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二章 众人归来,九重纵云掌

“到底怎么回事?你遇到了什么人?”

回到一盏灯后,简修文虽想问问王紫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在众人都不欢迎的眼神下,简修文淡笑着告辞,把担心和好奇压在心底,房间内穷奇布下结界,一进门就问,总有那么多出乎意料的事情,让他们担心都担心不来,今天王紫莫名其妙的中断的了契约通道,除非被迫,不然王紫不会主动做这样让他们担心的事情。

“我确实遇到了一个人。”

王紫坐在床上,气息一如既往的淡然,墨眸看向穷奇,希望几人都冷静点,她也很想把这些事情的始末都告诉他们,有人陪她一起分担,不至于放在心里沉重的难受。

“而且知道了一些埋没的历史。”

王紫接着说道,从空间内拿出那个已经没有了能量的五色石,几人看去,见王紫像是忽然心里装了事情一样沉思,互看一眼,各自坐下,这一次也不急于催促了。

“这是那个五色石吗?……它的能量呢?”

青龙不确定的开口,事实上王紫手中灰扑扑的石头很难跟之前那个能量爆棚的五色石联系在一起,但是在王紫拿出来的时候,青龙隐隐有些大胆的猜测。

“嗯,这块五色石的能量,现在封印在我体内。”王紫肯定了青龙的猜测,几人都是疑惑的等着王紫的下文。

“为何是封印?”穷奇问道。

“因为这一小块五色石内的能量,也不是我的身体短时间内能接受得了的,五色石是六界支柱的主材料,而我手中的这一块五色碎石是巫族在六界支柱炼成之后保管的碎石,我刚才见到的、就是巫族族长留在后世的一缕神识……”

王紫缓缓说道,将遇到巫族族长后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知了几人,几人越听越惊讶,因为这些事情即便是他们,也大多数是不清楚的,因此几人跟王紫最初知道时的反应并无多大差别。

“也就是说我们已经知道了敌人的来路,虽是不好对付,但好歹比之前迈出了一大步。”听完,青龙思索着说道。

“都是六界形成之初留下的破烂账,巫族倒是自在,把自己封印了一了百了,让我的主人去冲锋陷阵,六界本就乌烟瘴气,大不了再回洪荒,回炉重造,说不定还能换一个天朗地清。”

穷奇则是双手垫在脑后往沙发上一躺,确定了王紫刚才并不是遇到敌人之后放松下来,但是对巫族的做法嗤之以鼻,不得不说,穷奇的想法与王紫接近,只是这厮更绝,估计他是真想看着六界回炉重造呢。

“巫族那族长除了告知王上我们的对手是一个可能强的变态也暗黑的变态的种族,其他的一概没有交代,等了十几亿年就为了这么一下故弄玄虚,呵呵……”南阙说道。

“不止如此啊,最起码她给了小主人紫极阵和五色石。”青龙紧接着南阙的话说道。

“你倒是对那老巫婆感官挺好。”穷奇不客气的丢了一句。

“我都没见过她感官要怎么好?你成熟一点好吗,现在是你不喜欢就能避免的吗,六界要回炉重造也不能是用这种方式,现在六界支柱的保护方案正在进行,你认为小主人会因为知道了这些而中断吗?”

青龙白了穷奇一眼,说的好像穷奇真的多幼稚一样,穷奇嗤笑了一声,同样用鄙视的眼神回视青龙,但没有跟他抬杠,而是转眼去看王紫,青龙这话表面上是在说他,其实更多都是说给王紫听的。

“小主人,你不必把自己困住,没人逼你去做这个救世主,你原来想怎么做,现在还可以继续,至于将来终究会跟影族一较高下,我们会保护你、会助你、会保护你想保护的人,唯独不会扯你的后腿。”

青龙看向王紫,微微笑了笑说道,王紫低着的头忽然抬起,心事被青龙说中,王紫一时竟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她若终将与影族一战,她在意的所有人都会面临危险,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甚至于在知道影族的来历时,王紫曾有瞬间的退却,退就退了,为了她身后之人的安危,退一步并非那么难,即便这会让巫族失望、会让天下人耻笑,她都可以不在意。

