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一二回 老乡?

祁夫人既知道了顾苒的那点小心思,自然不敢拖太多时间,也就七八日后,她便“收到”了天津卫自己兄嫂打发人送来的信,信上说祁老太太病了,想念她得紧,希望她能尽快抽空回天津卫一趟,也许老人家见了女儿一高兴,病就好了呢?

祁夫人当即将顾菁顾苒叫至了跟前儿,红着眼圈与二人道:“你们二舅舅来信,说你们外祖母病了,很想尽快见我一面,可马上就年底了,我又要防着夏家打发媒人来请期,又要操心你们三妹妹的亲事,年底庄子铺子上的收益也都要送来,各家的年礼也要准备起来,往年我都已够忙了,今年只会更忙,如何抽得出这个空来?可不去见你们外祖母一面,我又委实过意不去……”

话音未落,顾菁已道:“娘,您既抽不出空,不如就让我和二妹妹代您走这一趟罢,想来外祖母见了我们姐妹,与见了您也是一样的,病自然很快就能好起来了。”

祁夫人闻言,先是转悲为喜:“这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但随即已是一脸的难色:“你要绣嫁妆呢,而且届时夏家来了人,定然少不得要给你请安磕头,指不定姑爷也要亲自前来,说来你们上次见面,已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如今他又中了举人,定然与早年大不一样了,我私心里,还是希望你们成亲前就能说说话儿,彼此了解了解的。”

夏纪此次秋闱也中了举人,虽不是他们当地的解元,却名列前五,很是出了一回风头,夏夫人随即便修书一封送到了显阳侯府报喜,还与祁夫人说,待开了年便会携儿子一块儿上京,但并不妨碍祁夫人这会儿以此为借口,不让顾菁去天津卫。

顾菁听得祁夫人的话,不由红了脸,道:“盛京离天津卫也就几日的路程,我们来回都快马加鞭,去到天津卫后也只小住十来日,定能赶在腊月前回来,想来……也误不了事。”

祁夫人不赞同:“出门不比在家,谁能保证路上就能什么变故都不发生,万一就误了事呢,这可是你一辈子的大事……哎,这便是嫁得远了的悲哀啊,连自己的娘病了,想见自己一面,都做不到!”说着又要落泪。

顾苒见不得母亲与姐姐为难,忙道:“娘,您和大姐姐去不了,我去不就得了,横竖我什么事儿也没有,如此不就既误不了你们的事儿,又能一偿外祖母的心愿了?”

祁夫人等的可不就是这句话,知道二女儿是个属驴的脾气,所以这事儿千万得她自己强烈要求,自己才能答应她,面上却仍满是难色:“你一个人去怎么成,叫我如何能放心,哎,要是韬儿年纪大些,或是腾哥儿如今还在盛京就好了。”

果然顾苒立刻道:“我一个人去怎么就不成了,娘多派些人跟着我也就是了,再不然让爹爹打发几个金吾卫跟着我,娘总可以放心了罢?”

“胡说,金吾卫是皇家卫队,专门拱卫皇城的,你爹爹如何好以权谋私?”祁夫人道,“再说天马上就要冷了,大冷天的让你一个人上路,万一路上病了,可该如何是好?”

顾苒却早被能独自出门,便是去了外祖母家后,外祖母与舅舅舅母也不会拘着自己,而且祁氏族中与自己年龄相当的女孩儿少说也有十几个,哪像顾氏人口凋零,与自己五服以内还说得来的同龄人就大姐姐四妹妹两个,偏她两个还要管着她,此番自己终于可以暂时解脱了的念头占据了整个思想,急急说道:“就算爹爹不好以权谋私,我们家的护卫难道都是吃素的不成,必定不会有事的,娘您就只管放心罢,您就让我去罢,素日总说我不懂事不知道为您分忧,如今我要为您分忧,您偏又不肯了,以后您可再别这样说我了!”

