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明势力,雪妍的担忧

只是听见那人的说话声,并没有回答他的声音,但是空气里有轻微的分吹过痕迹。

轩辕云墨他们在谷中边走边看走着走就走到后山了。后山那是医谷里的野生药材库,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药材长得很好,全是野生的,而且好像生长的很快。医谷里的人年复一年的采药,它就年复一年的生长,从未绝迹过,所有这后山对于医谷里的人来说,也是很神圣的地方,除了采药,平时很少有人会来这里,轩辕云墨他们不知道所有才会走到这里。

“大哥,我们打点猎物回去吧?”轩辕云墨看到眼前的大山,他知道凡是山,总会有一些小动物在这里生活。反正都到山脚下了,哪有不带点猎物回去的道理。

“好,不要走太远了,这山我们第一次进,不了解,安全重要。”轩辕少泉看着眼前的大山说,这山很大,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好,我们一起吧,也不要分开了。”轩辕云墨也觉得他们应该小心一点,他赞同大哥的意思。

轩辕云墨牵着自己的小舅舅和轩辕少泉并排走在前面,随墨和小峰跟在后面,他们打算从山脚下上去。

“小心……。”他们还没走几步,轩辕云墨就一把推开轩辕少泉,而他自己则拉着上官雪洛转了一圈,稳住身子把上官雪洛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四周。

“二弟,你没事吧?”

“少爷?”

“大少爷?”

几个不同的声音在轩辕云墨的身边响起,都是带着焦急的语气。

“我没事,有人偷袭我们,小心点,我们要尽快下山去。小舅舅不怕,墨儿保护你。”轩辕云墨的肩上站着宸,手里牵着上官雪洛。他回答他们的问话的时候,感觉得自己握着的那只手在轻微的颤抖,于是转身轻柔的安抚他。小舅舅不会武功,自己一定要保护好他,这是外婆好不容易才等到的儿子,自己一定不会让他再出事了。眼前的大山他们不熟悉,所以不能往里面跑,那样也许会更危险,唯一的出路那就是往谷中跑,对方的人应该不多,要不然也不会用偷袭的方式对付他们几个孩子。

轩辕云墨此时忘记了他自己现在也没比上官雪洛大几岁。他只知道要有危险的时候,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小舅舅。

“好,我们快走。”轩辕少泉看看四周他不知道刚才的那支箭是从哪里射击的,但是可以肯定那是冲他们来的。

他们主仆四人加上一个小长辈,还有宸,转身向来的路上飞奔。

“很灵敏也很聪明的小子,看来身手也不错。”就在轩辕云墨他们刚才站立的地方,上方传来一个轻微的声音。

“快追呀,他们跑了。”另一个声音也跟着传来。

“跑,哪里跑,大哥可是让我们也试探他的,我还没试探出来呢,怎么会让他跑了。”第一个声音再次传来,不过声音里多了几丝玩味。

“大哥可没让你来,是你自己截下大哥的人要来的。”另一个声音再次响起。

“知道了,我不是觉得好玩吗,追吧,那几个小子跑的挺快的。”第一个声音再次传来,然后树上有人影闪动。

轩辕云墨他们不知道是谁要杀他们,你们现在只是想尽全力离开这里。平时要是他一个人,他可以凭着自己的轻功轻松地离开,可是今天他身边还有大哥和小舅舅,他不能不顾他们。

“小墨儿,他们来了,一共两个人。”宸依旧站在轩辕云墨的肩上,它感应到身后的人追了过来,不过它感应不到身后那两人身上的杀气。

轩辕云墨一听他们来了,那就是说他们跑不掉了,对方只有两人,也不知道功夫如何,那自己要是尽全力是不是可以拖延一段时间。

“随墨保护大哥和小舅舅离开,我断后。”轩辕云墨思量一下,停下对着随墨说。他们四人除了他就数随墨的功夫最好,自己只要缠着身后的那两人,他应该可以保护着大哥和小舅舅离开。

