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一一回 回敬

宇文策果然是个行动派,与慕衍分开后雷厉风行的布置了一番,也就半个多时辰后,宇文竼与他那位小情儿表妹便被人衣衫不整的发现在了荣亲王府花园的一角。

偏发现二人的还是此番来荣亲王府赴宴的几位夫人,而不是荣亲王府的下人,根本封不了口,因事出突然,也来不及封口,且其时宇文竼与他那小情儿还正相拥而眠,二人脸上都带着满足的笑,几位夫人都是过来人,如何不知道二人这副情形是才做了某些事后才会出现的?

当即都面红耳赤的纷纷斥起宇文竼二人‘伤风败俗’来,连带荣亲王妃和荣亲王府的家教都被大大质疑了一番,待回到花厅后,也不与荣亲王妃多说,径自告辞而去了。

荣亲王妃先还有些摸不着头脑,笑着要挽留那几位夫人。

皆因那几位夫人都有与宇文竼年纪相当的女儿,荣亲王妃有意挑选她们女儿中的一个聘为儿媳,所以今日待几位夫人都十分客气,毕竟抬头嫁女低头娶媳嘛,就算他们家是亲王府,也不能例外,何况宇文竼还自来是盛京城纨绔界的中坚力量,荣亲王妃自己的名声也没好到哪里去。

奈何哪里挽留得住,且几位夫人待她也一下子客气疏离了好多,再不复先前的言笑晏晏,荣亲王妃到底执掌王府多年,也不是个蠢人,想着几位夫人是出去一趟回来后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立时猜到问题定是出在这一趟上了,忙冲自己的两个心腹婆子使了个眼色,着二人立时去一探究竟。

那两个心腹婆子去花园查探了一番后,方知道问题出在了那里,唬得立时白了脸,草草商量几句后,便一个留在现场不许人靠近,一个往飞奔回花厅请荣亲王妃去了。

荣亲王妃这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做了什么,当即气得脸色发青,几乎不曾晕过去,还是顾忌着宾客满堂不能失态,以免被人瞧出端倪,方强自稳住了,强笑着与正宾客们道了声‘失陪’后,急匆匆赶去了事发现场,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把事情掩住了,不然一旦传开,不但儿子以后再别想结一门好亲,只怕连他的世子之位也要岌岌可危了。

只可惜当时瞧见宇文竼二人那副情形的人可不止那几位夫人,那几位夫人都有良好的教养倒还不至于乱嚼舌根,可别人没有受过良好的教养,且又是这类桃色事件,本就是世人最喜闻乐见的,哪里管得住自己的嘴?

还不到晚宴开宴呢,宾客们便都听了几耳朵去,当下也顾不得看戏了,戏台上的戏哪及得上戏台下的这般精彩?你一言我一语,交头接耳说的都是这件事,甚至连宇文竼那小情儿肚子里已有孽种之事,都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荣亲王府此番可谓是将脸丢到爪哇国去了!

顾蕴自然也听了几耳朵去,这种事闺秀们虽都臊得满脸通红,但一样忍不住在窃窃私语着,她纵想不听到也难,立时便猜到具体是怎么样一回事了,不由暗叹,宇文策果然是个人物,不怪前世能站到那么高,偏荣亲王妃母子不自量力,非要以卵击石,落得如今身败名裂的下场,也就怪不得别人了!

