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61.25福气须有一颗静待的心(2更2)

那声音便化作一抹忧伤,若远若近地印在窗纸上挥之不去。

“娘娘怎地连奴婢都认不出了?奴婢却无法忘记娘娘,始终伴在娘娘身边,从未曾离去。”

贵妃听得此话,还有那声音说她从未曾离去,只觉心尖惊跳,伸手一把扯住自己的衣襟,已是喘不上气来。

她困难地低喊:“柳姿,柳姿……”

可是柳姿显然是睡沉了,并未答话。

窗外的人便仿佛听见了,也跟着轻声呼唤:“柳姿?怎么又睡沉了。娘娘叫呢。我多少回告诉你,给娘娘上夜决不能瞌睡,总要尽心尽力才行。霰”

贵妃便更是喘不上气来,脖子上仿佛被人死死扼住。

可是贵妃就是贵妃,当年十九岁就陪在太子身边,替太子挡下多少明枪暗箭,于是危急之下依旧未失冷静,伸手抓过一个斗彩的香炉便狠狠朝地下扔去。

啪嚓一声,瓷器碎裂,这样大的动静,整个昭德宫里里外外都听见了回声。

隔着一道门的柳姿终于被猛然惊醒,急忙爬起来冲进门来:“娘娘!”

柳姿手上举着纱罩灯,进来之后光影变幻,贵妃撑着脖子努力呼吸,眼睛却还是死死盯住窗格子,说不出话来,却是朝柳姿示意。

贵妃的模样吓坏了柳姿,她也连忙望向窗格子去,只见窗外风声月色,花影摇曳而过,便也吓了一跳,连忙举着灯到窗边去,厉声召唤:“三清!你睡死了么?”

窗外这才砰地一声,三清的嗓音带着糊涂传进来:“娘娘!柳姑娘!怎么了?”

柳姿咬牙:“待得天亮,瞧我不告诉了你师父,掀了你的皮去!”

三清吓得噗通跪倒,随即又是一声低呼:“师父。”

接下来窗外宁静了下来,风停了,月色也明亮起来,原本点点的梅花光影散去不见,重新恢复成树影婆娑。

薛行远在外头先低声训斥了三清一句:“叫你给娘娘上夜,这是多大的福分,这是怎么了!”

借着忙向窗内问:“娘娘,奴侪来了。不知是怎么了?”

贵妃望着那再无异动的窗格子,这才平静下来些,可是喉头依旧堵着上不来气。

柳姿忙叫:“薛公公,快去请当值的太医来。娘娘不好了……”

薛行远忙亲自去请太医,柳姿回奔到贵妃身边,帮贵妃顺着气。

贵妃便盯着柳姿:“……梅影,是梅影。”

柳姿也吓了一跳,转头去望窗外,却是垂泪喝道:“梅影!咱们好歹伺候娘娘一回,不管你心下有什么,也不该来惊吓娘娘。你快去吧,若心有不甘,你尽管来找我,托梦给我便罢,我替你转告娘娘就是。”

昭德宫直闹腾到天亮,贵妃才终于沉沉睡去。这一病就是多日再起不来.

次日兰芽更是亲赴礼部,督促礼部将朱佑樘的名字登录进玉牒名案,继而行文送宗人府。

自科举之后,时隔数年,兰芽终于又当面见到礼部尚书邹凯。

过往种种,都于心尖划过。兰芽再见到邹凯,面上已然是波澜不兴。

而邹凯对于今日的兰芽也自然不敢怠慢。

从前司夜染羽翼之下的小丫头,如今已然独当一面。尤其日前为了护着皇子敢当堂与贵妃对峙的声名早已传开。

邹凯便也迭声赞叹:“孩子,你爹的在天之灵一定会为你感到欣慰。”

兰芽静静一笑:“只叫我爹在天之灵欣慰,哪里足够?侄女从未忘记家门大仇。如今羽翼已丰,侄女接下来就要为家门昭雪,手刃仇人!到时候朝堂之上,还要仰赖伯伯您帮衬。”

邹凯尴尬一笑:“啊,那好说,自然好说。”

礼部的行文准备好了,已经送往了宗人府。兰芽这便起身告辞。邹凯亲自送到门外。

跨过门槛,天地阳光洒下,兰芽却止步回身,从袖口里摸出一封信,放进邹凯的掌心。

那信封已经有些旧了,可是字迹却依然清晰如昨。邹凯一看便面色大变!