“少爷不行,您和大少爷还有小舅爷先走,我断后。”随墨握着随身的鞭子看着周围,着急的说。哪有主子保护奴才逃命的道理,更何况这主子还不是一般的主子,他更加受不起。

“二弟这不行,要走也是你走,你带着小舅舅先走,我断后。父亲就你这一个儿子,你是一定不能出事的。再说只有你才能逃的出去。”轩辕少泉看着那走近他们的两人,对轩辕云墨说。他如果今天能用自己换得二弟的性命也算报答了父王和母妃的厚待,这几个月是他们给了自己一个家。还有到现在这危机时刻二弟竟然选择让他逃命,他们是真的对他好,他不能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不要推让了,今天你们一个也跑不了。”追上来的两个人看着他们小兄弟两个“情意绵绵”的肯为对方去死,他们彼此看了一眼这是他们没想到的。其中一个绿衣男子突然邪笑着说。

“好,今天就让小爷看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拿下小爷,放马过来吧,小爷刚学的剑法招式还没用过呢。”轩辕云墨看着眼前的两人,知道他们现在是跑不了,那就只能一战,拖延时间等娘亲和爹爹过来。

宸看着霸气侧漏的轩辕云墨,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们兄弟两个兄弟情深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忽略了它呀。真当它是空气呀,有它在他们都不用死,还可以毫发无伤。不过它现在暂时没打算出手,对方是真的没什么恶意,它想看看对方做什么。

“小子,口气不小,来我们走几招看看。六哥,你帮我看着那边的几个小子,我要和这小子比试比试。”那绿衣男子突然对轩辕云墨充满了兴趣,敢说如此的话,就是不知道是有本事,还是虚张声势。于是他对自己身边的人交代,他不想正在和那小子打的时候,突然出现别人给搅乱了。

“恩,知道了。”那个被他叫六哥的人开口答应他。他们来就是为那少年来的,其他人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二弟?小心点。”轩辕少泉也想到了二弟是在拖延时间,他们回去晚了父亲和母亲一定会出来找他们的。

“少爷,您小心呀。”随墨知道自己的功夫和少爷相比那是有差距的,所以他只能保护好小舅爷,让少爷放心。

轩辕云墨亮出玉箫雪柳剑,在手里挽着剑花一动不动的盯着对方。他觉得这两人很奇怪,根本不像是来杀他们的人,他们一蓝一绿,遮面的白巾好像是临时从哪里找来的帕子,绿衣男子刚刚喊蓝衣男子六哥,这要是杀手就不会这么说,透露身份可是大忌。他们看着不像杀手,但是刚刚那箭切切实实是他们射击的,这里好像除了他们也没有其他人。

轩辕云墨只是简单的挽了一个剑花,就让对方起了警惕之心,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轩辕云墨只是简单亮相对方就知道这孩子自己要小心应对了,看来他不是虚张声势。当在他警惕轩辕云墨的时候,他也轩辕云墨有了更加浓厚的兴趣。他在想遇到这么有趣的小子,就是回去受大哥的惩罚他也认了。

“小子,看来有两下子,希望不是花架子,看剑。”那人说完先提剑朝着轩辕云墨而去。

轩辕云墨看着到自己眼前的剑,他只是身子后仰左转身,反手横刺一剑,就化解了那人凌厉的一招。轩辕云墨看对方来势汹汹,他也没有掉以轻心,也打起精神应对。

两人你来我往互拆上百招,竟然没分出胜负。

轩辕少泉看着轩辕云墨那游刃有余的招式,暂时放心来,至少二弟不会有什么危险,可以拖更久的时间。

轩辕少泉看着和人打斗的二弟,他知道自己的武功和二弟有差距,可是从不知道差距有多大,看来他回去以后要好好练武功了,不能每次遇到危险都是二弟挡在自己前面。二弟可比自己很重要多了,二弟可是圣王府里的唯一继承人。

站在一边的蓝衣人看着和自己弟弟打斗的那少年,他有的是吃惊。那少年武功居然可以在七弟手下走这么多招,七弟可是用了他八成的功力。七弟没尽全力那少年也没用全力,如果他们尽全力一拼,胜负未可知,他有预感输的一定不是那个少年。那少年的内力好像很充沛,七弟都出汗了,他竟然没事。