又想到前世宇文竼都二十几好几了才成的亲,世子妃也不是盛京城内的大家闺秀,而是自外地聘来的哪位封疆大吏的女儿,想来除了荣亲王妃在人前的说辞‘长幼有序,做哥哥的都还没成亲,做弟弟的如何好灭过他的次序去’,主要还是这个原因。

说来荣亲王妃也真是个糊涂的,眼见庶长子养不废了,你就死力管教培养自己的儿子啊,如此庶长子再强大又如何,一样遮不住自己儿子的光芒,自己的儿子又占了嫡长的名分,便是皇上,也不能轻易说换世子就换的,偏她到了这个地步,依然宽于律己严于律人,百般打压庶子的同时,还不忘百般溺宠自己的儿子,——宇文策摊上这样的嫡母,也不知是该他说幸运,还是不幸了。

有了这个插曲,晚宴荣亲王妃便因“忽然犯了头疾”再没有出席,只由几位宗室的王妃郡王妃和夫人帮着待客,好在众宾客满腔都是八卦,哪管晚宴吃的是什么,待客主事的又是谁,草草用过晚宴,便纷纷告辞家去传播八卦去了,倒也没再出任何岔子。

顾蕴回去也是与顾苒坐的一辆车,顾苒那个性子,有这样的大八卦,岂能不大大八卦一番的,一上车便凑到顾蕴跟前儿唧唧咕咕的说起来:“没想到堂堂亲王世子,竟然于大庭广众之下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啧,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难怪坊间都传荣亲王世子是个不成器的,虽是亲王世子,一样没人肯嫁给他呢,连在自己母亲的寿宴上都能做出这样的事来,私底下肆无忌惮到什么地步,可想而知,荣亲王妃不是一心想将十一爷养废成这个样子吗,谁知道到头来十一爷浪子回头了,她儿子却成了这样,这便是老话常说的‘天理昭昭,报应不爽’了,活该!”

不待顾蕴说话,又道:“哎四妹妹,你说那个与荣亲王世子……那个的女人真是他表妹吗,那应该也是大家闺秀才是,怎么就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呢?她都不想想一旦事发后,会有什么后果吗,我听说这种事女子都是要被沉塘的,纵不沉塘,只怕也得青灯古佛一辈子了,她是怎么想的?如今出了这样的事,荣亲王妃母子自顾不暇,自然顾不上再找十一爷的麻烦,十一爷总算可以暂时得到清净了。”

顾蕴被她吵得头晕,更怕她执迷不悟,仍想着与宇文策有进一步的发展,听她一口一个‘十一爷’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跟宇文策走得有多近呢。

因忙道:“你不是说只是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心,不会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吗?你再这样一口一个十一爷的,我就告诉大伯母了啊,荣亲王府都乱成这样了,你以为大伯母和大伯父会同意你去趟这一滩浑水?更重要的,人十一爷心里早有人了,你非要去插一脚,算怎么一回事呢?你若真糊涂至厮,我也难得再管你了,就让你自己碰壁去,等碰到头破血流,你自然就醒悟了!”

一席话,说得顾苒总算不言声儿了,好半晌方垂头丧气的说道:“我也不想这样的,脑子里什么都明白,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能这样,可他偏老是从脑子里蹦出来,一开始还只是偶尔,后来蹦跶的次数多了,渐渐就成了习惯似的,倒是越发记挂了,虽然仍是记不起他具体的眉眼……你千万别告诉我娘,这一次我真的会忘记了,我也一定能忘记!”

最后一句话,说得格外的坚定,大有咬牙切齿的意味,也不知是说服顾蕴,还是在说服自己。

顾蕴两世以来都没尝过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但顾苒那句‘蹦跶的次数多了,渐渐就成了习惯似的’却多少引起了她几分共鸣,不由自主就想到了慕衍,好像有时候他的身影也会在她眼前蹦跶,只次数不多,看来她得加倍控制自己了,不然明儿弄得与二姐姐现下一般烦恼,可该如何是好?

沉默了半晌,顾蕴才叹了一句:“响鼓不用重捶,只希望你这次真的能说到做到!”

