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105.一笑一尘缘105

擢神大会帝和必定现身,众所周知,众人独独没想到他竟带着一个容颜极为出众的姑娘出现,而且是抱着人家进来。这样出现的画面算不上气派,却让人眼前一亮,甚至让不少神仙艳羡。要晓得,现在天界最值得嘚瑟的事儿,便是谁可娶妻生子,美人相伴枕侧后继有人。

帝和有美人在怀对于天界的人来说,委实算不得新鲜事,他的情圣之名早已传开万千年。只是不成想,在众仙心中最可能娶妻的万神之宗,却是连心尖人都不曾有。最不可能有帝后的帝尊连崽子都生了三个,深得众女喜爱的帝和神尊竟然还是孤家寡人一只,尤其可见,娶媳妇儿这种事和命里桃花的多少没关系,最主要还得看桃花是不是顽强,能否力压群芳,一开到底。

“拜见万神大宗。”

浮云仙雾环绕的天殿内,原本或坐或立的仙人纷纷拜服于地,一片跪伏天衣,番番景象与恭敬齐声让入殿初始尚有羞色的诀衣情不自禁的微微扬起嘴角。还真是怪不得这小子骨子里有股傲然不训,她领兵千万养桀犟性子,而他亦非有差。如此情景,叫人心底没不住平凡,傲心滋冒,油生安然与冷贵。曾闻,因他身份极尊,人人对他毕至恭敬,罕少有友,言语者不过二三,而他却非清冷,终日无趣。为此,逐让人唤其麒麟,免了尊号,渐渐使人淡他万神之宗身份,由此才与人亲近了许多。

尊贵可日淡,却不会消失,为忘却而忘却,终是不能抹去其高尊大德。

帝和从天空翩然飞落。不知诀衣会到擢神大会,天殿里没先置她的椅子,好在帝和的座位甚大,他抱着她走过殿中后,将她轻轻的放在自己位上,翩雅轻拂广袖,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众仙请坐。霰”

听到帝和的声音,殿中仙人齐声道谢后起身落座。

待大家都坐定后,帝和又道,“这位乃极西天的九霄玄君天尊,九霄天姬诀衣。想来各位是第一次见到她,可得好好记着,日后天界相见,莫失了礼数。”

刚坐下的众人纷纷起身,恭敬再拜礼,而且拜的还是大礼,“拜见九霄玄君天尊。”

诀衣看着乌拉拉的一群人再跪下去,心底忍不住偷笑。还以为某人只晓得逗趣美人儿,没想到捉弄起人来不分男女不分场面,刚才众人未起膝时他不说她是何人,站起后亦不说,偏生要等大家都坐入席了再说,惹得众人一片惊慌。

“众仙无须多礼,入座吧。”

“谢天姬。”

霏灵山神殿的仙子搬来了桌凳,放置在帝和的左手边,又很快摆上了美酒佳肴和仙果,两个仙子走到诀衣的身边伏礼。

“小仙不知九霄天尊驾临,宴前未备神位,请天尊责罚。”

诀衣看了一眼旁边新设的上位,并无不悦,“不知者不罪。”

“多谢天姬。”仙子起身,退后一步,示请姿,“请天尊上坐。”

诀衣刚欲过到自己的座位,身边的帝和忽然捉住了她的手,“寸步不离。”

她禁术已解,还有什么寸步不离?眼下是能离多远便多远,最好一人独木桥,一人阳关道,河水井水分明。当然,欠他的恩情日后得了机会,她必会双倍偿还,绝不叫他吃丁点儿亏。

心是,行非。

诀衣轻声道:“此宴中多人,想必不会有伤害我的事,我坐到旁边,你也方便与他人畅饮。”漂亮话谁不会说呢,是否舌灿莲花不过是她想不想为而已。

说完,诀衣稍稍倾身靠近帝和,声音压得很低,将将够他一人听得清,“你不见席中有多少美人么,刚刚抱我进来时,想必这些仙子们已是心中渗血,若再不给她们与你亲近的机会,小心情圣之名不保。”

