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32 找回

“祝少爷的病情如何了?”幼清和薛思琴在暖阁落座,采芩上了茶,薛思琴将豪哥放在炕上,无奈的道,“应该是受了惊,又着了风寒,药灌下去也没有用,人还迷糊着呢。”

“这样下去也不是事儿。”幼清担忧的道,“不是说过了中秋就走吗,若是病情不愈,岂不是要一直拖着不走。”

薛思琴正要说话,忽然就喜着指着豪哥道:“哎呀,幼清你快看,我们豪哥刚刚翻身了。”她说着欢喜的不得了,“豪哥,豪哥,你再翻个身给娘看看!”

幼清不知道豪哥翻身薛思琴会这么高兴,她奇怪的是豪哥到现在还不会翻身,惊讶的道:“刚刚翻了一下?”豪哥刚刚还趴在炕上昂着小脑袋,这会儿果然已经面朝着上头,胡乱蹬着小腿,好像在给自己加油打气似的,嘴里依依呀呀的哼着。

“是啊,是啊。”薛思琴高兴的回头望着乳娘,“你看到没有,他刚刚翻过来是不是。”

乳娘笑着应道:“是,少爷方才是翻身了。”她说着一顿又道,“过了百日,我们少爷就能翻身了,可真是个强壮的。”

薛思琴只听了前半句,抱着豪哥在手里亲了好几下,又将他重新趴在炕上,拉着幼清:“你快看,快看,他肯定又要翻过来了。”

幼清就和薛思琴趴在炕上望着豪哥。

就见他昂着小脑袋,乌溜溜的眼珠打着转,想哭似的瘪了瘪嘴,费力的扭头过来盯着薛思琴,露出满面的委屈,好像在说我好不容易翻过来,您怎么又让我趴下了。

幼清哈哈笑了起来,摸着豪哥的小手:“大姐,豪哥太有趣了。”她话一落,谁知道豪哥竟然攥着她的手,借着她手臂力量,一骨碌翻了过来。

像只圆滚滚白乎乎的小鸡蛋似的。

一翻过来,豪哥就嗷嗷的叫着,幼清觉得惊奇的不得了,似乎也能体会到薛思琴的那种激动,她笑着道:“他可真聪明,还知道借着我的力气。”

“我的乖乖!”薛思琴疼的不得了,红了眼睛和乳娘道,“帮我记着日子,八月初五,我们豪哥会翻身了。”

幼清觉得薛思琴太夸张了,忍不住笑着道:“大姐,难道豪哥什么事您都记着日子吗。”

“是啊。”薛思琴颔首道,“我听那些有经验的妇人说,孩子到什么月份做什么事,早了或是迟了都不大好,所以满了一百天我就着急他翻身,没想到他今儿就给我这么个大惊喜!”她这些天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真心诚意的笑着。

幼清也受她的影响,高兴起来,豪哥好像来了劲儿似的,两个小腿一蹬骨碌骨碌的又翻了个身,先是趴着继而又面朝上开始蹬腿庆祝。

“这以后还不能把他一个人放在炕上吧。”幼清拦在炕边,“这样翻着,要是没人看顾着,岂不是要掉下来。”

这话提醒了薛思琴,她点头道:“回去就做个床帏!”她将豪哥抱起来交给乳娘,“动了这么久铁定是饿了,你抱他出去把个尿再喂他点奶水。”

乳娘应是,将豪哥抱出去了。

薛思琴整理了衣裙端茶愉悦的饮了几口,高兴的道:“总算有件令人舒心的事情了,就算他们不走,我也不怕他们。”幼清笑着点头,问起祝腾被丢去通惠河的事,“查到了没有,怎么会被丢到河里去?”