心里却已下定决心,回去后便找机会把这事儿回了大伯母,让大伯母最好尽快将进口将她送去天津卫待一段时间了,上辈子她的姻缘便是在天津卫,而且一辈子都过得极好,希望这辈子她命定的幸福仍在原地等着她。

次日,顾蕴用过早膳后,便去了朝晖堂,打算相机与祁夫人提提顾苒的事,昨晚上她想来想去,都觉得得尽快将顾苒送走了才放心,省得夜长梦多。

不想祁夫人屋里却有客人,顾蕴只得先去了顾菁院里,帮着顾菁做针线之余,少不得闲闲问一句:“我才去大伯母屋里,丫头们却说大伯母有客人,大姐姐知道这客人是谁吗?”

顾菁的答案却让她颇意外:“是娘特地打发人去请来的官媒,打算为三妹妹说亲。你不知道,这些日子娘一直在为三妹妹相看人家,连日来逢宴必去也是想着能不能就近与三妹妹瞅个好人家,只是看去看去,都觉得有这样那样的不合适,所以才会请了官媒来,让官媒帮忙留意一下稍远一些的人家可有合适的,说只要条件相当,远一些也没什么。”

顾蕴一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是说大伯母当初怎么只是打了宋姨娘的板子,再将宋姨娘送去了家庙,对顾芷却除了禁足以外,再无别的惩罚,以为大伯母是碍于大伯父,不好将顾芷罚得太重呢,敢情是在这里等着她。

本来顾芷虽是庶出,以显阳侯府的实力和大伯父的官位圣眷,要嫁到与显阳侯府门当户当的人家当嫡子媳妇不容易,嫁个有出息的庶子,或是稍次一等人家的嫡子却是易如反掌的,祁夫人又自来不是个刻薄人,虽不可能像给顾菁顾苒那样给顾芷置办嫁妆,却也不会真亏待了她,她完全可以背靠娘家,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的。

可她偏要去算计沈腾,这可不仅仅是算计祁夫人娘家人那么简单,更是在告诉旁人,她不相信祁夫人这个嫡母将来会与她说一门好亲,所以只能自力更生,祁夫人不恨她才真是奇了怪了,这不如今就要被远嫁出京,以后有娘家却等同于没娘家,好坏都只能自己受着了?

顾蕴暗暗摇头,却只是叹息于顾芷的愚蠢与认不清形式,而没有半分同情她,自己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如何怪得了别人!

姐妹两个正说着话儿,顾苒过来了,虽然明显看得出脸上敷了一层粉,眼睑下依然一圈淡淡的青影。

顾菁见了,忙关切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昨晚上一宿都没睡吗,瞧这眼圈黑的。”

顾苒忙笑道:“没有,只是有些走困,睡得不踏实罢了,用了午膳睡一觉自然就好了。”

顾菁想起昨儿个在荣亲王府看的那一出“好戏”,以为顾苒睡不着是因为想太多,倒也情有可原,遂笑道:“那你上午别做针线了,省得不小心扎了手,只与我和四妹妹说说话儿也就是了。”

顿了顿,压低了声音:“哎,你们说,昨儿那件事真是荣亲王世子不知廉耻,所以才闹出来的吗,当然,苍蝇不盯无缝的蛋,他自己肯定也有问题,可我回来后想来想去,都觉得他再蠢也应当蠢不到这个地步才是,你们说他会不会是被人算计的?荣亲王府那么大,他又是世子,纵再……情不自禁,也不至于连个隐蔽的地方都找不到,就那么大喇喇的在光天化日之下……还让人瞧了去,我真想知道如今事情发展成什么样了,你们难道就不想知道?”

顾蕴看她虽红了脸,一双眼睛却亮晶晶的盛满了八卦之光,不由扶额,有种幻灭的感觉,原来不止二姐姐这般八卦,端庄如大姐姐竟也是一样,果然是女人就没有不八卦的吗?