好说歹说,总算说得祁夫人勉强同意了:“好罢,我就信你这一回,一路上你可得给我老老实实的,去了外祖母家,也要听外祖母和舅舅舅母们的话,进了腊月,我立刻打发人去接你……”

絮絮叨叨的叮嘱了顾苒半晌,顾苒哪里耐烦听这些,恩恩啊啊的胡乱应了一通,便急着回去收拾箱笼去了。

祁夫人却终究不放心,待晚间顾准回来后,到底还是要求顾准派了四个金吾卫届时护送顾苒去天津卫,当然也不敢告诉顾准自己此番打发顾苒去天津卫的真正原因,只说是祁老太太病了。

于是三日后,顾苒便带着自己的贴身妈妈和丫鬟,由两个管事并十来个护卫护送着,坐车一路往天津卫去了。

顾蕴与祁夫人方双双松了一口气,至少短时间内,她们不必再担心顾苒会做出什么糊涂事儿了。

祁夫人遂将精力大半都投入到了顾芷的亲事上,经过多番对比后,将顾芷许给了河北卫副指挥使的次子,虽门第不及显阳侯府,那次子本身也只是个末流的总旗,但顾芷进门后却是嫡子媳妇,夫婿靠着父兄的荫庇母亲的疼爱,将来混个千户乃至佥事同知之类的中级官位,分一份不薄的家产也不是难事;且河北卫离盛京城也就十来日光景,顾芷受了小委屈且不说,若她真受了什么大委屈,娘家人也不好不管。

显然祁夫人虽恼了顾芷,到底不是真正心狠之人,还是做不出真将顾芷胡乱许个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人家,让她将来连哭都找不到地儿哭之事。

只是这门让顾蕴都说虽称不上太好,却也绝不坏,若是放到别人家庶女头上,定会让其喜之不迭的亲事,顾芷作为当事人却并不满意,自知道祁夫人将她许给了这样一户人家后,她便开始不吃不喝了,大有以绝食之举逼得祁夫人收回成命之事。

祁夫人怒极反笑,顾不得其时顾菁与顾蕴还在,便冷笑着与金嬷嬷叹道:“看来我终究还是太善良了,别人才会把我的善良当做她嚣张的资本!”

当下也懒得再管顾芷了,待顾准晚间回来后,便把事情回了顾准,让顾准自己定夺去,说到底顾芷敢这样作妖,不就是仗着是侯爷的亲生骨肉,她这个做嫡母的轻易动不得她吗?

而顾准既疼爱孩子,不论嫡出庶出都疼爱,顾芷这门亲事在放定以前,祁夫人自然也是回过他的,他若不说好,祁夫人怎么可能自作主张就将亲事定下?当时他还曾暗暗感叹,自己这个妻子果然是娶对了的,哪怕再生气再恼怒,她也有自己的底线。

却没想到,顾芷竟是这个态度,这不仅仅是在打祁夫人这个嫡母的脸,更是在打他这个做父亲的脸,叫顾准怎能不勃然大怒?立时便去了一趟顾芷的院子,问顾芷到底想怎么样,从来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难道她还想自己的亲事自己说了算不成?

顾芷见了父亲,倒也不敢一味说祁夫人的不是,只说自己不想离父母亲人离得太远,还有宋姨娘,她本就只有自己这一个依靠,将来自己再嫁去了千里之外,宋姨娘可该靠哪一个去?

求顾准好歹看在父女一场的份儿上,替她退了这门亲事,另外再在盛京城内择一户人家,末了哭哭啼啼道:“……哪怕吃糠咽菜呢,只要能时时看顾姨娘,女儿也心甘情愿。”

把顾准气了个倒仰,敢情在这个女儿心里,只有宋姨娘才是她的亲人,为了宋姨娘她什么都愿意,别人都是在坑她,而宋姨娘除了与她相依为命,在府里人人都靠不上,离了她日子还不定凄惨成什么样儿,这是置他这个夫主和祁夫人这个嫡母于何地……也不知道宋姨娘这些年都是怎么教她的,教出了这么个不孝且小家子气的东西来!