可青龙却这么快找到她犹豫的真正原因,在她的力量越来越强的时候,反而生出了退却之心,她承认她最怕的就是辛苦筑起了家的围墙,家人还没到齐,这道围墙就再次崩塌,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力气再承受一次一无所有,所以才有了远离是非的心。

“小公主,还有我在。”九幽握紧了王紫的手,平时冰凉的手此时却传达着的舒适的温度,血族明明是冷血的种族,可在王紫面前,九幽从来都是暖的。

“哪有你这样的主人,暴风雨都让你挡了,我们做什么?”穷奇也道。

“王上,魔界也不是纸糊的,六界也还没到不可救药的地步,王上也不见得孤军作战,是否要扛旗叫战全在王上自己决定,巫族将影族的底细秘授于你,事情真相也只有我们自己人知道,王上何不放宽心,明里该做什么还做什么,暗中未雨绸缪,王上尽了人事,六界听从天命,何乐而不为?”

南阙又道,一双勾魂的桃花眼闪烁着精明的光,能见到南阙正经八百的考虑事情实属难得。

“甜心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那个女人的话不听也罢。”

天心的七色瞳孔滴溜溜的转,反正没听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他知道是今天那个塑像里的女人让甜心为难了,等几人都发表了意见,天心也很认真的表态,别把他当成小孩子,他也是可以独当一面的!

王紫一时无言,见几人都轻松的看着她,但是那眼神里大多都是鼓励,虽然穷奇肆意,虽然青龙正气,虽然南阙只听从命令,虽然天心天真,虽然九幽非六界之人,但有一点他们是一致的,那就是、不管她最终的决定是什么,他们都会给予她最坚定的支持。

“……影族应该还不知道我吸收了五色石的能量,五色石必然于他们还有用,我们静观其变,等着影族出招,六界支柱仍要寻找,就算阻止不了也要先行找到,否则若是让影族捷足先登,一定会立刻下手,不会给六界喘息的余地,找到凡间界的界面支柱后由魔界派兵驻守,下一步要先救母亲……影族,那就会会吧。”

王紫沉默片刻,半晌缓缓的开口,保持原定计划不变,但要加强防范了,只要还在六界内,就避免不了跟影族针锋相对,就像南阙说的,她只尽人事,让六界听天命吧。

“九幽,你可以打开界面漩涡?”王紫侧头看向九幽,想到九幽穿梭在宇宙界面之间,不知道是不是也从界面漩涡中来。

“不能,界面漩涡是界面之间的乱流,各个界面体系之外有天然的结界保护,我无需走界面漩涡,也能穿梭于所有的结界。”

九幽轻轻摇头,仔细的给王紫解释,第三代血族的传承有太多让人意外的东西,就比如无视结界的能力,是旁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界面体系外的天然结界,能够隔离整个界面的能量,它的牢固可想而知,可九幽偏偏能从它上面轻松穿过,这是再多绝世强者都做不到的事情。

“血族的大门随时为小公主敞开。”九幽顿了顿又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唔。”

王紫点头,她的话刚刚说出三分之一,九幽就猜到她全部的用意了,既然决定跟影族对抗,也要想好了退路,最起码能让她没有后顾之忧,同在六界之外的血族定然是最好的去处。

……

王紫几人回来之时已经接近黎明,第二日一盏灯的人都出去打探消息,前一天晚上消失的人不在少数,一盏灯的掌柜淡定的很,众人却淡定不了,有人看到沙漠中出现的异常,但是也有人没有跳进那黑洞,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见到进去的人出来,不知是凶是吉。

这一场奔赴寻宝的盛宴,这些人注定或徒劳无功或只捡到些边角,清楚事情真相的王紫一行也并未说出缘由,第二日天亮便准备打道回府,再留下来已经没有意义了。

“你们这就走吗?”