“这事儿你姐夫问了,腾哥迷迷糊糊的,满嘴里胡话嚷着饶命,问他,他也翻来覆去的重复这几句。”薛思琴也不确定,“但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假的,就算是编也编不出这么离奇的事情来。可是不是编的,又无法说的通他好好的怎么会到河里去。”

幼清就想到了江淮和江泰,江淮的武艺她见识过,若是江淮这样的高手出马,将祝腾打晕扛在肩上,然后再想办法出城去,肯定是轻而易举……可是祝腾才来京城,应该不会惹到这样的高手吧,他们也没有必要做这些事。

薛思琴见幼清若有所思的想着这件事,她心里愧疚,欲言又止了好几次,终于拉着她的手,愧疚的道:“幼清,我和你说件事,你……你千万别生气。”她怕幼清生气回头旧疾犯了,她可真是……

“什么事这么郑重其事的。”幼清奇怪的看着薛思琴,“大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钗子还没有打听到,她和祝士林也生了好几日的闷气,可是这事儿毕竟牵扯到幼清,她不说心里实在是难受的紧,便顿了顿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幼清:“……你姐夫拿钱去赎,可对方说钗已经被人赎走了,我们打听了好几日,还是没有找到那支钗的下落。”

幼清越听越气,薛思琴见她脸色不好,忙递了水给她:“你先喝口水,身体最重要。”

幼清喝了几口水,心里却没有因此而舒服,她凝眉道:“祝腾也不知道是谁赎走的吗?他去牡丹阁也不是敲锣打鼓,怎么会那么巧就有人看见他了?”她说着一顿,道,“现在关键是知道对方是什么目的,若只是有人喜欢那支钗买走了也就罢了,可若是有心人呢,到时候来威胁姐夫威胁你甚至来威胁我呢……”

这些薛思琴也想到了,所以她才和祝士林生闷气,可是东西找不到,她就是把祝腾打死也没有辙!

“这事儿你姐夫在想办法。腾哥说那天晚上他和老鸨子在楼上吵架,声音不大但也有几个人看见,他也不认识,事后丢了钗就走了。”薛思琴也气的很,“你姐夫若不是看他病倒了,真是恨不得立刻将人送走才好。”又拉着幼清的手,“是大姐不对,那天就该帮你把钗要回来的,没想到出了这样恶心人的事情!”

薛思琴是又后悔又内疚。

“这不管您的事。”幼清叹气道,“她毕竟是姐夫的嫂子,有的事情太计较了会伤了姐夫的心,我当初不也由她拿走了吗。”她是有心惯着祝大奶奶,她这样没眼力见的下去,早晚会吃大亏。

“我……”薛思琴觉得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没有像这段时间这么窝囊过,心里憋着火,可又不得不忍着压着,不但如此,还的笑脸相待,真是说不出的憋屈,“我实话和你说,若不是看在你姐夫的面子上,我早将他们轰走了。”

幼清蹙着眉点了点头。

“你不知道,豪哥百日礼的第二天,腾哥还病着呢,老太太就让常妈妈特意另外准备了个账册,将所有来的礼都记在那本账册上。”薛思琴说着冷笑了一声,虽说她心里早有准备,可亲身体验过后心里还是不舒服,“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让春银和常妈妈露了底,将来老太太回去,这些礼都让她带走,就当是豪哥孝敬祖母和伯母的。”这么多东西,看她们婆媳要怎么分!

“您这样做是对的。”幼清低声道,“花钱消灾,姐夫也记得你的好!”

薛思琴点点头,叹了口气道:“也只能这样想了。”她说着看看时间不早了,就和幼清告辞,“钗子的事你别着急,我和你姐夫一定想办法帮你找回来。你别生气,要气就气大姐吧,是我没用!”