顾准立时叫了人来,要送顾芷去家庙与宋姨娘作伴,你不是眼里心里都只有你姨娘一个吗,且陪着她去罢,等在家庙里吃够了苦头,你自然就知道念嫡母的好了,至于亲事,既已定下了,自然是不可能退的,顾准为此还放了狠话:“你哪怕今儿就死了,牌位也得给我嫁过去!”

祁夫人眼见这边闹得不像了,虽满心不耐烦管这些破事儿,也不好再装聋作哑下去,只得过来假意劝说了顾准一番:“芷姐儿还小呢,一时钻牛角尖也是有的,待大些自然就明白了,侯爷只慢慢教她便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顾芷这会儿正恨祁夫人恨得什么似的,她本能的觉得在发生了前番那样的事情后,祁夫人给她定的亲事一定不会好,纵好也只是好在表面,是黄连镀了金,将来自己嫁过去后,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

是以听得祁夫人的话,她惶恐激怒之下,立时便对着祁夫人爆发了,大骂了祁夫人一通‘佛口蛇心,口蜜腹剑,自己的女儿便当宝,捧在手里千娇百宠,别人的女儿便当草,想怎么作践就怎么作践,偏还要做出一副好嫡母的样子,着实让人恶心,我今日一定要揭穿你的真面具’云云。

气得祁夫人当即拂袖而去,顾准则脸色铁青,也等不及天明了,立时便命人将顾芷送去了显阳侯府的家庙里,显阳侯府方算是安静了下来。

当夜顾准自然好生抚慰了祁夫人一番,只祁夫人终究余怒难消,一连好几日都是沉着一张脸,只是儿女们面前才会有一丝笑模样,让朝晖堂上下言行进退间,都是加倍的小心翼翼。

好在其时已近腊月,一应年事都该准备起来了,夏家也打发了大媒来为顾菁和夏纪的婚事请期,两家最后将日子定在了来年的十月,待顾菁过完十六周岁的生辰之后,祁夫人日日忙得脚打后脑勺,哪还顾得上去生气,朝晖堂上上下下方暗自松了一口气。

祁夫人忙成这样,顾蕴与顾菁自然要帮着她分忧,日日也是忙得无暇分身,便捷那边,顾蕴便好长时间都不曾去过了,连慕衍好几次递话要见她,也被她以‘不得闲’为由给推了。

顾蕴倒也不是真抽不出时间出去见慕衍,实在是那次听了顾苒的那番话‘蹦跶的次数多了,渐渐就成了习惯似的’之后,她发现自己越控制,慕衍在自己眼前蹦跶的次数反而还越发多了似的,且想是那日在荣亲王府看了不该看的,她竟然梦到过两次与慕衍……虽然在梦里她的双眼一直朦朦胧胧的看不清那人的脸,可她心里却明白抱着自己的人是谁。

再就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时不时就会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在自己附近,还会感觉到有人在暗处盯着自己看,她本能的觉得那是属于慕衍的气息和目光,可四下里一查探,又没有人,也许这便是世人们常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些都让顾蕴很是不安。

母亲的前车之鉴和血泪交融的前世仍历历在目,她委实鼓不起勇气再去信任一个男人,再去投入一段感情,这世上最能伤人的,从来便不是利刃,而是感情,只要她不付出,自然也就不会受到伤害!

所以如今顾蕴开始有意远着慕衍了,想着只要远上一段时间,自己便把该忘的都忘了,他那头也渐渐淡了,自然一切就回复到最初了。

她存了远着慕衍的心,慕衍岂能感觉不到,一开始还只当她是小姑娘家家的脸皮儿薄,纵一时不明白当日的一些事,回头一细想,自然就明白了,也自然觉着臊得慌了,遂在递了一次话,见她不肯出来见自己后,接下来一段时间内都没再递过话,想着等她臊过了这一阵,自然也就好了。

说来岂止她觉得臊,他回头一细想,也没好到哪里去,尤其他一连好几夜都是鸳梦连连,清早起来只能换床单,一时也是没脸见她,怕自己那些见不得人的想头让她察觉到了,岂不是对她生生的亵渎。

不想事情都过去一个多月了,她竟依然不肯出来见自己,慕衍这才意识到问题大了,小丫头那个性子,纵扭捏也扭捏不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是……因忙打发冬至接连递了几次话,依然没等到顾蕴出来见自己。

至此慕衍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小丫头这分明是在躲自己啊,难道她竟真铁了心这辈子不嫁人,不但嘴上这么说,行动上也绝不含糊了不成,那自己怎么办,岂非一辈子都别想娶到她了?

