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01 援手

羽凌天几乎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南宫昭在听到那句话的瞬间就心里一沉,而后立刻转身,一下子就看到了羽千宴迅速染红的胸口,嫣红黏腻的血液在青色的锦袍之上快速的渲染开来,那浓郁的血腥气息,几乎让她难以呼吸。

她立刻扑上前去,心里担忧惶恐,却是在距离他一步远的时候,看到他平静决绝的神色,下意识的止住了步伐。

她看着他,满脸泪水:“千宴,千宴你这是在做什么?你肯定是一时冲动对不对?快!给你父王道歉,跪下认罪,我们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吗?你、你的伤…。要立刻医治啊…。”

她声音哽咽,几乎泣不成声,到最后已经有些语无伦次,却又不敢上前,看到那几乎深深的陷入的匕首,甚至只剩下了匕首的把柄,她惊得心都在颤抖,满心的悲伤慌乱。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再刺激了他,让他再做出什么事情来。

羽千宴唇色苍白,却是眼神执拗的看着羽凌天:“还请父王退位!”

“你疯了!”

羽凌天一声怒吼,脸色涨红。

“你为了那么一个女人,当真要做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吗!?”

“儿臣别无他法。等事情结束,必定会前来赎罪。还请父王成全。”

羽凌天袖袍一挥,就要转身离开:“你当真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今天的事情,本王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即刻滚回去!这个地方,绝对不允许踏出一步!”

随着他一声令下,立刻有几道暗影出现在他面前。

“好好看着他!若是他尝试出去,就给本王好好教训他!等他吃了亏,就明白自己今天做的事情,是多大的错误!”

能悄无声息出现的自然实力超凡,都是最为厉害的皇室暗卫。

羽千宴却是面色不变,双手再次用力,那匕首顿时陷得更深,不断有血从他的胸口涌出。

南宫昭低低的呜咽了一声,满脸泪水。

羽凌天眉头狠狠皱起,却还是冷着脸容挥手,示意那些人动手。

那些人看向羽千宴,然而在即将动手的时候,却是忽然顿住,惊愕的看着羽千宴手中的玉佩。

“先祖黑龙令在此,谁敢上前?”

羽凌天震惊的回头看,果然看到羽千宴沾满鲜血的右手上,正握着一块黑色的玉佩。而上面,正雕刻着一条腾云驾雾的巨龙!

那上面散发出的强大而遥远的神秘气息,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几乎是一眼,他就可以确定,这的确是先祖的黑龙令!

传闻中,先祖创立了帝国之后,曾经一度尝试晋级那个极高的境界,后来干脆退位,自己一个人出去游历天下,希望能够成功突破。

然而最后却是依然没有成功,而且最关键的是,若干年后他再次回来,却浑身是伤,仿佛经过了一场大战一般,最后终究是没有挺过去,三天后殡天。

而在临死之前,他只留下了一块黑龙令,并且立下遗嘱,以后任何皇室子孙,若是能够拿到黑龙令,便是可以直接掌权,成为帝国的最高位者。

而后,便是带着这黑龙令一起葬在了照壁阁。

这样大的诱惑,没有人会不动心。虽然当时这件事,只有少数皇室之人知道,但是仅仅只是那些人也已经足够惹出足够多的麻烦。

相互之间争抢暗夺,不知道发生过多少不可言说的事情。

但是随着进去的人一个个的死去,再也没有出来过,众人这才意识到不对,原来照壁阁之中那么危险。

于是,为了自己的性命,选择进入照壁阁的人,越来越少。

这个秘密,知道的人也就越来越少。唯有皇室最为核心的人物才知道一二。

羽凌天其实一直对羽千宴抱有希望。所以在他进入照壁阁之后,便一直在等待。只是那时候,羽千宴将照壁阁摧毁,自己也受到了极大的损伤,出来后一直忙于治疗,他也就暂且将这件事情搁置了。

那时候他想,一千年时间,皇室之中都没有人见到那东西,羽千宴得到的可能也应该不是很大,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谁知道,他竟然一直隐瞒到了今天!

他早早就拥有这件东西,却一直不显山不露水,若不是这一次将他逼急了,为了那个女人,他还不知道会隐瞒这件事情到什么时候!

羽凌天心里一阵恼怒和震惊,看着那一块几乎暗沉的吸收了所有光亮的黑龙令,他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怪不得他这般大胆,原来是因为早就有了底牌!

“好…。好得很…。哈哈哈!你可真是父王的好儿子!”

羽凌天气的头昏脑涨,说话也变得有些口不择言了起来。

其实羽千宴如果不是到了这个地步,是绝对不会将这个东西拿出来的。

他对于王位毫无兴趣,也不想做到那个位置上,看似高位,实则孤冷。

他拿出来,也不过是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而那些暗卫在看到黑龙令的时候,也傻在当场。

他们虽然知道黑龙令,但是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过,甚至在整个帝国的历史之中,都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时之间,竟是让他们愣住。

但是暗卫终究是听从最高命令的,在缓过神来之后,几人便是同时跪下——

“属下遵命!”

奥斯帝国,没有什么命令,比黑龙令拥有更高的权限!