“您别这么说,谁能想到这样的事。”幼清送薛思琴出去,“祝腾的病要是还不好,你看看要不要去封氏医馆请封神医来一趟,这样拖着也不知道拖到哪天。”

薛思琴就是不想为祝家婆媳的事打扰到自己家的人,她摆着手道:“我才懒得管他的死活。”

“大姐。”幼清站在门口,低声道,“钗子的事你和姐夫都暂时不要告诉宋大人……”宋弈这几日似乎很忙,早上很早走了晚上不是在西苑值宿,就是很晚才回来,她不想让这种事打扰到他。

薛思琴愧疚的道:“对不起,都是大姐不好,我……”她当然明白幼清是为谁在顾虑,她和宋大人相处和睦,没有必要瞒着他这些事,幼清不说,只是为她和祝士林保留最后一点脸面,薛思琴无脸留在这里,摆着手道,“你回去吧!”就上了轿子。

幼清将路大勇请了过来。

“路大哥。”那种地方,路大勇大概也没有去过,办这事儿还真是不方便,可是瞒着宋弈就只能让路大勇去办,“我有件事想拜托您办。”

路大勇正愁着没事做,前些日子守着东升客栈,后来知道老爷派人守在那边,他也就不用了,这几日一直歇在家里,他盘算着若是幼清身边真的没什么事用得着他的,他就去幼清的庄子里去,自足自给也不用幼清白养活着他这个闲人。

“太太,有什么事您直接吩咐,什么拜托不拜托的,太客气了。”路大勇憨憨的笑着,很高兴的望着幼清,总算有事情做了。

幼清就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路大勇:“……若是别的不相干的人赎走了也就罢了,一支钗而已。就怕有人盯着祝腾,想要借此找我们麻烦,东西拿回来我才能安心!”

“真是岂有此理。”路大勇目瞪口呆,气的攥紧了拳头,“祝家的少爷也太没有谱了,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小姐您放心,小人一定将钗子找回来,绝不能落在歹人手中!”还有那祝腾,最好别让他逮到机会,否则他一定给他点教训。

幼清松了口气:“牡丹阁那种地方你熟不熟……进去该花钱的地方就花钱……”她说着脸也红了,可也知道,路大勇也是男人,有需求也是常理。

路大勇没有深想幼清的意思,摆着手道:“小人身上还有钱,您就放心吧!”说着抱了抱拳就朝外头走,幼清喊住他,“现在他门还没有开门吧。”

“小人找一个常去牡丹阁的朋友。”路大勇一本正经的道,“祝大人走的路子太正了,这种地方,只能用歪招,我那个朋友认识里头好些人,他一定能帮着打听到。”说着就出了门。

幼清一向放心路大勇的办事能力,闻言就松了一口气,却又想到了祝腾的事儿,心里堵的慌……

路大勇和周芳一进一出正好碰上,两个人皆是一愣,周芳笑着道:“路大哥这是要出去?”

“是,办点事。”路大勇点了点头,视线一转就看到了周芳身后提着包袱正进门的戴望舒,他微微一愣!

戴望舒也看了路大勇,顿时拧了拧眉头,也顿了足!

“戴姑娘!”路大勇朝戴望舒抱了抱拳,不再看她,和周芳道,“先走一步!”

周芳颔首,拉了拉堵在门口的戴望舒,示意她给路大勇让道,戴望舒昂着头望着路大勇,就是不动!

路大勇就和气的朝她拱了拱手:“戴姑娘里面请!”

“你怎么不恨我。”戴望舒冷哼了一声,依旧不让路,“我可是你的仇人,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住在一起院子里,你难道一点气都没有?”说完,将包袱丢给周芳,“来,你现在可以报仇了。”

性子果然还是没有变,路大勇有些无奈的道:“当初的事情是误会,戴姑娘奉命行事在下也是给我们小姐办差事,本身之间并无恩怨,有的只是当时不得已的冲突,我路大勇技不如人即便是死了也不会怨怪任何人,还请戴姑娘也不要介怀此事。”

“伪君子!”戴望舒冷嗤道,“你就继续装好人吧,反正别想让我给你道歉!”话落,夺了周芳手里的包袱大步进了院子的门。

路大勇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太胡闹了。”周芳凝眉道,“他都没有计较,你反而还有脸了,一会儿见到夫人你不能这样。”

戴望舒没说话!