他是谁,大小姐又是谁,可以教出如此出色的孩子,那他的家庭一定不简单。这突然回来的大小姐有什么目的,他是真的大小姐那是不容置疑的。是什么奇遇改变了她,大小姐的回归对现在谷中的情况会起到什么作用。

在蓝衣人和轩辕少泉走神的时候,轩辕云墨和那绿衣人已经停下了打斗。

“小子,真不错,不枉我费心跑这么一趟。”蓝衣男子擦下额头上的汗,他这一架打的很舒服,有点棋逢对手的感觉,就是对手小了一点,总感觉自己有点欺负人的样子。

“你也不错,你是第一个可以和小爷打这么久的人。”轩辕云墨背过手说。这一架他也打的畅快,在上京的时候,他和铭哥哥他们对练得的时候,放不开手,就怕伤到他们了。可是面对眼前的人他可没什么顾虑,但是他也知道对方没尽全力,自己也没尽全力,一交手他就知道对方那是没打算要他们的命,这一架打下来,他明白对方那多半是在试探他。可是为什么要试探他,他也不认识他们,或者说对方是冲着娘亲和外公去的。

“哎,小子看在我们打这么愉快的份上,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哪天说不定我会专程找你打架的。”你绿衣人看着轩辕云墨高声问。

“你叫我无忧吧,我以后也许会常来医谷的,想必你们也是医谷里的人,那我们或许会再见面的机会。”轩辕云墨没告诉对方他的名字只是说了自己不常用的表字,那是娘亲的对自己的期许。自己从遇到娘亲也算是快乐无忧愁的长大了,也没辜负娘亲的的期许。

“无忧,你叫可以叫我寞,寂寞的寞。”对方也告诉他自己的名字,但是他们知道他们彼此给的都不是真名,至少不是全名。

“知道了,那我们可以走了吧,在不回去,家人要担心了,我们出来的有点久了。”轩辕云墨点着头说,他在想要是这人不是对医谷怀有歹意的人,自己倒是可以交他这个朋友。

“当然可以,我们也该回去了,但愿我们还有相见的那天,也许不远了。”那绿衣人看着轩辕云墨语带深意的说。

“我等那一天,大哥我们走吧。”轩辕云墨收回玉箫雪柳剑挂会腰间,伸手牵过上官雪洛头也不回的走了。

“少爷,您没事吧?”随墨担心的问了一句,出来时夫人可是让他照顾好少爷,结果是自己看着少爷和人打了一架。

“没事,那人好像在试探我,没恶意。可是我想不通他是为什么试探我?”轩辕云墨笑着和他们说。

“想不通就算了,我们回去问问父亲和母亲,也许他们明白。”轩辕少泉听后想一想说,是不是试探他们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没事就好。

轩辕云墨他们带着疑惑沿着来路回谷主府。

他们走后那蓝衣和绿衣两人也消失在原地,他们同样也带着疑惑。

“你说那孩子可以和用八成功力的你打成平手,而且他也是在没用全力的情况下?”还是那个木楼,不过不是在轩辕云墨看到的外面,而是在木楼的里面。一个而立之年的男子问着自己眼前的人,语气里有惊讶和不可思议。

“是呀,我估计他也用了七八成的功力,而且我们停下之后,他竟然没一点疲累样子,连一点汗都没流,我都挥汗如雨了。”他前面的人听到问话想都没想的就回答,语气有着兴奋。

那而立之年男子面前站立的竟然就是刚刚和轩辕云墨分开的那两人。

“你很高兴?”那而立男子听完他的话,低沉的问道。

“当然了……当然不是了。”那绿衣男子想说当然是的,可是在身边蓝衣人的示意下,就改口了。

“去刑堂领罚吧,知道为什么吧?”那而立之年的男子突然严厉的说。

“我知道大哥,不该不遵大哥的命令,私自跑去试探那小子。”那绿衣人低声说,他也想过回来要受罚,所以他坦然接受。

“你先去。老六,先留下。”那而立男子看着一起离开的两人,叫住其中一人说。

“是大哥。”绿衣人看着蓝衣人一眼沮丧的离开。

“大哥,你是不是有话问我?”蓝衣人转回身问叫住他的人。

“你怎么这事,我想老七说的应该没什么添油加醋的地方,因为你刚才一直没插话。今天你也在,你有什么可说的?”而立之年的男子问自己的六弟,这几个弟弟他可以说是了解的,六弟可不像七弟那样做事不过脑子。

