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84 风骚不足以形容的美丽

佟秋练一大早刚刚出去,季远就带着孙正到了病房,孙正完全是处于一种蒙圈的状态中的,因为自己昨天就被告知这段时间不要去警局了,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孙正这刚刚准备出门晨练,就被人请上了车子,这一路也没有人说个话,只说有人要见他,孙正的心里面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但是为什么来的地方居然是医院……

到了停车场,直接坐了直达的电梯,直接到了专属于vip的那个楼层,孙正这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到了萧寒。

关于萧寒,孙正一直以来都只是听过看过,但是从来没有真正的接触过,而更加的关注萧寒的动态则是因为佟秋练的缘故,毕竟萧寒是佟秋练的丈夫。

“坐吧!”萧寒放下手中的文件,萧寒一身病号服,坐在病床上面,面前的小桌子上面堆满了文件,头发些许有些凌乱,但是整个人看上去慵懒中又透着丝丝的野性,尤其是那双幽蓝色的眸子,在孙正看来并不是那种纯净的,相反的,让孙正觉得是有侵略性的,尤其是此刻萧寒眯着眼睛看你的时候,似乎你的一切他都已经知道了,而你只要好好的臣服就行了。

果然能够让萧氏在国际上面都享受盛誉的男人还是不一般啊,外人叫他萧公子,是因为萧寒的为人处世都是一种温润的方式,或者说是一种中庸的处理方法,但是孙正看到了萧寒本人,完全不认为眼前的男人是个温润的男人,至少骨子里面不是!

“萧总裁找我什么事情?”孙正看了一眼还立在自己身边的两个黑衣人,孙正被拉着上来的时候,可以感觉到他们的身上面是有配枪的,他不认为一个完全合法的商人会有这样的权利和能力。

“你们都下去吧!”萧寒一挥手,屋子里面的人立刻都撤了出去,瞬间只剩下萧寒和孙正两个人,“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孙先生的过去而已,孙先生不必这么的紧张!”

“我的过去没有什么好了解的,我不过是警局里面的一个小法医罢了,能有什么吸引萧总裁的,再说了,萧总裁这种请人的方式是谈话的方式么?”孙正的态度倒是和萧寒了解的一样。

若是他只是一个单纯的小法医的话,萧寒完全不必费力去了解孙正了,最主要的是这个人是佟家以前的家庭医生!可以说经历了佟家的那场巨变,同样的也了解佟齐夫妇的消逝和佟秋练的过去,和佟家的关系十分的密切。

“孙法医,或者说我可以叫你孙医师……”萧寒这话一出,孙正的脸色没有变多少,只是淡淡一笑,伸手摸了摸椅子上面的扶手,“难道不好奇我怎么知道的么?”

“萧总裁神通广大,自然有你的门路了,说实话,自从小练回来,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我只是惊讶第一个找到我的人居然会是你而已……”孙正以为会是佟家或者是令狐家,但是没有想到萧寒出手更快一步!

“你不会真的以为你今天能够安全的出去晨练吧?”萧寒玩味的转动着手中的银质钢笔,眼中满是兴味,“你以为我平白无故会让一群带了枪的人去请你回来?你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法医,不用我这么的劳师动众的……”萧寒的眼中满是玩味。

“你的意思……”孙正似乎是瞬间想到了什么,错愕了片刻之后,孙正微微叹了口气,“果然还是放不过我么?”

“有些事情你已经身处这个漩涡中了,想要抽离是很困难的,何况你以为抽离了,但是你的存在对于某些人来说已经构成了威胁了!”萧寒这话孙正哪里不知道,只是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萧寒会这么做。

“那你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难道和那群人的目的一样?”为了那样东西……

“我能有什么目的呢?因为你是小练还算在乎的人,而我在乎小练的感受,所以我会排除任何对她不利的因素,保护她所在乎的,至于你的秘密……说实话,我并不关心!”萧寒这话倒是让孙正有些错愕,他还以为豪门婚姻是很难有真感情的,更何况他们的情况又是比较特殊的那种……

“希望你可以好好地待她,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从小没什么玩伴,也就是和令狐家的两个少爷走得近一点吧,毕竟小练的优秀会遭到他的两个堂姐妹的嫉妒,而明里暗里的两房的针锋相对,这孩子的性格变得越来越冷漠了,直到变成了现在这样子……”孙正说着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这个我自然知道,我找你来不过是想看一下你是否是真的关心她而已,毕竟你也直到不喜欢她的人貌似还有点多……”孙正点头表示理解,两个人聊了一会儿,“我暗中会派人保护你的,你若是觉得有困难可以随时和我联系!”

