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106.一笑一尘缘106

(“为何?”青嫣问。)

帝和摇着百色扇,悠悠然的,说道:“有道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俊俏的君子,难道就没有美人喜欢么?男女情爱,从不是一人生了便可,男可恋女,女可爱男,一厢情愿和两情相对,皆是情。”

周围的一个仙子给帝和斟满酒,颇为不满的说道,“麒麟神尊你就会这样说,却不晓得做给我们这些姐妹看,十丈红尘里的情爱那么美妙,可惜我们都不懂。霰”

“是啊,不懂。询”

“就是就是,麒麟神尊你许久不曾出现了,如今回来了,也不好好指点我们一番。”

帝和扫了一圈身边的人,“你们何须本尊来教。”一个个说不懂情爱,当真不懂么?他看,她们可是懂的很。不过是不敢说出来罢了,若是今日他不带猫猫来,不晓得这些姑娘们要怎么大献殷勤了。不过,带了猫猫那只小丫头似乎也无多大的用处,几杯酒便让她跟着珀洛去了。

罢了!

罢了罢了!

帝和不知怎么了,忽然起身离了天殿的席间,悠悠哉哉的去了神殿别处闲晃。

诀衣与众仙聊的畅心,余光瞟了帝和几次,回回见到他和身边的姑娘聊的欢快,比起跟她在一块儿,他的话似乎多了许多,而且定然是妙语连珠吧,不然如何叫那些姑娘们笑得那么高兴呢。她难过的时候,他可不会这样哄着,除了抱着他,似乎别的都不会做了。这,或许就是人和人的差别,面对她,他终究是冷清的。

帝和离开席间的时候,一双美目暗中注意到了,只是,他身边跟着青嫣,便没过去打扰。翩翩君子,秀雅佳人,她过去必是多余了。

未曾注意到帝和离开的仙者们,待到寻不见他,方才晓得老大已经走了。累着万年没能擢神的殿中仙家着实不少,走了几个人丝毫不觉,只是帝和不在席间,叫人多有失望。可不过,他这般身份的大尊神素是说来来,说走走,席上的仙家大已习惯了。

亥时中,天殿里面的仙家已不多,少有的几个坐在一块儿交换修行遇到的糟心事儿,一个个说得只叹气,尤其有些收了徒儿的,越发觉得头疼。

珀洛看着半倚椅棂睡着的诀衣,他不过与一些朋友聊了会儿,片许不见,她竟睡着了。

青嫣看着珀洛,“珀洛,我们走吧,很晚了,该回去休息了。”

“天姬住哪儿你可晓得?”珀洛问道。

青嫣看了眼诀衣,“我怎么会知道她住哪儿呢。”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子,极西天的天姬无事跑到霏灵山来做甚,擢神大会与她可没有一个地瓜的关系,无端端的过来,睡着了竟还要给他们添麻烦。

一旁站在珀洛身边的胥夏看着他,“天姬是和麒麟神尊一起来的,你们莫要忘记了,进来的时候,神尊可是抱着天姬呢。依我看来,天姬跟神尊怕是关系匪浅,说不定天姬是在此等神尊,我看我们就不要操这份闲心了。”胥夏伸手拉了拉珀洛的衣袖,“珀洛,我们走吧,晚了明日起晚了可就不好了。”

“是啊。”

青嫣看着珀洛,也催促着他。

“珀洛,走吧。”

珀洛道,“麒麟神尊如今身在何处你们可知?”

“这……”胥夏看着青嫣,“先前神尊不是与你在一块儿么?”

“先前喝酒是在一起来着,可后来眨眼不见他了,他是神尊,我哪里可能跟他在身边。”便是想,也得神尊愿意才行。

珀洛朝天殿里面看了看,除了三两仙君之外,就剩下他们四人,留诀衣一人在此断然不行。她虽是极西天的人,先前与他们无甚交情,可今夜之后,又怎会还是陌生人呢。筵席散去,独她一人,如此没有风范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

珀洛走到桌后,还没有弯腰,胥夏拉住他,“你做什么?”

“带她回去。”

青嫣蹙眉,和胥夏异口同声,“不可。”

青嫣胥夏对视一眼,各自脸上写着不满,看着珀洛。

“你不能带她回去。”

“为何?”