王紫下楼之时,简修文一个人坐在大厅内,面前摆着一杯清茶,但也没有动,见几人都出来了,简修文抬头说道,似乎是专门等在这里的,一身干净的休闲服,气息内敛,几近于无。

“你是在提醒我们还有一个漏网之鱼吗?”

穷奇抬眸看向简修文,那天还没有跟简修文正式动手就赶上王紫消失,那地下城池塌陷,今天要走的时候,简修文竟然还送上门来,他的用意不得不让人推敲了。

“你要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我完全可以昨晚就离开,但是你们再想找到我,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哦。”简修文站起身来,修长的身形与穷奇对峙,有些针锋相对的意思。

“你是不是想多了?既然你这么自信,那就先解决了你再离开,不差这么点时间。”

穷奇哼笑一声,看不惯简修文的城府和自信,明明是个奸诈的狐狸,却装的像个纯良的绵羊,本来看在简修文真心帮助王紫的份儿上不打算跟他计较的,可没想到简修文自己找上门来,这幅嘴脸看着真让人不爽。

二人之间气氛顿时有些微妙,大厅里没人,一旁但桌子蹬蹬的晃,顶着两人的压力,不知道会不会在下一刻就支离破碎,一盏灯的掌柜看了看这边,去关好了门,只盯着这边的动静,但也没有上前。

空气微微扭曲,看上去并没什么异样,但王紫几人却都清楚穷奇和简修文拼的是威压,时间久了几人都有些惊讶,简修文竟然能够不动声色跟穷奇对抗这么久,他的实力比几人想象中的都要强出许多。

又过了半晌,只听周围桌椅砰砰的碎了一地,房间都有瞬间都晃动,掌柜的在那松了口气,虽然一盏灯够陈旧了,但是也还不到拆的时候,还好这两位爷没有动真格的。

“承让了。”简修文嘴角轻笑,扶了扶眼镜说道。

“我从不让人。”穷奇也牵起一抹薄凉的笑,不管对方是不是客气,他都不领这个情,顿了顿又开口说道:“你不打算说说你是谁吗?又是谁授意你带我们去那个地方的?”

“我已经说了,这是前辈提供给我的消息,我也无从说起,至于我是谁……这个说了也无妨,仙界支柱的守护者选了一名身怀魔气之人,不巧我就是此人。”

简修文仿佛感受不到穷奇的不客气,依旧不疾不徐但说道。

“呵呵,也就是说我们还没找,其中一个守护者已经自己送上门了?”穷奇轻笑出声,看着简修文说道,也不知道是信还是不信。

“确实如此。”简修文则点头,表示确实是他自己送上门。

“不可能,你不是。”这时,王紫却说道,穷奇看向王紫,虽然他也不相信简修文是守护者之一,但更多的是出于对简修文对不喜欢,而王紫却这么认真还这么肯定的说,却让他疑惑了。

“何以见得?”

简修文碎发下的眉毛微扬,莫名的多了一丝轻佻,嘴角也带着一丝似笑非笑,微妙的变化,却给人变了一个人的感觉,表面上是在问,但更像是引诱,引诱王紫说出什么一样。

“你的身上并没有守护者的图腾。”

王紫眉心微皱,不知道简修文为什么要撒这样的谎,她是见过卫子楚身上的图腾的,回想起那日在简修文别墅见过他几近*的样子,简修文明明在说谎。

只是王紫明明一本正经的说出了证据,却引来几人怪异的视线,简修文微微低头,却能看到那高高扬起的笑,王紫的反应似乎正中他的下怀。

“小主人,你怎么知道他身上没有图腾的?”