“那我在这里先谢谢萧总裁了!”孙正可以了解到萧寒的实力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这么的简单,现在想想自己还真的是低估了眼前的男人,能够和白家的下任家主打成一片的男人又怎么会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呢。

“少爷,这孙正就这么走了,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啊!”季远透过窗户看着孙正上了车子。

“看好他,他的手里面应该有重要的东西,不然的话,佟家的人和令狐家的人又怎么会一下子都伺机而动了呢,对了问问白少贤他掺和什么东西啊……”萧寒的话音未落门就被人推开了,能够直接推门进来的自然都是熟人了,这不,说曹操曹操到,白少贤进来了。

“刚刚走的人是孙正?”白少贤倒是不客气,直接坐到了沙发上面,拿起茶几上面的苹果就使劲的咬了一口。

“我还没有问你呢,这事情已经够乱了,你们白家掺和什么东西啊,是不是嫌弃这事情还不够乱啊!”萧寒一记刀眼射过去,白少贤还是没心没肺的笑着。

“你可想多了,我这不刚刚从老爷子那里得到了最新的情报,来和你分享了么?”白少贤笑着慢条斯理的吃完了一个苹果,“你知道这个孙正以前是干嘛的么?”

“还用你说啊,说重点!”萧寒拿着笔忍不住敲了敲桌子,表示自己的耐心快要被用完了。

“这么着急干嘛啊,我和你说吧,根据老爷子的说法,这个孙正以前是佟家的家庭医生,但是佟齐出事之后,佟老爷子突然就中风离世了,不过按照我爷爷的说法是因为被佟修气死的,而之后就是嫂子的母亲了,据说是在医院去世的,但是这个检查结果说是自杀……”白少贤这话说完,萧寒倒是心里错愕。

因为这事情他调查了,就是当时的医院都走遍了,说是病逝的,说是因为受不住打击,这才骤然离世的,怎么一边说是自杀,一边说是病逝,“难道不是病逝?”

“病逝毛线啊,也不是自杀,根据爷爷的说法,他的可能性更大,据说是输送氧气的氧气罩掉了,不过爷爷警局的熟人说,当时备案里面写的是上面没有任何的指纹……”白少贤说这段话的时候显然兴趣特别的浓厚。

“没有任何的指纹?医生护士是戴着消毒手套的吧?”萧寒这段日子在医院里面,输液送药什么的,护士医生一般都是消毒口罩,除非不方便的时候,消毒手套也是必备的。

“不是这么的简单,简单的说吧,上面不仅仅是没有指纹,甚至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你想啊,这个戴过的氧气罩,在内侧肯定是有那些呼出来的气息吧,那个总是有的吧,检查的结果是上面什么都没有,要不是被人擦过了,就是那根本是个新的!”

萧寒听完这话紧锁眉头,难道当年的事情真的不这么简单,所以佟家的人才这么紧张,莫非……萧寒此刻心里面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佟秋练知不知道当年的真相呢!

“孙正在那之后就被辞退了,而且是无理由的,据说孙正当是离开的时候佟修还挽留过,之后孙正就做了法医,不过听说他的手里面有关于当年的事情的一些证据,不知道是什么,不过看佟家和令狐家都出动了,估计这证据还挺重要的!”白少贤说完面色也是露出了些许的凝重。

“这事情先瞒着,估计小练还不知道,我要好好考虑一下!”白少贤点了点头,“对了,关于针对令狐集团的采取的措施已经奏效了!”

但是此刻的令狐家却是一片的愁云惨雾,尤其是佟家的父女二人此刻坐在令狐家的客厅里面,几个人的脸上面都是一片的愁雾。

“阿默怎么还不回来,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了,他是怎么回事啊,阿乾,你再打电话催催!”令狐乾只能认命的拿起电话,装模作样的给令狐默打了个电话,王雅娴这才叹了口气,“阿默这孩子工作起来就是这样子,没日没夜的,估计是没有收到通知吧,他要是知道肯定立刻赶回来的!”

