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30.坑深130米:有事没事找我茬,顾南城你是不是男人?

她自小擅长忍耐,无师自通。

手指攥着自己散开在沙发上的裙子,盯着他近在咫尺的俊颜,闭了闭眼,深呼吸了一下,“好了,去吃饭吧。”

说罢就低头从他的臂弯里出去了,头也不回的朝餐厅走去。

安静的喝汤,吃饭,由始至终几乎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顾南城偶尔淡淡的瞧她,很明显得看的出来她动了脾气,只是没有发作出来,但是一看就知道是不想再搭理他的架势。

那些烦闷的隐隐压抑着的暴躁的情绪却像是被水洗过的天空,顿时清朗了不少躏。

晚安低头兀自的吃完,在沙发上坐了会喝了一杯林妈特意倒的茶,顾南城还没吃完被一个人留在了餐桌上。

林妈端茶给她的时候低声劝道,“太太,这夫妻之间有什么事呢都是床头吵架床位和,万万不可分房睡,这一分房睡呢小事也会变成大事的,您别再跟先生较劲了……”

晚安倒是不知道怎么变成她在跟顾南城较劲了。

不过想想可能昨晚他出去睡被林妈看见了,加上他刚才又抱着她下来又给她穿鞋子,又主动吻她的。

乍一看上去好像还真的是她在较劲。

手抚了抚眉心,她也没有主动解释,喝了半杯温茶,她起身到花园里散步。

半靠在长椅上,仰头看着深蓝色的天空一点点收起最后的光线,染成墨黑的夜。

顾南城也没有出来找她。

实在是坐着被风吹得有些冷了,晚安才起身又慢吞吞的踱了回去。

客厅里灯火通明,她才踏进去就有两道视线直直的落在她的身上。

顾南城率先出声,声音温淡得寻常,“晚安,你回卧室休息或者去书房看书看电影。”

晚安看了他一眼,随即看向双腿交叠而坐,斯文冷漠的薄锦墨,正巧他也在看着她,不过眼神就不那么平常了。

大概是谈什么事情不想让她听到,反正他的公事私事她都不知道,他的圈子她也进不去。

他身上一发生什么事,在她这里就成了个谜团。

晚安懒得去猜测发生了什么事,应了句好就朝楼上走去。

“晚安。”

两个字,清淡冷峻,开口的是薄锦墨。

晚安顿住脚步,淡淡看去,等待他的下文。

“我已经说过了不要牵扯到她,”顾南城极其不悦的嗓音打断他们之间视线的对视,淡漠至极,眉头也拧得厉害,“晚安,你上去。”

晚安看了他一眼,转而问薄锦墨,“你想跟我说什么就说,不管你跟他是什么关系我跟他是什么关系,对话的权利还是有的。”

这话明着是在跟薄锦墨说,但实际又是对顾南城说的。

这两个男人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顾南城的脸色当即就沉得厉害,三个字宛如从喉间深处蹦出,“慕晚安。”

晚安朝他清淡的笑了笑,“怎么?我有说错吗?”

她想跟谁说话的权利还是有的吧?即便他的事情半个字不跟她说让她像个傻瓜似的被闷着。

薄锦墨嗤笑一声,淡淡道,“你上去吧,你敢惹他生气,我可不敢跟他掐。”

直到她的身影在楼梯的转交消失,顾南城才从茶几上拾起香烟盒和打火机,悠的点燃,烟雾飘散,声音冷沉似凉水,抬眸淡漠道,“与她无关的事情,她不需要知道。”

“是么。”

顾安城一贯温和的脸上难得露出凛冽的锋芒,语调却是没变,“我已经找过米悦了,笙儿大概不会有什么损伤,其他的事情——”

他看了一眼神情淡漠莫测认识了将近十年的男人,淡淡的道,“盛绾绾……真的没在你的手里吗?”

薄锦墨镜片下的眼睛微微一眯,半阖着眸,闲适的道,“如果他的爹跟妹妹都在我的手里,盛大少靠着一个权利重心远在美国的财阀怎么跟我斗?”

顾南城薄唇勾勒出难以形容的弧度,似笑非笑,似讽非讽,他平淡的道,“万一,你舍不得那个纠缠了你十个年头的女人呢?”

