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三章 是宿雨吗?妖异少年

“你学不学?”

却听那青色的身影问道,王紫惊讶的抬眸,隔着一段距离看不真切那人的身形,但是她确定她没有听错,那个人在问她学不学!这还可以选择吗?明明一直以来,不学会天极图的招式她就不能离开这片空间啊,而且那人每次都是例行公事的给她演示过就完事,为什么这一次会问她?

“你若无法掌握九重纵云掌的精髓,你的神识便永远无法离开天极图。”

见王紫不说话,那人过了一会儿又说道,这一次王紫确定了,那人确实是在征求王紫的意见,王紫心里不由得想,她一直认为的霸道之极的天极图竟然也有如此人性化的设定?

不过想了想那人说的话,好像确实有道理的,九重纵云掌确实是在她接触过所有的天极图招式中最霸道的一招,它跟之前的招式完全是质的超越。

所谓九重纵云掌,一掌一重天,若是她无法全部融会贯通的话,练习的过程中便是极其痛苦的过程,几乎是在自己打自己的情况下去练的,她有混沌石,所以不管是肉身还是神识都不可能死,但是却有可能神识因此永远困在天极图内。

王紫不由得看向那人,忽然想知道这样一个人是天极图鸿泽而兄弟其中一人一开始就留在这里面的虚拟人吗?或者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灵魂?毕竟青龙曾经就是封印在水天幻的招式中的,所以王紫不由得怀疑这个人是不是也用同样的方式存在。

“你的决定是什么?”还在王紫想对方是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魂魄时,却听那人又问了。

“你是谁?”

王紫忽然问道,莫名的想追究这个问题,她想既然那人会考虑她的感受,他一定是有思想的,便直接问了。而在王紫问了之后,对方却久久没有回答,不知道是在思考还是干什么,或者她的这个问题这么难回答吗?

“具我所知,天极图在鸿泽二兄弟抛入六界之后,他的主人便只有宿雨一人了,然后便是我,青龙会被宿雨封印在水天幻之中,你又是谁?……你会天极图的所有招式,与青龙的情况又不同……你是宿雨?”

半晌都没有听到那人的回话,王紫的脑海却忽然飞速的转动起来,好像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事情,就是因为刚才这人的一个问题,让她忽然想到很多可能性,赤灵是宿雨的,天极图的上一任主人也是宿雨,虽然没有问过青龙有关宿雨的事情,也不知道宿雨在天极图上修炼到了第几层,但是此时她却忽然有种很强烈的怀疑,眼前的人就是……宿雨!

她以前怎么没有想到?可是……可是可能吗?王紫不由得自己犹豫起来,若只是封印,那人现在的神识还是很强大,只要他想,随时可以离开天极图,就算他无法自己动手,在第二式次元斩的时候他就可以将事情的原委告诉她,让她来想办法。

毕竟青龙几人一直还在为宿雨当年舍身救他们而心底有愧,若是早点让几人知道他现在安然无恙并且有重见天日之时,岂不是两全其美?可他、一直不曾说过啊。

“九重纵云掌,你学是不学?”

在王紫略有些紧张的等着那人的答案时,却听那人的声音淡淡的传来,直接跳过了她的问题,从他的语气中丝毫听不出别的用意,一副除招式外别的一切免谈的样子。

“……学,必须要学,天极图从我学的那天开始就没打算停下,有人创造得出天极图,我就可以征服它,我不信这世上有越不过的高山,就算我一天两天一月两月出不去,总有一天会出去的。”

王紫微微垂眸,可惜了方才的一番猜测,那人是一定不会说了,微微有些失望,抛去别的想法,也回归到招式之上,为什么不学?这是那人一开始问的时候王紫就有的反问,如果凡事都一帆风顺了,拿到手中也不会是那么珍重了。

“再说……若是几年都呆在这天极图里,我还可以慢慢问出你是谁。”

王紫顿了顿又说道,能看到那人负手而立的身影动了动,抬头看向王紫,方才还因为王紫的坚韧和勇气心中称赞,虽然王紫的成长他是一路看在眼中的,但是九重纵云掌确实不同以往,所以才有此一问,也可以给她一次中断的机会。