青龙笑着问,却有些阴测测的味道,王紫正想实话实说,却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左右看了看,几人怎么都是一副‘你背着我们做了什么’的表情,莫名的让她亚历山大。

“那天、就……刚好,看了一眼。”

在几人‘一定要给我说清楚’的眼神下王紫被迫开口,但是这分明是很纯洁的事情,为什么几人的表情这么丰富,她也就只是看了一眼而已,那也是因为她出现时候简修文刚好是裸着的啊,再说她也没有乱看啊。

“是啊,真的是好巧呢。”

青龙看似赞同的点头,只是更加阴郁了,他是相信王紫没做什么的,但是他不相信简修文!那只披着羊皮的狐狸,是什么时候导演了这么一出,他们竟然都不知道!

防不胜防啊,简修文那厮明明就是故意的,这一回,简修文算是真让几人一致对外了,简修文自以为脾气好好的对王紫身边对人,却没想到只这么小小一出就让自己的情路坎坷了不知多少。

“守护者的图腾并非刻在身体上的,当然有办法隐藏,只是那天你来去匆忙,我还不曾跟你说起你就走了。”

简修文适时的出声,想证明自己的确是货真价实的守护者一枚,便开口解释,只是他一定想不到除了王紫以外,其他人现在并不想听到简修文说话。

“或者,要现在验明正身吗?”

见几人都不说话,简修文看着王紫说道,那样子好像王紫点一下头他就真的会当场脱了衣服证明一样。

“南阙,交给你了。”

穷奇拉着王紫出门,只丢给南阙一句话,反正他是不想看见这个简修文了,不然他的处理办法就只剩下暴力了,几人相继出门,留下南阙好笑的耸了耸肩,他明明是只听从王紫一个人的命令的,为什么穷奇这么自然的命令他?

“呵……”

南阙走近两步,抱着臂看向简修文,那眼神活脱脱的一个‘你麻利儿脱’的意思,谁叫穷奇是王上的王夫,虽然他很不愿意,但也必须听着。

“……”

简修文眼看着王紫几人出去,金丝边眼镜后不知道闪过什么样到情绪,回过头来看了看南阙,快速的在二人之间布下结界,转身掀起了背后的衣服,只见那白皙有力的背上渐渐浮现出层层叠叠的图腾,确实与卫子楚身上的图腾无异。

也不等南阙出声,简修文放下了衣服,挥去结界转身出门,动作一气呵成,只留下南阙在原地若有所思,忽然又桃花眼一转,也转身出门。

……

回去后的几天一切都进行的井然有序,青龙负责安顿好了萌教的事宜,虽短短几月,但是萌教已经具备了相当充分的实力,有沃尔夫安排的人在欧洲照拂,一切都运转的井井有条。

只是这一次回来,王紫是打算了解这边的事情的,事实上从一开始萌教就在快速的成长过程中权利也在快速的下放,虽然不打算长久在凡间界发展,但是也不会让萌教在王紫离开之后变的不堪一击。

虽然萌教的教众隐约知道萌主志不在此,但是当青龙真的在交代后事一般任命了新的帮主和堂主之后,众人才知道一向在做甩手掌柜的王紫这一回是真打算放手不管萌教了。

众人不舍,毕竟是王紫将一群混迹在红灯区的人带出来的,给了他们现在的身份和地位,一众堂主、香主、旗主想来跟王紫见最后一面,只可惜等在总坛连续几天也没见到王紫的人影,所有的事情都是青龙出面安顿的,王紫连依依不舍的机会都不给他们。

“当初萌主说要让萌教跻身华夏大帮派的,现在真的是了,可萌主也不要咱了。”

草蛇吸了吸鼻子,沮丧的坐在了楼梯上,现在已经长出了一头精干的短发,人也不像以前那么瘦弱,在龙骑士兵的锻炼下硬朗了许多,之前就已经升任堂主,而现在更是崭新的帮主了,现在多辉煌啊,可他也说了他这条命以后就是萌主的了,可现在连卖命的机会都没了,能不沮丧吗。

“萌主自有安排,萌教还是萌教,萌主和帮主以后不在了,我们照看好萌教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回报。”独眼鬼看了看几个兄弟,都是一副霜打了茄子似的脸,被萌主和帮主的离开打击的不轻。