她倒是对此丝毫不好奇,既是因为她一早便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是因为她本就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但见顾菁与顾苒都是一脸的好奇与兴奋,只得也做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道:“我自然也想知道。”

话音刚落,顾苒已一拍手:“等的就是你这句话,那你快打发了你屋里的刘妈妈和卓妈妈分别去荣亲王府和平国公府附近打探一番罢,指不定这会儿这两家的门前早已是人满为患了也未可知。”

平国公府正是荣亲王妃的娘家。

顾蕴见她一说起八卦便忘记自己的烦恼了,实在是没心没肺得可以,暗暗感叹,这性子如今看来也不是一无是处嘛,待将她送去天津卫后,想来用不了多长时间,她便会将宇文策抛到脑后去了。

她一边思忖着,一边明知故问道:“为什么要打发我屋里的人去,你们自己手下没人啊?”

果然顾苒一脸理所应当的道:“不打发你屋里的人去,等着我娘知道后,又禁我的足让我抄书啊?”

顾菁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娘昨儿还特意警告过我,不该我们知道的事,最好一个字也别听,仔细脏了自己的耳朵,可我们又实在好奇……好妹妹,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你就打发两位妈妈走一趟好不好?”

话说到这个地步,顾蕴自然不会再驳她们的回,何况事情原也无伤大雅,遂点头应了,随即叫了卷碧进来,如此这般吩咐了一通,卷碧便领命自去了。

姐妹三人这才又继续一边做针线,一边说起闲话来。

刘妈妈与卓妈妈接到命令后,动作倒也快,不到午膳时分便回来了,因顾蕴命卷碧传令时便吩咐了,让二人回来后便直接来抱月阁复命,所以二人进了顾菁的宴息室后,还未及屈膝行礼,顾苒已先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可打听出什么来了?”

刘妈妈与卓妈妈却仍先屈膝给三人行了礼,刘妈妈方先笑道:“打听出了不少呢,小姐与大小姐二小姐且听奴婢们慢慢说来。奴婢是去的荣亲王府,奴婢去时,外面已有好些人家也打发了人去打探消息,所以奴婢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想打听的都打听到了。”

荣亲王妃当时去到事发现场一看,见儿子还抱着他那小情儿当大半夜在自己房里似的睡得正香,而他那小情儿不是别个,正是她娘家一个素日靠奉承她兄嫂过活的旁支兄长的庶女,素日也常在平国公府出入的。

因着宇文策的关系,荣亲王妃自来便最恨庶出的,当下自是越发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也等不及喝命下人动手了,亲自上前揪起那庶女的头发,便狠狠给了她几个耳光,同时大骂:“小贱人,竟敢勾引我儿子,你也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配是不配给我儿子暖床?本宫今儿不打死你,难消本宫心头之恨!”

那庶女吃痛,很快便自睡梦中醒了起来,先还有些懵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被荣亲王妃一骂,再往四下里一看,如何还不明白自己与情郎这是被人算计了?

惊慌恐惧到了极点,反倒急中生智,想到也许眼下就是自己进荣亲王府最好的机会了,遂忙将好梦正酣的宇文竼也给弄醒了,然后便跪到在地上,哀哀的哭起来,口口声声自己腹中已有宇文竼的骨肉了,求荣亲王妃看在自己腹中也是她亲生孙儿的份儿上,成全了他们。

宇文竼醒来后,也是懵懂了一阵,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本来事情没曝光之前,他是不欲纳了自己的小情儿的,怕小妾先与正妻前进门,以后娶不了能给自己带来最大助力的妻子了,尤其这个妾还是个贵妾,哪个好人家愿意将女儿嫁进来受这样的屈辱?

但如今事情既已曝光,他又与那庶女正是情热的时候,自然要尽全力保下她,至于将来的妻子能不能容下这样一房先于自己进门前的贵妾,做正妻的本就该大度,不然“七出”里也不会有善妒一条,那等连个小妾都容不下的正妻,他不娶也罢!

因也跪到荣亲王妃膝下,求荣亲王妃成全了他们。

直把荣亲王妃气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好容易缓过来后,也不与儿子废话,直接便喝命身后的心腹婆子们将那庶女叉下去立刻打死,还说待打死了贱人,她再去找她的父母长辈算总账!