显然王紫的决定让他欣慰,只是王紫这么话音一转,竟然是有些的赖皮的说道,好像就这么跟他杠上了一样,非要知道他是谁,这样偶尔无赖的王紫,着实让人意外。

“九重纵云掌有九九八十一手变化,每一手都旨在合归天元,一统自然,方周四里,冥握通寰,掌化清乾,十指连天……内府灵气外界五行,连贯一体,相辅相成,灵力做引,天地为衬,将掌法之力放大……

你能使出多大的引子,能召唤多少天地之力,都会影响九重纵云掌的威力,若是毫毛之力,纵使会了九重纵云掌,也是烟波之状,徒有面目,若是惊天之力,便是浩荡浑厚之象。”

那人并未与王紫闲聊,在王紫做出决定后便正式回归正题,讲解九重纵云掌的精髓之处,提及正事王紫也无闲谈之心,凝眸敛神听之,在那人说完之后口中还不自觉的念着:“合归天元,一统自然,方周四里,冥握通寰,掌化清乾,十指连天……”

反复的念着,一边配合着方才那人使出九重纵云掌时的手势,变化实在多、且快,按照那人说的,九重纵云掌共有八十一手变化,全在那短短的几秒钟内使出,确实要快,而那人刚才的动作,王紫最多能分辨出七到八手的变化。

“你可准备好了?”

那人又问,王紫不得不停下思虑,在看着那人几秒钟后,点了点头,那人是在问她准备好看第二次了没有,按照惯例,他会演示一遍完整的招式,然后再演示一次慢动作,虽然她现在知道了那人是有思想的,但是看起来这个规矩也没的商量。

当空气中又出现那种渐渐紧绷的氛围时,王紫自己的感受着天地间的变化,一边还在记录着那人手上的变化,此时的王紫,神识几乎具象成了一丝丝带着超强感应的电波,感受着一切细小的变化,手掌小幅度的动着,墨眸幽深的可怕,每当王紫沉入思索时,那双墨眸都好像一片浩瀚的夜空,深邃的让人仰望。

不知何时,那人已经停了下来,远远的站在一边,王紫却还一动不动的站着,脑海中仿佛还在回放着那人一举手一投足的身影,不停的重复。

合归天元,一统自然……是要将天际间的浩瀚气息尽在神识和灵力的掌握之下,要触手可及,要挥之则来,要让那些无形的、杂乱的气息作为一个个整装待命的士兵,号令一处便猛虎下山。

方周四里,冥握通寰……是要将自己周围的一草一木皆在布控之中,对敌只是不肯能对方站着不动让她打,通常是移动反击或者是阻止她使出招式,她便要在招式形成之前将所有干扰的因素排除在外,一心要多用,这是天极图很多招式都要求的,因此天极图之下她才必须有远远强于他人的神识。

掌化清乾,十指连天……那人的手掌波动、迂回、轻摆、缠绕、反转、震荡……都好像是在控制那些杂乱的天地之力,手法变化之快,若非如此,气息从指尖泄露,则如百里之堤毁于蚁穴,功亏一篑矣。

不知何时,王紫动了,手掌自然张开,脑海中一幕一幕的切换着八十一手变化,手上的动作也毫无出入,王紫自己能感受到开始变化的空气,只是不能分出更多的心思,只全神贯注的注意于掌间的变化。

王紫的悟性已经是罕见的了,在脑海中想是一回事,真正操作是另一回事,天地之力若是都那么好借,它便不是天地之力,事实上那些天地之力都好像无数脾气暴躁不服管教的孩子,王紫越是想跟他们沟通,他们越是乱的厉害,别说是听从指挥了。

因此在八十一手变化算是顺利结束的时候,王紫的神识几乎已经疲惫,然而她很清楚这才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开始,重头戏海还没上呢,可九重纵云掌,一掌既出则无悔路,她必须咬着牙继续。

“轰……”

王紫一掌劈出,一道闷响,一个巨大的掌印烙印在地面上,王紫翻身又是一掌,第二掌显而易见的比第一掌的威力成倍的高出,可也就在第二掌出手之后,王紫闷哼一声,身体倒飞了出去,重重到落在了地面上。