“那萌主也好歹让我们见最后一面呐……”

光头粗声粗气的说道,也跟着草蛇坐在楼梯的台阶上,是王紫让他们整个人生都开始变的不一样的,在他们心里对王紫的不仅是尊敬,更多的是再造之恩,众人虽不说,但是都卯着劲儿想让王紫看到他们的变化,可在他们还没有还了这份恩情的时候,王紫就这么要离开了,这事情搁在他们心里,终归无法释怀。

“见了又能怎么样?萌主还是要走,我知道你们的心情,因为我也轻松不到哪去,但是萌主把萌教留给了我们,以后就剩我们打理萌教了,萌教的教主就只有一个,能让所有教众认可的萌主也只有一个,我们能做的是,有生之年要是萌主再回来,那时候萌教仍然是华夏掷地有声的大帮派,不辱萌教之名。”

独眼鬼沉默半晌,理智的说道。

“……好,就这么办!我这条命还是萌主的,还是萌教的,以后谁敢打萌教的主意,我一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草蛇低着头,不知道是不是独眼鬼的话起了作用,忽然斗志昂扬的说道,萌主要离开是他阻止不了的,但让萌教在华夏屹立不倒是他可以努力去做的,现在该是他们独当一面都时候了,他可不能丢萌教的人了。

王紫默默的从大堂后退了出去,身后跟着青龙和西武,本来也只是来看看,现在却真的没有出面的必要了,萌教是她拉扯起来的帮派,但是能稳定发展却是靠所有的教众,独眼鬼有智谋,草蛇有凝聚力,光头有狠劲儿,扁担、四眼儿有圆滑,几人的能力放大之后都是不可多得的领导人才。

凡间界是人情最丰富的界面,在微缩的百年之内,世间百态每每上演,是修炼世界的人所无法领会的,而她,在一开始就很清醒的知道她只要一个过度的阶段,这只是一个手段,在她的记忆力并不会留下多么重的痕迹,但是对于萌教的许多人来说,也许这时他们一生之中色彩最浓重的一笔。

没有不舍,但有祝福,王紫很自然的对几人施了白巫咒,凡人的生命脆弱,但她可以让他们避开几次性命之忧。

……

萌教的事情妥当之后,王紫几人立刻动身前往佛顶山,一是等卫子谦几人前来汇合,二是等彗塔上仙的消息。

如此一等便是半月有余,这天,王紫坐在榕树下望着远山的雪,在这深山之中,此间绿树成荫,那边却积雪连绵,在这样的环境中休憩倒也惬意。

“司马先生。”王紫唤了一声,司马戍应声出现,手中抱着一沓厚厚的本子,还是一袭灰色的长衫,颇有些书卷气。

“主人。”

司马戍唤了一声,抬头一看,这地方不正是当年他初见王紫的地方吗?当时他只是好奇出来一试,那时的王紫也是坐在这颗榕树下,神秘的很,一瞬间时空斗转星移,好像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时的他还战战兢兢的跟着王紫,如今了解了王紫反而能够淡然处之了。

只是如今青城药堂已然不存在,万青寺仍在,却没有了慧远方丈,看着看着,司马戍自己就笑了,恬着老脸认王紫为主似乎是他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当初他只是一个一道天雷都能把他打散的孤魂野鬼,现在却已经是与人类几乎无异的鬼祖,走遍了六界,看遍了是非,这双眼睛,跟着他也享乐不少福啊。

“你写了多少?”王紫忽然问道,一定是最近的日子太单调了,王紫竟然有心思想别的。

“呃?哦,写到主人放手萌教,图谋寻找凡间界界面支柱……不过真正纪录的本子在赤灵内,并非这一本。”

司马戍先是一愣,见王紫看着他手里的本子,才忽然想到王紫问的是什么,老脸泛红,赶紧回道,撰史是他的爱好,最初是想用自己的笔记下六界真实的百态,越到后来反而越没有了传于世人的*。

王紫不曾阻止他写这些,但他也自觉的只写给自己人看,当是闲来无事的一点消遣了,因为他越来越清楚,王紫做事只求无愧于心,功过是非不由他人评说。

“小紫紫是专程坐在这里等我们的吗?”

