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三章 事情的真相

杨光听到卡丽妲公主泣不成声的哭声,给乔绑了个蝴蝶结就讲:“乔,你咬枕头的样子好欠虐!”

她这句玩笑话没得以缓解气氛,乔看着他们混乱局面,没有发表任何言语。

那天詹姆斯说没说全,只说他还有个弟弟,是小姑生的。那个时候他做为继承人,从小被送出去接受各种教育,根本不知道家里发生的事,所以也不认识那这吴谋。

现在看来詹姆斯说的没错,所以吴谋是他前姑夫,吴登是他弟弟?而他前两年还把吴谋亲自抓回去过。

想到公园总是望着自己的乞丐,乔想他应该认出自己来了吧?才会天天坐在那里看着自己。

华盛顿·D·卡丽妲左右为难,最后她还是缓缓摇头。“吴,我不能跟你走,我不能再次失去我的孩子与家庭。”

杨光看到吴谋眼里明显的失落,还有吴登眼里不明显的失望。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有节奏的敲门声。那是海豹六队的暗语,意思是有敌人。

乔迅速站起来往外走,到门口时对吴谋讲:“在这间房子里我不会抓捕你,但如果在外面,我会服从命令。”

“乔。”吴谋叫住他。“你不想知道你爸爸是怎么死的吗?”

乔顿了下,开门出去。

靳成锐和杨光尊重他的选择,也跟着出去。

韩冬看到出来的靳成锐,立即向他汇报。“有大量警察朝这里赶来,正在大力搜索。”

“想知道原因吗?”吴谋和吴登出来,问两个疑惑皱眉的指挥官。

靳成锐和乔都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看他要耍什么花样。

“想知道就跟上。”吴谋这话是对乔说的。

乔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

靳成锐拍了拍他肩膀,跟着吴谋走。

长官都走了,厉剑和杨光他们自然是跟着他。

最后剩下的海豹六队成员看着乔,等待他做决定。

乔看着六个被自己连累的兄弟,还是跟着吴谋。既然如此,他一定要知道原因,不能让他的兄弟蒙受不公平的对待。

吴谋能从关塔那摩监狱逃出来,现在从这栋大厦逃出去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跑到楼道后边,看到左右都有盘查的警察,吴谋看向靳成锐。“你们的直升机停在哪里?”

“这栋楼的上面。”靳成锐看着他左边的大厦。

陈航解释的讲:“直升机会被空防部锁定,刚才差点被击落。”

“那也不能把它扔下。”这里没有后门,有后门也不一定安全。吴谋四处敲打白色墙壁,然后用刀画出一扇门来。“你们谁力气大,往这地方踹。”

“我来。”那个圣诞老人史蒂夫抬起腿就是一下,力气大得似乎把整个楼都震动了。

刚才吴谋画的墙壁范围被整块踹倒,粉尘扑面而来。

出现他们眼前的是条暗道,杨光拿出强光手电筒往里照,神奇的讲:“吴前辈,你怎么会知道这里有暗道。”

“熟悉每天城市的建筑风格及特色,是黑豹特战队员必须要做的事。”吴谋往里走,步伐稳健。“你们准备好了,这栋楼有四十八层。”

“死吧,这楼层真不吉利。”杨光紧跟其后,对他充满好奇。

靳成锐把她拉到身后。“少说话,保存体力。”

吴谋听到这话反头看他眼。“这话队长跟我说过,可惜现在他们都不在了。”

这句话异常沉重和伤感。

当回忆时,回忆里的人都不在了,这种感受他们都经历过,并不怎么好。

一行人没停歇的爬到天台,在打开门之前他们只休息了十几秒。

吴登拉住门把,打开天台门时战狼部队和海豹六队的人冲出去,迅速将天台的各个角落控制住,看到空降的武装特警直接击毙。

“GO,GO,GO!”乔带着队往直升机冲,呈扇展开的海豹六队和战狼部队,横扫整个天台,准确的前进。

厉剑跟着他们快冲到外边时,趴在半米高的石柱上,瞄准空中盘旋的的武直,一枪打中油门。

直升机轰的一声暴炸。

杨光他们解决完零散的几个兵,就全都进入机舱。

准备进驾驶位的陈航被吴谋拉下来,看长官没有说话,只得委屈的坐到副驾驶位。

越来越多的直升机往他们这边来,光束照亮天台周围。

吴谋迅速开启各项开关,在他们进行空中打击时离开天台,垂直下降。

看到速度越来越快,建筑物越来越低的杨光等人紧紧抓住安全绳,死死的瞪大眼,看到华盛顿璀璨的夜景从脚底下滑过,这感觉,真的太刺激了!刺激的小心脏都快要停止了。

这里是华盛顿,离白宫并没有多远。

吴谋采用低空掠过的方式,跟美军玩起了捉迷藏游戏,在高耸林立的建筑左右穿行,连熟悉这里的乔都不知道他们到了哪里。

所有人像坐过山车一样,看着时高时低的建筑,甚至还能看到落地窗里开派对的场面。

杨光觉得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今晚的惊心动魄。

不知过了多久,直升机稍微飞平一些时,缩在狭小空间的十几人,抬头就看到华盛顿著名的建筑,白宫!