周芳就先进了暖阁,幼清正在坐在里头喝茶,她拱手行了礼:“夫人!”幼清回神过来,笑着问道,“你回来了。”

“是!”周芳看了眼外面,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望舒她……搬来了!”

“哦?”幼清站了起来,“人到了吗,我随你一起去看看!”说着拉着周芳出去,周芳就按着幼清,“她是下人,您不必亲自出去,奴婢和您说一声然后把她安排在后院就行了,改日您得空再见她也行。”

幼清没将周芳和戴望舒当做下人看,她笑着道:“我现在就得空啊。”说着,就当先出了门,果然就看到院子里穿着件秋香色对襟比甲,绑着男子发髻打扮的清清爽爽的戴望舒,比起上一次在望月楼见到时,她的脸色健康了一些,幼清朝着她微微一笑,道,“身体好些了吗?”

“好多了。”戴望舒僵硬的行了礼,“多谢夫人关心。”

幼清轻轻笑着:“客气什么,既然住在这里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你不必拘束的,再者说,太拘束了也不是我当初认识的戴望舒!”

戴望舒一愣朝幼清看了一眼,她记忆中的方小姐可没有这么好说话,没有想到现在变的这么亲和,未开口先露了三分笑……难道是因为爷的关系,所以她才会对自己这般客气吗?

戴望舒心里转了转,又觉得幼清这样也不算奇怪,毕竟她现在不是方小姐,而是宋太太了,夫妻一体,她总不能和爷一直对着干吧!

“是!”戴望舒稍稍松弛了一些,“奴婢多谢夫人收留,往后夫人有事尽管吩咐!”

是真的没了以前的棱角和锐利了吗,幼倒觉得有些可惜,面上笑着道:“你先养着身体,家里也没有多少事情做,若是觉得无聊,你就和周芳一起出去走走,不要总关在家里就成!”

戴望舒抿着唇没有说话。

正在这时,胡泉从后院走了过来,见着周芳在这里眼睛一亮,随即又看到了戴望舒,他朝幼清行了礼,立刻过去要接戴望舒的手中的行礼,“戴姐姐,我是胡泉,您总算是来了。”他满脸的笑容,“行礼重我帮着您拿!”

戴望舒知道胡泉,上次在通州就见过的,可却不想麻烦他提行李,胡泉硬拉过去提在手里,笑着道:“我先给您送去房里,再找人给您铺床去。”说着就笑眯眯的走了。

戴望舒尴尬的看了眼幼清,又朝周芳看去,周芳面色古怪,不知道怎么接话!

“周芳先陪望舒休息吧。”幼清笑着道,“事情有胡泉打理你就安心歇着就好了。”

戴望舒见周芳朝她点了点头,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跟着周芳往后院走,等确定幼清听不到了,戴望舒低声道:“夫人一向如此?”

“嗯。”周芳轻声回道,“她待人很和气。”她说完,又觉得这样形容幼清不大确切,补充道,“夫人这个人有些护短,她对自己人很宽容也愿意费力护着,可若她不将你视为自己人,有了利益冲突,那是什么手段都能使的出来的。”

戴望舒沉默了一刻,咕哝道:“这么说,她和爷的性子倒有点像!”周芳闻言却是眉头一皱,语重心长的和她道,“望舒,你对爷的心思断不能再有,以前便就算了,现在爷也成亲了,对夫人也很好,你……”周芳的话被戴望舒打断,她急躁的道,“这都是以前的事,现在我都成这副样子了,还谈什么心思不心思的,你就别寒碜我了。”

周芳停下来,认真的审视着戴望舒。

“你不信我?”戴望舒皱眉道,“我戴望舒说话什么时候不算话过。再说,我若还有那心思,怎么会跟着你一起住到这里,天天看着爷和夫人和和美美,我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她以前是存着想法的,可是那次爷二话不说将她武功废了,她就已经明白,在爷的眼里,她和别人没有区别。

她戴望舒什么都不是,也不会拎不清自己的分量,往后该怎么过就怎么过,犯不着和自己过不去。

“那就好。”周芳松了口气,“夫人那边你要敬着她,以她的性子能不记你打路大勇的仇,你就不该拿着架子把自己当回事儿!”

