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37】

吕氏带着女眷们参拜了整三个时辰的菩萨,双脚麻木得都有些站不起来了,被花溪和花萱扶着,歪在床上唤了孙嬷嬷倒来热水将脚泡了。

在这荒山野岭的庵中自然无法和府中相比,孙嬷嬷好半天才端了水进来,吕氏面色难看,刚想骂人,孙嬷嬷忙道:“奴婢刚才遇到二爷的人了。”

吕氏马上挥手,制止了她的话,对花溪和花萱道:“你们都下去吧。”

孙嬷嬷见花溪她们走了,才走近低声问:“二爷问夜里何时动手?”

吕氏听得立刻精神了,“你去告诉他,子时动手。”

这个时辰正是大家都熟睡的时候,自然最合适。

晚饭是俺里负责做的,由尼姑们送到各位的房间。春莺听见敲门,两个尼姑在门口探头,她登登地跑去:“有什么好吃的?我家姑娘爱吃鸡。”

两个尼姑唬得脸色发白,忙双手合十念着阿弥陀佛。

春莺乐得咯咯直笑,“逗你们玩的。”

沉欢沐浴后,穿着月白素缎的宽松袍子坐在梳妆台前由云裳擦着头发。

甘珠瞧着她不由道:“姑娘跪了大半天,却也瞧不出疲惫之色。”

沉欢笑着说,“这有什么,我平日里就喜欢东奔西跑的,体力自然比小姐们强。”扭头看她站在门口,“你站在那里作甚,赶紧进来,这山里蚊子多。”

甘珠笑着道:“没事,我总觉得那里不对劲,总是感觉不安全。守在这里心安些。我皮厚,不怕蚊子。”

“那也要吃饭啊。赶紧准备吃饭。”说着就笑了,“你瞧春莺提着食盒来了。”

春莺笑眯眯的一手抓着根黄瓜,单手挽着放着四个人斋饭的食盒,看她人小,身量未足,居然轻松的挎着篮子要去赶集似的。

春莺见她们几个人都在看她,忙跑过来,“赶紧吃饭吧。”

沉欢瞧着她手上的黄瓜,“你还有黄瓜吃?”

春莺忙掰了一半,递过来,“姑娘喜欢吃吗?我还以为姑娘不喜欢吃生的瓜呢。”

沉欢笑着摇头,“你自己吃。你哪来的黄瓜?”

“刚才有个傻大个偷看尼姑,我把他揍了一顿,尼姑为感激我,在厨房里那个给我吃的。”

甘珠皱眉,“这个山上怎么会有男人?”

“也不奇怪,都是尼姑,偶尔有打柴的偷看下,正常。”云裳便摆着筷子便说。

“那说明这里看管不严,能让男人随便就进来了,若是撞到姑娘,惊吓到姑娘要怎么办?”

云裳闻言一怔,“对啊,要不你去查看下。”

甘珠点头,“我也这样想。”

“算了。”沉欢忙叫做要走的甘珠,“先吃饭,就算要守门也吃了再说。有你们在谁能闯进来呢?”

“就是,有我们两个在,四五个都不够我们打的。”春莺挥了挥小粗手。

甘珠无奈。

“赶紧的,一起坐下来吃,这里没别人,没那么多规矩。”沉欢拍着身边的板凳,“云裳姐姐来。”

云裳也不忸怩,在她身边坐下,“甘珠、春莺都过来一起吃。”两人也是随意惯了,见云裳也坐了,也就坐下。

这是半山腰上有两间木屋,是砍柴人歇脚的地方。

刀疤脸正在屋里和两个人喝着酒吃着肉。傻大个忽然闯了进来,眼睛肿了一块,嘴角留着血,“他娘的,老子今天倒霉。”

“你这是怎么了?”坐在刀疤脸对面的一个肥头大耳问。

傻大个摸着肿得老高的额头,哀嚎着,“老大让我去映月俺打探下,要摸下四姑娘身边两个会武功的丫鬟的底细,是知道我被其中一个看到,那个臭丫头不问青红皂白,把我当成采花大盗打了一顿。”他揉着下巴,“那臭丫头看上去不过12、3岁,怎么力气那么大!我居然打不过她!”

肥头大耳忙看刀疤脸,“大哥,她一个小丫头都那么厉害,还有一个我们能对付得了吗?”

刀疤脸一巴掌拍在肥头大耳的脑袋上,“胆小鬼,两个丫头就把你们吓破胆了!还想赚大钱,吃小姑娘?”

肥头大耳缩着脑袋,“听说这个四姑娘不好惹啊,她以前还有个暗卫,据说是睿亲王府派来的,还有一头大半人高的大狗,那个狗可不是一般的狗……”

“啪!”又是一巴掌,“涨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都是一群鼠胆,难怪只有做小混混!”

刀疤脸对着一边默不作声的瘦子道:“你马上下山再去找两个人上来。我就不行了,一对丫头就能将我们五个大男人给挡了?”

