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95.195你替我把笛子恢复成来的样子

原本炎热的夏日经过雨水的洗涤变得清凉,夜风阵阵,舒爽无比。

怕影响到周璇睡觉,宇文辙并没有点亮床头的青灯,屋内黑漆漆的,幸亏有圆月透过窗户将光明洒进来。

宇文辙站在床头,借着月光痴痴地看着床上的人儿。

伊人一头黑发凌乱地散落在床上,白皙的脸上一双眼睛微微闭着,陪着纤长浓密的睫毛那么漂亮,只是那睫毛上还残留着点点泪珠儿,透过幽白的月光隐隐约约也可以看到她脸上残留的泪痕。

这眼泪是因为他还是因为刚才的雷雨崾?

或者两者兼有?

宇文辙的心疼了躏。

他真该死!

他不该被嫉妒蒙蔽双眼对她做出那种事情,也不该离开她……

璇璇,对不起。

宇文辙的心里前所未有地难受。

他是她的妻!

他应该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周璇的唇瓣紧紧抿着,眉心蹙得很紧,似乎睡得很不好。

宇文辙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上她的眉心,轻轻地揉,想要把她打结的眉心揉开。

她的嘴角轻轻牵动,似乎是在念着什么,只是声音太轻了,听不清。

他小心翼翼地弯下腰,将耳朵凑过去,听到她的声音之后顿时整个人都僵硬了。

“无痕大哥……”

这一刻,宇文辙如遭雷击。

这个时候,她还念着“无痕大哥”……

若她知道她的无痕大哥就是他的话,会不会很失望?

会不会从此以后再也不理会她的“无痕大哥”?

这一刻,宇文辙好像被人重重地抽了一巴掌,只觉得脑袋发晕,心里涩涩的,很不是滋味。

他就这么坐在床沿上,默默地注视着周璇,忘了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地吻上她的小脸蛋。

她的脸上残留着泪痕,有咸咸的味道,宇文辙尝到了苦涩。

他的大手牵起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十指相扣,他轻轻地说:

“璇璇,以后本王一定会好好待你的,只要你别管周家的事,其他的都由你。无论你要做什么,本王都替你去做……”

他在她的耳畔一遍又一遍地说着。

那一晚,他们同床而眠,然而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小心翼翼地抱着她,用自己滚烫的身体温暖着她冰冷的身子。

那一晚,周璇睡得并不安稳,陆陆续续做着不好的梦,一个接着一个,直到呼呼秘密中觉得好像有人抱住了她。

熟悉的气息将她包围,那绵绵不断地温暖终于驱走她身上的寒霜,平复她浮躁不安的心……

无痕大哥,是你吗?

翌日,周璇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雁回楼了。

屋内熟悉的一切告诉她已经回到齐王府观柳居了。

起床,开门,果然见到慕雨仿佛冰雕一般站在屋外。

“王妃要用早膳吗?”慕雨态度恭敬地问道。

“慕雨,你不用跟着你家主子吗?”

周璇压制着心里的情绪,问道。

“主子让我照顾王妃。”慕雨说道。

看来宇文辙是算准了她想走,特地派慕雨看着她……

这个男人还真是洞悉一切呀!

周璇不再说话,她平静地回到屋子里。

没多久便有人送早膳上来。

早膳很丰盛,周璇并没有什么胃口,可是她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该吃吃,该喝喝……

她早已没了绝食的权利了,不是吗?

******

宇文辙知道周璇现在肯定不想见到他,为了不给她添堵,他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见她的冲动,一直到深夜,在确定她已入睡之后,方才偷偷潜入观柳居,小心翼翼地爬上床,拥她入眠,又赶在天亮之前离开。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

宇文辙觉得自己的行为就像一个见不得光的人,一点儿不像她的丈夫。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

他知道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她肯定会拒绝他的接近,可偏偏他又那么想见她,一天见不到她心里就不踏实!