正在这时,一道低沉性感的声线带着笑响起,那样婉转的语调,几乎在这声音响起的时候那人妖冶的容貌就豁然跳进了王紫的脑海,抬头看去,果然是慕千厷几人飞身接近。

慕千厷一身红衣,身后是白雪皑皑的山峰,也不知道这厮是不是故意的,飘然落地,墨发飞扬,当真是美轮美奂,一个男子美成这样,实在是有些天理难容了,那双狭长的凤眼流转的尽是妖冶,一举手一投足,毫不愧对他慕妖孽之名。

卫子谦白衣翩跹,长袖微拢,浅笑凝眸,散发着由内而外的贵气,信步朝王紫走来。

李战一言不发的落在王紫身边,轻轻动了动手指,无声的跟王紫沟通,王紫却忽然主动牵上了李战的手,手指从李战的指缝间穿过,与他十指紧扣,王紫的举动倒是让李战鹰眸微动,有些意外、意外的惊喜。

“小紫紫光顾着想李战了吗?都不搭理千厷。”见王紫都举动,慕千厷一笑,状似委屈的说道,但是那脸上实在没有多少委屈的神色。

“你们只从日暮到黄昏,我这里却将近半年的时光。”王紫也不理会慕千厷的调笑,反正她现在脸皮已经锻炼的够厚了,再说了,她是真的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们几人了啊……

“呵呵……简而言之,就是你想我们了呗。”

慕千厷蹭上来趴在王紫肩膀上,笑的好不开心,来时他们还在着着急急的赶,因为他们深知仙界和凡间界的时间差,担心王紫等着急了,还让妙绮师傅狠狠鄙视了一番,终于赶来凡间界的时候,听到王紫这么一句诉说思念的话,顿时觉得此番别离也颇有意义了,最起码王紫会更加主动的面对他们几人的感情了呢。

“唔,是啊,所以我在这里等好多天了。”

王紫面色微红,却还是说道,这话让听到的三人眼睛都亮了一瞬,慕千厷勾着王紫的下巴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凤眼中尽是笑意,撬开王紫的唇舌品尝,手臂揽着王紫的腰,刚要抱向自己,就感觉王紫的身体一转,一瞬间人已经被李战牢牢的抱在怀里。

“坏人好事啊……”慕千厷看了看无辜中的王紫,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

李战只淡淡的觑了一眼慕千厷,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慕千厷就是能理解李战的想法,那眼神分明在说‘到底是谁坏谁的好事?’,慕千厷扬眉,见李战高大的身躯几乎把王紫嵌进他的身体里,虽然没有多余的语言,但是李战浑然天成的气场让他的占有欲看起来特别的强。

“唔,子楚呢?”王紫感受到慕千厷和李战只见微妙到氛围,但是机智的无视了,在李战怀里动了动,转移了话题。

“小楚楚啊,应该马上就到吧……”慕千厷笑了笑说道。

“王紫殿下我来啦……死妖精我要跟你决斗!”

还真是马上,几乎是在慕千厷话音刚刚落下,卫子楚的身影就出现了几人视线中,很快就落在了近前,匆匆跟王紫打过招呼后怒气冲冲的跟慕千厷喊道,浑身几乎冒火,王紫无奈的看着慕千厷,一定是慕千厷又欺负卫子楚了。

“哪一次决斗你赢过我啊,小楚楚还是省省吧,别总是火气这么大嘛。”慕千厷一点都没把卫子楚的怒气放在眼里,凉凉的说道,可就他这无所谓的态度每次都能让卫子楚气的几乎内伤。

“可我也没输过啊!有本事再打一次啊!”

卫子楚气的脸色涨红,慕千厷这厮总是避重就轻,明明每次都是平手,被他说出来好像每次都是他输一样,这关乎男人的尊严!再说王紫殿下还在这儿呢,他不能不较真儿!

