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26章 美男计,青瞳诱惑!

最先被殃及池鱼,连人带屋子都被炸飞的伏和,正带着两只小喵,从犄角处爬出来,看起来竟然是衣衫整洁,也不知道是怎么保持的。

眼看着被炸得面目全非的,云芷汐的树屋,伏和揉了揉鼻梁,一脸莫名其妙的说道:“这是搞什么鬼?难不成她炼药术很差劲,没炼成丹就算了,还把自身给祸害了?不对!我大半辈子的收藏啊!”

咻。

咻。

正在这时候,两道破风声落地。两道身影应声而来,乌云破晓和皇甫傲已在第一时间赶到。

两人才落身,便有女真部的强者,上前给乌云破晓“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大约是陈述事情的发展经过。

听完属下的汇报,乌云破晓的目光,看向了从犄角爬出来的伏和道:“寡人的部下说,爆炸是忽然而起,毫无征兆的?”

被乌云破晓那动人的女王之眸盯着,伏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肩上的天机喵道:“也不算是吧,应该是我那位朋友在炼丹,然后不小心出了岔子。女王大人您也知道,这炼丹玩火什么的,真的是非常的危险,偶尔出现一些状况也是有的。但对贵部造成的损失,在下代我这朋友,给您表达最崇高的歉意,她肯定不是故意的。”

闻言,乌云破晓和南宫傲都十分惊异。

“这丫头已经是个炼药师了?”皇甫傲听闻过明泰要收徒的事,但他只当明泰是看出了云芷汐的炼药天赋,却不曾想过她已经是一名炼药师?

“算是吧,不过应该是个半吊子。”伏和回答着,很是无奈的说道,“之前明泰大宗师,还想要收她为徒,悉心教导来着,可惜我这朋友虽然是个姑娘,但性子却十分的火爆执拗,就是不肯拜师,一定要自己摸索,这下可好了!直接把自己都炸了!”

最重要的是,还炸了他大半辈子的积蓄!这……伏和说着说着,他都想哭了!

但是别误会,他不是痛心云芷汐,而是痛心他大半辈子的积蓄啊……

“哈哈哈,她这性子好啊。就是不知道这丫头是个几级的炼药师,居然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皇甫傲不以为意的笑道。

也就在这时,一阵异香从云芷汐所在的,已经残败不堪的树屋下散出!

这一片异香散出之间,附近所有人立即是心神一震的,下意识出现一阵恍惚。

“滴答。”也不知道是谁,居然还在恍惚之间,直接淌下了口水……

闻声,所有人都是心神一顿,纷纷下意识的砸吧了嘴,才发现口中的津液,已经是要流出来了,幸好收得快,不然可就丢脸了啊!

“砸砸……这是什么,好香啊!”伏和砸吧了一下嘴,立即是感慨而出道。

乌云破晓美眸微亮,迤逦性感的嗓音言语道:“好奇妙的丹香,居然能让人产生恍惚,连寡人都忍不住想流口水。”

“三四级的丹药,成丹时不可能有这种异香,莫非是……莫非是……五级丹药?”皇甫傲说着,连他自己都震惊了!

这怎么可能?!

丹药分有九级,一二级的只能算是寻常的,非常普通的药丸子;三级算是真正的丹药,具备有不凡的功效;到了四级以上,因为兽丹的加入,使得丹药则出现了很多附加的,非常强悍的作用,因此得到武者们的追捧。

丹药进入五级以上,则是代表着非凡的存在!五级以上的丹药,在成丹的时候,会散出奇异的丹香。

这种丹香,并不是丹药本身的灵药,所散出的来的药味。而是因为丹药进入这一等级之后,成丹都会散出的一种奇妙的,引人忍不住想要吞食的香味。

但就在众人猜疑不定之际,这股诱人垂涎三尺的丹香,却已经是消失无踪了。

紧接着,在那一堆的木头渣渣中,闪出来了两道人影。

众人下意识看去,只见一身狼狈的云芷汐,披头散发的出现在众目之下。在她的身上,还披着一件白袍,似乎是遮掩着什么。

紧随在云芷汐身后的,则是再度变身成人傀保镖的九婴,它身上干净的黑衣,已经是挂了很多的污泥,看起来还十分的残破狼狈,活像是被人粗暴的撕了一顿似的。

云芷汐出来后,在看向众人时,非常抱歉的拘礼道:“那个……不好意思啊,深更半夜的,竟然打扰了众位休息,真是对不住。”

乌云破晓看见是云芷汐出来了,已经是吩咐下属散去。

伏和一看到云芷汐,直接松了一大口气道:“云姑娘啊,要我说炼丹什么的,还是要拜师为上,你这自己瞎折腾的,要是一命呜呼了,公子可怎么是好?”

