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60.24心惊花影(2更1)

一句话说得皇帝登时双泪长流,伸手紧紧将孩子抱进了怀中。血脉相连,纵然是第一次相见,却也仿佛从不陌生。皇帝忍泪回望众臣:“果然是朕的儿子,如此像朕。”

此言一出,群臣皆是暗暗一惊!

君无戏言,这么说便等于定了一切——任凭宸妃的皇子怎么说肖似皇上,可是眼前的却是皇上自己说的询。

贵妃紧赶慢赶,也正是此时追进殿门。这话落进耳鼓,贵妃便一个趔趄,伸手扶住了殿门。

这么多年啊,这么多年……凭着她对皇上的了解,她如何不明白皇上这话将意味着什么!

贵妃扶着殿门,眼睛便湿了,她朝着皇帝轻轻摇头,喃喃地说:“皇上,你不能这样。”

听见贵妃这样如泣如诉的声音,皇帝便也是一震,拥抱着小皇子的手臂不自觉地放开,怔怔地只望向殿门。

外面的天光耀眼而下,逆着光他瞧不清贵妃的面容,只能看得见她颓然的身影。

她年纪大了,怎么支撑都已经不是当年风华正浓的时候。这几年她不愿见他,而他也不忍见她——纵然身为天子又怎么样呢,总归拗不过上天,拗不过时光,他只能一日一日看着她年老,却无计可施霰。

尤其是近来张敏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他纵然躲着贵妃,不愿亲眼去见,可是却也因张敏而感知得到时光的无情,感知得到他与她永远的分别已然越来越近。

对于这个女人,他心下充满了无尽的愧疚。纵然身为天子,他却无力给她任何她想要的东西。

曾经还是太子,情浓意切之时,他曾耳鬓厮磨间许诺给她许多,说登基之后会封她当皇后,说将来她的儿子一定是太子,说他这一生只要她一个,说——生通衾死同穴,三生不离。

彼时他对那一切承诺全都信心满满,因为他将是皇帝,将是那个统令天下的主人。他想要做的,便都能做到。更何况这是他的家事,无关乎江山社稷,臣子们无权置喙才是。

可是后来继位之后才明白,从前的念想竟然都成了一厢情愿。

想要封她为后,母后和钱太后都拦着,而且母后直接绕过他而定了吴氏为后;他不甘心,一个月后便废了吴氏,可是母后再度越俎代庖,直接又定了王氏为继皇后。

拗不过母后,便寄希望于子嗣。可是还没等到他亲自册封他和她的皇长子为储,那孩子竟然夭折……

他说过要一生只宠她一个,可是却不得不为了朝堂和子嗣,一个一个地纳了后宫……

她将她的一生,将她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他。他却没能实现任何一个承诺,还要让她为他背负尽了天下的骂名。

只因为她年长他十七岁,只因为他眼里心里只有她一个人,她难道就活该被天下人唾骂么?他是太子,是皇上,那个决定了规则的人是他,是他喜欢她感念她,想要宠幸她,不是她自己所谓妖颜媚世——这世上从来不缺美女,后宫里更不缺有手腕的女人,可是为什么都无法得到他的宠爱?

那都只因为,他是真的爱着她。无关年纪,无关心计,只是因为她是她。

可是他自己心下纵然这么明白,却还是走到了此时。他从前无法履行对她的诺言,而今天——又不得不为了这个龙座,再度眼睁睁看她伤心绝望。

此时此刻,在她面前,他仿佛又是从前那个六神无主的孩子。不敢信天下任何人,眼里心里只能放心一个她,他呆呆地望着她,喃喃叫:“贞儿,你听朕解释……”.

眼前情势又是陡转,原本皇子已经顺利与皇上相见,而且皇上也已经亲口说出那么堪称尘埃落定的一句话,可是眼见皇上的情绪又受到了贵妃的牵制,那么便可能方才的一切全都白费了。

群臣都在愣怔,谁都知道在皇上跟贵妃说话的时候,谁上前插话都是吃不了兜着走,便都面面相觑。

兰芽心下一急,目光忍不住朝秦直碧飘过去,而秦直碧也果然正想上前进言。

兰芽忙轻轻摇头,自己上前跪倒,就隔在皇帝和贵妃之间。声音高响:“皇上!小殿下已经到了御前,可是小殿下未剃胎发,甚至连名字还都没有。请皇上以大局为重,先赐殿下名讳,继而为殿下亲手剃掉胎发!”

