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14章:赖小三之死

第一瓶断续膏以超出2亿的价格拍出,在所有的人意料之中,也是在意料之外。

但更让人意外的则是后面的几瓶断续膏,成交价一瓶比一瓶高。

第二瓶断续膏以3亿的价格成交,被单敏君以代表国际医学研究院给拍下来了。

第三瓶以3。5亿成交,被国外一家著名医院给拍下来了。

第四瓶以4。5亿成交,被国外一个大富豪给拍下来了。

最后一瓶则是以5亿的价格,同样被国外的一个富豪给拍下来了。

五瓶断续膏都拍出了天价的天价,然则,拍下天价拍下断续膏的人,不重量级别的单位,就是国际超级富豪。

1亿2亿,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他们重要的不是钱,而是用钱的过程。更何况,这震惊医术界的断续膏,第一批拍卖下来的,收藏起来可是有着非凡的意义。

可以说,这五瓶真正意义上拍下来给患者用的几乎没有。这五瓶断续膏分别被当作了收藏品及研究品。

不过不管用处如何,拍卖的成交价如何,萧摇的目的,就是掉出那些人。这五个人,她都得好好查一查,尽管有四瓶是被外国人拍去了。

如果这四人都调查不出一些蛛丝马迹,她真得好好要考虑,是不是真的得配制返老还童的青春美容药品,才能把那些人当中的医学者给掉出来。

这五个人她都已经记住了。

五瓶断续膏再加上之前的莲花童子玉雕,总计18。33亿,扣除2%的佣金,最后萧摇刚好所得17。97亿,不过薛玉凝大手一挥就凑个18亿吧。

18亿啊,消息一出,所有新闻媒体都疯了似的,疯狂报道。

18亿,再加上之前的8亿,可是有26亿身家啊。在香江市,哦不,就是在全国,也没有几个千金名媛,这身家能比得上萧摇的。

单单是几瓶断续膏,就一跃之间,成为顶级大富豪。

萧摇的发财经历,真是羡煞了很多人。

直到萧摇与薛玉凝办完了交接转帐手续,祁万海和薛玉凝都没有过问冯德梅三个处置之事。

在萧摇和童文华要离开时,童俊杉又带着他的朋友单敏君找了过来。

“摇儿,阿敏想跟你请教一下这断续膏的使用。”童俊杉说道。

单敏君是代表国际医学研究院拍下断续膏,拍下来如何,就单听说医学两个字就知道了。不就是想要研究出它的配方来吗。

萧摇之前已经公开过断续膏配制方法,只是最后的材料,她未曾全部公布,但只要高深医术者,都能从成品里分析出药材,至于小霸的口水,也就断续膏最关键一副药引,就算技术再高明者,也是分析不出来的,只会把它当成不存在一样。

因此,还是很多人不相信她曾说的除了她,谁也配制不了断续膏。她想,从今天过后,断续膏的巨大利益,肯定会让很多人绞尽脑汁来配制断续膏。

不过,能配制出来是他们的本事,而她唯一的目的,就是想知道,今天五个拍下断续膏的人跟那些人有没有关系。

童俊杉亲自带着单敏君来到她的面前,萧摇不好拒绝,只能点了点头道,“好的。”

单敏君马上欣喜接着道,“摇妹妹答应了,真是太好了。那摇妹妹什么时候有时间呢?”讨论断续膏的使用,肯定不是在这么一个大庭广众之下吧。

不知道为什么,萧摇听着单敏君叫她摇妹妹,她心里没来由的厌恶,也像是与生俱来的感觉,萧摇都不知道为什么。

只是这个单敏君是三哥的朋友,再怎么样她都会忍着。更何况,这人也是在可疑范围之内。

萧摇微皱着眉头,说道,“单先生,过两天吧。这两天有事忙。两天后,就在香河会馆吧。”

单敏君欣喜的点头应道,“好的。那我们就这样定好了。那两天后,我定好包厢。”

……

因为是开春,寂静的夜晚,能听到虫鸣呼哧的叫声,清凉的夜风,徐徐吹动夜色之下的千枝万柳,仿佛这风就是他们母亲的双手一般,再给他们爱的抚摸,让它们激越,给以它们祥和。

只是在这个夜晚,对于某些人说,似乎也不这样的平静,反而带着焦躁与不安。

“大哥,怎么回事?为什么断续膏会如时出现在拍卖会场?”赛诸葛皱着眉不解的问道,“前两天,那个宝利的冯德梅不是说已经把断续膏从保险柜里转移出来,一直没有被发现的吗?”