只能暂时这样了!

他要耐心等待,等待时间治愈她的伤口,等待她能重新对他卸下心防。

然而,他等到的不是周璇伤口的愈合,而是一把锁。

这天,照样是深夜,他和往常一样抹黑来到观柳居,想要翻窗进去,却发现窗户被她堵上了……

根据他对她的了解,她喜欢流通的空气,所以即便入睡,她一般都会留着一扇窗户的,可是现在,她却把窗户堵死了!

为什么?

是发现他了吗?

璇璇,真的是一点儿机会都不给他了吗?

就连这最后一扇窗户都关上了!

从今以后,他该怎样才能将她的心门重新打开呢?

宇文辙看着那扇紧闭着的窗户,有一种想要破窗而入的冲动,然而,这股子冲动终归还是被他压下了。

他清楚若真这么做,只怕是要把他们之间最后的路之间都给堵死了。

宇文辙叫来慕雨,询问今日周璇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暮雨摇了摇头:“并没有什么不同,就是吃的比以前更多了。”

“吃的比以前更多了?”

宇文辙忍不住颦眉。

其实那日之后,他以为她会大吵大闹,会找他兴师问罪,会摔东西对下人置气……

然而这些都没有发生。

她非常平静,平静得就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一般,该吃吃,该喝喝……

曾经一度,他都以为她的气已经消了。

只是,若气消了,她又怎么会把窗户堵死呢?

“除了吃以外,她还做了什么?”宇文辙问慕雨。

暮雨低眉想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对着宇文辙摇头:

“没有了,王妃一天到晚,除了吃还是吃。”

“……”

宇文辙叹了一口气。

如果可以,他现在宁愿她歇斯底里地对着他发火,骂他,打他都可以……

有些火,只有发出来了才能过去,若一直憋在心里,只怕会越来越严重!

怎么办?

宇文辙自认为也算是聪明绝顶、运筹帷幄了,可是这一刻,他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闷住了一般,那么难受,整个人愈发烦躁。

他看着那扇紧紧闭着的窗户,叹了一口气,回到书房,换了一身装扮,离开齐王府。

这一晚,他没有去雁回楼,而是去了云华楼。

云华楼位于城东,说是楼,其实是一座构造复杂的建筑群,红砖碧瓦,其庄严豪华程度并不比王府差。

云华楼开门做生意,遍布天下,东都的这家并不是最豪华的,云亦岚是幽云城城主,最豪华的云华楼自然也在幽云城。

东都这家云华楼平日里是有分楼主打理的,正巧最近云亦岚来东都,方才落塌这里。

云华楼晚上是不营业的,宇文辙过来的时候大门紧闭,不过管家跟他相熟,去禀了云亦岚,然后便放他进去了。

云华楼很大,但是除了对外营业的主楼以外,其他地方是一律不容许外人进入的,因为这里有太多的机密了。

然而对云华楼来说,宇文辙不是外人,他直接去了云亦岚的工作室。

屋内灯火通明,云亦岚正低头在雕刻什么东西,认真而又投入,连宇文辙进来了,他都置若罔闻,连头都没抬一下。

“这么晚了还工作?”宇文辙似笑非笑地看着好友,打趣道,“云,这么拼干嘛?钱是赚不完的!”

若别人说这句话倒还好,宇文辙说出这话,云亦岚却觉得仿佛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而已。

全天下最热衷于赚钱的男人居然劝他别这么拼,跟他说钱是赚不完的……

这能不好笑吗?

“找我何事?”

云亦岚不喜欢拐弯抹角,宇文辙这么晚来找自己,自然不是仅仅来跟他抬杠。

抬杠这种事情应该找薛进画,而不是找他。

宇文辙也没绕弯子,他取出一个木盒子,递给云亦岚。

打开玉匣子,里面是一片片碎玉,大大小小,乱七八糟的。

云亦岚看了一眼,淡淡地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原先应该是一支短笛。”

“都碎成这样了居然还能一眼就看出来,真不愧为天下第一巧手。”宇文辙说道。

“这么好的玉居然都舍得摔成这样,真不愧为天下首富,财大气粗。”

云亦岚似笑非笑地看着宇文辙,眼中带着挖苦的意味。

“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讲反话、挖苦人了?”

