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13章:断续膏拍卖(求评价票!)

这突发的状况,谁也不曾料到,都呆愣着。

金力成扶着祁万海要离开之时,突然一道人影快速飞向而来,快速推开金力成,然后一只手抓着祁万海的一个胳膊,一只手掐着祁成海的脖子,狠厉的说道,“放我离开,否则,我就掐断他的脖子。”

祁小飞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特别是跟他们同甘共苦过的其他队员。怎么也无法相信,祁小飞此时阴险狠厉,及如此的丧心病狂,对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老人家下手。

在他们心目中,祁小飞这个队长,虽说身手不如他们,但他心思活络,举动沉稳,有心机智谋之人。就凭着这些,他就比他们这些只是会些拳脚功夫之人,强大多了。因此,他们也甘愿被他管着,服从他的指挥。

然而,今天所发生的事,太他们震惊了。

首先是祁小飞竟然会是盗窃断续膏的凶手之一,不管是什么原因,既然已经被抓住了,只要诚心的认个错,就像易凡所说的,他是被逼的,他们就会相信他,然而他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脸上尽是阴沉,看起来很是阴险及恐怖。

第二个就是,谁也不曾料到,祁小飞竟然会如此的挺而走险,直接抓住祁老爷子来威胁。

“祁哥,你这是做什么?”其中一个安保反应过来,脸色大变的喝道,“你放开老爷子,他年龄大了,根本就不能折腾。”其实,他这是想劝着祁小飞回头,只要事情没有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祁小飞就有机会获得原谅。

只可惜,祁小飞不听劝,他固执的说道,“不,我现在要钱,给我两千万,答应不在追究此事,再放我离开,我保证老爷子安然无样。”

“祁哥,”其他安保人愤怒的大喊道,“你回头吧,放了老爷子,不可一错再错下去了。”

祁小飞抓着祁老爷子,看着昔日的同伴,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说道,“我回不了头了。我在外面欠下了上千万的赌债,过两天就是要还赌债的日期,如果还不了,他们就会把我儿子抓走,然后挖走他的器官给卖了还债。我不能让他们把我儿子抓走,前段时间冯副总就找上我,说只要我配合,把断续膏给盗走,那么我就可以拿到相应的酬金,两千万。本来我们就要成功了,我过两天就可以拿到两千万了,为何你要过来破坏?”最后一句话,是祁小飞对着萧摇大声愤怒。

“够了,祁小飞,你别在执迷不悟了,”祁万海怒着威严的喝道,“你去赌,本身就是你自己的不对,你打上了断续膏的主意,更是错上加错,现在被摇丫头揭穿,不思悔改,还恶意把责任推到别上身上,你简直是糊涂致极。你说,你有一个儿子,听你这样说,你肯定也很爱你的儿子。难道,你要让你儿子知道,他爸爸是个犯了错不知悔改之人吗?难道要让你儿子,在别人的眼光下,在别人指指点点之下,被人说,这孩子的爸爸是个赌棍,是个盗贼,更可能是个杀人犯吗?放手吧,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不要一错再错了。”

祁万海虽被祁小飞抓着脖子,但仍不影响他说话。他一大把年纪了,早已做好了随时去阎王那报道的准备。他从哇哇大哭的婴儿,到耄耄之年的老人,有什么没有经历过的。

今天的事,虽让他惊讶意外,可也不是到打击的地步,只是,有点心痛而已。俗话说,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可宝利一出就是三个家贼。如真有迫不得已而为之,还情有可原,能原谅,他就会去原谅。毕竟一个人奋斗多年不容易,不能为因一时之错而毁了一生。

然而,事实的真相,却是如此的残酷。只是因为一个“钱”字,却是义无反顾的就干下这毁人名声,害人名誉的龌龊之事。

现在这人更是以不得已又可笑的理由要挟于他们。

祁老爷的镇定与让再场所有人都敬佩及肃然起敬。性命都掌握在别人的手中,却还能谈笑自如的劝说对方,放下武器。

“队长,老爷子说的对,”有人马上反应过来接着道,“你就算不为你自己着想,你也得为你十岁的儿子小星着想啊。不就两千万吗,我身上还有一些储蓄,再借一些,能凑个百八十万,我全部给你。”

“对,队长,还有我,我也能凑个五六十万。”另一个人又说道。

“还有我,”

……

“队长,你看哥们几个凑起来能有个三四百万,剩下的我们可以再想办法。”又刚开始那个瘦高个说道,“你不能一错再错下去。不管以前你为什么会赌,只要以后不沾,改邪归正之后,一切可以重新开始的。”

祁小飞被同伴劝说,掐着祁万海的手不自在的就放松了一些。

祁万海趁热打铁的说道,“祁小飞,你看看,你看看有多少人关心你。即使你做错了事,你的同伴依然能够大度的原谅你,同心协力的让你度过难难关,只是为了不让你一错再错下去。这样让人感动的深情厚意,你怎么能辜负,只要你良心还在的话,你又怎么忍心去辜负?”