戴望舒点点头:“这个不用你说,我知道!”说着,和周芳一起进了住的房间,就看见胡泉正和两个小丫头布置房间,还抱了两床新的被褥过来,他自己则拿个笔一边看着东西一边记着什么,戴望舒不解的道,“他这是做什么。”

“不知道。”周芳脸色僵硬,不知道怎么解释,“随他去好了。”她话落,胡泉听到她的声音,立刻将笔夹在耳朵上兴冲冲的跑过来,笑着道,“周姑娘,房间我已经布置好了,不过就是东西和摆设太少了,我先记下缺些什么,一会儿再给你送过来。”

“知道了。”周芳板着脸,淡淡的点点头,“你忙去吧,我们要休息了。”

胡泉笑着点头,一点都不在乎周芳的冷淡和疏离,回头吩咐两个丫头:“收拾好了就走吧。”两个小丫头立刻垂头应是,“是,牛管事!”说着低头出了门。

胡泉笑呵呵的告辞,还不忘将门关了。

戴望舒指着门口,惊奇的道:“他是府里的管事?”也对,是夫人陪嫁来的,又是个机灵的,做个管事不在话下,关键是,“他怎么对你这么……低声下气的。”

周芳满脸通红,含糊其辞的道:“他高兴,我怎么知道。”说着,自己走到桌边提了茶壶,里头是温热的茶,入口刚刚好,她都出去大半天了,这茶肯定是胡泉刚才添的。

“他不会对你有意思吧。”戴望舒在周芳身边坐下来,“我瞧他比你小吧,十六岁还是十七岁?”

周芳不爱听这个,摆着手道:“你先管好你自己的事,我的事你别管!”

戴望舒就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情一样,哈哈笑了起来,对周芳道:“是不是上次他受伤你护送他回来,路上相处久了,他就对你生了情?”要不然胡泉怎么会这么殷勤,顺带对她这个陌生人也好了几分。

周芳咳嗽了一声,支支吾吾的道:“那是他的事,和我无关!”她没想过成亲,更何况,就算成亲她也不会找个比自己小的。

戴望舒望着周芳,笑的极其暧昧!

“别笑了。”周芳拍了桌子,怒道,“你有脸笑我,还是先想想自己的事。路大勇就住在后头,往后你们常会见面,你要是每次都像今天这样挑事,那还是不要住在这里比较好!”

戴望舒指了指后面,周芳点点头:“这后头有个花墙,花墙边有个小门,过去就是倒座,府中的小厮和江大哥他们都住在那边。”“是!”周芳斜眼看她,“你最戴望舒就冷哼了两声,没有说话!

路大勇一直到天入黑才匆匆回来,幼清将他请进宴席室,问道:”这么快就打听到了?“”打听到了。“路大勇点着头道,”我那个朋友认识里头做活的好几个小厮,和老鸨子也熟悉的很……“他话没说完就停顿下来,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咳嗽了几声,才接着道,”他问了里面的人,说那天祝腾将钗子丢下走了以后,就有男子搂着楼里的姑娘出来正好看见老鸨子手里拿着的钗,那姑娘倒没说什么,但那男子却说钗子很好看,硬要老鸨子将钗子卖给他,还很爽快的丢了五十两,老鸨子就将钗给了那人……“”这么巧!“幼清凝眉道,”那男子是什么人,可打听到了?“

路大勇遗憾的摇摇头:”就连那个姑娘都不认识,那次之后再没见过!“又道,”小人听我那朋友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牡丹阁这两天乱的很,许多京城的地痞流氓都去找事,还有些江湖上走动的人也进去玩,最后不给钱而大打出手。“就是闹的乌烟瘴气的,连着好几日都没法子做生意。

开门做生意,这样的事总是难免的,幼清当然不会把这种事和她的钗扯上关系,路大勇犹豫的道:”您要不要请老爷帮忙,他人面广手中能用的人也多,肯定会有办法!“”算了。“幼清摆着手道,”老爷事情多,我们不要烦他了。“

路大勇想了想点头应道:”那小人再想办法打听打听!“幼清沉默了一刻,无奈的道,”打听不到就算了,到时候若真因此惹出事来我们再想办法应付好了。“找不到,总不能强求!