诀衣巧妙借仙法从帝和手中抽chu自己的手,眨眼消失在他的身边,坐到了神殿小仙为她准备的桌边。

席间人甚多,帝和绕是想揶揄逗趣诀衣,也委实太不便了些,朝她轻轻笑了下。如此迫不及待的坐到旁边去,真是为了让仙娥们有机会靠近他吗?他看,未必吧。

慢慢的,帝和的目光投向诀衣的左手边,与他之间隔了一个她的男子。自从两人坐下,他便有意无意的注意诀衣和他之间的动静,居然不见诀衣看男子一眼,她莫非以为不瞧男人,他就不会发现任何么?一袭白衣飘飘,冠宇轩昂,纤尘不染,如此美男子,如果他不来霏灵山,擢神大会第一美男的名号必然是他得了去。珀洛,碧落天修为最高神的神,亦是六界里德善之人可否

位列仙班的掌谛之神。

擢神大会,每五千年一回。珀洛掌六界那些因福德满溢而不必历天雷渡劫的凡灵可否位列仙班,帝和则掌着修为达成的仙人其德御善果可否提擢为神的定决。

万年前,帝和为天地苍生封天,其善德感茕浩瀚,因其缺,擢神大会有两次未曾举行了,仙界不少的仙者本该擢神千年了,因他不在天界一直延迟着。万神之宗乃天地大宗,旁人取代不得,只能由他来决定,漫漫无期,一等便是万年。新至五千年没过完,不少仙家听闻帝和回了天界,建言与上一次擢神大会不过隔几百年久,请命帝和可否同意把擢神大会补上?若是再等五千年满,便是一万五千年一回,擢神仙家何其多,不若补了本次,下一回便轻松许多。

帝和难得回天界,本不想花时日在擢神之上,不料珀洛竟然修书一封与他,希望他允补擢神大会。想到诀衣提问过他,是否见过碧落天的百里春阳,又曾说‘珀洛嫌她不好看’,与珀洛略有些交情的帝和便允了。他想借此机会问问珀洛,九霄天姬都不美,他眼中的美人应该是如何模样?莫非,他一人的审美如此高于天界众神么。他是见过多美的女子,以至于诀衣的爱慕都能弃之不要。倘若能将诀衣留在天界,身边有个男人照顾着她,不论是否她的夫君,他在异度能安心些,托付之后,亦算得对得起夙漠那个小家伙了。

珀洛见帝和看向自己,微笑颔首,举杯恭礼,“麒麟神尊,好久不见。”

“呵。”帝和笑了,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当真是许久不见,今日可要不醉不归呀。”

珀洛脸上的笑容愈深,“好。”

收杯,一饮而尽。

帝和素爽快,仰头喝尽杯中酒,与珀洛话间看到他的旁桌坐了一个女子,极清丽,至秀美,若是没有猫猫在此,可算得是席间的翘楚美人了。哪怕是平时遇到,这样的美人儿也会得他一声真心的赞叹,俏婉婉的一个天仙美人。美人很多,能让他特别注意她的这回还真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在他与珀洛对饮的时候,女子一直凝望着珀洛,深情款款。

斟酒的时候,帝和看着杯中的酒,暗道,珀洛眼睛是好的么?难不成觉得身边的女子比猫猫更好看?这若是让四海六道八荒的人来评理,只怕除了他,无人会说猫猫不如他身边的女子。而且,这小子为什么要说猫猫不好看伤她的心呢,别以为他没发现,当他放下猫猫的时候,珀洛看着她的眼中有着藏不住的惊艳。臭小子,明明就认为诀衣很美,竟然口是心非的让她难过,不像话。

帝和暗想,说不准便是被珀洛伤了心诀衣才误打误撞进入了异度。

“珀洛。”

珀洛含笑看着帝和。

“难得与诀衣相见,不喝上几杯么?”

帝和看着低头在挑仙果吃的诀衣,颇有些恼她不争气,人都给她弄到眼前了,居然还能吃得下仙果,这个时候,在她艳压群芳的场面里,应该必须立即拿出她对他的那股子狡猾偷袭狠劲毫不留情的给予珀洛最心痛的反击,让他明白,眼神不好是病,审美不佳是大病,必须得治。在天界里面,修为不高不重要,赏美的本事必须要有。珀洛太差劲了。

听到帝和这样说,珀洛看向诀衣,笑容真诚得让帝和心里不住的鄙视,臭小子,伤了姑娘的心还能笑成这样,太能装了。

“诀衣天姬,今次能相识,万分荣幸。”

