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上官氏祭祖,不然的供香

在上官雪妍眼里从没有什么他们两人身份上的差距,哪怕轩辕玄霄贵为西越的第一王爷,但是在上官雪妍看来,他到了上官家就是他们上官家的一份子。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圣王爷,不应该对着自己的家人摆架子,有需要他的时候他也应该尽力去帮助。轩辕玄霄在这一点上做的很好,从他第一天见到她家人的时候就是用一个晚辈的身份去说话,去做事,对自己父母那也是出自真心的关怀,甚至有时比雪枫做的都到位。

这一路上走来,他做的,上官雪妍也是全看在眼里,他们不需对彼此说什么海誓山盟的誓言,他们要的都是润物无声的温馨举动,就这样慢慢的渗入彼此的心中。

六天时间其实过得很快,在这几天里,他们其实也算很忙碌的。上官雪枫在和父亲还有两位叔叔学习制药的手法和要注意的要领;轩辕云墨趁着这几天又把上官博书房里的有关药草类的书籍尽量看了一遍;上官雪妍那算是他们中间最清闲的一个,这几天她和往常一样,变着法的做一日三餐,晚上还有宵夜给他们熬夜的人。

有上官雪妍的后勤支持,连夜苦读的轩辕云墨和连夜学习制药的上官雪枫几天下来,竟然没有一点萎靡的神色,甚至看着精神充足的很。

这一天是比赛的日子,吃完早饭,他们也就从府中出发了。

上官雪妍他们这边的人还真不少,上官雪妍扶着上官夫人,上官雪枫扶着上官博,他们四人走在最前面。后面是轩辕玄霄、手牵着上官雪洛的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最后是颂嬷嬷和随墨他们。做为要比赛的三人今天他们穿了同一颜色的白色衣衫,显得很整齐,他们三人的精神面貌也很好。

他们要先去上官家的祠堂祭祖,这毕竟是他们上官一脉的大事,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比赛结果,也都很忐忑。

上官博他们一家在祠堂的门口和上官腾还有假的上官益他们两家相遇。

“大哥。”

“大哥。”

“都来了,进去吧。”上官博说这话的时候,看着一眼自己那“三弟”一眼,他现在知道那人是假的,可是现在又不能拆穿他,只能让他也进上官家的祠堂,希望先祖们体谅他。

今天来祭祖的不单是上官博他们三兄弟,就连金长老和那些族人都来了。今天的比试对他们上官一族来说那是太很重要了,要不然也不会全族出动祭祖。

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祠堂从外面看很庄严,也是木制结构的,散发着一股幽幽的香气,有木材的香气还有檀香的香气。不知道是不是年代久远的原因,第一次进来的上官雪妍还没走到搁置灵位的地方,她就感觉到了一丝阴寒。

“族长。”金长老他们那些族人早就等在祠堂了,看见他们三兄弟进来,于是上前喊道。

“族长。”

……

“小叔,我们一起进去吧。”上官博看着眼前的来人,他是自己的小叔,是父亲的兄弟,也是他们上官一族的族老,算是族中现在年龄最长的。

“族长请。”金长老也没托大,客气的说。

上官博没在说什么就走进了,不过他在进去之前随手拉着上官雪妍进去了。

后面其他人看着族长拉着大小姐进去,他们也都没说什么,因为那是族规允许的,大小姐在上官一族的地位只是比族长低了那么一点,这是他们祖辈的认知,也是他们的认知。他们从出生就知道族长家的大小姐就是他们一族的大小姐,那是在谷中有着特殊地位存在的。可是也不是每一任谷主都会有女儿,这样就更显得大小姐的不同。

上官博之所以拉着上官雪妍进来,他是担心上官雪妍不知道他们的习俗,一时让人看了笑话。他来之前忘记和丫头说,祭祖的时候她可以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

上官雪妍他们进去了,轩辕玄霄作为外姓人原本是打算站在外面的,可是他没想到上官腾会出来让他也进去。

“玄霄,你站在雪枫身边,和雪添他们站一排。”上官博看着进来的女婿对他说。按理说这里的人都是上官家的人,包括流有上官家血液的轩辕云墨都在里面,按常理来说轩辕玄霄也只能等在外面。可是上官腾还是让轩辕玄霄进了来,他这样做是有他的考虑的。一是因为轩辕玄霄的身份特殊,二是他也想给丫头长长脸,自己看重轩辕玄霄也就是看重丫头。

“是爹。”轩辕玄霄恭敬的说,然后站在上官雪枫身边。

“族长?”金长老有些不赞同的喊了一声。他那是不知道轩辕玄霄的身份,觉得族长此举不妥。

“小叔,他是丫头的夫君,而丫头是下任的的谷主。”上官博只是说了这一句就没再解释什么,关于玄霄的身份那暂时是保密的。

“你是族长,听你的。”金长老听后有点生气的说。他知道族长一定心疼这刚找回来的小小姐,没想到竟然到了这种地步。可是他毕竟是族长,自己虽说身份高于他,也不能在这个时候不给他脸面。

金长老不在说什么,那其他人也不会说什么了。只有假的上官益看着他们一眼,然后底下头。

今天的祭祖是另一个族老主持的,上官博从他手里接过点燃的香,跪在蒲团上“不肖后嗣上官博今特来向列祖列宗请罪,由于博的无能,让医谷日渐衰落,有负先父之托,有堕众先贤之名。博实在愧疚难当,今日之赛实则是博之过,今日之后博定当为谷中安危竭尽全力,但请先祖佑吾儿他们取得今日比赛的胜利。”上官博说完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起身把香插进香炉里。