路大勇应是而去。

幼清心头却堵着气,若不是祝腾病着半死不活,她非要让路大勇将他摁在哪里好好教训一顿,出了这口恶气!”太太。“采芩掀了帘子露了个脸,道,”老爷回来了。“

幼清丢下心思迎出了门,宋弈正大步进来,她勉强笑道:”你回来了,饭菜好了,先洗手用膳吧!“”好!“宋弈先回房换了衣裳,重回了宴席室,就看见桌上的饭菜摆好了,他已经好几日没有在家用晚膳,闻着味儿便觉得香,幼清笑着道,”往后中午我让人给你送饭去衙门去好不好,姑父还有别的官员不都是自家送饭菜的吗。“”好啊。“宋弈兴致高昂的在桌边坐下来,拿了筷子颔首道,”我也觉得中午饭堂的官饭不合口味。“

不合口味你也不和我说一声,还以为你吃的很高兴呢,幼清轻轻笑了起来,在他身边坐下,陪着宋弈用了晚膳,等撤了桌子两人坐在罗汉床上喝茶,幼清问起大理寺案审的事情:”听说今天开堂,怎么样,鲁直有没有招认。“”没有。“宋弈放了茶盅,淡淡的道,”郭大人派出去搜查的人还未回来,也不过走个过场!“

幼清闻言奇怪的道:”不是说差役已经回来了吗,一点证据都没有找到吗。“”那倒不是。“宋弈笑的高深莫测,”审鲁直也不是最终的目的,所以有的证据也不用摆在公堂上用。“他说着微顿,见幼清满面的关切,就和她解释道,”岑志平保留的那封手书,根据岑太太的口述已经在他家中找到,剩余的指证也都有了直接或间接的证据。“

幼清点着头依旧望着宋弈,问道:”那除了这些呢,没有能牵出严阁老的证据吗?“宋弈微微一笑,就起身牵了幼清的手,”随我来……“带着她往外走。

幼清一愣低头看了看被他牵着的手,他手心很宽干燥而温暖,手心里有些薄薄的茧子,却并不觉得粗糙,反而令她有种踏实的感觉,仿佛心头的那点烦躁之感都渐消了一些,想到这里幼清一愣,忙要将手从宋弈手心抽出来,可惜,宋弈的力度不轻不重,可她却怎么也脱不开,幼清暗暗叹气盯着他的手一路随着他进了书房。”怎么了?“幼清见他在书架前停下来,就见宋弈在架子上随手拿了本厚厚的用粗线订的类似于账薄的东西递给她,”你看看!“

幼清狐疑的接过来捧在手里,等打开第一页时她就明白了宋弈的意思,她有些激动的迅速翻了几页,愕然的看着他:”这是鲁直的私账?“鲁直再蠢也不可能把这种私账留着吧,应该在他上京的时候就处理好才是,这是鲁直的后手和保障也更是他致命的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

宋弈微微笑着没有解释,幼清心里一转,惊讶的道:”你……你不会是早就拿到一直摆在手边吧?“她忽然就想到了什么,凝眉不可思议的问道,”那,祖陵的事情和你有没有关系?“若是祖陵的事情就和宋弈有关,那他的筹谋真的令她叹服,一个一个看似意外的事情,最后凑在一起,就成了理所当然,而这些理所当然的事发展的方向和走势,也都在他的预料和计算中。