王紫现在是神识状态,没有鲜血,疼痛却是丝毫不假,仿佛五脏六腑一瞬间爆炸,剧烈的冲击让王紫很久都没有缓过神来,只躺在地上无知无觉,偶尔忍受不了的抽搐。

远方那青色的身影微微一动,踏出一步却忽然顿住,又收了回去,笔直的身形负手而立,眼神落在王紫这里,却只看着,没有走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王紫才渐渐的有了意识,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墨眸渐渐有了焦距,只是还无法动弹,王紫心中苦笑,她应该庆幸这是神识的吧,不然如果是身体,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复呢,而且要是让九幽他们知道她是这么练功的,不知道心疼成什么样子啊。

望着灰蒙蒙的天,王紫尽量忽略身体的疼痛,就当是休息吧,全身上下就眼睛能动,却也没什么好看的风景,好在赤灵的时间慢的很,她在这里消耗的时间再长也不会让外面的人担心的。

其实在之前她开始了九重纵云掌之后就知道自己一定完成不了九掌连发,因为在第一掌打出的时候她已经控制不了天地间杂乱的气息了,这还是在没有人干扰的情况下,她自己这一关就过不了,所谓的掌化清乾,十指连天,她心中清楚该怎么做,却着实力不从心。

后来王紫索性闭上眼睛默念心法恢复神识,时间便在王紫冥想的过程中快速的流逝,王紫不敢大意,直等着神识恢复到全盛状态时,才敢再一次练习。

可结果是、王紫再一次失败了,还是在第二掌上,然后便是第三次、第四次……不知道练习了多少遍,王紫在反复的重伤和修养后从头再来之间不断的重复,远处一双眼睛也一眼不落的看着,却始终不曾出声,天极图的时间无昼夜,只有单调,单调的漫长。

“呼……”

王紫缓缓呼出一口气,站起了身体,这也不知道是她第几次站起了,动了动手掌,明知道下一次可能还是不会成功,但她也必须去试,不过、这么多次的失败也并不是全无收获的,王紫的神识分明在快速的增长着,这在对她不知多久都没有动过的修为来说是出乎意料的,起码是一个引导,王紫如此乐观的想。

静心凝神,摒除杂念,王紫缓缓运起掌法,八十一手变化循序渐进,天地间的气息开始紧绷,第一掌、第二掌、第三掌!王紫终于过了第二掌的关隘!就连远处那双眼睛都有些放松之态。

王紫操纵着天地间的能量,配合掌法一掌一掌的打出,可就在最后一掌、第九掌的时候,再一次重伤失败,王紫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这一次几乎完全陷入了假死状态,神识凝练的身体一闪一闪的明灭不定。

而在王紫的肉身,心房处散发着一圈一圈的红晕,这是在王紫受到剧烈的攻击后混沌石下意识的保护,方才九重纵云掌眼看着就要成功,却在关键时刻停住,但是王紫所受的伤却是之前所有的伤加起来的总和都比不上的。

所谓一掌一重天,最精髓的地方就在这里,因为最后一掌,不论是王紫自己的掌法,还是天地之力的扶持,都到了最顶峰的时候,王紫无法顺利打出掌法,全部的力量都会反弹回王紫自己的身体。

“小丫头你怎么了?”

王紫的心脏处红光大放,永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王紫身边,见王紫面色参拜的冥想打坐,永安的脸上尽是着急,红眸焦急的四处看了看,却什么人都没有看到。

他想找九幽、想到青龙,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可他一个人都没有找到,他的本命精血刻在混沌石中,与王紫共享一条命,现在馄饨石这个反应,是王紫生命垂危的表现。

永安立马从契约空间出来,却见王紫的神识根本不在体内。

“小丫头!小丫头你在哪里?你快出来!”

永安手放在王紫的心房处,用天火配合馄饨石帮助王紫恢复神识,天火可不只有煅烧的能力,若是他想,天火可以配合他有很多的能力,只是永安从未用过,所以着急之下也没有注意到。

而在天极图内的王紫,竟然比之前更快的醒了过来,只是王紫并不知道时间的流逝而已,反倒是让那一旁的人有些意外。

当王紫掀开眼皮的时候,自下而上看到一个青色的身影,离得很近,但是可惜……为什么这么近的距离还是如雾里看花一样,朦胧的看不真切?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你是谁吗?”王紫闭上眼睛缓了缓,睁开后语气有些虚弱的问道,这人还真是忍得住,真不打算跟她说吗?