宇文辙淡笑。

他们四个好友,其中薛进画、常江、宇文辙嘴都损,唯独云亦岚在这方面是个例外。

用常江的话讲,云亦岚就是个木头,平日里总是一张面瘫脸,对什么都没反应,无论他们三人如何唇枪舌战,他都视若无睹。

“我为什么不能挖苦人呢?”

云亦岚反问。

也是!

并没有谁规定云亦岚就不能挖苦人呢?

“云,这笛子还能复原吗?”

宇文辙看着盒子里的碎片,问道。

他虽然这么发问,可其实他也知道就算云亦岚的手天下无双,也恢复不了这笛子,他只是想

给周璇一个交代……

这事终归是他不好。

云亦岚摇头。

“你能把它拼起来吗?哪怕是破碎的也没关系。”宇文辙说道。

云亦岚看了他一眼,表示不理解:

“那还不如重新做个一模一样的来的简单。”

重新做一个?

可是就算做得再好,也不是原先那个,有何意义呢?

有意义的。

肯定有意义。

宇文辙漆黑的眸子看着云亦岚,问:

“云,你替我把这支笛子拼好,再教我做笛子可好?”

“怎么?你都已经称霸商场了,还觉得不够,连我这口饭也要抢?”

云亦岚似笑非笑地看着宇文辙,这话显然是挖苦,他当然知道他不是为了赚钱。

而云亦岚这口饭,普天之下还真没有人能抢得了!

“接下来一年内,你们云华楼到我这里采购原材料一律八折。”宇文辙道。

宇文辙拥有铁矿、石矿,是云华楼最大的供货商,这的确是一笔好交易。

云亦岚没有拒绝的理由。

“你打算什么时候学?现在,还是明日再……”

“美人哥哥!”

就在云亦岚说话间,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紧随而来的是一个肉嘟嘟的小团子,他蹬着小短腿朝着云亦岚跑过来。

“美人哥哥,我有个消息要告诉你,你要不要听?”

小团子并没有发现屋子里有人,眨着漂亮的眼睛,天真无邪地看着云亦岚。

宇文辙有些意外,云亦岚不喜欢别人提他的外貌,但凡有人敢说他“美”的通常都会被他一剑了结。

这小东西当着他的面叫他“美人哥哥”,竟然还能安然无恙,这倒是奇怪。

云亦岚倒不在意宇文辙的意外,而是低头看向还不到自己腿的小团子,道:

“说。”

“美人哥哥,我告诉你,你可不能让飞燕姐姐知道是我告诉你的!她要是知道我出卖她,非剥了我的皮不可!”

小团子一本正经地说道。

既然后果这么严重,居然还敢铤而走险,这小东西的胆气还真是让人佩服。

“恩。”云亦岚点头。

见云亦岚点头,小团子非常满意地露出一抹笑:

“飞燕姐姐今天凌晨打算跑路,美人哥哥,你到时候记得别让她跑了。”

“哦?你这么帮我,那我要怎么感谢你呢?”

云亦岚低头问小团子,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你若把这团子当做一般的三岁孩童,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这小东西可不是一般的早慧!

小团子见云亦岚这么问,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美人哥哥,你不是和飞燕姐姐一起睡过了吗?我爹跟我说男人和女人如果睡在一起就会有孩子,辰儿只是纯粹不想美人哥哥的孩子跟辰儿一样没有娘而已……”

说到这里,小团子的脸上出现一丝没落和难受。

看来这个小团子是以为所有的孩子理所当然都是跟着爹的,娘如果跑了就没娘了!

