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200.他没想到晚上回来时他的新婚妻子正在……

又想到这些年,她一个千金小姐,委委屈屈跟着自己,见不得光却也一心一意,倒也有些真的心软了。

“有什么不敢说,这圈子里,谁不知道我最在意的女人是谁?”赵景予摸了摸她玉白的耳垂,方才站起身来:“好了,去洗洗脸。崾”

宋月出就乖巧的去了洗手间,高崇元不由得艳羡起来:“三哥这驭女之术,真是让人羡慕。”

“你羡慕三哥,先瞧瞧自己有没咱们三哥这张脸吧?”徐长河调侃一句,几个人又闹成一团。

赵景予靠在桌前抽烟,看着那几个发小吵吵闹闹没心没肺的样子,心里却似有些淡淡涟漪泛起躏。

这么些年,他之所以纵容着他们,任他们在自己身边胡来却不动怒,未尝不是因为,只有这样的时候,他方才觉得自己还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也仿佛只有在他们身边,他方才可以卸下全身的层层盔甲,把最真实的那一个自己毫无顾忌的展示出来,不用遮掩,也不用演戏,想怎样就怎样,想骂人就骂人,无所顾忌,自由自在。

让他觉得,这操蛋的人生,竟还是有点意思的。

赵家在京里一向是另类的存在,说他们家门庭煊赫吧,也确实是,但却又仿佛总差点什么,但说他们上不得台面吧,却又偏偏所有的大场合都少不了他们家。

有人就做了一个绝妙的总结,如今的赵家,就仿佛满清时候的包衣奴才,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却脱不了生生世世的奴才命。

因着赵家祖上是和建国时期某位大人物有着过命的交情,也因此,赵家无任何功劳,竟然也在京城站稳了脚跟,祖上兢兢业业到如今,也算是小有成就。

但比起那些根正苗红的红二代三代的,却又错的远。

也仿佛因为如此,赵家人出去,总是自负和自卑交织矛盾在一起,就格外的要脸面一些。

赵景予打小就被家里人教导着怎样去汲汲钻营,怎样去抱住大树好乘凉,他从小浸淫其中,整个人早已和常人不一样,骨子里秉持的就是一个利益为重四个字。

也正是因为如此,向来不在女人身上用心思的他,之所以能和宋月出纠缠七年之久,她的出身才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如果不是因为有利可图,赵景予大约也早已和宋月出成了过眼云烟。

但人总是感情动物,这么多年的相依相伴下来,总有很多个交颈而眠的日子,若说没感情,也是不可能。

到得宋月出洗了脸重修化了妆出来,赵景予却是亲自走过去要她挽了自己手臂,比肩向外走去。

宋月出到底是个女人,虽然心里铺天盖地的委屈,但心爱的人示了好,那些成见就不受控制的烟消云散了。

“……你不是想吃川菜?”

“人家才不要吃,后天还要拍戏,万一长痘痘了怎么办?”

宋月出娇嗔的抬眸望着他:“不如我们去吃西餐,就我们俩怎么样?”

一行出去的几个男人就吵嚷起来:“哎呦,这是小嫂子嫌我们碍眼了?”

“可不是,瞧瞧,咱们也真没眼色,该打嘴!”那高崇元甚至还故意夸张的真的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宋月出俏脸绯红,指着他嗔道:“你既然知道自己没眼色,那就赶紧的消失啊。”

赵景予瞧着他们说的热闹,一向冷硬甚至带着阴霾气质的一张脸上,也仿佛有了点点的笑意:“行了,你们自己找乐子去,我今儿陪月出。”

徐长河和高崇元几人又调笑了几句,就带着众人散了。

赵景予搂了宋月出上车,车门还未关上,宋月出却已经扑过去他怀中,双臂缠着他的颈子,不管不顾的吻了下去。

赵景予刚想推开她,却感觉到脸上有微凉的水渍落下,他抬起来的手,又不期然的缓缓的放下来,到最后,轻轻落在她的肩上拍了拍。

“景予,我好嫉妒她。”