闻言,云芷汐没好气的翻翻白眼道:“你管得还真宽。”

此时皇甫傲已经笑道:“还真没看出来,原来你这丫头,还是个炼药大师啊!”

乌云破晓也是美目闪闪的说道:“不错,没想到小姑娘不仅性格有趣,还是个不凡的炼药大宗师,倒是让寡人长见识了。”

“嘿,两位前辈不怪罪就好,不过这会可否容我,先去洗个澡啊……”云芷汐裹了裹身上的白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说起来她可是十分的懊恼,早知道五级丹药成丹时,动静会这么大,她就应该多加几层防护罩的。

结果……

因为没做好安全措施,成丹前的一个炸鼎,差点没把她炸成重伤!更是直接把她自己炸得狼狈不堪,衣服都破完了,若是被那男人看到,估计又要被他教训一顿了,幸好她机智的拿了衣服披上,这才没有春光外泄……

五级丹药的成丹威力,就是这么牛掰闪闪!要知道云芷汐可是修炼了,不少护体神功的存在,可就是这样,她都还受了些轻伤。

乌云破晓立即安排人手,服侍云芷汐梳洗换装,又约了她梳洗之后,前往大殿一趟。

等云芷汐收拾完一切,再出现在那独有风味的树殿内时,却发现殿内多了很多的人?!

除了乌云破晓,皇甫傲和伏和之外,还有几个苍老的女真部老女人,以及一男一女两位绝代青年?

而在云芷汐跨入殿内的瞬间,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唰”的一声,直接看向了云芷汐!那眼神中,闪烁着某种奇异的光彩。

这让云芷汐一看,就有些头皮发麻了。她知道她身为高级炼药师的身份,怕是瞒不住了。如此一来,多半会生出一些枝枝节节来。耽误她的行程不说,还要她出卖苦力。早知道她就该找个机会,去玲珑仙境里炼丹的……

“来,云大师请入坐。”此时乌云破晓已从王位上站起身来,亲自迎请云芷汐到她身边坐下。

虽然还是坐在王座上,可是这一次乌云破晓的迎请,明显就郑重了很多,跟之前的随意完全不是同一个意思。

“女王殿下客气了,我可不是什么大师不大师的,我就坐这里吧,总不能挤走您身边的帅哥美人。”云芷汐浅笑的行了礼,已经是往一旁落座下去。

她知道乌云破晓有求于她,她也挺喜欢这位女王的,但是她可不会因为喜欢,就无条件的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所以她这是在做出一种表态。

乌云破晓作为女真之王,情商自然是不在话下,当然能明白云芷汐表达的意思,却不勉强的招呼其余人落座。

此时的皇甫傲,再看着云芷汐的目光,就从此前的欣赏,变成了带着一丝赞叹的满意。

女真部是南域势力中,数得上号的巨头,部族之中自然是强者云集。

例如此时在大殿之内坐着的,那些个女真部的老女人,就有三名是皇阶强者!其中有两个,赫然是皇阶巅峰,再加上乌云破晓本人,也是一名皇阶。

那么在这里坐着的,女真部的皇阶强者,一共就有四位了!其余七名老妪,修为也不在王阶巅峰之下,有几个都是半步皇阶的存在!这等强者阵容,当真是牛掰闪闪!

坐于乌云破晓身边的,那一男一女的两位绝代之人,则分别是她的儿子和女儿。比较奇怪的是,这两人里女的没戴面纱,反而是男的那个,居然以轻纱遮面?!而且还半垂着头,一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姿态?!

好吧,女真部的风俗,果真跟别的地方相去甚远。看来族中的女流都是汉纸,而族中的汉纸,其实都是弱受……

不过现在不是研究弱受的问题,而是乌云破晓召集这么多人来,搞这么大的场面,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难道她五级炼药师的身份,真的如此的不凡么?居然劳动了,女真部这么尖端的力量?