他不会以为孩子是男人生的吧?

真不知道那位慕容公子是怎么教孩子的!

“辰儿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不会让你飞燕姐姐跑了,也会帮你找你娘的,你先回去睡觉吧,小孩子不宜睡太晚。”

言罢,云亦岚并让管家带小团子下去。

小团子非常乖巧,临走前还不忘嘱咐云亦岚也早点休息。

这么贴心乖巧,怎么看都不像慕容莫问那个冰山的孩子!

“慕容莫问的儿子怎么在你这里?百里飞燕不是他生母吗?”

管家刚带走小团子,宇文辙就一连问了两个问题。

“我抓百里飞燕的时候顺手抓了而已。”

云亦岚的声音淡淡的,只是这话若让其他人听到的话只怕是要心惊肉跳了!

慕容莫问的儿子,第一世家慕容世家的嫡孙,他都敢抓,真是不要命了!

宇文辙没有说话,云亦岚知道他在等自己回答第二问题。

面对好友,他自然不会隐瞒:

“不是。”

“你确定?”

宇文辙蹙眉,他以南宫无痕的身份潜入无日山庄的时候曾经琴儿听到他叫百里飞燕娘亲。

“非常确定。”云亦岚的声音非常坚定,“她不可能生过孩子。”

虽然那晚他喝醉了,但依然清楚记得飞燕是少女身,既是少女身,又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三岁的孩子呢?

******

翌日,周璇幽幽醒来。

自那日之后,她的睡眠质量便非常的差,夜间总是断断续续做着各式各样的噩梦,然后便在天亮之前醒来,开始浑

浑噩噩的一天。

一天到头,除了吃,她就是练功,总之她不能让自己闲下来,只要一闲下来,她就会忍不住想起那个可怕的晚上,想起宇文辙……

打开窗户,天果然还没亮,下弦月挂在天空中,月内的月桂树清晰可见,不知道有没有砍树的吴刚……

幽幽叹了一口气,她闭目开始练功,可是却发现练不进去,因为她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宇文辙,心便堵得慌!

哎——

“笃笃笃——笃笃笃——”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这么早,会是谁?

宇文辙?

昨晚见她关着门进不来所以一大早就来烦她了吗?

周璇的心突然提了起来,目光落到紧闭着的门上,双手下意识地握成拳。

“滚——”

她的声音冰冷得仿佛是从极地里飘出来一般,一个字,足已冻结万物,还带着浓浓的怒意。

“唔——璇姐姐,对不起……我打扰到你清梦了吗?”

屋外传来一个窘迫的女声,带着七分的歉意。

“小玉?”

周璇没想到是云玉湖。

“嗯。”外面传来云玉湖的声音,“璇姐姐你继续睡吧,我等天亮之后再来找你。”

伴随着这个声音的是一阵离去的脚步声。

“等等。”周璇吼错了人,心里很愧疚,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门口,打开门,对着云玉湖的背影道,“小玉别走,我不知道是你……”

她一边说,一边走过去拉住云玉湖的小手。

“原来璇姐姐已经醒了呀!”

云玉湖完全没有将周璇那个冰冷的“滚”字放在心上,她抬起头,笑靥如花。

看着这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即便你心情沮丧,也会跟着好起来。

“小玉怎么这么早来齐王府呀?”

周璇不解地问道,此时天还没亮,云玉湖怎么会来她这里?

“我昨晚就在了呀!最近我哥忙,没空管我,他又不放心让我再跟着常花花,怕我被他带坏,就让我暂时住在齐王府里,等他忙完了再接我回去。”

云玉湖解解释道,其实这是假的。

她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辙哥哥跟她说璇姐姐最近心情不好,让她多陪陪璇姐姐逗她开心,所以才接她回来小住的。

“璇姐姐,我这么早就来叨扰你,没打扰到你休息吧?”

云玉湖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其实她是看到周璇房间里灯亮了之后才来的,不过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