靳成锐和乔等人震惊,可已经来不及阻止,吴谋已经向它投射反坦克导弹。

吴谋做完这一切,面色不变的驾驶直升机上飞,然后调头离开。

听到身后轰的一声巨响,杨光心想:完了,死定了!

吴谋投射完反坦克导弹后,他们异常顺利的离开了华盛顿,在一处方圆几十公里不见人烟的地方停了下来。

乔和海豹队员还被刚才的事所震惊,靳成锐和杨光他们也没好过。

现在他们谁也别想撇清关系,属于一根绳上的蚂蚱。

“吴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乔抓住他衣领就是一拳,又快又狠,在他要打第二拳时,被吴登扣住手臂。

海豹队的其他队员立即拉开他们的长官。

乔甩开他们,扶着额头走开。

如果单是他自己还好,那些跟了他几年的兄弟,他们执行过无数次任务,获得多少荣誉,现在全部被他毁了,这让他怎么面对他们?更重要的是,他们居然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袭击白宫,即使是做为一名普通市民,他们也该竭尽所能去阻止,更何况他是军人!是被寄予无限希望和重托的海豹六队!

靳成锐跟他差不多一样,本来只是抓捕吴登,现在不仅卷入皇室的感情斗争之中,还成了袭击白宫的帮凶,这事回去够他头疼的了。

杨光和厉剑还有海豹队员的心情就更不用说了,除了复杂就是想抓住吴氏父子,可是他们知道这样做并没什么用。

“我明白你们此时的感受。几年、十几年的荣耀,可能在今天便土崩瓦解,甚至还要背上叛国罪、恐怖分子的罪名。”吴谋深吸了口气,并无悔意的讲:“但我想这是件正确的事,我十几年来一直坚信的。”

“吴谋,你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们?现在我们全部拖下水,死也总该死个明白吧?!”杨光很气愤,想之前就不该那么尊称他,只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他也早不是黑豹特种部队的人,根本不配他们犹豫!

“这个秘密埋藏在我心里十八年,我一直不敢跟别人说,唯一知道的人就是吴登,我儿子。”吴谋看着吴登,语气突然别得沧桑。“你们不介意就坐下来听我说个故事吧。”

愤怒的十几人,心里都憋着团火,但他们都是名合格的特战队员,还是沉声静气的坐下来。可能这当中,还带着他能从关塔那摩监狱逃出,和刚才顺利离开华盛顿的成份所在吧。

吴谋回忆的讲起二十年前的事情,语气平静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只有偶尔几处气息缭乱,证明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他本人。

“二十年前,我同队长还有其他四位战友一起执行海外任务,在任务中我们无意救了华盛顿·D·卡丽妲公主,那个时候她才刚刚成年,是个美丽又善良的姑娘。很快我们坠入爱河,在任务的期间与她多次见面,这是违反部队规定的,但当时太年轻,什么没想,也不知道她的身份,只想跟她一起。”

“在任务完美结束后,按照部队规定会有三天假期,我没有和战友一起回国,选择听从她的话留在华盛顿陪她,后在我的假期快要结束准备回国时,她任性的带我去见她的哥哥,也就是乔你的父亲华盛顿·摩尔·贾斯汀,在那时我才知道她是卡丽妲公主。可想而知,我的身份不可能得到皇室成员的认可,可是卡丽妲自小是被惯大的,她想要的从来没得不到,她叫人把我关起来,每天向我表达强烈的感情和爱意,后来我不忍心留她一个人呆在美国,答应她退役留下来才得到自由。”

“当时的贾斯汀见他妹妹如此执意,渐渐的也开始接受我的存在,毕竟他是位开明的总统,但面对皇室其他人的反对声,我变得举步维艰,用了两年时间才终于改变这种局面,甚至还受贾斯汀的安排,做了份类似于秘书的事。他十分相信我的忠诚,可能是我曾经的身份,又或者是当时的身份,他会把一些重要文件交给我看管。”

“有天贾斯汀回到卧室,想起还当天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处理完毕,吩咐我去他办公室,把桌上的文件给他拿过来。”“那天晚上和平常一样,没有人的若大白宫非常安静,我出于职业习惯没有弄出太大的动静,并且拿到文件就离开。”

“也正是因为安静,退出贾斯汀办公室时我看到副总统办公室里有讲电话的声音,他可能是进去的太匆忙没有把门关上,导致声音传了出来。当时我想替他关上,毕竟他作为副总统,要是有什么事情泄露出去就不好了。在我准备去敲门的时候,我听到他愉快的说:你要信息我要钱,我们两国共同发展。”

“听到这里我匆匆忙忙离开,把文件交给贾斯汀后,一晚上没睡着。我真心喜欢卡丽妲,所以完全对贾斯汀当成亲人来看,现在副总统把信息卖给其它国家换取钱财,这件事我不能当做没发生。事后我利用职务之便查了他当晚的电话,意外发现是打给中方的,这让我很震惊。开始我以为是总统,后在一次两国会面时,我否定了这个想法。”