“云大师太过谦虚了,这可与你的性格相去甚远呢,不知你此前炼出的,是什么级别的丹药?竟能引起这般大的动静。”乌云破晓浅笑莹莹的询问道。

闻言,云芷汐懒眸微闪了一下,却是坦言的说道:“侥幸之下,炼成了一枚五级丹药,不想动静太大,惊扰了众位,实在是抱歉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原本云芷汐是想找借口隐瞒一下,可是转而又想,南域本土的原住民,都是比较耿直豪爽的存在,他们并不喜欢虚以委蛇,对待朋友很真诚,但也需要对方真诚以待,否则可能会立即翻脸打起来!

“果真是五级?!”听到云芷汐亲口承认,乌云破晓和皇甫傲,都是惊呼出声!毕竟知道和被确认的那种感觉,分别还是挺大的。

其余女真部人,也都是惊疑不定的,盯着云芷汐看着,其中的疑明显占据着更多的比例。

疑什么?

当然是质疑云芷汐的话了。

五级炼药师?!什么时候五级炼药师,这么好进阶了?而且难道五级的炼药师,不都应该都是糟老头,丑老太么?怎么会是这么一个,左看右看,横看竖看,上看下看都是乳臭未干的,十*岁黄毛丫头?

这是唬人的吧?

这必须是唬人的!

倒是坐在云芷汐身边的伏和听着,明显脸色惊喜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神叨叨的,故弄玄虚模样。

至于那站在云芷汐身后,恪守尽忠,表示它其实很好,超级乖的九婴,一双阴唳的目中,也微微闪掠过一丝惊讶之色。

“不知云大师炼制的出来的,是什么丹药?”这时候皇甫傲多问了一句,他倒不是质疑云芷汐,而是帮众人再次确认她的身份罢了。

闻言,云芷汐手中多出了一只小瓷瓶。她伸手将瓶塞打开,立即有一阵丹香味,从瓶子中逸散出来。

“寻常的神魂丹而已,让众位见笑了。”云芷汐说着,已经再度将瓶塞塞回去,并且是将小瓷瓶收了起来。

然而这一股丹香,以及云芷汐所说的话,却让殿内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就是老实守在云芷汐身后的九婴,也是双目瞪了一下,差点要抢了上去!幸好它忍住了,否则它知道一定会很惨。

神魂丹,对于现在魂体很虚弱的九婴来说,绝对是十全大补丸!如果能给它几颗,就算不给它魂珠,它也绝对是满意了!

因为九婴知道,云芷汐肯定是不会,那么轻易的给它魂珠的。这个吝啬穷逼的小弱鸡,什么时候能大方起来,它发誓它一定去上吊!

等闻不到丹香了,众人的眼神才从垂涎的不淡定中,稍稍的缓了过来,但她们再看着云芷汐的眼神,就充满了*裸的火热!

那乌云破晓,更是亲自站起身来的,走到了云芷汐跟前,并且是朝着云芷汐,微倾身的行了一礼道:“云大师,看在寡人的份上,请你帮助我女真部。”

云芷汐一看这阵仗,连忙起身一躲的,避开了乌云破晓的行礼道:“女王殿下别这样,我可承受不起呀。”

云芷汐她表示她虽然脸皮厚,可是这一族之王的大礼,她可是承受不起。不过这位女王这么郑重其事,怕是要拉她做的苦力,非常的不好办。这……如果太麻烦的话,实在不行的话,她只好跑路了。

“云大师作为五级炼药师,自然是承得起的。”乌云破晓迤逦的嗓音里,多了一份庄严的肃穆,她认真的看着云芷汐,娓娓的说道——

“你有所不知,我女真部以开矿为生。而大部分的矿区,都是在人迹罕至的玄天森林之内,进入其中常会引起兽潮的攻击。纵然我族有不少奴隶,可是我族之人依然因此死伤无数,所以我族对疗伤圣丹的需求非常的大。”

说到这里,乌云破晓顿了顿,才又道:“然而我族之人,却从来没有一名炼药师。而族外之人,我们也不愿意信任。因此每年,我们只能用大量的玄晶,去换取我族需要的疗伤丹药。可是就算我们愿意换,能收购到的丹药,却远远比不上我们需要的量,因此我族大部分的死难者,都是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救治而死。”

“我乌云破晓,谨代表我女真部,恳请云大师成为我女真部的首席炼药师,当我女真部的友人,助我女真部一臂之力。作为回报,我女真部愿意为云大师,办任何的事情。”

乌云破晓最后一番话,充满了诚恳的虔诚,更是直接躬身拜礼而下!