“再打一次也是一样的效果,何必呢。”慕千厷摇着头说道,一副懒得动手的表情。

“子楚!你不想看看这几百年后的凡间界吗?”

见卫子楚被慕千厷气的快冒烟儿了,王紫赶紧提高了点声音叫他,随便想了个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其实卫子楚就是被慕千厷欺压惯了,不见得卫子楚打不过慕千厷,只是这娃太实诚,每次被慕千厷整了,自己就能把自己气的够呛。

“本来没想,被王紫殿下一说就想了……王紫殿下我好想你啊,都怪那只死妖精,在界面传送阵那里趁我不备把我踢进了别的界面,我折回来又赶往这里才耽误了时间,让我这么晚才见到你,王紫殿下,死妖精那么坏,你不要理他了好吗?”

卫子楚果然立刻转移了视线,只要是王紫的事情,他都能立马切换频道,只是说完了之后还不忘委屈的告状,大眼睛委屈打看着王紫,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学会的技能,用的还挺熟练,这种曲线复仇的策略立马招来慕千厷的鄙视。

王紫一顿,看着卫子楚委屈的小眼神,她真的能不理慕千厷吗,现在她可不可以说、你们还是决斗吧……

“诶诶战爷你干什么?没看到我还在跟王紫殿下说话吗?”

卫子楚郁闷的喊道,原来李战忽然揽着王紫的腰离开了,眼看着二人飞进了万青寺,卫子谦笑了笑也跟了上去,卫子楚只好冲慕千厷重重的哼了一声也追了过去。

“你们可算是来了,小主人都快望眼欲穿了。”

几人刚刚走进厢房,就听青龙调侃的声音说道,王紫这几天就守在外面等着,虽然不说,但他们都知道王紫是在等那几个人呢,索性也就让她去等了,现在就剩下饕餮还在妖界了。

“呵呵,受宠若惊啊。”卫子谦笑着说道,顿时几人都笑,倒是让王紫有些涩然了。

“这些天就在万青寺住下,我们得商量商量从哪里下手找凡间界的界面支柱,彗塔上仙一时半刻也来不了,顺便等饕餮那边也完事,我们还可以在凡间界偷闲一段时间。”

半晌,几人都停下了笑,青龙才说道,也不敢太过分了,要不然王紫该受不了了。

“你们在凡间界也有半年,可有什么收获?”卫子谦从善如流的停下了玩笑,问道。

“有,应该算不少吧……”青龙道。

……

如此,王紫一行在万青寺落脚,万青寺的僧众不多,但现在的方丈也是修炼之人,算是佛门僧众,有慧远方丈的书信,王紫几人住在万青寺倒是没有受到阻碍。

这天,王紫在赤灵内打坐冥想,炼化佛陀灵力,轮海中那朵白色的莲花成长的极慢,反正王紫现在的灵力和巫元力都停滞不前,索性去炼佛陀灵力,慢慢积累。

就在王紫冥想结束,渐渐退出冥想时,却忽然感觉到神识中的异动,王紫复又集中精力,凝神去看,却是天际图!倒不是失望,只是有些意外,自拿到紫极阵也有月余时间,她的身体早就恢复到最佳的状态,但是一直没能打开紫极阵的阵法部分。

试过几次之后王紫确定了,她现在真的还不到打开紫极阵的时候,也就不去强求了,只将它静置在神识中,刚才感觉到神识中有异动,还以为是紫极阵有动静了,没想到却是天际图。

自她的修为停滞之后,天际图也再没有动过,今天却忽然翻开了新卷,不能不让她意外。

撇去心中的疑惑,王紫快速集中精力,全神贯注的看向紫极阵,却见新卷之上印着几个恢弘的字眼“九重纵云掌”。

王紫心里默念着那几个字眼,接着王紫的神识一晃,再睁开眼时,已经进入天际图那片浩渺的空间,王紫知道这是自己的神识,每次学习天际图都招式都犹如身临其境。

王紫对面渐渐出现一个青色的身影,负手而立,停顿了一段时间,让王紫有些怪异的看去,她对这个身影并不陌生,因为自水天幻之后所有对招式都是这个人影给她演示的,她也只当这是天际图独特的传授方式,此时却见那身影没有立刻开始,反而像是在跟她隔空对望?

