗,“姑娘,在下非常确定在下没有认错人。”

“哦?”轩辕天音挑了挑眉,鲛人一族特有的妖冶之美,让得轩辕天音冷艳的小脸上多了几分魅惑之色,“那请问你的主人是?”

“我家主人的身份,在下现在不便为姑娘二人透露,不过等姑娘二人见到我家主人后,自会知晓。”男子微笑道。

见男人不愿透露任何事情,轩辕天音沉了沉眉眼,冷笑:“那可就对不住了,一个连身份都不愿意告知的人,本姑娘可没兴趣见,更何况…本姑娘从来都不爱跟陌生人走一趟。”

“这……”见轩辕天音似乎神色不悦,男子面露难色,却也始终不肯开口说出自家主人的身份。

轩辕天音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抬步绕开眼前的男子就准备入城,结果一步刚刚踏出,只觉眼前虚影一闪,那男子却是十分的执着的又挡在了自己二人身前。

“姑娘,还请姑娘不要为难在下,我家主人的身份在姑娘去后自然会知晓,我们对姑娘二人也并无恶意。”

“让开!”轩辕天音神色一冷,双眸中一片凉薄之意,直直看着眼前的男子。

男子被轩辕天音这冷厉的一眼看得心中陡然一紧,即便是知道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她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却依然心中有些忐忑。

但他却不知道,自己在一边心情忐忑时,轩辕天音却在心中啧啧有声的直道自己作孽,居然将一个好好的帅哥给吓成了这般模样。

“姑娘……”男子为难地看着轩辕天音,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被轩辕天音突然瞪眼过来时,将到嘴边的话又给噎了回去。

“姑什么娘…再叫下去姑娘都成姑娘她娘了。”轩辕天音蹙着眉头,瞪着眼前的男子,“你家主人想见我们就见我们?难道他不知道请人的规矩是什么?想见我可以,亲自来请吧。”

说完,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那男子只觉那双狭长清冷的双眸中有金光快速的一闪而过,然后他便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动不了了。

“回去告诉你家主人,请人也是有讲究的,若是真想见我们,就亲自来城中最好的酒楼寻我们。”轩辕天音朝男子微微一笑,然后便招呼上东方祁头也不回地绕过他就走。

男子见轩辕天音就如此走了,顿时心中一急,但他现在身子犹如被定住般,根本就动不了,俊朗的脸庞上顿时起了一层薄汗。

“姑娘等等……”把心一横,男子急忙叫住轩辕天音,“我家主人说,若是你们不随在下去见他,只怕你们一进王都就会有麻烦。”

此话一出,轩辕天音果然顿住了。

“麻烦?”挑眉看着他,轩辕天音笑了笑,“不去见你们家主人就会有麻烦?我倒是想知道会是有什么样的麻烦。”

轩辕天音此时虽是在笑,不过这笑意却是透着一股凉,冷冷地看着他,道:“你说说看会是什么样的麻烦,或许我知道后,可以跟你走上这一趟。”

话落,抬手一挥,男子只觉一股凉风袭来,接着便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能动了。

抬手抹了抹脑门上的汗,男子俊朗的脸上带着一抹苦笑,道:“姑娘好手段,在下佩服。”话音顿了顿,见轩辕天音冷冷地瞧着自己,将声音微微放低几分,道:“比如二位在镇南城打了我族玄淼小王爷的麻烦,更比如二位在云水城…将我族玄淼小王爷给废了的麻烦……”

闻言,轩辕天音的目光顿时一凝。

“姑娘二位是鲛人族的族人,或许并不知道我们玄武一族的事情,玄淼小王爷虽然平日里是混账了一些,且如今玄鸷王爷也不在王都中,可是宫中还有一位疼爱自己孙子的王太后……”

男子这话里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可是轩辕天音二人又如何听不出来他的意思。

轩辕天音轻轻垂眸,眸中有精光一闪。半晌,沉声道:“走吧,既然你家主人让你守在这里等我们,那我们就去见见吧。”

见轩辕天音答应了,男子双眸一亮,顿时欣喜道:“请,浮车已经为二位备好,还请姑娘二人上座。”

听得男子的话,轩辕天音转头一看,果然在城门的暗处瞧得两辆浮车静静的停靠在那里,不过拉浮车的却不是那些大鱼,而是一种体型较大,且速度不慢的玄龟。

轩辕天音点了点头,便由男子带着上了浮车。

似乎有了这男子在,轩辕天音发现,连他们进城的所有查探都免了,看着浮车外,恭恭敬敬地低着头的守城士兵,轩辕天音眸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

王都不愧为王都,即使轩辕天音发现这浮车所走的路线皆是一些偏僻的小街,但街上的人群依然不少。

东方祁淡淡看了一眼车外,侧头看向轩辕天音,突然笑道:“看来咱们这一路都在别人的监视下啊。”不然怎么会刚到王都,就被人给拦住了。

轩辕天音嗤笑一声,道:“谁叫这是北海呢,人家的地盘上啊。”

对于轩辕天音的话,东方祁诚以为然,“看来这玄武一族也是十分的有意思,否则那位主人也不会选择在宫外了。”

轩辕天音耸耸肩,二人便不再开口说话,车中再次安静了下来,不过自二人的谈话中,显然这比狐狸还精的二人已经猜出了那位主人的身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