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15 心通透

也许是因为当时正处于进阶中,吸入的毒烟尽数的进了五脏六腑,甚至,就连血液之中也有毒素的存在,若非她的身体里早有抗毒的药液存在着,只怕这时她就不仅仅只是失明和声带受损了。

到了这一刻,她也不得不承认那魔修对毒物的天赋非同寻常,单单这样把着脉她根本无法诊断出血液里的毒到底是什么样的毒物调制而成的毒药,如今眼睛看不见想要为自己解毒就更是难了。

若是有那解毒灵珠在的话,她身上的毒应该也是能解,只可惜,那解毒灵珠她让丫丫送回去了,而现在身处的地方又不知在何地,想要回到顾家,又岂是一朝两日便能做到的?

眼睛看不见,声音说不出,这一路的危险更是难以预料。想到这,她心下一叹,脸色也带着凝重之色。

身上的内伤她倒不惧,她空间有的是治疗内伤的丹药,再重的内伤只要服下一枚九转金丹自然会痊愈,只是体内的毒……

她不知道,这样的受损他日若能用解毒灵珠解了毒之后,眼睛和声带还能恢复吗?

眼下体内的毒素她又是否可以压制到回到顾家?若是没回到家毒素就压不住的反弹,那……

这边,顾七正在思忖着接下来的路,以及如何回到家里去,而外面厨房里,则是另一番的景象。

“什么?你说那长得跟仙子似的姑娘是个瞎子?声音还说不出话?”汉子错愕的瞪大眼睛惊呼一声,似乎不敢相信那样美丽绝尘的女子居然会看不见和说不出声音。

“鬼叫什么!小声点!”妇人瞪了他一眼,伸手在汉子的腰间拧了一把肉:“别以为老娘不知你打什么鬼主意,老娘警告你,你给我收敛一点,那个丫头你碰不得!”

听到这话,那汉子睨了她一眼,小声的道:“婆娘,我怎么不知你这么好心?会对一个来历不明的姑娘这么好?又是熬药又是上药的,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自家婆娘是什么德性他可是一清二楚,正因为这样,才奇怪她怎么会对那姑娘那么好?

那妇人沉思了一会,这才道:“我原本想着这姑娘应该是富家千金,瞧她身上的那一身衣服就不是咱们买得起的,救了她兴许还能得到些报酬,却没想到是个瞎眼又哑巴的,能被人弄成这样估计也是没什么背景的,倒不如……”

“倒不如什么?留下来给我做小?”那汉子眼睛一亮,贼兮兮又带着兴奋的道:“婆娘,你又是个不会生的,要不就把她留下来给我做小吧!”

妇人一听这话,顿时黑沉下来脸来,抄起一旁地上的烧火的木头就往那汉子身上打去:“死鬼!老娘几天没收拾你皮痒了是吧?”

“嘶!哎哟,你个死婆娘下手真狠!”汉子避不及被打了一下,痛得直跳脚,却又迅速上前夺下她手中的木头,压低着声音道:“别嚷嚷了,等会该让那姑娘听见了。”

“哼!”那妇人哼了一声,横了他一眼这才去看锅里煮着的鱼汤。

“婆娘,你还没说你打什么主意呢!”

“去去去!少来烦我。”妇人推开他,一边往灶中加柴。

又过了两天,顾七身上的伤渐渐的好起来,而内伤也在服用了一枚九转金丹后修复过来,只是,她身体里的血液都有毒性,却是不能运用灵力气息,否则,只会加快体内毒液的流转,从而丧命。

见自己已经下床走动都不成问题,在那妇人给她送来吃物之后,顾七便比划着,告诉她自己要离开了。

这两日,她已经弄清了她所的地方,只是没想到掉进瀑布里面后自己竟会被水流冲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当时所处的地方是南边,而眼下这地方却是与南面交界的北边地带,想要回到家里去,她得找到一名实力出众的修士,让他御剑送她回去,否则,拖得越久她体内的毒越麻烦,身体也会越发虚弱下来。

妇人见了眼睛微闪了下,脸上的笑容也有些难掩的欢喜,只不过顾七看不见而已。

“姑娘可是想要进城?你眼睛看不见,自己一个人进城会不会有危险?要不,通知你的家人来接你?”她试探性的问着,她的手势她连猜带蒙还是能猜中的。

顾七笑了,摇了摇头,继而,从衣袖中取出一个锦囊递给她,算是答谢她这几天的照顾。

“这、给我的?”妇人怔了怔,有些诧异,当时救起她时,这姑娘身上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手指上的那个戒指也是看起来破旧值不了钱,也没手饰什么贵重的东西在身,这会又是从哪里拿出来的锦囊?