“大哥不问我也打算陪七弟受完罚就告诉大哥的,那孩子最后用的是柳叶剑法,他只用了一招,就是大哥一直参不透的那一招,我曾看见大哥练过,所以才认得出来。”那蓝衣人说完看着自己的大哥,这也是他回来之后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的原因,他是在想那孩子和他们有什么渊源。柳叶剑那是他们家传的绝学,招数不多,可是很难练成,大哥也只是练成了前面九招停在了第十招,没想到今天自己看到那孩子就在用第十招。这怎么能不让他吃惊,可是他想不明白是谁传给那孩子的。

“你没看错,真是柳叶剑法,还是第十招?”那男子看似问的平静,可是那不如平常的语气也泄露了他的情绪。

“没看错,那一招,只有我见大哥练过,一定不会看错的。”蓝衣人肯定的回答。

“他怎么会柳叶剑法,是谁传授的。你先回去吧,下次不许跟着老七胡闹了,你们应该知道我们的身份,万一暴露了,就是大麻烦。”那而立男子陷入自己的思考中,过了一会儿才对那蓝衣人严厉的说。

“知道了大哥,我下次会看好小弟的。”蓝衣人轻声的回答,然后离开。

那而立之年的男子独自站在原地思考着刚才六弟说的话,他相信刚刚六弟说的话,他也在同样疑惑是谁把柳叶剑法传授了出去?那孩子能和七弟打个平手,那就是个厉害的,能教出如此厉害的孩子,那父母想来也不简单,这突然回归的大小姐,带了太多了秘密,看来自己要去亲自探查一番了。

“听墨儿的意思那人只是想试探他的功夫,没想杀他们,难道这医谷还有另一股我们不知道的隐藏势力存在。”上官雪枫疑惑的问。

轩辕云墨回来之后就把他们出去遇到的事,明明白白的说了一遍。现在不但他疑惑就连上官雪妍他们听到后也疑惑了,上官雪妍只觉得这医谷的事现在越来越复杂了,又冒出一股不知道是敌是友的势力。

“我让青龙他们过来,保护好爹娘他们。”上官雪妍想想说,她是有能力保护父母,可是难保没有疏忽的时候,对于父母她不能有一点的疏忽,她承受不起一时疏忽带来的后果。

“好,我也从冥楼调人过来。”轩辕玄霄也想自己应该为她和岳父他们做些什么,他们冥楼的也是有人可用的。

“好,等他们来了,就安排在我们这府中,还有二叔的府中。”上官雪妍没和他争辩什么,他从冥楼调人过来那是他的心意,自己不会阻止,再说在自己看来,那也是他应该做的。上官雪妍在保护自己爹娘的时候,也没忘记二叔一家,三叔就在他们府中,保护好这里,就等于连三叔一起保护了。

“这几天,墨儿和少泉你们几个要一起,走到哪都不要忘记带着宸在身边。”上官雪妍安排好爹娘的事,才转身安排儿子和小弟他们。

“娘亲,我知道了。”

“大姐,我会跟着墨儿的。”

“明白,母亲。”

“那就好,墨儿几天以后的比赛,你外公说要三人一组。我们这边就只有你大舅舅和娘亲,少一个人,那样娘亲就不能参加比赛了,墨儿你愿不愿和娘亲一起参加比赛?”上官雪妍虽然想锻炼他,不过还是想问一下他的意见,她不想强求他做任何事。