慕衍心里郁闷的紧,可顾蕴不出去见他,他一时还真没有别的法子,总不能硬闯显阳侯府罢?没奈何,只得一边安慰自己,小丫头如今年纪还小,且如今身边也没有别的爱慕者了,自己还有的是时间和机会,一边隔三差五潜入显阳侯府,躲在暗处看一看顾蕴,听一听她的声音,聊慰相思之苦。

所以顾蕴的错觉,还真不是她想当然臆想出来的,而是慕衍的确时常躲在暗处看她,只不过她不知道而已。

进了腊月,祁夫人越发忙碌了,时常连饭都顾不得吃,自然也不曾提过打发人去接顾苒回来的话。

顾菁见了,还只当母亲是忙得忘记了,这日因与祁夫人道:“再有二十来日就是小年了,娘看是不是该打发人去接二妹妹回来过年了,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在路上过小年夜罢?”

正看账本的祁夫人却是头也不抬:“我前儿才与你爹爹商量好,就不接她回来过年了,让她留在你外祖母家与你外祖母舅舅舅母们过年也是一样,总好过天寒地冻的,还要让她赶路,女孩子家家本就不比别人,最是受不得冻的,还是待开了春后再打发人去接她回来也不迟。”

“可是咱们家本就人少,过年再少了二妹妹,越发没有过年的气氛了。”顾菁道,快两个月没见妹妹了,她是真的很想念她,而且还有一个原因她没有说出口,今年是她在家过的最后一个年了,明年的这时候,她必定已身在夏家了,自然希望一家人能团团圆圆,一个都不少。

祁夫人终于抬头笑道:“人少有人少的好,何况届时你二叔二婶都要回来,两房人合起来也不少了,怎么会没有过年的气氛?好了,不说这个了,我才瞧了屯口那边庄子的账,我记得去年的收益是两千五百两,当时我还让你看过,你还记得吗,怎么今年就只有一千八百两了?来人,把屯口庄子的庄头都给我传来!”

顾菁见母亲说起正事来,只得先把接顾苒回来的事放到一边,与祁夫人一块儿看起账本来:“是比去年少了七百两,可也没见庄头打发人来报灾荒,是该传了庄头来好生问问才是。”

如此忙碌着,不觉便到了腊月二十,顾冲与周望桂也带着福哥儿,坐车回了显阳侯府这边来两房人一道过年,只是这次回来二房就不只三个主子了,还将彭氏这半个主子也一并带了回来。

没办法,小年夜和大年三十儿的团圆宴姨娘也自来是有份儿出席的,周望桂纵再不情愿带彭氏回来,以免彭氏与彭太夫人和顾葭见了后,老少三个贱人又一起出什么幺蛾子,也架不住规矩摆在那里,且顾冲也坚持,说这大半年下来彭氏服侍她这个主母也辛苦了,好容易过年,且让彭氏松散几日,也让她与彭太夫人和顾葭叙几日的天伦之情。

——说起这事儿,就由不得周望桂不气不打一处来,彭氏都被折腾成那个样子了,竟然还能勾得顾冲进她的房门,而顾冲也是个没品的,去过一次彭氏的屋子后,也不知彭氏用了什么手段,之后虽去得不勤,一个月也总有那么两三次,让本就因顾冲在外面寻花问柳而怒火中烧的周望桂越发的怒不可遏,夫妻间的关系也再次回到三日一小吵,五日一大吵的状态,真正是没救了!