佟修也不再说什么,对于这两个人的这种完全没有一点的感情的婚姻,佟修根本不指望什么,只是现在女儿死了,难道令狐默连做做样子,表示一下关心都这么困难么?

自己的妻子死了,这么大的事情难道说不知道?这说的过去么?新闻上面都闹得轰轰烈烈了。

其实吧,令狐默倒真是刚刚才接到消息,因为自己公司的一批原料出了问题,明明出厂的时候还是好好地,在路过海关的时候就被查出了里面有违禁品,这批材料是运送给一个老客户的,而且关系到一个几个亿的投资项目,一点错都不能出,怎么好好地就出了这个事情,这忙着疏通关系才弄到很晚。

这边还没有消停就接到了佟清然出车祸意外身亡的消息,令狐默虽然是冷面冷心的人,就算是和佟清然没有任何的感情,但是也是从小就认识的,不可能说心里面一点的波动都没有的。

令狐默接了令狐乾的电话就急匆匆的赶回家,刚刚到家所有人的视线都齐刷刷的射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佟秋练那个贱女人,姐姐就是做她的车子才出事的,警局有人说了,她肯定是故意的,肯定是知道自己车子有问题,才让姐姐坐的……”佟清姿这话说完,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面都不是怎么舒服,尤其是令狐家的两兄弟。

“难不成是谁逼着她坐的,我可是听说了,人家都上车了,她自己非要坐的!这才把别人挤走的!”令狐乾在一边歪着身子,只是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机,完全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况且又不是没有人让着她,自己非要赶着趟儿的坐,怪谁……”

令狐乾这话完全是在说,自己找死,谁拦得住啊!“阿乾,你少说两句,这件事情前因后果我们都不是很清楚,现在下结论也有点早!”令狐泽作为大家长首先开口了。

“令狐叔叔,您可不能包庇她啊,要不是因为她我姐姐怎么可能回事啊,姐姐怎么说也是你们令狐家的一份子啊,你们的态度怎么都……”佟清姿这话说了一半就被佟修打断了,佟修推了推佟清姿。

“清然走得很突然,我们都一时半会儿有些接受不了,清姿说话有些冲,你们也别在意!”佟清姿刚刚那话摆明了就是和令狐泽呛声啊,这令狐泽部队里面训练手下也是训练惯了,在家的时候也就令狐乾这个痞子敢顶撞他,现在居然被一个晚辈这么无视,令狐泽的脸色瞬间拉的老长。

“没事,我们都理解的,只是这事情调查的结果没有出来我们也不好插手!”对于佟家姐妹王雅娴也只是表面做做样子罢了,因为上次的事情,令狐家在上流社会可是闹了不少的笑话,现在的佟清然车祸事件,更是一下子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更是有无聊的人开始扒起了令狐家的历史,网络上面什么样的流言蜚语都是有的,好的坏的也有!

而这边令狐默刚刚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说一下自己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电视上面的令狐默眼睛有些明显的乌青,看起来显得十分的憔悴,无非是表达一下自己对于亡妻的遗憾和追悔莫及而已。

顾珊然此刻正坐在电脑面前,顾南笙则是坐在顾珊然的边上,手中端着一个小托盘,里面摆着各式各样的水果,顾南笙则是一副小媳妇的模样的端坐在一边,“珊然宝贝,这个令狐默有什么好看的啊,难道有你老公我好看么?”

“没有……”顾珊然毫不犹豫地回答让顾南笙心里顿时乐开了花,正喜滋滋的叉了一块蜜桃送到了顾珊然的嘴里面,顾珊然看了一眼顾南笙,“确实没有你风骚……”

噗——顾南笙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风骚?那是形容我的么?“亲爱的,风骚一般形容的是女人,你别欺负我读书少!”

“亲爱的,你的脸蛋,你的模样,风骚不足以形容你的美丽……”顾珊然说着还趁机捏了一下顾南笙的小脸,滑腻腻的,还有弹性,特么……这个男人要是生成个女人,让我们还怎么活?