祁小飞在一众人的劝说下,终于放开了祁万海,然后,蹲下来,捂着脸哭着道,“呜呜……,我再也回不了头了,呜呜……,我回不了头了,”

刹时,整个走廊里很是安静,众人都是静默不语,除了祁小飞低低的哭泣声。

萧摇在祁小飞抓上祁万海那一刻,是真生气了。师傅这么大年纪了,都成了威胁于她的人质,不怒才怪。

但是萧摇却注意到了祁小飞虽是抓着祁万海,但却没有使多大的力气,为得就是能让祁万海喘气,不致他太难受。

就这个细小又最为关键的举动,让萧摇暂时按兵不动,她想看看这祁小飞到底是真正的丧心病狂,还是良心未泯。

只是,让萧摇很意外的是,祁小飞这个队长人缘还很不错,这些队友举倾家之力,为他还高台债务。一个很得人缘之人,除非他的表面功夫做得十分到位,否则他人的本质并不坏。

“祁小飞,你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就能改变你曾做过的事实吗?难道要像一个娘们一样靠哭就能让人同情么?就能让人随意原谅你曾所做的错事么?”萧摇犀利的骂道。

啊?

谁也不曾这个,呃,这个还未成年的孩子,一出口就骂人啊。

被萧摇这一骂,所有人都傻眼般的看着萧摇。

萧摇可是没有理会他们傻愣愣的眼神,再一次对着金力成说道,“金副总,麻烦你扶着老爷子回到会场。”意思就是,这事她来处理。

祁万海叹了口气,对着萧摇说道,“摇丫头,得饶人处且饶人。”他这话,其实也是在为祁小飞求情,至于冯德梅,他的错误又是另外一回事。

萧摇点头道,“知道了,师傅,您放心,我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结果。”

祁万海和金力成走了。

宝利公司主事的几个人都走了,而萧摇虽不是宝利的高层,可她是断续膏的持有人。她有权处理这三个人。

“咦,冯副总呢?”突然有人发现冯德梅不见了。

所有人都左右的看了一下,都没有见着冯德梅。

还正在悔恨痛苦的祁小飞也抬起头来,寻找冯德梅的踪影,“王八蛋,都是他害的,都是他害的……”祁小飞一直在喃喃着这句话。

“不用找了,他已经离开了。”萧摇淡淡的说道,“他在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在祁小飞抓着我师傅时,一个人偷偷的离开了。”

“啊?”又不明白了。

“不过呢,他很快就会回来的。”萧摇面无表情的说道。

确实很快,萧摇话落没有多久,就有两个生面孔,押着脸色发白的冯德梅过来了,他们的后面还跟着四个人。

“萧小姐,人已经被抓回来了。”其中染着黄发的年青人恭敬的说道。

冯德梅此时脸色是白了青,青了白,整个人都处在不安惶恐的状态。

“嗯,你把他们三个都带到罗刹帮吧。让你们老大来处理。”萧摇指着冯德梅,祁小飞及易凡说道。

罗刹帮?

几个安保人眼睛突的亮了,这几个人是罗刹帮的成员?听说要成为罗刹帮的人,必须要经过严格的测验,不是武术或文字测验,而只是考量一个人忠诚度,至于怎么考量,外界不得而知,而罗刹帮的人,则是闭口不谈,没有通过考量的则会被催眠忘记这中间的过程。

这个神秘的考量测试,让很多人都跃跃欲试。只可惜,通过的人很少。

因此,

听说罗刹帮内层人员,个个身手了得,对上*会的人,能以一挡十。就算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进入了罗刹帮,过不了多久,都会有一身好身手。

外界之人,谁都不知道罗刹帮是怎么训练的,或有什么秘方。

听说,罗刹帮的帮主,无论是正帮主,还是副帮主,都还很年轻,据传言,最小的18岁,最大的也才24岁。

听说,罗刹帮除了帮主,还有个真正主事之人,一个罗刹帮的大小姐。这个大小姐,很少出现在罗刹帮,因此除了高层主管,谁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何方神圣,相貌如何,年龄几何,哪里人,只因她每一次到罗刹帮都带着一张面具,穿着一身红裙子。

……

总之,听说了这么多,他们现在却是第一次真正见到罗刹帮的人。

第一感觉就是很年轻,看着他们六个人,好像都才20出头;第二感觉就是,怎么一个个像个地痞流氓似的。

哦,他们就是地痞流氓,不过他们是升级版的。你看他们,一个个双手插着裤袋,嘴里还嚼着似口香糖的东西,身上穿的也不是传言中的黑衣黑裤再带着墨镜,哦,就像他们这些安保人的装扮一样,而是随意的搭配,有穿着黑色衣服,有穿着格兰子的,有穿着黄色的,更有穿着大红色外套。