宋月出冷静下来,拿了镜子仔细擦了脸上泪痕,又补了妆,这才苦涩一笑,红着眼圈望向身侧的男人。

她将头靠在他的肩上,嗅着他身上浓重的烟味儿,心里的酸楚一波一波的侵袭而来,要她几乎忍不住心中的妒意。

“月出,不管

怎样,她现在是我妻子,有些面子上的事,我还是要去做,你如果不能想通,苦的也只是你自己。”

赵景予一向是出了名的心硬如铁,宋月出这般痴情,若是放在别的男人身上,早已是心疼不已,但他,却只是握了她的手一下,就吩咐司机开车。

宋月出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但却也架不住此刻因为娶妻带来的委屈和颓丧,竟是忍不住的触了他的忌讳:“那我们分手好了,你明知道我多在乎你,从前怎样委屈我都能忍,现在你有了老婆,让我做小.三二.奶,我丢不起这个人。”

赵景予忽然觉得有些心烦,宋月出除却出身之外,讨他欢心也是因为她向来聪慧识大体,今儿这般几次三番的闹,他原本还耐着性子哄,现在到底还是恼了。

“停车。”

赵景予冷冷吐出两个字,待到车子刚一停下,赵景予直接下了车:“叫车子来接我,你送宋小姐回去。”

“赵景予——”

宋月出未料到他竟是这样绝情,一时之间,又是丢脸又是懊悔,眼泪已经簌簌而下,可赵景予却已经直接转了身大步离开。

“景予——”

宋月出又哀哀唤了一声,可那男人连脚步都未曾停一下,她整个人颓然的靠坐在车子上,捂着脸小声哭了出来。

司机不敢违拗赵景予的吩咐,直接开了车送宋月出回去,又第一时间叫了赵家的司机来接赵景予。

赵景予回去家里的时候,时间竟然还不到晚上十点。

家里佣人迎上去帮他换了拖鞋,摘了外衣,赵景予一边解着衬衫袖扣一边抬眸看了一眼静悄悄的楼上:“少夫人呢?”

“少夫人身子不舒服,一直在楼上休息。”

“让厨房准备一点饭菜,送到楼上卧室去。”

赵景予摘掉手上腕表,随手丢给佣人,径自上楼而去了。

佣人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少爷,少爷这是要陪少夫人共进晚餐了?

可是,少夫人已经……

赵景予推开卧室门的时候,以为自己会看到凄凉无比的一幕,比如那个女人,苍白着一张脸躺在床上,尸体一样动也不动,再或者,也该是一脸凄风苦雨的愁容,却没料到,他这刚一推开门,就听到了里面热闹的动静。

电视上不知道在播放什么综艺节目,那个女人毫无形象的咧着嘴一边笑,一边叉着水果送到自己嘴里去。

脸还是有些发白的,却因为笑的太厉害,双腮上有着淡淡的红晕,似乎没料到他竟然会回来,她张嘴咬着一片西瓜,大眼里还含着笑,却看着突兀出现的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少奶奶这日子过的挺舒服啊!”

赵景予忽然觉得重重的不舒服,早上还要死要活差点晕倒,又是撕裂又是流血的,可这才多久,又满血复活了?

忍不住的冷笑一声,随即又瞥向开着的电视,几个韩国棒子叽里呱啦的不知道在说什么,赵景予厌烦的直接关了电视,转身冷冷睨住她:“既然好了,那就去给我放水洗澡。”

岑安将嘴里的西瓜吐出来,忽然之间,再也没有了胃口。

下午孙姨离开之后,她又是给自己打起,又是拼命的开解自己,好不容易才重新振作起来,决定不亏待自己好好生活,可他这一回来,她重新建立的信心,就仿佛瞬间消退的无影无踪了……

“怎么?少奶奶看电视吃水果的时候笑的挺欢的,这会儿给我冷着一张脸什么意思?”

岑安默不作声,弯腰穿了拖鞋,她是闹腾的挺欢的,可是她也一直没敢下床走路啊,她下面,还疼着呢。

看她岔着腿一瘸一拐的走向浴室的滑稽样子,赵景予这才觉得心头的不快稍稍的疏散了一些。

ps:我们岑安是特别坚强开朗的女孩子,困境里也会努力生存的那一种~~~

话说我发现看番外的亲们很少……在看的亲们来告诉我一声好吗???不然,我又想坑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