“九重纵云掌,关隘不在‘收’,而在‘纵’,八重都在收,九重却要纵,你要知道该怎么将天地之力为你所用。”那人低头,声音依旧淡淡的,再一次无视了王紫的话,自顾自的说道。

“……”

虽然被他转移了话题,但是王紫却心甘情愿的顺着他的话题去了,谁叫他的话好像拨云见雾一般,让她顿时有所明悟,怪不得刚才第九重掌法的时候好像所有的形势都时空了,明明她还有足够的力量掌控,却败的那么突然,原因就是她仍旧在‘收’,而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纵’?

“这一次我若成功了,你告诉我你是谁好吗?”神识恢复之后,在准备开始之时,王紫隔着老远的距离问那人。

“等你成功了再说。”这一次那人竟然没有无视王紫的话,而是说道。

“我便当你这话是同意了的。”王紫也有些意外,本来做好了再一次被无视,却收到了那人的回复,不可否认,她有些微微的欣喜,毕竟她执着了这个问题很久。

说完,王紫整理了思绪重新开始,所谓‘收’,是在波动天地之力于八十一手掌法之中,王紫接二连三的打出掌法,地面上的掌印深陷,一掌更比一掌浩荡,第九重之时,王紫能感受到天地之力尽在手中,却不能紧紧攥在掌间了,若是不放手,后果还跟之前一样!

心思电转,王紫神识顿时放开,像是扬走了紧握的沙,天地之力尽数奔涌而出,最后一掌打出,天地之力非但没有疏散,反而掀着她的掌法带着翻天覆地的力量,呼啸着劈向地面!

“轰……”

地面龟裂,裂纹向四周、纵深延伸而去,王紫飞身离开,虽然疲惫不堪,但是面上不不可抑制的露出喜色,这是她在所有天极图招式中最艰难的一次练习,但好比征服了一重天堑,回身望时便是满腹的成就感,九重纵云掌关隘已通,她真的做到了。

“你……”

王紫转身看着那人,空间内尘土激荡,让那人的身影看的更加不真切了,但也能看出离的这么远的距离,那人也在看王紫,王紫本是想说“你这些可以交代了吧”,可是刚刚一个“你”字说出,神识一晃,竟然离开了天极图!

“唔……”

王紫还没从场景地转换中回过神来,就被胸口的的触感惊的回了神,口中不觉泄露出一丝呻吟,王紫顿时睁眼,看到的却是满脸焦急的永安,一手撑在她身体上方,一手放在她的心口,心口处的压力和温度让王紫愣了一瞬,却是永安在用天火帮她疗伤?

“小丫头你醒了?你刚才跑去哪里了?吓死我了,你是不是受了很重的伤?快让我看看伤在哪里了?”

永安方才放平了王紫身体,让她的气血更加通畅一些,下一秒抬眼就看到王紫醒了,永安脸上露出惊喜的笑,红眸亮晶晶的,却也带着担心,一口气问了王紫许多,身体只撑在王紫上方,长长的红发落在王紫身上。

“唔,我没事了,没什么伤,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永安,你先把这个火收起来。”

王紫见永安这般天真的模样,便知道别人察觉不到她的变化,但是本命精血在混沌石中的天心一定是能知道的,怪不得永安会出现在这里,刚才……她竟然以为是有人在这个时候……占她便宜,见到永安那么天真的脸,王紫顿时有些鄙视自己方才的想法。

低头看了看永安的手,正好压在她的胸脯上,王紫其实是想说永安可以把手拿开了,但是委婉的说成了让他收了天火。

“小丫头你真的没事了吗?”永安却不确定的问,如果没事的话为什么会惊动馄饨石?永安有些心有余悸,红眸盯着王紫,一定要一个准确的回答才行。

“真的,你看我现在,确实很好,神识的修养几天就好了。”王紫点头,很认真的说道,想让永安马上相信。

“那好……天火似乎很管用啊,我以前都没这么用过,他可以疗伤诶。”永安红眸看着王紫,分辨了一下王紫话中的可信度,最终选择相信,收起了天火,却只是、收起了天火……

王紫一顿,没有了天火的掩盖,永安的手掌牢牢的压在王紫的胸上,对比那么明显,可永安却丝毫没有意识到两人现在姿势的怪异,撑在王紫头顶笑着说道,没有了刚才的担惊受怕,顿时轮到了为自己的新发现而高兴了。