这简直颠覆了他们对罗刹帮严肃律己的看法。看着就是轻松自在啊。

“不,萧摇,你不能这么做,你也没有权力让他们来处置我。”冯德梅大声嚷嚷着。

冯德梅一听罗刹帮三个字,腿都吓软了。他是偷断续膏,陷害罗刹帮的主谋,一旦被带到罗刹帮,能讨得了什么好。他还不如直接进警察局呢。

哦,不对,他不能坐以待毙。对了,他后面还有那些人呢。

冯德梅顿时就有了底气,大喝道,“萧摇,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祁万海的徒弟,童家大小姐就很了不起,就算你是罗刹帮帮主的朋友又如何,那些人想要让你消失则是很容易的事。所以,你最好放了我,我就既往不咎你对我的无礼之处,同样我也可以向他们求求请,让他们原谅你的破坏他们的计划。”他只是狐假虎威,借着那些人的威严,以求得自已能够逃脱,带到罗刹帮的局面。至于是不是真原谅,可不是他说了算。

这,这,这个宝利的冯副总,也太颠覆他以往忠厚老实的形象,而是直接上升到厚颜无耻,狂妄自大了。

难道以前他都是装的,这才是他本来形象?这也太能装了吧。

萧摇冷笑着道,“你说的他们,不就是*会嘛。”

……

当萧摇回到会场时,拍卖已经进行到了一半,刚巧就拍到了她的莲花童子玉雕。想当初,她可是花了两千块钱给买下的,那些人因此却把她当成冤大头,每一次去古玩街,那些小贩子必定会向她推销他们的所卖物品。只是,如果他们知道,作为冤大头的她,每一次从他们手中“高价”买下的“假货”,都能拍到上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以上,那心情会如何呢?

萧摇心情很好的坐着那,听说一声比一声高的竞价。最后,这莲花童子玉雕以三百万的竞价成交。

拍卖继续……

终于到了最后的压轴拍卖品,有生白骨,医活死人功效的断续膏。

主持人刘师师道,“唉,每次越到最后,我心情就会越激动,为啥,还不就是,最后的压轴品最让人期待么。只是,”说到这,刘师师故意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只是今晚,可以说是我最激动的时刻。大家都知道原因吧。从我作主持人以来,我还从没有在台上拍卖过药物品,今天我就十分荣幸的主持了一次,医术界奇迹的药物,断续膏。”

“现在断续膏已经成了众所周知的药物,它是离我们这么近,它的主人曾免费给人提供;可它又离我们这么远,远到了让人吁咦的地步,因为它的主人又曾以2亿的天价卖出。”

“今天,它第一次出现在拍卖台上,而我有幸亲手触摸它,那么它又能怎么的惊喜给我们呢,让我们拭目以待。下面,请司仪小姐展示它的光华及风彩。”

“啪啪”,全场的拍巴掌的声响。

萧摇对这个刘师师一直印象挺好的,不仅她的长得妖娆妩媚,更因她口才好,能调节氛围,把本是一百万预估价,她楞是能把物件的价值给炒高,最少能得一百五十万成交,还让人没有怨言。

或许这就是拍卖主持人的魅力所在吧!

萧摇期待着,刘师师给她的惊喜。

萧摇叫了工作人员,让他转话给刘师师。

“哦,各位嘉宾们,我要给大家一个惊喜。”刘师师一接到话,就赶忙传达出去,“刚刚断续膏的创造者萧摇小姐,传来话,从现在起,凡是买下断续膏的家里有患者顾客,都可以把患者转移到保仁医院,每个月的十五号,萧摇小姐为他们免费治疗。大家说,是不是惊喜呀?”

“是,呵呵……”众人大笑起来。

“好了,断续膏大家已经鉴定完毕,那么,断续膏药物拍卖正式开始,底价为2千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100万。”刘师师激动的说道。

“一亿,”刘师师话音刚落下,就有人举牌。

“1。2亿”

“1。5亿”

……

萧摇听着越来越高的数字,看来她是低估了大家对断续膏的执着与需求,她本以为也就是最高一个亿拍出,没有想到……

或许这些人当中,只是为了研究它的配方,只是他们注定要失败了。

不过,萧摇觉得她卖给国外那些人的断续膏,比起现在来,价格太低了。早知道,喊他个三四亿,外国人的钱,不赚白不赚啊。

第一瓶的断续膏竟然以2。3亿成交,是被国内一个顶级富豪给拍下来的。

随着刘师师加重紧张的气氛,后面的断续膏竞争越来越激烈。

------题外话------

下一章是真正的赖小三之死了。

谢谢以下的亲们的支持:

fgasuyftuyse评价票

cnydzcl评价票

慵懶の貓咪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