一个要打死勾引自己儿子的贱人,一个要保自己的小情儿并其腹中的孩子,当时的情形惟有用“鸡飞狗跳”方足以形容一二。

还是荣亲王妃两个心腹中的心腹婆子见闹得委实不像了,让有心人听了去还不定会传出什么话来,壮胆上前劝了荣亲王妃一番,然后不待荣亲王妃发话,便命其他人将宇文竼与那庶女一并弄回了荣亲王妃的院子去,一场闹剧方算是暂时告了一个段落。

刘妈妈讲得那叫一个绘声绘色:“荣亲王妃回到自己院里后,便要命人送世子回去看管起来,可是那位小姐却抱着世子……总之那位小姐就是死活不肯让世子走,世子自己也不愿意与她分开,王妃没办法,只得答应了尽快替世子纳那位小姐进门,好容易才将世子给哄走了,然后王妃便立时命人灌了那位小姐一碗药,听说那位小姐喝下去后便开始流血不止,王妃跟前儿服侍的人不敢触王妃的霉头,便也没有给那位小姐请大夫,那位小姐流了一晚上的血后,今早上终于血尽人亡了。”

“啊,死了?”顾菁与顾苒却是听得脸色发白,虽然她们不齿那位小姐的行为,觉得她实在寡廉鲜耻,可到底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如今竟说没便没了,还是一尸两命,还死得那般惨,她们又怎能不受到触动?

顾蕴的关注点却不在这上面。

宇文竼那位小情儿的情况让她想到了当年彭氏也是做了同样的事才进了显阳侯府门的,她实在对其生不出半点同情之心来,因只问道:“任谁家出了这样的事,藏着掖着且来不及,荣亲王妃再糊涂也不至于糊涂到不知道封下人的口才是,那这事儿又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内便传得人尽皆知了呢?”

刘妈妈忙道:“荣亲王妃自然下了封口令,为了将此事对自己母子的恶劣影响降到最低,还特意放话,说昨儿世子是被人下药陷害的,那位所谓的小姐也不是什么她娘家的族侄女儿,而是王府的一个丫鬟,更没有身孕,也不知是奉了哪个居心叵测之人的命陷害世子,为此荣亲王妃还特地哭到荣亲王面前,求荣亲王为他们母子做主呢!可不知怎么的,事情的真相到底还是传了出来,听说世子这会儿正在王妃屋里要死要活呢。”

卓妈妈在一旁等了这么久,早等不及要学自己打听来的消息了,这下总算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刘妈妈话音一落她便忙忙接道:“奴婢去平国公府附近打探了一番,打探到那位小姐的父母听说女儿没了后,先是悲痛欲绝,可后来有两个婆子领着人抬了几箱子东西去他们家后,他们便没有再哭了,奴婢听说,有人瞧见那两个婆子在城里绕了几个圈儿后,趁人不注意时进了荣亲王府的后门,都说定是荣亲王妃弄死了人家的女儿后,怕人家闹腾,所以赶着打发人去封他们的口呢。”

顿了顿,又道:“奴婢还听说,那两个婆子与那位小姐的父母说,王妃本不是要那位小姐的命,只是想着她还没进门就先有了身孕,将来怕人质疑她腹中孩子并非世子的血脉,也是为她着想,打算待孩子掉了她养好身子后,便替世子纳了她进门的,谁知道她福薄,就这样去了呢?让那位小姐的父母别闹腾了,至多将来她和世子多多照应他们家就是了。也是王妃当机立断,不然这会儿那家人闹腾起来,大家更要有热闹瞧呢!”

连荣亲王妃的婆子当时与那位小姐的父母说了什么都传出来了?这下就连顾菁与顾苒都听出这事儿必定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了。

就更不必说顾蕴了,何况顾蕴本就知道得比任何人都多,当下只暗暗皱眉,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此事有幕后推手,荣亲王那样饱经世故的人,又岂能看不出来,宇文策也不怕荣亲王妃顺藤摸瓜查到他头上,不肯与他善罢甘休?