“我的美丽什么词汇都是形容不了的!”顾南笙这话说完边上的所有保镖或者佣人都无奈的低着头开始装死,这少主要是哪天不语不惊人也是死不休的,“亲爱的,果然十分了解我……”说着顾南笙还风骚的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

“滚粗……”顾珊然一脚踢了过去,“还没皮没脸了!对了,把我手机拿来!”顾南笙立刻忙不迭的去拿手机去了。

“演戏演的倒是不错,只是不知道接下来你能不能承受得住呢?我要是不给你们制造一带你的乱子,都对不起那天好不容易潜入你们家……”顾珊然说着拿过了手边的一个U盘,插入电脑打开,里面正是那天晚宴洗漱间门口的一幕。

佟秋练的脸已经被打上了马赛克,画面的时间不长,但是正好拍到了令狐默扇了佟清然一个巴掌的画面就够了,“童养夫,你快过来,你能入侵到现在令狐默的发布会现场么?我想把这个视频放到那边的显示器上面……”

“你以为令狐默和裴子彤一样傻啊,人家那边的视频是没有联网的好么?我怎么入侵啊,对了,你的手机!”顾南笙将手机交给了顾珊然,顾珊然的脸上面立刻露出了一种名为“奸诈”的笑容,“你要手机做什么……”

“这个嘛,你就不用管了,帮帮忙,那这个视频立刻发布到网上面,要快,不要留下痕迹……”顾南笙刚刚准备操作,就发现不对劲了,顾南笙指着已经被广大的网友顶到了搜索榜单的第一的视频,赫然写着这么几个字,“震惊,家族秘辛,佟清然和令狐默感情因为第三者插足已经破裂……”

“噗——”顾珊然吃着水果呢,差点没有直接吐出来,“这是什么东西啊,第三者?”

视频点开,里面赫然是刚刚顾珊然刚刚看的视频,佟秋练的整个身子都被打上了马赛克,但是可以分辨的出来那里是个女人就是了,“这是怎么回事?谁居然抢在了我的前面啊!”

“这个我就不懂了,不过这个人倒是有几分实力,IP地址隐藏的很好,完全追踪不到,反正有人先你一步做了,也没有什么差别啊,有效果就好了!”果然在视频切换到令狐默发布会的现场的时候,很多的记者已经收到了消息,都围上去询问这个话题,令狐默完全没有想到居然有人会找到自己家里面的监控录像。

“夫妻之间有矛盾也是可以理解的吧!”令狐默憋着心里面的怒火,“发布会先到这里!”

“令狐总裁,视频上面还有一个女人,虽然看不见脸,但是确实是一个女人,我想请问一下令狐总裁这是女人真的是你们夫妻之间的第三者么?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真的决裂了么?”

令狐默正准备离开,一记冷眼扫了过去,小记者不禁心生寒意,他怎么忘记了,这个主儿可是出了名的冷漠无情的人,令狐默的眼睛迅速扫过了他手中的话筒上面的标签,默默的记下了他所属的单位,“在我妻子刚刚离开的时候,我不知道是谁会搞这么恶意的中伤行为,我保留追究的权利!”说完带着一身的寒气离开了。

令狐默回到家的时候直接冲到了令狐乾的房间,令狐乾正在和一些军区的人开视频会议,一看到令狐默闯了进来,而且脸色明显不好,还没有来得及将会议结束,令狐默已经一拳砸了过来,令狐乾堪堪躲过:“大哥……”

话音未落,令狐默一脚直接踹到了令狐乾的胸口,令狐乾直接跌落在了床上面,还没有反应过来,令狐默直接身子压了上去,手臂直接横在了令狐乾的脖子处,死死的卡住了令狐乾的脖子,让令狐乾动弹不得。

“大哥,退役了这么久,身手还是一样的干净利落啊!”令狐乾直接放弃抵抗,直接赖在了床上面。

一副痞子模样!

“晚宴那天的监控视频流出去了……”令狐乾一愣,接着一笑,令狐默则是冷眼看着令狐乾,不自觉的加重了力道,“难道不是那天晚上面闯入的人窃取的?”

“大哥,虽然我们家的保全措施很好,但是能够窃取监控视频的也不一定是她吧!”令狐乾虽然被人压制着心里很不舒服,但是自己不是大哥的对手啊,这也没有办法啊,只能直接放弃抵抗了。

“承认那天晚上进来的是五年的那个女的?小练的朋友?那个背景不一般的女孩?”令狐默这一连串的虽然是问句,但是很明显的,这些信息令狐默基本上面已经是确定了。

“大哥,你根本不需要试探我,我承认那天晚上面是她,但是我们家树敌不少,能够入侵我们家的监控系统的人并不在少数,再说了,你怎么不怀疑萧寒呢!”