青嫣抢了胥夏的回答,“她是女子,你是男人。”

珀洛轻轻一笑,“正是如此,我才不能看着她一人留在此

处度夜。”

胥夏将珀洛拉开两步,脸有急色,“纵然我们晓得你是好意,可她呢?天姬醒来未必喜欢你如此照顾她,再者说,我们那儿就三间房,你我青嫣三人一人一间,若是带天姬回去,你叫她睡在哪儿?”

青嫣立即道,“我不要让出床,也不要跟她一块儿睡。”就算是天姬又如何,她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陌生人与我睡在一起的,我定是睡不安稳的。”

胥夏看着珀洛,声音忽的温柔了很多,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我和不相识的人也不喜睡一块儿。何况,天姬是女子,断然也不能与我睡在一起,床嘛,我倒是可以让给她,只是……”胥夏盯着珀洛的脸,不愿放过他双眼里的神色,说道,“今晚我与珀洛你睡在一起可好?”

“不行。”

“不行。”

青嫣不愿,珀洛也否了胥夏的建议。

胥夏瞪了青嫣一眼,不解的看着珀洛,“为何?你是男子,我亦是,我们睡在一起有何不可?或者,珀洛你把自己的房间给天姬安寝,你来我的床上。”

话音才落下,突然一道劲气劈来。

“啊!”

胥夏大叫了一声飞得老远。

诀衣眼未睁开,稍微挪了下身子,换得一个更为舒服点的姿势,半梦半醒间低语,“吵死了……”

见胥夏被扫开,青嫣冲着诀衣不满道,“你这个……啊。”

青嫣的话还没说完,便给诀衣抬手弹飞了三十里之外,“再吵,杀无赦。”睡个觉而已,总有些扰人清梦的声音。

静静的,珀洛在一旁看了一会儿诀衣,不知不觉间,嘴角翘了起来,她睡着的模样安然得让人很想搂在怀中呵护,可如此乖巧的睡美人竟然会暴躁得不容他人吱言小语。略显粗鲁无理的事,给她做出来,却让他觉得可爱的紧,也是奇了怪了。

胥夏从远处飞了回来,想上前与诀衣理论一二,想到她的修为和身份,默默的忍了。

珀洛待诀衣再度沉睡后,轻轻的走到她的身边,弯腰准备将她抱起,双手刚碰倒她的身子,尚未看清诀衣如何勾腿的,整个人便给她踹飞了出去。

被扫飞的胥夏见珀洛被诀衣毫不客气的踹了两脚,拔剑便冲上去想教训她,伤他,他忍。伤珀洛,绝不行。

胥夏的剑光朝着睡着的诀衣劈下,凌厉的剑气逼近她,将好稳住身体的珀洛惊得还未出手相救,一道金光飞来,震得胥夏重重的摔在殿中,那把差点儿伤到诀衣的长剑钉入了殿中的石墙,仅留一个剑柄在墙面上,长长的剑穗儿不停的摆动。

从空中落下的青嫣走到殿中扶起地上的胥夏,“你胆儿可都大的。”

悠然淡绿的一个身影从空中缓缓的飘了下来,落了在诀衣的身边。

帝和背向殿中,缓缓的,轻轻的,“滚!”

在三十里之外看星星看月亮的他被一个从天上砸下来的女人扰了兴致就罢了,回来竟然看到有人要伤他带来的姑娘,做神仙可是做烦了么?

被帝和带回来的青嫣带着胥夏瞬间消失在天殿里面,生怕慢了一步便会被帝和灭个干净。

珀洛飞到帝和旁边,“胥夏是无心的,还望神尊莫要见怪,原谅他这一次,回去我定会严训,不叫他再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

“无心?”

帝和慢慢转头看向珀洛,“你可是想要告诉我,他挥剑全力劈下来是手滑了么?”

“麒麟,我知道他这次犯下大错,但求你饶恕他这一回。”

“不!”

极干脆的,帝和一字回绝了珀洛的求情。

说完,帝和弯腰,微凉的手掌扶着诀衣的头轻轻靠入自己的怀中,随后将她从椅中抱了起来,脚步轻稳的走下席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