还有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和一步步的计划。

他还只是别人眼中初出茅庐的七品行人司正而已,他怎么能有这样的谋算,又是怎么做到这些事的,幼清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想什么呢。“宋弈看着幼清,就见她像个孩子似的望着他,眼里有着探究猜测和迷茫,他轻刮了刮她的鼻子,笑道,”这些东西只要存在就不会找不到,我没有你想的那么高深莫测,不过巧合罢了。“

幼清才不相信是巧合,她将册子递给宋弈,又问道:”那这个册子你打算怎么做,是要和郭大人的证据一起呈在公堂,还是……私底下在鲁直眼前或者严安的耳朵里露个面透个风?!“”鬼机灵。“宋弈扬眉,笑道,”自是两件事都要做!“

幼清拧着眉若有所思,两人在书案后坐了下来,幼清就想起前两天听江淮说望月楼的事情,问道:”夜探望月楼的人查到吗?是谁?“”郑辕!“宋弈不想瞒着幼清,云淡风轻的道,”他的手下一直跟着江淮,约莫是看见他出入过几次望月楼,便起了疑心想要探一探!“”郑六爷?“幼清听着一惊,问道,”他为什么要让他的手下跟着江淮?没有让他发现什么吧。“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小丫头,郑辕才盯着他不放的,宋弈望着眼前的”罪魁祸首“露出一副全然不知情的表情,越发的高兴,不知道才好,他自然也不会说:”大概是对我起了疑心吧,望月楼没什么可查探的,他们去十次百次也不会有发现,随他去好了!“

幼清还是不放心,前一世郑辕断袖风闻传的那么烈,他也一直没有成亲,所有人都觉得他确有龙阳之好,可这一世他却莫名其妙的来和她提亲,她就觉得这个人深不可测,做每件事都有自己的目的,不能小觑:”他既然对你起了疑心,你也不能大意,若他真查出什么来怎么办。“”不会。“宋弈不以为然,并不放在心上,”一个户部尚书的位置就能让他忙些日子,等我们把手头的事情办完,再抽手来瞧瞧他到底抱着什么目的好了。“

宋弈胸有成竹的样子也给了幼清信心,宋弈不担心,就肯定是做了周全的安排,她点着头顺着他的话道:”胡阁老病着,那东阁大学士的位置内阁拟草案了吗?“”严怀中压着的。“宋弈提壶给幼清倒茶,”让他压着好了,他不着急我们自然也不着急,更何况,郭大人如今正忙着鲁直的事情,若是现在调动薛大人双拳难敌四手,拖得几日对大家都好!“

幼清觉得有道理。

宋弈却忽然问起她祝家的事情:”休德的侄儿病可痊愈了?“幼清闻言摇了摇头,”没有,今天大姐来说病的浑浑噩噩的,药吃了也没有用,高烧不退!“那天薛老太太和祝老太太闹起来的事情,她没有特意和宋弈说,但想必宋弈也已经知道了。”大约是受了惊吓。“宋弈淡淡的道,”用些民间的法子或许有用!“话落,又望着幼清,见她明明有心事却又打着精神说话,不由挑眉问道,”你没什么事要和我说的吗。“

幼清一愣,想了想道:”望舒住进来了,算不算事情?“又想了想,”祝少爷病了我没有去探望算不算事?除此之外好像没什么事了。“露出我在家很无聊的样子。

宋弈哈哈笑了起来,这个小丫头,是因为不想让他多费心思,所以有的事情能不告诉他就不告诉他是吗……有多久了,有人会因为怕他费神而故意瞒着他这些所谓的小事,有多久了,他回到家中灯是亮的,炕是暖的,饭菜是热的,还有人陪他说话替他解忧!