果然令狐乾这一句萧寒说出口,令狐默的身子瞬间僵硬了一下,令狐乾借机直接推开压制着自己的令狐默,坐到了椅子上面,直接将视频会议关闭,真是的,在那么多的属下面前又一次丢人了,而视频那头的人正看得津津有味呢。

“怎么就没了?真是的,话说我们上校的哥哥那酷劲儿,不当兵真是可惜了!”

“他是退役了,不然前途不可限量啊……”说着又是引得众人的一阵唏嘘感叹,而白少言正巧送资料过来,原来令狐大少之前也是当兵的啊,难道看上去不仅仅是性子冷,身上面还带着若有似无的杀气呢。

“萧寒?”令狐默坐在令狐乾的床上面,他和萧寒的几次接触都是在佟秋练在的情况下面,这个男人总是一副温润有礼的模样,或许是从小生活在国外的缘故,萧寒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本来是看起来完全构不成威胁的男人,但是那天晚上面萧寒居然威胁了他,而且是那种完全不把他看在眼里的那种,这个男人能够掌控着那么巨大的商业帝国,又怎么会是好惹的主呢!

其实吧,这完全是令狐乾转移注意力而已,令狐默不懂,令狐乾可知道萧寒此刻正住院呢,八成没有功夫管这档子闲事。

“行了,大哥,我这边还有会议要开,听说你的公司最近也遇到了一些困难,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这几天有你忙的!”令狐乾的脑子里面立刻闪过了什么,直接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令狐乾摸了摸自己那板寸头发,自己说了什么么?

而此刻的萧家大宅,小易的房间,小易正骑在萧晨的身上面,挥着小拳头就往萧晨的身上面落下去:“小叔叔,你怎么做的事情啊,我不是和你说了加个好一点的标题么?什么第三者啊……”

“我就是按照你的吩咐加的标题啊,不是第三者么?那是视频上面打了马赛克的女人难道是某个路人甲?”萧晨挠了挠头发。

“一边去,我就是去拿个冰淇淋的间隙,你也能给我搞出这么大的乱子,一边去!”小易直接抱过电脑,检查了一下,还好善后工作做的不错,不至于查到自己的头上面,“算你后面做的还不错!”

“放心吧,我们不是同盟么?”同盟?小易眨了眨眼睛,看着不断增加的点击率,又看了看萧晨,“谁和你变成同盟了!”

“我们一起上传视频啊,难道我们现在不是一伙的么?难道说你准备把我用完就扔了么?这和负心汉有什么差别!”小易吃着冰淇淋看着天花板,我这么小,还能对你始乱终弃,你那一脸的委屈模样是做给谁看的,小易恨不得将冰淇淋扔到他的头上面,只是舍不得冰淇淋而已!

“谁和你一伙了,我们不过是临时的伙伴关系!”小易吃着冰淇淋,砸吧砸吧嘴巴,“那个打上马赛克的人是我妈咪,你把我妈咪说成是小三了,要是爹地知道的话,你肯定是死翘翘了……”小易冲着萧晨嘿嘿一笑!

萧晨立刻伸手捂住了嘴巴,摇了摇头,“肯定不会说的!”

“那就好,这事情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小易和萧晨达成了协议,但是萧晨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怎么就达成了协议了呢,那自己不是要帮他保守秘密,不保守秘密的话,为什么感觉倒霉的人会变成自己呢,萧晨怎么想都觉得不对,明明自己不是主犯,只是个从犯而已啊!

萧晨怎么想都觉得怪怪的,小易则是吃着冰淇淋一脸的悠哉,啧啧……小叔叔这智商,真是不够玩的,完全是soeasy啊!哈哈……

萧晨正在病房中,一看到这段视频也是瞬间联想到了顾氏那对不靠谱的夫妇,但是这个标题,又不可能啊,顾珊然对佟秋练那也是真爱啊,怎么会想要抹黑小练呢,那么这段视频又是哪里出去的啊,看样子那天关注着令狐家的人还不少啊。

萧寒要是知道这事情和自己的儿子脱不了关系的话,估计要被吓得下巴脱落了。

佟秋练从军部出来就直接坐车到了医院,还是路上面听了新闻,才知道视频的事情,佟秋练第一个联想到了自然是那天宴会的事情了,自己怎么就成了别人的小三了,况且这和当时的场面根本就是不符的好么?