看到她点了点头后,妇人迟疑了下便接过那锦囊,打开一看,却是惊住了:“嘶!金、金币!”好多的金币!这、这少说也有一百枚金币吧!难怪这么沉!

她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回见到这么多的金币,这些金币可是够他们下半辈子生活无忧了!

一时间,拿着这些金币在手,看着顾七的目光却有了一丝复杂。原本,她是想着将她给卖了的,她虽看不见又说不了话,但长得好,说是仙女也不以为过,却没想到,她竟会拿出这么多金币给她。

本打着坏心思的人,此时也不禁有些犹豫,毕竟人心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是歪的。

妇人拿着金币有些魂不守舍的出了房间,而身后,顾七靠坐在床上嘴角一直噙着笑,她的眼睛虽然一片清澈,但,却是看不见的,有点类似于当初风逸眼睛的状况。

她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心却是通透的,更何况防人之心不可无,她又岂会真的事事相信这妇人?这妇人也就罢了,那个汉子却是每回见到她眼睛都直勾勾的往她身上瞄却也不敢有所动作,救了她什么也没问,也没讨要什么报酬,每天还好吃好喝的招待着,用脚趾想想也能知道不对劲。

不过,毕竟是他们救了她无疑,她本修仙之人,这救命之恩自然得还,若不然他日进阶时必定会更加困难。

她缓缓的闭上眼睛静思着,而外面,那妇人拿着手中的装着金币的锦囊皱着眉坐在门槛上,汉子一进院子便见到她,上前问道:“婆娘,你干什么呢?”眼尖的看到她手中的锦囊,汉子蹲下身,伸着手就要去拿:“这是什么?打哪来的?”

“啪!”

妇人一回神便狠狠的拍开那汉子的手,瞪了他一眼:“谁准你动了?一边去!”

“好端端的你干啥呢?”汉子揉了揉被拍疼的手,凑上前在她旁边坐下,又朝顾七所在的房间看了一眼,小声的问:“婆娘,那姑娘……”话还没说完,就见那妇人蹭的一声站了起来。

“你去跟老王说一声,让他赶着牛车过来,我送姑娘进城去。”

“啊?你真的要送她进城啊?你该不会是想……”想卖了她吧?这话他没敢说出声来,只是小心翼翼的回头看去,想着,那房里的人应该没听见吧?

“她应该是急着回家,这会进城的话中午就能到了,快去,别啰嗦。”说着,把汉子往外推去。

“行行行,你别推,我自个儿走,真是的。”汉子嘀咕着,这才往外走去。

顾七在房中听到外面的声音后,唇角微微一弯,从空间中取出一套衣裙来放在一旁,不多时,就听那妇人走了进来。

“姑娘,我让我家死鬼去租牛车了,等会我送你进城吧!”妇人开口说着,自决定不动坏心思后,心下也是一松,对着她时也自在了一些。

她点了点头,拿起身上的衣裙,示意她帮她穿一下。毕竟眼睛看不见,自己穿衣也不方便。

再次见到她不知从何处拿出衣裙来,妇人心头惊了一下,看向她的目光更是带着愕然与震惊,这一刻,她要是还猜想不到这姑娘是修仙者那就真的太蠢了!

她知道一些大家族的子女身上都有可以藏东西的什么空间,指不定这姑娘就是。想到这,额头渗出了丝丝冷汗,又有一丝的庆幸,庆幸自己没动她的心思。

这几日她身上穿的都是妇人给她穿的粗麻布衣,此时穿回自己的衣裙,只感觉浑身一阵舒服。那妇人在帮她穿好衣服后便说出去外面等牛车,顾七知她是心虚不敢对着她,便也没去理会。

“赤虎,出来吧!”她以神识唤着,觉得现在的她还得把赤虎带在身边才方便行事。

“主人。”一道光芒闪出过,便见赤虎出现在她的面前,看着眼睛看不见声音说不出的主人,赤虎红了红眼眶,都怪它,要是当时它能出来给主人护法,也许主人就不会出事了。

“赤虎,你缩小点跟在我身边吧!我眼睛看不见,需要你充当我的眼睛。”

“是,主人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主人的。”它以神识应着,心下暗暗下着决心,一定要保护主人安全到家。心念一动,它缩成了猫儿般大小,脚下一点,跃上了顾七的怀里。

顾七轻抚着它的毛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听到外面牛车的声音后,便缓步走出房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