空气中有细细的暗流,无声无息的涌动着。

“那你又何必舍不得慕晚安下水,”薄锦墨摊摊手,“你要知道,盛西爵是不会对她下手的,有她做中间人传话最好不过。”

顾南城对这件事情的态度简单地不容置喙,“不需要。”

“我知道了,”薄锦墨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是你的女人,你不想让她参进来你说的算,只是盛西爵始终不肯露面,我的耐心差不多用完了。”

他其实不担心盛西爵对笙儿怎么样,毕竟盛柏在他的手上。

但是他也清楚盛西爵不会着急,盛柏说到底都是笙儿的父亲,他不可能随随便便的动,哪怕他本身就没多少时间了。

让慕晚安做诱饵,他肯定会出现。

可南

城不肯。

…………

晚安在书房,纤细的身子缩在大大的椅子里,心不在焉的看电影,她需要分散注意力。

不去想楼下那两个糟心的男人。

她和顾南城的书房没有在一起,所以电脑她直接开的外放。

男人推门进来的时候动作很轻,加上电脑的音响效果晚安没有注意到,直到身后阴测冷漠的嗓音响起,“慕晚安。”

顾南城的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了。

他一双眼睛盯着电脑屏幕里的画面,头一次觉得五味杂陈。

晚安转过脑袋看他就看到他一脸要动怒的表情抑制不住的溢了出来,下意识的认为他是在为刚才的事情找茬的,虽然她觉得自己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

她掀起眼皮,不咸不淡的道,“怎么?”

这副态度更让男人止不住的冒火。

“你对盛绾绾的事情那么上心,你爱她?”

晚安看着他冷漠的脸,有点儿委屈,但他们这几天的关系也就都这样,她习惯了也就没那么委屈。

懒得争吵,遂随口敷衍道,“是挺爱的。”

顾南城一张俊脸前所未有的难看,他盯着屏幕里纠缠在一起的两个女人白花花的身体,无法抑制的脑补着躺在他身下过的女人跟另一个女人的……

俊逸的下巴紧绷得厉害,低沉着的声音控制着才没吼出来,“慕晚安,你他妈的把电影马上给我关了。”

顾南城是一个就算发脾气也不会跟女人吼的男人。

更加鲜少的会出粗口。

“我看个电影哪里招你惹你了?”再好的脾气也经不住他这么闹腾,晚安一下从椅子里站了起来,身高不及他,便后退了两部目光泠泠的跟他对视,“你要是想跟我离婚选择真爱就大大方方的说,有事没事的找我茬,顾南城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顾南城薄唇微掀,一个字一个字从喉骨蹦出,冷笑,“你男人女人都喜欢,我是不是男人有什么关系。”

其实晚安和盛绾绾是真的传过蕾丝边儿的新闻的,高中时代。

关系太亲密,号称是除了男人都能共同的姐妹淘。

两人的都是一等一的颜和家世,却没有男朋友。

甚至有阴谋论分析的全称皆知盛大小姐喜欢薄锦墨也就只是为了掩饰她的取向,不然——以她的美貌怎么会十余年拿不下一个男人。

直到晚安有了男朋友,谣言热度过去,然后不攻自破。

晚安不知道他怎么会忽然转到这个话题上,别说那些都是陈年过时的话题了,别人不知道他不可能不知道。

她蹙眉,心凉得厉害,“我男人女人都喜欢?我们的婚讯还没正式公布出去,你想离我马上净户出身,没人会说什么,你需要给我安一个喜欢女人的名头?”

顾南城一双眼睛几乎要将她钉在那里,薄唇溢出嗤笑,又带着咬牙切齿,“你不喜欢女人,一个人躲在书房里看两个女人做愛?你變態?”

晚安,“……”

她看着男人似乎是第一次情绪失控成这样,这才低头去看自己正在放的电影。

刚好做完结束的部分。

确实是……两个女人……在……

晚安一下不知道说什么。

她捏了捏眉心,“我看的时候不知道有这种情节……”

她看的是一部有名的悬疑片。

“不知道么,”他长腿一抬逼到她的跟前,“我进来的时候瞧你看得津津有味。”

————6000字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