他又怎么舍得让她受委屈!”我知道了。“宋弈的笑容一直自眼眸深处溢出来,他笑望着幼清,道,”家里的事情,辛苦你了!“

幼清尴尬的道:”哪有什么辛苦的事,我正觉得闲的慌呢。“她说着看了看时间,就站了起来,”难得今天回来早,你早点去休息吧!“

宋弈微微颔首,和幼清一起并肩出了书房,幼清吩咐丫头服侍宋弈梳洗,等听到隔壁歇下了,她才熄灯睡下。

隔日一早送宋弈出门,幼清刚将东西收拾好准备回一趟薛府,路大勇回来了:”小姐!“他高兴的喊着原来的称谓,匆匆走了过来,幼清见他高兴,笑问道,”路大哥,什么事这么高兴。“”您看这个!“他从怀里拿了个块素白的包着东西的手绢,”您看看这是什么。“随即打开手绢。

是那支被祝大奶奶硬拿走的蟹爪纹发钗,幼清看的一愣惊喜的道:”东西你找到了,怎么找到的?“祝士林打听了那么多天都没有收获!”不是小人找到的,是我那位朋友找到的,他说他昨晚去牡丹阁,正好遇到了那天陪着买钗男人的姑娘,那姑娘告诉他,说那天的那个人又来了,正在雅间里吃酒,我朋友就进去了,提起那支发钗,原以为那人会有一番刁难或者不肯相让,没想到那人很痛快,二话不说就将钗子给我朋友了!“

幼清被路大勇的话弄的糊涂了:”你是说那天买钗的男子不但将钗子带在身上的,而且你朋友一提他就把钗子让出来了?“这事儿也太蹊跷了吧,那人那天为什么买个女子的发钗,买了又为什么一直带在身上,他既然带在身上就一定有他的原因,为什么又这么轻易的让给别人了呢。

太奇怪,也太巧合了,还正好被路大勇的朋友碰上了。”您觉得奇怪是不是。“路大勇望着幼清,也露着疑惑道,”小人也觉得奇怪,我今天一早得了消息,还借着送银子的名头去了一趟牡丹阁,可惜那个人昨晚并未留宿在那边,而是吃了酒就走了,根本找不到人,互留的姓名和住址也是假的……“

连钱也没有收!

幼清越想越觉得奇怪,不由问道:”你朋友可说了那人长的什么样子。“”瘦高个,长的很俊俏,年纪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不太像在外行走的商旅。路大勇说着顿了顿,望着幼清。

幼清拧着眉头心头飞快的转了转,过来一刻她忽然笑了起来,将钗子交给路大勇,语气轻松的道:“拿去熔了吧!”

“那……那个男人还找不找?”路大勇接过钗子重新揣进怀里,幼清摇着头道,“不用,这事儿不用再查了!”

路大勇点点头,奇怪的看了眼幼清,转身出了院子!

祝腾出走,去牡丹阁被扣,拿钗子抵押,随后被人买走,祝腾被人丢尽通惠河……现在钗子又这么巧合的回来了……能做这些事的人,除了宋弈还能有谁……难怪他昨晚会问她有没有事情告诉他的,原来指的这件事。

他是不想让她为了钗子担心,所以就设计了那样的巧合,让路大勇把钗子找回来了吗。

是啊,她早就该想到宋弈,这飞檐走壁将祝腾丢到城外,这叫人吃了亏还无从诉苦的事儿,也只有宋弈能做的出来!

幼清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她决定去隔壁将这件事告诉薛思琴,便换了身素净的衣裳,采芩见她心情好起来,就笑着问道:“路大哥把钗子找到了吗,您这么高兴。”

“找到了。”幼清将事情和采芩说了一遍,谁知道采芩听着理所当然的就道,“这事肯定是老爷吩咐人做的!”

幼清失笑看着采芩,不明白她哪里来的这么理所应当,采芩却是笑眯眯的道:“能将你的事儿看的这么重要的,除了老爷还能有谁!”

幼清愣住。

“太太。”蔡妈妈隔着帘子喊了一声,幼清回了神看他,蔡妈妈回道,“祝家那边又闹起来了,您要不要过去看看?”

------题外话------

月票神马的,抖抖抖口袋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