上官博之后是上官雪妍,上官雪妍接过香看着眼前的灵位,她并没有迟疑,跪在蒲团上“不肖后嗣上官雪妍叩见先祖,妍虽为女儿身,却分得清事情的轻重,今日之赛,妍必定取胜。医谷的谷主只能是我们上官一族的,妍会尽自己所能还医谷一片净土,请列祖见证。”上官雪妍说完也磕三个响头,然后起身插香进香炉。

上官雪妍在磕头的时候在心里说,我既然托生在你们上官家,就是你们上官家的人,就会做我应该做的事。请你们放心,只要有我在,就会守护上官一族延续。如果你们真的有灵,就保佑他们可以身体康健,子孙繁茂吧。

上官雪妍之后是上官腾和上官雪枫他们,他们也都多少说几句,都没什么问题。

“三老爷的香没着。”庄严安静的祠堂里,突然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排在上官益身后上香的人因为这一句话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香炉,还有祠堂里的其他人也看着香炉。

香炉里已经有不少香支,香的顶端都有着淡淡的光亮,唯有上官益刚上的三支香,竟然像没点燃的一样,没有一点火星。在那些微弱的火光中,显的十分“耀眼”。

“族长,这……。”金长老看着那不燃的香支,惊恐的喊着上官博。祭祖时香不燃,这是他们上官一族第一次遇到,他能不惊恐吗?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先祖不满。

“三弟,跪下。说,你做了什么让先祖不满之事,先祖们竟然不受你的香火?”上官博突然厉声呵斥道。他知道这人是假的,在想难道祖先们也是知道的,所以才不受他的香火。

假的上官益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他这是在迷茫中听见声音下意识的动作。跪下去膝盖传来的疼痛才让他清醒,他抬头看着那自己插进香炉中的香支,其实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就他的香不燃,他现在心中也有点害怕和生气的。

上官雪妍看着他眼里的迷茫,还有祠堂里其他人的不安和不解。香为什么会不燃,其他人不知道,她可是清楚的很,那是她给熄灭的。当那假的三叔把手中的香插进香炉之后,上官雪妍不想让上官一族的祖先被这个假的后嗣玷染,于是就趁人不备用内力熄灭了他的香,而那个出声说香不着的稚嫩声音那是宸幻化的。

这些都是上官雪妍故意的,至少要让他害怕慌乱,让他一会儿不能安心比试。同样也让以后他露出真面目是的时候,让族人更多是去愤恨他。

“大哥,我什么也没做,我最近几年都在府中研习制药,我也不知道什么会这样。”假的上官益抬着头着急的说,他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去说,难道说自己是假的,所以你们上官家的祖先才不会受我的香火。这些他不能说,距离他的计划完成,已经很近了,他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暴露了身份。

“大哥,老爷,他这几年一直在府中什么也没做,弟媳可以作证。”上官三夫人也跟着跪下。

上官雪妍看着他们真是“夫妻”情深,那女人把三叔放在那里,希望你们一直都可以如此的情深意重。

上官雪妍看了上官雪鹰一眼,示意他也跪下,要不然就太突兀了。

上官雪鹰得到上官雪妍的示意跪下,他只是跪下,可是一句话都没说。

“爹,这也许是风吹的,我们上官一族一直秉承祖训,恪守医道。想来先祖不会怪罪他们的子孙后代,只会保佑我们上官家昌盛繁衍。祖先们要是不受香火也只能是那些外人的,我们都没看到,也许香真是分吹灭的。”上官雪妍觉得她的目的达到了,于是上前一步说。这里有没有风可以感应到的,而在上官雪妍说是风吹的时候,祠堂里却没有一丝的风。

“好了,起来吧。要是有一天真的让我查到,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一定按族规处置。”上官博听完上官雪妍的话没说话,好像在思考,过了好一会儿才让假的上官益起来。

“谢,族长。”那假的上官益站起身叫的却是族长,不知道是在生气上官博对他这个“弟弟”不留情,还是因为他这时也不把自己当做上官益了。

假的上官益的事看似过去了,可是族人多多少少有点膈应。他们也都知道大小姐那是找借口帮自己的“叔叔”,可是他们心知肚明却不能说什么,再说族长都已经相信了,他们还能反驳不成。

假上官益起来之后,后面的祭祖继续完成,没在出现他一样的情况,这让上官族人的心思更加的微妙。

上官雪妍看着他们出去时,甚至有些族人开始避开自己那“三叔”了,她很满意这样的效果。

“你动的手脚吧?”他们从祠堂出来,轩辕玄霄走到上官雪妍身边,用很低的声音问。

上官雪妍没回答他,只是笑笑,就这样也能让轩辕玄霄明白他猜的是对的。

“你真胆大。”轩辕玄霄语气里有宠溺,也有无奈。他是猜到是她做的手脚,可没想到还真是她做的手脚。这要是一般的手脚那还可以理解,她竟然在祭祖的时候做手脚,抬头可见的都是祖先的牌位,她竟然还敢,这不是在“利用”那些先祖吗,也不怕得罪那些先祖。

从祠堂出来以后,他们这一行人都往同一个方向走去,那是谷主武堂的方向,只有那里才有适合的场地用来比赛。那里的场地很大,是谷中独立的地方,好像是建立医谷的时候就存在了,武堂属于医谷,但是又好像不属于医谷。

武堂那里在上官雪妍他们没回来之前就开始准备了,所以今天谷中很多人都会去哪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