帝和暗道,还今次能相识?!装,继续装,看他能装到几时。

诀衣转头看了左边的珀洛一眼,微微点头,继续从果盘中挑自己喜欢吃的仙果吃。

看到诀衣对珀洛的回应很是风轻云淡,帝和暗中恼火的很,她的坏脾气去哪儿了?她的滑头去哪儿了?她偷袭人的本事呢?她嘴皮子不是不爱服输的么?怎么到了珀洛的面前就变得话都说不出来呢。还说自己不在乎他了,明明就在乎的紧,到这会儿还装淡定,亏得他抱着她进来就是想给珀洛瞧瞧,他的眼睛不好使,他可不会如他。

“诀衣天姬,可否与你对饮一杯?”珀洛端起酒杯看着诀衣。

诀衣面无表情的端了酒杯,“请。”

“请。”

帝和看看诀衣,再看看珀洛,两人装得不错嘛,明明认识,却弄得好像两人是第一次见面,如此生分客气。

“珀洛,你我相识多年,修书给我,可还是第一回,让我猜猜你是为何?”

珀洛轻轻笑了,

“你莫要猜了,我实话实话便是。”

“可不要说是为了美人啊。”

“呵呵……”珀洛低低的笑了声,“我晓得。天界美人都是你的。不过,这一回修书给你,虽然不是为了美人儿,可其中确实有……呵呵……”席间人多,珀洛羞于说到美人,以笑带过,却明白帝和会懂。

擢神大会延了一回两回,对寻常仙者来说,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众人对帝和甚为臣服,心无欲念。可在碧落天修行的一众仙家却不愿再多等五千年,并非他们贪神位,不过是碧落天的蜀沂天门一派修行有位阶界定,有些人已在仙者位上白修了万年,年年如此不得进,苦恼了万年有余,而今还要再等五千年,当真是虚度光阴。在白修的人中,有两个人与珀洛的交情颇深,一个是他身边的娇丽女子,名唤青嫣,另一个则是青嫣旁边的男子,胥夏。他二人多次恳求珀洛找帝和求求情,让他破例允许擢神大会举行,这才有了珀洛的书简。

帝和了然一笑,“让本尊猜猜,让你不好意思说出口的人,是不是……她?”

帝和的目光望向青嫣,嘴角的温润淡笑醉得青嫣呼吸一窒,四目迎上的一刻,脸颊羞红,连声音都带着丝丝的颤色。

“小仙青嫣见过麒麟神尊。”

“果然美人儿。”帝和调笑珀洛,“珀洛,之前可是一点儿没瞧出来你是这样的人啊。”

珀洛无奈笑道,“你莫要取笑我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晓得吗?”

“哎,以前以为晓得,现在可是真不知了。”

看着颇为清心寡欲,没想到还有不少桃花故事。若非一番巧合,还不知他竟然伤过小野猫儿的心,可伤就伤罢,为何他看上的青嫣姑娘差了猫猫如此之多呢?虽说猫猫的脾气是不大好,可并非不讲理之人,身份更的尊贵的很,温柔起来如水娇柔,妙曼身姿贴入怀中的时候,非绝定男子,恐是不能全身而退了。

诀衣对珀洛的平平淡淡让帝和愈发肯定,她一定是还没忘记珀洛。而且,他越瞧她越没出息,珀洛敬酒,敬她她便喝,也不懂得拒绝,来者不拒的姿态让帝和暗暗鄙视的很。

青嫣本是看着珀洛,见他和诀衣说话,强忍着不喜,可帝和与客气喝过一杯酒后,她的目光便粘在了帝和的身上。

帝和本就与众仙的关系颇好,这次回来,破例现身霏灵山,更是让人对他的喜欢越发多了,席间喝过一巡美酒后,众仙纷纷朝他敬酒。男男女女,仙子仙君,相熟的,初见的,一个个对他好不热情。

诀衣初次来霏灵山,其身亦是尊贵的很,众仙在与她对饮时,发觉姑娘大方且爽快的很,先前的拘谨渐渐散去,与她举杯邀饮的人愈来愈多。

军中女子好性情,诀衣便是如此。远看着与她不敢多言,仿佛与她多说一句话都能吓出个魂来。可细心相交,会发觉她不拘小节,是个洒脱的性情女子。

和诀衣喝过几杯酒后,珀洛与她的话逐渐多了起来,加之珀洛在仙界里的口碑极好,与他俩交谈的仙家愈来愈多。帝和身边亦是诸多美人,欢颜推盏间,仰头喝酒的帝和从人群里去看诀衣,诧异了一记。

本是在他左手位的她怎么去了那么远的地方,而且她身边一抹白色甚是扎眼,叫他想忽视都不行。

发现诀衣和珀洛不知道什么时候与一群仙家在远处聊得喜笑颜开之后,帝和的目光时不时的便溜了过去,每次看到都让他鄙视。

猫猫在笑,笑的很美。他们在说什么,怎么会让她笑得那么开心呢?