彭氏回来后,自然要去见顾葭,只是见了面后,母女两个一时都有些不敢认对方了。

也不怪她们不敢认彼此,实在是一个被周望桂折磨得又瘦又憔悴,状如四十老妪,一个则被周望桂打发来的婆子调教得木讷得只差针扎了都不会喊一下痛了,叫她们如何敢相信对方便是自己虽年纪已不小了却仍风姿绰约的姨娘,和水灵灵如将要开放的花骨朵儿的女儿?

等好容易回过神来,自然少不得抱头痛哭兼咒骂那些害她们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人,不用说周望桂与顾蕴被她们咒骂得最多,当然祁夫人母女也有份儿,顾葭甚至连彭太夫人也没放过。

因为彭太夫人得知了早前顾葭上赶着去奉承祁夫人之事后,觉得顾葭背叛了她,很是冷了顾葭一阵子,在顾葭被周望桂打发来的两个嬷嬷“调教”得受不了,求到彭太夫人跟前儿时,彭太夫人也没理会她的哀求,如此彭太夫人自然便成了如今满腔都是愤世嫉俗的顾葭的又一个愤恨之人。

可其他人知道她们咒骂自己后会是什么反应且不说,顾蕴却是一点也不在乎,连说彭氏与顾葭是她的手下败将都是抬举她们,她管她们怎么骂自己呢,真正有能力有本事的人,谁浪费时间在骂人上,直接动手摁死她们就是了,多大点事儿!

小年夜的家宴上,顾蕴见到了“久违”的彭氏,后者果然又瘦又憔悴,哪怕已尽可能的用脂粉和华服来遮掩了,依然比年长她近十岁的祁夫人看起来老得多,更别提她身上还没有祁夫人那种雍容华贵的气派了。

顾蕴不由冷笑,前世彭氏做高高在上的显阳侯夫人时,可曾想过自己会有今日?果然老话说得对,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次日是顾蕴十二岁的生辰,自然所有人都有贺礼相赠,顾准与祁夫人是一套赤银珍珠头面,周望桂是一对镯子,顾冲是一套新出的粉彩茶具,顾菁与顾韬也有礼物相赠,彭太夫人与顾葭是压根儿没有准备,纵准备了顾蕴也不稀罕,再就是平家也一早打发人送了寿面寿桃和各色礼物来。

顾蕴少不得各处谢了一回,晚间祁夫人又命准备了两桌席面,与顾蕴热热闹闹的庆贺了一番,一直到交二更天才各自散了。

一时回到饮绿轩,顾蕴因才吃了几杯果子酒有些上头,连梳洗都懒得,便径自躺到了床上去。

卷碧却忽然捧着个匣子进来了,屈膝行礼后,轻声与顾蕴道:“是慕公子掌灯前才打发人送到门上给刘大叔的,小姐要不要看看是什么东西?”

顾蕴的心跳一下子漏了一拍,慕大哥怎么会知道今儿是自己的生辰?但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他既查过自己,知道自己的生辰也不足为奇,反倒是她自己,这会儿说不清是该欣喜还是该恼怒了。

犹豫了一下,顾蕴到底还是坐起来,就着卷碧的手打开了匣盖,因她要睡觉便只在墙角留了一盏灯,显得有些昏暗不明的整个房间霎时亮如白昼,刺得顾蕴与卷碧不约而同抬手遮住了眼睛,这才发现,慕衍送的竟是一对儿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的夜明珠,通体圆润透亮,也不知得花多少银子,多少心力才能弄来。

顾蕴如被烫伤了手般,猛地合上了匣盖,道:“明儿一早,便让刘大叔将这匣子给慕公子送回去,就说我与他无亲无故的,这样贵重的东西,我实在消受得起,没的白折了我的福,请他还是收回去的好。”

卷碧咝声道:“这礼物的确太贵重了些,慕公子不会是对小姐……怕就怕他不肯收啊,我听刘大叔说,冬至先前来送礼物时,还带了一句话,若小姐不肯收下,就只管赏人甚至是扔了便是,他们爷送出去的东西,断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小姐,要不您且先收下,待明儿见了慕公子,亲自还给他?”不然难做的也是他们这些底下的人啊。

顾蕴闻言,怔了片刻,才恨恨的捶了一下被子,赏人或是扔了?这样贵重的东西,他说得倒是轻巧,真以为自己做不出来是不是,难道他忘记第一次见面时他威胁她的后果了?她明儿就给扔到府里的荷花池里去!