毕竟此番荣亲王府丢人是真的丢大发了,荣亲王就算再偏爱宇文策这个有出息的庶长子,也不会偏爱到眼睁睁看着他不顾大局,败坏自家的名声,甚至兄弟阋墙才是,何况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在有嫡子的情况下,荣亲王又能偏爱宇文策这个庶子到哪里去?

一时间姐妹三人都没有说话,实在是心情复杂,显阳侯府自然也有这样那样不光彩的事,盛京城内的高门大户可以说就没有哪家是没点儿阴私事的,可像荣亲王府这样动辄便一尸两命的,到底还是不多,也不怪顾菁与顾苒恍神。

刘妈妈与卓妈妈见状,便也识趣的没有再说,何况她们该说的本已都说了。

之后几日,也不知是不是荣亲王插手了这件事,除了荣亲王世子宇文竼因酒后无状冒犯了荣亲王妃跟前儿一个得力的丫鬟,被荣亲王下令打了三十大板,并禁足半年以外,有关这件事的其他风声便再没传出过了。

盛京城内一日里不知道要发生多少新奇事,荣亲王府既然没有新的新闻再传出了,他们自然也就很快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人事上去。

倒是顾苒事后私下里与顾蕴感叹了一回:“早知道荣亲王府的水深,却没想到深到这个地步,我又没有你和大姐姐那样的心计手段,只怕几日功夫就要被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还是趁早别去趟这滩浑水的好!”

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了,以往可都是顾蕴这样劝她,还是第一次听见她自己说这样的话。

只是顾蕴终究不放心,还是找了个四下无人的机会,把顾苒对宇文策那点小心思与祁夫人委婉的提了提,末了建议祁夫人,“……二姐姐是个好新奇的性子,也许离京一段时间,便把那点子小心思忘到了脑后去呢,大伯母要不送她去天津卫祁外祖母那里小住一阵?横竖天津卫离京城只得几日路程,等进了腊月,再打发人去接二姐姐回来过年也来得及。”

祁夫人哪里能想到二女儿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对外男有了这样的心思,尤其那个外男还明显不是良配,又惊又怒又后怕,拉了顾蕴的手便道:“好孩子,若非你今日告诉我,若非你一直劝着那孽障,指不定她明儿会闯出什么大祸来呢,大伯母都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才好了!”

顾蕴忙道:“若非因为我的缘故,二姐姐也不会有机会见到那位十一爷,事情既是因我而起,我自然责无旁贷,大伯母千万别再说这样的话,不然我越发无地自容了。”

祁夫人便也不再与顾蕴客气了,再客气反倒拿顾蕴当外人人,只偏头沉声吩咐金嬷嬷:“给二小姐收拾一下箱笼,明儿一早,便安排人送她去天津卫,我再随信一封去给给母亲,让母亲好生调教她一番,待什么时候母亲觉得她可以回来了,再打发人去接她回来也不迟!”

金嬷嬷正要应“是”,顾蕴已先道:“大伯母且先想个合理的由头,不然忽剌剌的只送二姐姐一个人去,她又岂能不动疑的?我可答应了她不会告诉大伯母的,万一届时她觉得我背叛了她,反而与大伯母扭着来,岂非弄巧成拙?”

若不是实在担心顾苒再执迷不悟下去,她也不想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如今既已做了,自然要把事情办得圆圆满满的,不然她岂非枉做小人了。

祁夫人闻言,想起二女儿可不就是个“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驴脾气吗,不由点头道:“蕴姐儿你虑得极是,那就等过几日,我提前布置好后,再打发她出门也不迟。”

顾蕴这才松了一口气,只盼这次的天津卫之行,能让顾苒真正的走出来,并找到自己命定的幸福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