“这个疑团一直存在我心里,而我又不能找任何人帮助,为了搞清楚副总统到底跟谁私下交易,我跟踪了他几次,可能是因为我太急切了,副总统察觉到什么,给我制造了陷阱,给我按了个窃取国家机密的罪名。当时贾斯汀很生气,说要把我遣送回国,但在卡丽妲苦苦哀求下,又加上她当时刚好怀孕,贾斯汀便压下这事,让我继续留了下来,但是不再信任我,我走到哪里都有人看着。”

“当时我很烦燥,想把事情告诉贾斯汀,同时我又害怕贾斯汀是不是还会再信任我,并且也不知道与副总统做交易的人是谁,我不能因为自己而让中方来冒这个险,再者被变相软禁,我至少还有卡丽妲及我们的孩子。”

“想开了的我便一直陪着卡丽妲和孩子,直到几年过去,贾斯汀连任,副总统似乎对我越来越不放心,总是变着法子想杀害我,在我如履薄冰的时候,卡丽妲则更喜欢出去参加派对,也许是面对别人的比较让她心里有了落差,她开始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粘我,回家的时候也越来越少,而我却不能随心所欲的走动,渐渐我能说话的对像就只有我的孩子,唯一值得庆幸也是贾斯汀宽容的地方,他同意让我带着儿子,所以我把吴登教育的很好,他不像其他贵族子弟那样娇横,明白我在担心什么,并且从不把这些告诉其他人,这是我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

“后来在副总统几次派人来暗杀我后,我带着吴登逃离美国,回到中国,一是躲避暗杀,二是想要查清楚中方是谁在跟副总统交易。只是我不敢联络任何朋友,也不知道可以信任谁,所以两年仍无头绪,直到最后被特工抓回去。在中国抓到我,副总统正好把窃取机密的罪给我坐实了,本来他是想杀了我的,但是贾斯汀因为吴登的存在,只把我关在关塔那摩监狱,对外宣布我遭人暗杀死亡。从此我在中国及美方都不存在,卡丽妲也在不久后嫁给了一位将军。”

吴谋说完后嘲讽般的讲:“可能这个世界上唯一记得我,知道我还没死的人,就是吴登了。”

听完他的故事后,杨光久久不能平息,觉得这故事太……太他们操蛋了!

靳成锐沉默了会儿,冷静的问:“你之前说乔父亲的死,难道是另有隐情?”

“知道当时的副总统是谁吗?”吴谋问乔。

乔点头。“富兰克林·斐拉逊·爱德华。”

“对,就是他,在贾斯汀连任两届时,你也已经长大了,感到威胁的他让人在你父亲的车里做了手脚,让你父亲掉进冰冷的河里。”

“你怎么知道这一切都是爱德华做的?那个时候你应该在关塔那摩监狱里!”乔虚张声势的反驳他。

吴谋不急,等他平息气息才讲:“爱德华自认为聪明,不过是个疑心病重的人。他把那个给你父亲车动手脚的人,同样扔进了关塔那摩监狱,他以为那里是最安全最牢固的地方,而有他的特别叮嘱,那人没能活过两个月。”“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詹姆斯,他是你父亲的朋友,但是多年来他一直苦于没有证据,只能收敛权力和锋芒保护你的安全。”

乔颤抖起来,久久没有说话。

杨光这下明白了为什么詹姆斯和他们的总统过不去,想当时乔还一脸玩笑的跟她说这事。“那么,你现在知道跟美方做交易的中方是谁了吗?”

“现在还不能确定,这就是我为什么要炸白宫的原因。爱德华知道是你们的飞机袭击的白宫,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们,而他想让你们不好过就只有通过那个人。”

所以这是诱蛇出洞?

杨光和其他人摸下巴,对刚才的愤怒消了一半,甚至还有些同情他和吴登的遭遇。他在美国,不是被软禁就被关在监狱里,二十年能有多少时候是自由开心的?

海豹队员决定的讲:“长官,我们会一直跟着你,如果总统阁下真是用这种卑鄙手段上的位,我才不给他卖命!”

“但是现在你们要怎么办?爱德华肯定在四处通辑你们。”杨光担心的讲:“不如和我们一起回中国?虽然我们也自身难保,但应该比这里安全。”爱德华在知道乔明白一切后,肯定不会再让他活着。

乔看着队员们坚定的讲:“我要留下。我会去找詹姆斯,他会帮我的。”

“加油,王子。”如果不是因为爱德华,乔现在应该是总统了。

一下之间认识两个皇室成员,杨光想她也不虚此行。

“那么现在,我们也该去解决我们的难题了。”靳成锐站起身。“乔,我想不需要送你们回去了吧?”

乔点头,目送他们离开,才带着自己的队员往回跑。

爱德华,你去地狱向我父亲赔礼道歉吧,希望他不会原谅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