——正是当年他私下里与宁王的通信。

兰芽自不意外,淡淡一笑:“当年我西厂侦办宁王一案,不小心从宁王在大宁的书房里找见的。好在当时人多眼杂,谁也没细细留意;或者说就算留意了也未必能看出什么端倪来,毕竟您并未用真实名姓。只是就算他们都不认得,侄女却还是认得伯伯的笔迹,这便连忙收存起来了。”

邹凯一张脸涨得紫红:“孩子啊……你听我解释。”

兰芽淡然一笑:“不必了。侄女相信伯伯就是。伯伯留步,侄女告退。”.

次日起,礼部尚书邹凯便会同六部九卿,更加卖力上表,敦请皇上早立太子。身为礼部尚书,邹凯自然对太祖立下的祖训更为清楚,言必称“无嫡立长”,明确敦请皇上立皇三子为太子,并且挪皇三子生母出冷宫,赐宫苑,晋位分,以正

皇三子身份。

皇帝便也在众臣敦促之下,不得不下诏,正式将吉祥挪出冷宫,赐住长乐宫(就是后来的永寿宫)。却暂时未定位分,众臣心下一时不免颇有议论。

吉祥原本也以为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挪到长乐宫后,自以为至少是个妃位,能与宸妃平起平坐。却未成想,皇帝竟然没有任何示下。

吉祥忍耐不住,便又叫人去请兰芽来。

兰芽劝她的也依旧还是从前的那个字:“等”。

吉祥一听便恼了:“等?我还要等?我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

兰芽也只静静瞟她:“若不想等,你可做得出宸妃的断腕之举,将三殿下寄名在贵妃名下?”

吉祥便眯起眼来:“那老妇休想!”

兰芽点头:“我知道你不肯,贵妃也知道,皇上就更知道。所以贵妃千方百计要打压你母子,而皇上则要你等。”

吉祥心下便也是忽悠一颤:“你的意思该不会是,我得等到贵妃那老妇死了之后,我才有出头之日吧?”

兰芽淡淡点头:“必定如此。”

吉祥大失所望,深深摇头:“……曾经,在内书库的那些夜晚,他明明也是喜欢我的。可是却原来都没有用,他对我的那点情分却终究还是比不上对那个老妇,是么?”

“可是你有儿子,贵妃却没有。所以你的福分在后头,你就得将眼前的放开,留给贵妃。”兰芽盯住吉祥的眼睛:“你已经走到了今天,多么不易,你得懂得珍惜,切勿心急求成。否则,你便连来日的福分都没了。”

吉祥眯起眼来:“你什么意思?”

兰芽盯住吉祥:“你要明白,皇上要你等,就是不准你与贵妃争。”

吉祥惊得迭声冷笑:“他不准我争?他不准我跟贵妃争,倒也罢了,可是他凭什么封了邵灵竹的宸妃,却连个位分都不给我?”

兰芽目光微凉:“所谓子凭母贵。皇上册封了邵氏这样特殊的位分,还是要警告你不要争。否则就算贵妃没了,还有宸妃在你前头;若你闹得狠了,便说不定连三殿下的太子之位都没了,毕竟宸妃还有四殿下呢,不是只有你一脉香火。”

吉祥惊得半晌无语。

兰芽盯着吉祥的眼睛:“这天下的人,在皇上面前都有顺服与桀骜两面。可是皇上需要的只是所有臣下的顺服,他不需要任何人的桀骜。所以你我同样都要永远记住一句话:顺君者生,逆君者亡。吉祥你永远不要去做借三殿下再去争宠的傻事,你安安静静地等,安安静静地抚养三殿下长大,待得三殿下立为了太子,你母子便也自然苦尽甘来。”

兰芽的话已然说得十分明白,而接下来当吉祥听说皇帝反倒越来越频繁地召幸宸妃,并赐给她母子许多财物的时候,这颗心还是怎么都安定不下来。

虽然兰芽是开解过她,警告过她,可是此时儿子只是被皇帝认了而已,尚未册封为太子。而皇帝回手就继续盛宠宸妃,还在朱祐杬接下来的生辰宴上亲自将那个孩子抱在膝头,万分慈爱……她这颗心又怎么能有底?

说不定皇帝的心随时还会改了,重新又将宸妃的孩子册为太子呢!

兰公子只有一句话说对了:子凭母贵。就算只是为了儿子,她也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她得设法重新得到皇帝的宠爱。

唯有皇宠傍身,她在这后宫里才不会永远居于忍下,她也才能护着儿子,顺利登上太子之位。

【谢谢八百亲的大红包~注释:关于朱佑樘何时册封太子,相关史籍的记录也不同。有的说见面第二天就册封了,有的则明确记载是数月之后。本文倾向后者——因为古来册封太子都是隆重的仪轨,不可能见面第二天就草草宣布了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