“是、是啊,天火是造物之火……神奇之处恐怕还有很多,永安你慢慢就会发……”

不忍打断永安的兴奋,却也受不了现在两人的姿势,便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推永安的手,可王紫的话顿时就说不下去了,咬着唇忍住了差点发出的呻吟,因为永安的手忽然捏了捏……捏了捏……

这么敏感的地方,她能忽视吗?王紫抓着永安的手想立刻拽开,却意外的没有成功!只因永安看似瘦弱的手臂忽然一紧,她竟没有敌过永安的力气!

王紫抬眸,意外的看着永安,却见永安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不敢相信的又捏了捏,然后也抬起眼眸,红眸微醺,有些飘飘然,永安本是单眼皮,眼尾向上翘起,本是有些多情的一双眼睛,却让那纯良天真的性格抹去了,此时却忽然显的妖异。

“小、小丫头……”永安有些紧张的开口,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一句很简单的话此时却是不完整,舔了舔唇,莫名的有些口干舌燥,奇怪了,他是不需要水的,接着又断断续续的说道:“为什么你这力跟我、跟我不一样……这么、这么……”软,永安是想一次性说完的,但是面上却来越红,莫名的说不下去了。

一双红眸都快变得迷离,加上那头妖异的红发,让永安看起来像是变了一个人,从一个天真的少年顿时变做了一个极具诱惑的少年,王紫一愣,竟然被看到的景色晃了晃神,眼前的少年身形较为纤细,却不失力量,变得妖异的有些陌生的容貌,浑身都散发着吸引力,可他的灵魂仍然是单纯的,单纯但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由自主的样子。

“永安……永安?”

王紫晃了晃脑袋,坚决否认刚才有想摸摸永安通红的廉价的冲动,一定没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以前不懂,也许是现在懂了,再说永安还只是一个天真懵懂的少年,她也不可能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吧,对,一定是这样的!王紫手里裹着灵力拽开了永安的手,身体快速的从永安身下翻出来,跟永安之间拉开了一点距离,这么一来,方才发酵的旖旎泡泡也顿时有消散的趋势。

见永安只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面上一会儿笑,一会儿满是疑惑,似乎陷入了深深的自我矛盾中,王紫推了推永安,稍微提高了一点声音唤道,心想这孩子该不会从来没有男女意识?而在终于发现了这个世界上其实是存在两种人的,然后接受不了了陷入深深打击中了?

不会吧……

“啊?小丫头……我现在可不可以再……”

永安吃顿的抬头看王紫,大脑跟动作显然没有协调一致,听到王紫叫他,下意识的抬头去看,在傻傻的看了王紫一会儿后,大脑似乎才跟了上来,傻笑着说道,眼神直直的看向王紫的胸,然后渴望的看着王紫。

“不行!”王紫直接回道,都不等永安把话说完,看到永安这个样子,王紫忽然有些担心,永安跟着其他人什么都好学,为什么没有早点把这些常识学到,他该不会傻了吧?

“为什么不行?那以后呢?”永安委屈到看着王紫,小丫头那么直接的拒绝他,他好伤心,舔了舔唇,为什么不可以。

“永安,这没为什么,不只是我,这样的要求你对任何人都不能有的,别人也不会答应的。”王紫清了清嗓子,跟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说这个,浑身都不对劲,她似乎不适合扮演人生导师这个角色的,她现在更想做的是赶紧找个借口打发了永安。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小丫头可以摸我我不会拒绝的啊。”永安眉头很纠结的皱在了一起,连说了三个为什么,可见他真的想不通,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永安抓着王紫的手就往自己身上放。

“永安……”王紫一手揉了揉太阳穴,忽然有些头疼,关于男女之防,永安是不是能提出十万个为什么?

“小丫头你怎么了?又难受了吗?是不是哪里疼?”