佟秋练到了医院萧寒也刚刚处理好文件,“医生说我下午就可以回家休养了,不需要再医院浪费时间了,我这又不是断胳膊断腿的,家里面有家庭医生,我下午就可以出院了!”

“嗯,我也没什么事情,正好陪你回去!”佟秋练这边刚刚将买回来的鸡汤放下,电话就响了,萧寒则是慢条斯理的自己盛汤,但是眼睛的余光却是一直盯着佟秋练的,“赵队长,什么事情……”

“我们这边查到了那天的破坏车子的人了,是逃走的那个劫匪,监控拍到了他用口香糖挡住监控视频前的那片刻的画面,戴着鸭舌帽,整个人都包裹起来了,是完全看不清他的样貌的,但是口香糖上面残留了半枚指纹,可以认定是那个劫匪作案,而且很有可能是冲着你去的,佟法医,你最近一定要小心一点!”

“嗯嗯,我知道了……”佟秋练接电话的地方距离萧寒不远,萧寒几乎可以听见整个的电话内容,这个劫匪果然是够猖狂的啊。

而此刻在一个别墅里面,打扮的妖娆妩媚的女人,身上面就裹了一个浴巾,头发是刚刚洗过的,半干不干的,还有一些水珠顺着头发落到了锁骨处,慢慢的下滑,直至隐没在了浴巾里面,而女子的面前正站着一个男人,戴着鸭舌帽子,整个人面部看不清楚样子,但是那阴冷的视线却让人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我花了那么大力气把你弄出来,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一定会让那个女人付出代价的,现在好了,死的不是她,反而打草惊蛇了,现在死的人你知道是谁么?”女人说话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妩媚,整个人显得慵慵懒懒的,女人直接背对着男人,将浴巾脱了下来。

男人的眼睛立刻呆滞了,只能低着头,但是男人的那么一点好奇心,驱使他抬头,他只能透过帽檐下面的空间,看到女人腰部一下的部位,白皙修长的双腿,上面还有着青紫的痕迹,这些都在说明这个女人刚刚经历了一些什么,而且整个房间虽然开着窗户,但是丝毫掩饰不了这空气中弥漫着的糜烂的味道。

“说实话,我对你真的是很失望,我本来以为你真的可以成事的,没有想到你会让我这么失望!”男人只是看着女人捡起了地上面的一条黑色的丝质透明蕾丝内裤,弯腰将内裤穿上,完全不避讳的样子,然后拿起了一边的睡袍披在身上面,接着男人就看见女人拿起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拿出了一根香烟,拿起了手边的打火机就点上了。

整个房间中立刻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烟草的味道,“我没有想到她会不坐这辆车子,本来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没事,反正那个女人也是你的仇人,要不是他当初给你承诺让你去绑架别人,估计你也不会坐牢了!”男人一听这话,猛地抬头,就看见了女人靠在沙发上面,浴袍也是半裸着,可以看到女人精致玲珑的娇躯,大波浪的卷发散在胸前,嘴里面还在吐着烟圈,看起来十分的妩媚动人。

“难道你还不知道当初买凶杀人的是谁么?就是死去的令狐家少夫人——佟清然!”女人说这话的时候显得有些烦躁,“姓佟的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一堆的烂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谢谢!”男人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因为女人起身朝着自己靠过来了,而且女人的身上面那若有似无的香味,无时无刻不在侵袭着自己的神经。

“怕什么,我吃不了你的!”女人伸手摸了一下男人的肩膀,然后是胸口,“其实你也看见了,那个老男人都这么老了,明明都没有那个能力了,还要我在床上面表现得那么卖力,实在是累人……”

“那个……我要先走了!”男人似乎感觉到了一些什么,转身就要离开。

但是女人却快一步跨到了男人的面前,双手一伸拦住了男人的去路,而且浴袍的领口敞开的够大了,里面的无限春光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男人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女人一看这情形,立刻像是条美女蛇一样的攀附在了男人的身上面,伸手打落了男人的帽子,露出的脸就像是当下最流行的小鲜肉的模样!