羽凌天骤然扭头,看向那些忠于他几十年的暗卫们:“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

然而那暗卫却是抬头,直视着他,道:“陛下赎罪,但是黑龙令既出,我们必当听从。按照三殿下的命令,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称呼您为陛下了。请移步上阳宫,颐养天年。”

羽凌天气的喘不过气来,胸膛剧烈的起伏。

南宫昭在一旁看着,立刻上前扶着他:“陛下!陛下!”

羽千宴闭了闭眼,一把抽出自己心脏上的匕首!

因为没有添加任何的防御,这疼痛也是十分剧烈,但是他容色却是不变,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双琥珀色的狭长眼眸,已经一片冷静,如同万年不化的积雪。

“暗卫听令,即刻控制皇宫内外,传令下去,父王身体抱恙,宣布退位,并且传位于我,即刻等级,执掌大权!”

“是!”

……

这一天,注定是帝都百年来最为不平静的一天。

伽陵学院莫名遭到偷袭,一夜之间,苍离失踪,整个伽陵学院死伤惨重,伽陵学院曾经的仇敌,都是趁着这个时机一举而上,试图彻底踏平伽陵学院。

伽陵学院苍离的弟子凤长悦,率先迎战,甚至牵连出了一个背景不凡的男人,却在即将将那些人击退的时候,两人突然消失,伽陵学院处境更加困难。虽然有隐世的长老出来,但是却也对上了不少强者。

况且,在这种时刻,纳克兰国王发书,痛斥凤长悦杀害大公主桑煦凝,要求奥斯帝国三天之内交出凤长悦,否则必定倾举国之力,为大公主血洗冤屈。

奥斯帝国国王思虑再三,最终选择妥协,派出帝国三大长老以及禁卫军包围伽陵学院,命令他们交出凤长悦。

伽陵学院誓死不从,奋死一战。

其中,伽陵学院大长老更是联合其他长老开启御灵阵,更是以一己之力血祭御灵阵。

那些妄图进入伽陵学院的人们,在这样的强大反攻之下,纷纷死亡。甚至连逃亡的时间都没有,便已经被卷进了御灵阵,成为了一滩血肉,而后完全消散。

场面僵持,血几乎染红了半个帝都。

看到伽陵学院的这般强硬态度,伯明长老等人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他们以前对于伽陵学院多有客气,大部分是因为苍离,而现在,失去了苍离,他们居然还这么嚣张硬气,实在是看着让人恼怒。

一声令下,禁卫军竟是开始尝试闯入伽陵学院!

伽陵学院虽然很大,但是禁卫军来的人数,却也不少,兵分两路,将伽陵学院包围了起来,而后尝试朝着里面冲去。

在伽陵学院之外,自然是还有着结界,甚至那上面,还有着凤长悦赤心之炎的炽热温度。

但是禁卫军也不是吃素的,在一遍遍的尝试之后,终于感觉到那结界被打开了一个缺口。

只是还没有来得及进去,就被里面突然飞出的一道灵力给斩杀当场。

“狗东西!我们伽陵学院也是你们能进来的吗?真是找死!”

禁卫军的人一愣,抬头看去,站在面前伽陵学院的墙上的,一排年轻的面孔,个个剑拔弩张,满脸愤怒。

显然是伽陵学院的学生。

禁卫军们当即竖起手中的长矛,双方立刻陷入僵持。

站在中间的,正是蒂亚。

“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老娘站在这里,今天谁也别想过来!我们伽陵学院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能进来的,懂吗!?”

蒂亚说话毫不客气,扬起下巴,眼神睥睨,看着那些人,就像是在看一堆垃圾。

看到是蒂亚,当先的一个小队首领立刻心生犹豫。

蒂亚身份可是不一般,她祖父可是帝国财务大臣!家族力量简直不要太强悍!

眼下她站在前面,他们要是硬闯进去,伤了她,可怎么和上面交代?

但是这犹豫也只是片刻,那人当即道:“蒂亚小姐,我们奉劝您不要搀和这件事。今天我们是一定要将凤长悦带走的。您再怎么阻拦,也是没用的。”

蒂亚心里暗讽,幸好凤长悦这时候被轩辕夜带走了,要是让那个男人听见这句话,只怕是要大开杀戒了。

她冷笑一声:“你们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的小命吧!赤瞳!上!”

话音落下,她脚下顿时浮现银色圆阵,一道优雅矫健的身影,逐渐浮现。

正是她的魔兽——独角兽,赤瞳。

“既然你们一定要找死,那就别怪老娘不客气了!”

而与此同时,卡西尔和西泽,也都分别占据不同方向,大开杀戒。

整个伽陵学院,顿时像是铁桶一般,连一只鸟都不可能飞过去。

被厚厚的狐裘裹着的男人,看大这一场景,面色清淡,甚至眼里流露出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来。

想不到,今天这一趟,来的可真是值了。

他忽然转头,看向某个方向,微微一笑。

嗡!

御灵阵之中,忽然传来一声轰鸣。

那上面流动的血色,顿时凝结。

众位长老目眦欲裂!

大长老,战死!

“终究还是…。来的晚了…。”

一道轻柔的声音,忽然传来,飘飘荡荡,似乎像是春风抚平人心里的诸多忧愁。

------题外话------

二月君此时已经在考场了,剩下四天每天都考试。七号八号的更新是早上九点,九号的更新会在晚上,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