正在王紫这样想时,那青色的身影忽然动了,王紫精神一震,赶紧将方才胡思乱想甩出脑海,心想一定是她想多了,立马集中精力去看那人影的一举一动,生怕错过了什么细节。

那人影一如既往的先是演示整套招式,王紫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在那人双掌游走间,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四周变的紧绷的空气,而且越来越紧绷,好像一根被拉成满月的弓,一旦放手,弓上的箭离弦之后一定会带着破空之势飞向目标,而它所造成的威慑力一定是可怕的!

然而王紫想的还根本不够,空气中的紧张越来越甚,王紫墨色的瞳孔中倒映的尽是那人影子一般变化的双掌,即便她调动了全部的感官去看,还是没能看清那人的掌路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紫修炼的功法很多,涉及的范围很广,掌法也学过不少,但是如那人这般变化却是皮毛都不曾见过!那人每一次手腕翻转,每一个回身张弛都是变化,看似行云流水,实则变化无穷,那样熟捻的将如此多都变化运用的如此自然,不知道要经过多少次练习才能达到!

忽然而来的窒息的感觉让王紫再一次诧异,那是空气紧绷到极致的表现!好像这片空间内的所有空气都归那人双掌所控,就连呼吸都不行!

王紫只好屏息凝神,期待着那人最终出手,半晌,只见那人悠然的动作骤然变急,双掌推出,空气中顿时有爆炸的感觉,王紫能感觉到这个空间里所有的压力都在随着那人出掌的方向而去,空间内的天然压力将那人的掌力发挥到极限!

王紫的眼神不可抑制的看向地面,只见没有山崩地裂,那一掌落在地面上之后,一个清晰的掌印烙印在地面上,四周无声的激荡起尘土,而那个掌印还在不停的下陷,这一掌发出,不在恢弘的表面,却好像从内部瓦解对方的能量,不停侵蚀的掌力让人根本无法快速回防!

王紫正在惊讶这样一掌如果是对人,造成的内伤是有多么可怕,却忽然发现,空气还在持续紧绷,不但没有缓解,反而有更加诡异的扭曲,她甚至能感受到空气的紧绷对她的身体造成的压力,这片空间何其大,那人只一个招式就能达到这么可怕的程度?

而在那人接二连三的又打出八掌之后,王紫看着地面上由掌印的地方快速的向看不到尽头的方向蔓延,这九掌下来……足以毁灭一个位面!王紫深深的震惊着,天际图一招更比一招霸道,一层更比一层刚猛,这九重纵云掌、当真是开辟了她所想不到的新境界!

当空气渐渐趋于缓和时,王紫看向那青色的身影,只能看到一个轮廓,王紫定定的看着那人,希望那人给她稍稍解惑,她确实一点门道都没看出来,这还是以前不曾有过的。

“九重纵云掌,一掌一重天,借天地之力,厚积薄发,九掌连出,有毁天灭地之力,一掌既出则无悔路,如若中断,后续之力施于自身,等同自毁。”

那声音淡淡的飘进王紫的耳中,却是让王紫惊讶的抬眸,果真是霸道的很……一个招式却将九掌包容在内,一掌更比一掌强,若是九掌中断,那积蓄的能量会全部反弹回出掌之人的身上,真的是、等同于自毁啊。

------题外话------

咳咳,萌萌在此严肃的呼吁(板脸ing),《紫极天下》于520小说首发,只有在520小说阅读才是正版好娃娃,所以妞儿们都来都来看正版啊~

一不小心就不严肃了,给所有正版妞儿一个大大的啵~(^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