当五瓶断续膏被拍出18亿的高价之时,他们简直震惊了。

可他们震惊的不是断续膏拍出的价位高,而是这断续膏明明是不应该出现在拍卖会场的,可它偏偏出现了。

*会的人去打听情况时,根本就什么也没有探出来。只是知道在拍卖会前一个小时时,有俩个看起来像爆发户模样的男女,在会场上闹事,女的先说断续膏被偷,男的直嚷嚷着要宝利公司的总经理出现,并要带出断续膏。结果,却被童大小姐识破,这两人有有心之人收买,目的就是故意要造成会场上的骚乱。后童大小姐让人监视这俩人,只是到了最后,这两人去哪了,谁也没有发现。

再然后,*会的就再也打听不出任何情况了,除了知道断续膏被拍出18亿的天价数字。

“难道,冯德梅他们根本就没有把断续膏偷出来?”赛诸葛猜测道。

赖小三坐在他的帮主位置上,一只手拿着香烟再吸,吐出的烟雾缭绕在他在眼前,让人在烟雾之下看不出他的真实面部表情。

赖小三的不动不语,把坐下的办事不力的小弟们,吓得连连冷汗直冒。

他们也不知道,这些精密详细的计划怎么会发生那么大的错误。

“或者是,他们三个当中有人叛出?”赛诸葛又一个猜测。

赖小三吐了吐嘴里烟雾,然后阴沉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断续膏是被萧摇给找出来的。”

一言击中,赖小三之前能稳稳当当的坐在会长的位置上,不得不说他有着过人缜密,他什么都没有猜,直接把失败的真正原因给找出来了。

赛诸葛一听,如醍醐灌顶。

这个萧摇就是*会的克星一般,每一次有她出现的地方,计划必失败,无论他们的计划是如何的无一丝漏洞,如何的精细。可是萧摇好像就能不动声色的反客为主,把他们的一切计划付诸东流。如设计她本人,设计童家……,他们都不知道,萧摇到底是有哪些本事来破坏他们的计划。断续膏是萧摇所配制,第一次拍卖,本人肯定会很重视。

断续膏的失踪,宝利焦急,她本人会更着急。

如果按照老大的猜测,断续膏是她本人给找出来的,那她是怎么找的?还有她是不是发现了冯德梅的背叛?

“老大,那你的意思是,现在冯德梅他们几个人很可能被萧摇给控制了?”赛诸葛严肃的说道。

“不是很可能,而是很肯定。”赖小三十分肯定的说道。

“怎么会?”尽管他号称自已比诸葛亮聪明,可他怎么也想像不出萧摇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诸葛,难道你忘了萧摇现在的身份吗?她除了是童家大小姐,还是中夏国太子爷公认的女朋友。如果,萧摇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就凭着萧摇对外的丑样貌,童文华挑了几十年的孙女,就挑在了她的身上,还有那个尊贵的男人,会选她作女朋友?”赖小三沉声的说道,“还有前几次,我们的计划几乎都是被她所破坏。这一次,断续膏没有带出宝利,让她找到,也是我们大大的失误。如果计划再精密一些,说不定……”罗刹帮在半年的时间内,无论是名声还是风头,都已经隐隐压过了他*会第一帮派。

打又打不过,争又争不了,他们才会想着趁这次万人瞩目的断续膏拍卖,把断续膏偷出来,然后嫁祸给罗刹帮。毕竟作为黑帮组织,伤筋断骨可是很常的事,需要断续膏也是常理。

只是要在宝利公司这个严密监控安保的地方,偷出断续膏并不是简单的事发,更何苦他们可是听说了,宝利的藏宝仓库有三道保险门,三把钥匙分别在不同的人身上,仓库外头,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四个人在门口守卫,所以要他们直接从仓库里偷出断续膏真的是万分困难之事。

因此,他们想到收买或威胁宝利内部之人,特别是有权进入仓库及接近仓库之人。

他们派人调查了宝利的高层,当然除了薛玉凝之外,最终选择了对薛玉凝等人愤愤不平的冯德梅。

之后,再逐一收买或威胁。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到了最后还是没有成功。

赖小三正沉思时,手底下一个小弟,突然从外边闯了进来,满脸通红焦急的说道,“老大,外……外……外面……”

赛诸葛不耐烦的严厉喝道,“有屁快放,外面怎么了?”

那个被喝斥的小弟吓得一阵哆嗦,然后再惊惧的大声喊道,“外面来了一个带面具的女人。”

“什么?”赖小三和赛诸葛都震惊的从坐位上站了起来,不可置信。

第二天,全市各媒体报道头条,都在报道着:*会会长赖小三和助理赛诸葛被一个叫修罗的人所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