肥头大耳忙点头,露出淫光,笑着,“人多了,不知道那水豆腐一般的四姑娘受不受得了我们哥几个的雨露呢?哈哈哈。”

刀疤脸等他一眼,“你还真竟想好的,我们只是做事拿钱,干完就马上走,万一被人逮着,秦府的人其实好欺负的?我们拿了银子分了就赶紧各自回乡下避一避。反正我们分的银子也够我们吃喝好久了。”

“那是。”剩下两人赶紧附和着。

沉欢他们吃完饭后,叫来秦嫣一起下了盘棋,便各自散了睡觉。

其实,沉欢心里也有些不安,映月庵的确很简陋,看起来极为不安全,但是陌生地方给人不安全感也正常。何况还有甘珠和春莺守着门口,怎么都不会出什么大事。府里的护院四五个都不是她们两的对手呢。

大山间,天气清凉,睡觉特别舒服。

沉欢喜欢点香睡觉,云裳将香点了放在窗台边上,让多余的香烟可以飘到窗外,免得室内味道太浓。

甘珠出去巡视去了,甘珠早就躺在床上打起了鼾声。

“姑娘早些歇息吧。”云裳坐在床边看她,轻声说。

沉欢点头,“好,你也早点休息,等会叫醒春莺将甘珠换回来。”

云裳应着,帮她将薄被掖了掖。

沉欢躺下正迷迷糊糊间,忽然听见外面似乎有人喊,“是谁在哪里!”

她猛然睁开眼睛,嗖地坐了起来,春莺动作比她还快,敏捷的翻身下了地,一步跃到窗前,之间外面一片月色落在地上的光芒,甘珠的声音也没有在听到。

“甘珠姐?”春莺叫着,可外面没有人回答。

云裳也惊醒了,忙披袍子起来。

沉欢皱眉,赶紧披着袍子下了地。往外面望去,院子里种了一棵菩提树,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月色静谧得诡异。

沉欢此刻已经不再是警惕那么简单了。

一定有事发生!

“甘珠姐姐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春莺回头看沉欢,往日无忧无虑大大咧咧的她此刻也满脸凝重。

“要不我送姑娘去二姑娘那边吧,然后我去找甘珠姐。”

沉欢此刻已经完全明白有人有动作了。

表面上看,苏氏不会做这等下作的事情,但也不敢担保她不知情。万一自己去了,岂不是自投罗网?

但,万一吕氏动手呢?

眼下,也只有苏氏和秦嫣那边最安全了。何况苏氏也就住在王氏旁边,万一她们出了事,山下的护院也是第一时间冲上来。

沉欢迅速取了腰带将袍子扎紧,“走,我们去三婶那个院子。”

她们去苏氏的院子一定要路过吕氏的院子,穿过矮墙看到吕氏的院子安静得奇怪,黑灯瞎火的,似乎早就休息了。

云裳和春莺一左一右扶着沉欢忙往院门口走,刚想推院门,忽然发现一个人站在暗处,见她便矮了身子,“四姑娘,我们二姑娘让奴婢来接您呢。说是这夜里不安全,大家在一处会好些。”

沉欢眼眸一沉,这么黑的晚上,一个丫鬟站在自己院子门口,看到她出来也不惊讶。

春莺已经一步挡在沉欢面前,低声喝道:“你是谁?”

忽然间,沉欢背后发出一点声音,她猛然回头,眼见一个高出她两个头的大个子黑漆漆的立在她背后,她刚想喊,那人忽然伸出手要捂住她的嘴,那手刚伸到她的面前,一支黑手忽然鬼魅的出现,轻轻的撩开,黑影如风,不一会儿便将人放倒。

门口的丫鬟发现不对劲,刚想拔腿跑,被冲上去的云裳一把抓住,死死的掐住她的脖子。春莺动作麻利,冲上去,用手掌用力在脖子狠狠一砍,那丫鬟顿时晕厥。

沉欢定定的看着忽然出现的人,惊喜地低声唤,“赤冰?”

赤冰没有说话,飞身一步越过她,提溜着春莺的衣领,见她扯过来,在她耳边低语,春莺真被她忽然出现惊住,听完她的话顿时清醒,忙点头。

春莺走出门去,低声唤着,“甘珠……甘珠……”便叫,便走向悬崖边的小路。

沉欢怕她出事,着急地问,“外面说不定有埋伏。”

“自然是有,否则,我还不让春莺出去当诱饵了。”

赤冰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人,“云裳,和我一起把他拖进屋子里去。”

云裳忙过来,沉欢见状也一起帮忙,三人把男人和丫鬟全都拖进了屋里,用布条绑好。

只听到外面一声啊的声音,就在没响动了。

沉欢知道赤冰的意思,春莺应该中埋伏了。

既然牺牲了两个丫鬟的安慰,索性她也一不做二不休!

你敢来,我敢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