可愤怒之后,终究还是做不出真将那对夜明珠扔到水底之事,也许这便是有了感情与没有感情最大的差别了,虽然顾蕴自己绝不承认她对慕衍有感情了,什么感情都不承认。

只得恨声道:“那你记得以后每次出门都把这东西带上,也好尽快物归原主。”

这下哪还有什么酒意困意,一直折腾到四更天,才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而一直躲在她房梁上的慕衍至此也终于可以放心的喘气了,喘气之余,忍不住苦笑,自己好容易才弄来的礼物,小丫头看起来根本就不屑一顾啊,到底自己要怎么做,才能打破现下的僵局呢?

小年一过,离大年三十越发近了,显阳侯府过节的气氛也是越来越浓厚,所有人都为大年三十的祭祖和年夜饭忙碌中,自然没谁去关注顾葭的生辰就在顾蕴之后。

唯一一个关注的人彭氏,却无论是在周望桂还是祁夫人面前都说不上话,在彭太夫人面前倒是勉强说得上话,可彭太夫人自己说话都不管用了,于是顾葭的生辰,除了彭氏含泪亲自给她做了一碗长寿面,又送了她一对儿早年顾冲送给她,她一直舍不得戴的镯子给顾葭以外,顾葭再没有收到任何礼物,甚至连一句吉祥的话都没收到,是夜她也少不得又哭到大半夜,才因累极而睡着了。

春节很快在你来我往的热闹喧阗中过去了,待进了二月,更是一夕之间便鸟语花香起来,盛京城迎来了十来年才能难得遇上一回的早春。

这日顾蕴见天气晴好,想着自己先是为了躲慕衍,后却是真忙,已是好久不曾去过便捷,连年底盘账都是让大掌柜们将账本送进侯府盘的,一时倒是颇想去便捷逛逛,遂去朝晖堂回了祁夫人,坐车去了便捷,当然,没忘记让卷碧带上那对儿夜明珠。

便捷上至大掌柜,下至跑堂的,瞧得顾蕴来了都十分高兴,盖因顾蕴这个东家待他们委实不薄,平常月钱比别家的多出一倍便罢了,年底的分红与打赏更是比别家丰厚得多,于他们来说,顾蕴便是他们真正的衣食父母,是他们全家的希望与后盾,叫他们见了她怎能不高兴?

能被这么多人随时期盼着需要着,顾蕴自己也觉得高兴,让大掌柜召齐大家伙儿,隔着面罩鼓励了大家一通后,才上了四楼自己的房间单独问大掌柜的话儿。

不外乎问一些最近客栈的情况和那些加盟店的情况,大掌柜一一答了,末了道:“对了东家,您今日就算不来,我也要打发人去递话给刘大哥,求见您一面的。前儿江南加盟店那边的人传话过来,说是前阵子有一位十四五岁的小姐找到了扬州便捷的大掌柜,问大掌柜便捷的幕后东家是谁,说她可是您的老乡,问大掌柜能不能替她安排见您一面?”

扬州?十四五岁的年轻小姐?她的老乡?

顾蕴一怔,随即便回神问道:“知道那位小姐还说什么了吗?”

大掌柜皱眉想了想,才道:“那位小姐好像还说了什么您这样的连锁客栈,她也会开,点子一点不比您少,只不过大家都是老乡,她不想抢您的生意,只想与您见一面,大家以后守望相助,在这异世闯出一片天来,不堕你们……咝……什么来着,哦对了,不堕你们穿越女的威风也就是了,满口胡言乱说的,也不知是不是谁眼红我们便捷生意兴隆,特意想出这样的点子败坏我们名声来的?东家千万要提高警惕,别落入了有心人的圈套才是啊!”

------题外话------

写过度章节,有些不顺哈,过度完了就好了,么么大家,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