兰芽的朗声启奏,在殿中宛若瞧响铜锣,皇帝愣怔了一下,不自觉地收回目光,望回孩子身上。

是啊,那孩子竟然发长过腰,未曾抓髻,显然是从下生时候的胎发便未曾剃去……

兰芽低低饮泣:“皇上,此事已经迟了五年,还请皇上不要再让小殿下久等。”

贵妃扶着殿门,已是没有力气冲进来,却听清了兰芽的话。她绝望之下低低嘶吼:“兰公子,本宫绝不会饶了你!”

小皇子微微一震。兰芽以为小皇子害怕,便伸手去握小皇子的手。却没想到一握落空,那孩子竟然径自转身走向了贵妃去。

一时之间,殿上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

以贵妃现下的怒气,小皇子若是到了贵妃近前,贵妃上手掐死他都是可能的……

兰芽一时起身晚了,来不及护佑;张敏隔着远,而秦直碧也是来不及上前护卫——

却见那孩子却是在三步之际停下脚步,就地跪倒,郑重磕头:“儿臣拜见贵妃娘娘。请娘娘息怒,儿臣来日必当将贵妃娘娘与父皇一同孝敬,恪尽人子之份。”.

小皇子生得瘦弱,说话的响动亦不大,可是却在这高高的殿堂之上,语音不啻洪钟大吕,震得众人都半晌回不过神来。

兰芽一惊之下,欣慰微笑。

秦直碧也向兰芽惊讶得微微挑起了长眉。

而贵妃则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惊愣地望着眼前的孩子。

这孩子竟然在殿堂之上,当着皇上和重臣的面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那岂不是等于将她死死钉在原地,不能再向他伸出手去!

一惊之间,兰芽早已平地掠身而起,冲过去抱住皇子,也跟着皇子一起向贵妃磕了个头,继而迅即将小皇子抱回皇上面前,再度请求皇上赐名。

皇帝也惊讶地望着自己这个儿子,继而深深吸气,点头欣慰微笑。

“儿啊,为父便为你取名——佑樘。”

名字一定,便是尘埃落定了一半。兰芽心下悄然舒了一口气,再请皇上为皇子剃发.

皇帝既然亲自赐了名,便等于是认下了儿子,朱佑樘从此便拥有了正经的皇家身份。

只是认了血脉,不等于立了太子,这中间的距离还可能远隔千山万水,于是兰芽心下不敢放松。

更何况,只要皇上还没有正式下诏立为太子,那么贵妃和宸妃便还可能出尽手段最后一搏!

众臣退下之后,兰芽将小皇子交给张敏,她自己直奔昭德宫。

贵妃和宸妃之间,自然以贵妃为主。想要安然陪朱佑樘熬过这最难熬的几日,便得首先设法镇住贵妃。只要贵妃没有机会出手,那宸妃便也孤掌难鸣。

到了昭德宫,借着夜色,兰芽叫出薛行远来,又细细聊了一回,薛行远听完也有些面色发白,却还是毅然点头:“公子放心,奴婢定设法办好。”

当晚贵妃疲惫不堪,早早便睡了。寝殿里上夜的是柳姿,窗外廊下上夜的则是薛行远手底下最机灵的小内侍三清。

这些日子来,昭德宫上下也都十分疲惫,于是柳姿和三清也都迷瞪了过去。

睡着睡着,到了午夜时分,贵妃忽然听见窗格子上有动静,便猛然惊醒过来。睁眼望窗外,忍不住低声问:“谁?!”

窗外月映树影,婆娑摇曳,贵妃眯起眼睛望去,惊觉那窗纸上的影子竟然点点变成了梅花的形状。

可是此时是盛夏,哪里来的梅花!更何况自从梅影死后,她这昭德宫里所有的梅花便也都砍了,窗纸上怎么可能印出梅花的影子来!

贵妃便只觉寒毛都立起来,惊栗地望着窗外问:“……谁!”

风声花影,沙沙滑过。夜色里清凌凌飘来一声幽怨的嗓音:“娘娘睡得可好?娘娘有何吩咐,奴婢就在窗边,娘娘吩咐就是。”

贵妃心上便如被闷棍狠狠敲了一记!

她捉紧被角,已是满头冷汗,低低喝问:“……你,你是谁?”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