“请云大师,助我女真!”殿内其余老妪,包括那一男一女的青年,也都纷纷站起身来,朝着云芷汐恭敬一拜的请求道。

这一下阵仗,真把云芷汐吓到了!尤其是他们的要求,更是把她吓到了!她当下是想也不想的摆手道:“诸位快都别这样,我云芷汐就是一个东域的小丫头,哪里值得你们这么信任托付,实在是愧不敢当。”

“云大师绝对值得,只要你愿意留在我女真,哪怕让我交出大权给你,只要你不损害我女真的权益,我也绝对是愿意的。”不想乌云破晓,却如此大放出筹码道!

女真部的人,先天拥有者探查矿脉的能力,都是以土属性为主的强者。只有到了乌云破晓这一代有些异变,她拥有土火双重属性,她甚至被努力的培养成为炼药师,然而炼药师并不是只要具备火属性,想成就能成的存在。

所以女真部一直以来,都不曾出现过一名炼药师。而她们掌控矿脉的能力,却被不少势力垂涎。因此女真部在购买丹药的路径上,其实除了丹药鲜少被卖的缘故外,也是因为一些势力的故意垄断,才导致了女真部的困境。

长年累月下来,女真部的实力正在被一步步的瓦解。到了乌云破晓这一代女王,女真部已出现衰微的迹象。

可是寻常的炼药师,又不足以让这个特殊的部族信任。唯独同为女子,加上又对了乌云破晓胃口的云芷汐,能得到这个族群的信任。

南域原住民的信任,通常就是这么的毅然。她们虽然很排外,可一旦获得了他们的认可,他们就会倾尽所有的信任,这一点多是受到从前,统治着他们的蛇族影响。

然而——

“女王殿下,您的看重让我非常的荣幸,我也很感激贵族之人,对于我的信赖和推崇,可我有要事在身,实在不可能逗留于此。”面对女真部的真诚,云芷汐也撇下了谦虚,非常认真的回应道。

云芷汐话音一落,乌云破晓还没说什么,王座边上的那名年轻貌美的女子,却已经是走下来道:“云大师,只要您愿意为我族炼丹,我愿意成为你的奴仆。我拥有者我族,最灵敏的探矿天赋,我愿为你效力。”

说话的这名青年女子,名叫乌云吉娜,是乌云破晓的独女,也是将来会继承王位的女真部公主。

但为了给部族留住一位炼药师,乌云吉娜甚至愿意,从此成为云芷汐的奴仆,这等牺牲可谓空前的巨大!

由此可见,女真部多么的需要一名炼药师!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那名戴面纱男子,却走到了乌云吉娜的跟前,直接站在了云芷汐的眼皮底子下,并且是在云芷汐的面前,解下了他的面纱。

紧接着,一张俊美的男子容颜,清晰的出现在了云芷汐跟前。

而那一刻,云芷汐的眼神明显怔住了,她甚至是呆呆的,盯着眼前俊美的男子看!

因为——

眼前的男子,有修长的剑眉飞入鬓,宛如墨笔精描而出;有青如春叶的双瞳潋滟而生,仿佛初春时,抽在柳枝头上的艳丽青绿色。

这眉眼,这眉眼……是他?!

云芷汐长卷的睫轻轻的眨了眨,她眼中已有一层柔软的光,轻轻的浮了上来,她缓缓的伸出手,她……

她后腰之间,她那敏感的柔软之处,在这一刻忽然微微一麻,一阵源自骨髓的颤动,正以这一块印记为中心,缓缓的晕散而开来!

------题外话------

嗷呜!是不是是不是捏?!来来来,甩票竞猜咯喂!

萌萌哒感谢榜继续在留言区,亲爱滴们可查看,么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