“这张脸可是我给你的,难道不给我服务一下么?”,女人的手不断的往下,而男人直接打横抱起女人,目标就是那身后的大床了……

一片欢娱过后,女人靠在床头,又一次点上了一支烟,“年轻人就是好,床上的功夫也这么好!”女人说着微微叹了口气。

女人的脸上面一直画着浓重的妆容,完全掩盖了她本来的面貌,但是男人还是在第一眼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无论是美貌还是心机都让他觉得有些脊背发凉。

“你为什么这么恨她!”男人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因为很快的这个别墅的主人就该回来了,女人则是拿起了一张面纸将下半身擦干净,笑了笑,“因为她夺走了我的一切,我的男人还有我的一切……”

男人愣了片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女人之间的战争果然是十分可怕的!”

“可怕么?”女人吐着烟圈,眼中满是迷离,“只不过是我已经身处地狱了,见不得她还活在云端罢了,你快走吧,等会儿他就该回来了!”男人快速的穿好了衣服,和女人打了声招呼就直接离开了。

“哼——男人都一样,脱裤子的时候心肝宝贝的叫着,穿上了裤子一转身就翻脸不认人了!”女人说完就开始放肆的大笑,男人还没有离开别墅就听见了女人那放肆的大笑,在空旷的别墅中显得十分的诡异,尤其是还带着回声,男人的心里面想的最多就是赶紧逃离这里。

萧寒和佟秋练回去的时候,小易和萧晨已经在门口迎接了,“大哥,欢迎出院!”小易则是快步的走过去,拉住了萧寒的另一只手,“爹地,你可回来了,我都要被小叔叔烦死了,我和他根本玩不到一起去!”

“小易,不带你这么的通敌叛国的,我们明明有很多的共同话题来着!”萧晨不干了,直接挤开了在萧寒身边的小易,“大哥,我扶着你!”

“我只是受伤,不是残疾,用不着你们扶着我!”萧寒伸手拉着佟秋练的手往里面走。

“其实小叔叔,你可以直接将爹地抗上去的,你的体力是可以的,爹地也会高兴的!”萧晨一听就乐颠颠的跑过去了,小易在后面吐着舌头,希望你别被爹地打死,别怪我哈,谁让你挤我来着……

原来小易的这种睚眦必报的性格是遗传了萧寒的啊。

“大哥,这上楼肯定很费力气的,要不我背你上去!”萧晨冲着萧寒粲然一笑,萧寒的脸顿时黑了,尼玛,真当老子是残疾人啊,老子伤的是身上面,又不是腿折了,需要你背么?佟秋练则是不客气的笑了,“这个貌似可以!”

萧寒瞪了佟秋练一眼,萧晨一看萧寒不高兴了,挠了挠头发,显得很苦恼,“要是嫂子不吃醋的话,也可以公主抱的……”萧晨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是在场的人都听见了!

“那个我完全不介意的!”佟秋练立刻甩开被萧寒紧紧攥住的胳膊,双手一摊,完全的不所谓啊,你随意啊!

当老子是商品么?还随便挑选么?你们有想过我的感受么?“我介意!给你三秒钟,从我的面前消失……”萧寒最后的几个字几乎是从牙齿缝中蹦出来的,萧晨一看情形不对,身体的本能告诉自己要快逃。

萧寒伸手握住了佟秋练的手,眼中满是怒气,“生气了?”

“你说呢?”萧寒一笑,佟秋练瞬间觉得这厮是不是在想什么东西啊,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呵呵……”佟秋练只能干笑,自己还能说什么啊,刚刚把萧寒甩开的人可是自己啊,佟秋练只能呵呵的笑着。

“你这是准备把你老公扔给别人,扔的人还不是个女人,居然还是个男人?”萧寒靠近佟秋练,随着萧寒的步步紧逼,佟秋练的身子被逼到了墙上面,而萧寒则是快步倾身上前,直接将身子压在了佟秋练的身上面,“我很生气……你说怎么办?”

萧寒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息,伴随着萧寒身上面那清甜的海洋的味道,都在侵蚀着佟秋练的理智,“你说怎么办?”

“当然是床上办喽!”萧寒笑着趴在佟秋练的耳边呵着气,佟秋练瞬间整张脸都红了,这几天忙得都忘记了萧寒这厮就是个无耻的流氓,也忘记了他们这还是纯洁的夫妻关系呢。

“无耻啊,太无耻了……影响市容市貌啊……”小易拿着冰棍慢悠悠的从两个人的身边晃过上了楼。

------题外话------

亲爱的们,想和月初讨论剧情的记得加群哦,不定时有惊喜放送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