永安却忽然打了一个激灵,看到王紫疲惫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就从刚才慢慢的好奇和渴望的思绪中飞出来了,想打王紫之前是受过重伤的,顿时就担心起来了。

“哦,我很累,神识消耗太大,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永安先去找黑子玩好吗?”王紫揉着太阳穴的动作一顿,准备拿开的手继续揉了起来,顺着永安的话说道。

“啊?我可以陪着你啊,我不吵你的。”永安赶紧说道。

“有人在我无法安心休息,乖点啊永安。”王紫忍着良心的不安继续说道,她好像在欺骗一只纯良的小绵羊了。

“喔喔,那我去找黑子,小丫头你睡,你快点睡啊……”

永安见王紫好像真的很难受的样子,马上妥协的说道,扶着王紫躺下,起身出门,咬着唇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别提多纠结了,直到门上的锁扣落下,躺在床上的王紫才松了口气。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乌龙事?王紫抓了抓头发,她好像越来越不冷静了……

闭着眼睛强迫自己从刚才的事情里走出来,可闭上眼睛脑海里飘的都是永安红眸微醺,薄唇艳艳的样子,一个少年,为什么会如此惑人?无法,王紫最后竟落到了念清心咒的地步,心想莫非*的闸门一开,不管是男是女,都逃不过作为它的俘虏?

但人明明是理性动物,如何会被单纯的*趋势?*的产生一定是有感情的基础的,可她明明有夫君了,还不止一个……想不通想不通,干脆在清心咒之下渐渐遗忘了。

“呼……”

王紫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虽然神识没有恢复,但好歹杂乱的心境静下来了,一定是被几乎耗空的神识还有紧绷的神经给影响了,一定是这样。

王紫撑起身体靠在床上,转移了思绪,想起了在紫极阵中那青色的身影,最终还是没确定那人是谁,更可恶的是,她好像被那人给坑了,说好了她练会了九重纵云掌就告诉她他是谁,可结果是,她直接被送出来了,而天极图能否打开向来不由她做主,下一次触发天极图内的招式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也就是说,这个疑问也只能一直放在她心里了。

离开房间,王紫到了寒木床所在的宫殿,在这里修养神识再好不过了,她是不敢就这么出去的,要不然那几人一定追问,索性在赤灵将神识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才离开赤灵。

“哥你吃了他那颗黑子啊,为什么要让他啊?你都让了他两次了,这样他都快把你的路封死了!”王紫人还没走近,就听到卫子楚咋咋呼呼的叫。

“观棋不语,小楚楚你闭上你的嘴行不行?”慕千厷性感的声线带着嫌弃,漫不经心的说道。

“死妖精你才闭嘴,我现在跟我哥是一伙的,我这是在跟我哥商量……”卫子楚不服气的说道,但是在卫子谦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后,底气明显不足了,惹的慕千厷嗤笑一声。

走进竹林,见一座八角亭台,中央摆着一张圆形的石桌,桌上一方棋盘,青龙和卫子谦正在对弈,二人沉静淡漠,九幽和慕千厷坐在亭台木凳之上,靠着漆红的圆柱,眼神也似有若无的落在正在对弈的棋盘之上,随时百无聊赖,但看别人对弈也有些趣味。

李战抱臂站着,白衣展展,气势凛然,没见一抹红线,更让他多了几分神秘,穷奇和南阙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是一向刻薄的穷奇和妖孽的有点不靠谱的南阙能这么和谐的交谈,也是少见的。

只有卫子楚看起来很不淡定,一脚踩在石凳上,在被卫子谦瞥了一眼后悻悻的坐下来,嘴上也安静了。

竹林间风声簌簌,翠竹幽幽,八角亭台中,漆红做景,几个风华各异却资质天成的美男子,各做各的却意外的和谐一致,种种颜色在王紫眼中瞬间凝聚成水墨,点点滴滴的汇聚成一副沉香的画卷。

王紫驻足,可惜了她并无笔墨之功,不然能绘一幅这样的画,定拿在手中爱不释手了。

------题外话------

嗷呜今天晚上被麻麻叫出去跳了的一个小时的……广!场!舞!害我两千字就这么飞走了(T_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