帝和暗道,女人啊女人,果然遇到自己爱慕的男人就容易头脑晕乎,连女战神都不能幸免。她可还记得在帝亓宫的屋顶上那么伤心的回忆么?人家珀洛可是不喜欢她的,还说她不好看。这样审美差劲的男人,她怎么能再次和他聊得欢喜呢?见面就得开揍,必须把人揍得他徒儿认不出来才解恨。可她倒好,好了伤疤忘记了疼苦吗?人家不过敬了她几杯酒,竟然就原谅了对方,骨气呢?脾气呢?傲气呢?统统不要了么?

又时。

珀洛附耳诀衣与她说什么,让她嘴角扬起,连眼中都是笑。

帝和更是暗心鄙视。

做什么呢?!

不是说猫猫不好看吗?不好看凑过去说什么悄悄话呢?不晓得这样很容易让女子误会的吗?尤其是诀有理这样的傻姑娘,男人若是柔情了,示好了,保不准儿她就抹去受过的伤,不管不顾的

扎到男人怀中,撒娇讨欢。

帝和的目光从人缝里钻出去,落在了诀衣的笑靥上,笑笑笑,在屋顶的悲伤都忘却的笨姑娘,带她来是让她教训珀洛的,可倒好,反而让她重新喜欢上了他。

“……麒麟神尊。”

“麒麟神尊。”

帝和收回真正的目光,他眼睛里的虚光让身边的人以为他在认真聆听,直到青嫣连唤了他好几声。

帝和微微一笑,看着身边的青嫣,“美人儿的声音当真是好听,人美,声也美,忽而叫本尊好生羡慕珀洛这小子了。”

“麒麟神尊,你莫要笑话我了。”青嫣羞赧的低头一笑,对刚才帝和走神的事有了自己的想法,她还以为他没有在听她说话呢,没想到是装出来故意让她多呼唤他几声,喜欢听自己的声音罢了。

“你在这儿和本尊喝酒,可不怕珀洛被人抢了去么?”说话的时候,帝和转看远处笑声传了过来的诀衣一群人。有什么事这么开心呢?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从不见她这样笑,独独就给珀洛看么?

青嫣以为帝和在故意揶揄她,拿她取乐子,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见珀洛端了一小碟吃食递给诀衣,嘴角的笑容虽淡却很迷人心魂,尤其他看着诀衣的目光,甚是温柔。

“麒麟神尊怪会取笑我的。”青嫣虽觉帝和极好,可才片刻的功夫,对珀洛多年的恋慕终究不能全部散去,心中虽不悦,却努力秉持了仙子的优雅柔婉,“珀洛天君在仙界有许多姑娘喜欢,他又不是我一个人的。”

帝和勾唇,笑问,“你可是想过让他变成你一个人的?”

“麒麟神尊你莫要乱说。我可没想过。”

青嫣连忙急声和珀洛撇清了心念,碧落天的天君位份虽然不低,可和佛陀天的神尊比起来,终究是差了许多,即便是她和珀洛两情相悦,珀洛也是不得娶妻生子的。何况,她爱慕珀洛是真,珀洛对她却一直是好友,她修行十分用心,他不过是善心助她和胥夏罢了。她知晓他的心思,不过是在用久长的时光将他感动,以他的睿智和苦修,若是有心,入佛陀天亦并非不可能。心心念念久长时,感动天地,或许真有梦成真的一日。

只是,天算地算日日算,没算到今日竟然能见到南古天的神尊。说是神尊,可四海六道八荒里的人谁不晓得,南古天帝亓宫里的麒麟神尊其实是南古天的帝和圣尊。迟迟不入圣尊大位,不过是他不想去渡劫,不愿入了那道籍。悠闲自在习惯的他,不看重身外的名号罢了。

“呵。”帝和笑如清玉,拂了周遭的一干美人心,“你若是想过,本尊才觉得好呢。”

“为何?”青嫣问。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