“娘亲,您是说我吗?墨儿当然愿意和娘亲一起参见比赛了,可是娘亲,我能做什么?”轩辕云墨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娘亲问,他是有点吃惊了,不知道娘亲为什么这么说。可是如果自己能帮到娘亲那是最好不过的,但是他的医术不是很好,会不会拖后腿。

“这次的比赛是三局,第一局说是要辨识药草,娘亲想这对你来说不是难事,这些年你积累了很多这方面的知识。应该不会有问题的,你看你要参见吗?”上官雪妍只是给他简单地说一下,他不想让他比赛时有压力。

“辨识药草吗,可是娘亲万一我眼输了比赛怎么办?”轩辕云墨有点紧张的问,他知道这次的比赛对外公或者是医谷都很重要,他不确定自己可以赢得比赛。他是知道很多药草的药性还有作用,他也私下用自己知道的药草知识配置一些小打小闹的泻药、迷药之类可是那都是不危害性命的,是他自己打发时间玩的。可是现在他要用那些来参加比赛行吗,会不会耽误了娘亲的事?

“墨儿,你是娘亲教出来的,娘亲相信你的能力,比赛即使不能拿第一,那也不会输的。娘亲对你有信心,你难道对自己没信心吗,还是说你其实是对娘亲没信心,觉得娘亲教的不好。”上官雪妍知道儿子这么想的,不要看他小小年纪其实心思挺重的,他现在一定考虑到了比赛的重要性,所以他才迟疑了,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激起他的自信心。

“我当然信娘亲了,娘亲教的一直都是最好的。好,娘亲我和您一起比赛,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不会给娘亲丢脸的,也不会拖娘亲的后腿。”轩辕云墨听到娘亲的话,突然高声说。

“好,娘亲就知道墨儿会同意的。你只要尽力就好了,不要有压力,剩下的交给娘亲就好。”上官雪妍弯腰抱着他,开心的说。

“好,到时候,就让医谷里那些人看看我们三人的厉害。”上官雪枫在一边拍着手说。

“墨儿我是放心,你我可不怎么放心,你这几天还是在药庐里跟着爹和两位叔叔学一下制药吧。”上官雪妍站起身说了一句泼冷水的话。

上官雪妍的话,让刚刚还高兴的上官雪枫顿时和霜打的茄子一样。

“大姐,你就是偏心,对我就不会和对墨儿一样。我现在就去找爹他们,不能让你小看了我。”上官雪枫有点孩子气的说,赌气的转身离开。

“他这样,我怎么放心把医谷交在他手里。”上官雪妍看着那赌气离去的人,叹着气说,自己早晚会离开医谷的,他老是这么长不大,医谷他又怎么打理。现在爹和三叔他们可以帮他,可是等爹他们百年以后呢,看来自己还是只能寄希望在小弟的身上了。

其实自己也想让他一直如此“单纯”的过下去,不问世事,才会过得安心愉快,可是他今年也有二十多岁了,真的不是小孩子了。

“妍儿,不要太担心了,等我们处理了医谷那些不坏好意的人,这里又是一片净土。爹和两位叔叔现在都还康健,可以照顾到医谷。你要担心医谷的未来,不如带小弟回府,你好好教导就行了,也就十来年的时间,小弟就可以打理医谷了。”轩辕玄霄知道上官雪妍在想什么,于是走上前说。他现在后悔,早知道有让她为难的一天,他这几年就应该好好的教导雪枫。

他们相遇时他只是觉得这孩子单纯可爱,还有一身不俗的医术,加上他们也算是同命相怜,于是就带在身边,时间久了就把他当弟弟看看待。也许是自己看多了那些肮脏的事情,所以也愿意他保留一份“单纯”,路上遇到的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暗中处置了,没让他介入过。哪里会想到他和自己会有这层渊源,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也只能是这样了,慢慢来吧。”上官雪妍知道她要和爹娘商议一下才行,那小弟可是他们才找回来的孩子,一定不舍得他再次离去。

“嗯,比赛那天,你和墨儿他们小心一点,我不能帮你比赛,我就在台下给你当护卫。”轩辕玄霄觉得自己好像也就只有这点作用了。

“好。”上官雪妍淡笑的低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