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六章:白袍人再现

云水城果然如轩辕天音所料那般全城戒严了。

大大小小的街道上全是穿着铠甲的城中护卫军,不仅如此,连东西两个城门也严密把控,不管是进城的,还是出城的人,都被仔仔细细的查探了一番。

城中百姓被这突然的戒严和搜查给弄得人心惶惶,连一向闹热的街上都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息。

而比之城内的紧张气息,城主府中更是如一片阴云笼罩。

云水城城主战战兢兢地看着首座上的人,一张煞白的脸上唰唰地冒着冷汗,整个大厅里的气氛沉闷压抑的想让人逃离,可是他却不敢逃啊,别说是逃了,就是想动一动已经僵直的身子的勇气都没有。

玄鸷王爷的宝贝独子在他云水城中出了事儿,如今更被宫中医官诊断出成了废人,昨儿晚上王爷一气之下已经杀了不下十个医官了,云水城城主还真怕这怒急攻心的王爷会一怒之下将自己也给宰了。

这位王爷可是王上的亲哥哥啊,正儿八经的玄武一脉正统血脉,别说是他一个小小的云水城城主了,只怕就是因为小王爷被废的事,他把整个云水城都给屠了,王上估摸都不好说什么。

而就在云水城城主在心里七上八下的时候,首座上一直脸色阴沉的玄鸷王爷却沉声开了口,只是那话中的滔天怒意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下面的人还没有传来任何消息吗?”

云水城城主一呆,一直提心吊胆的他有点脑子转不过来。不过当他被一双阴寒的目光所狠狠盯住后,云水城城主立刻心里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语气惶恐地结巴道:“回…回王爷…他…他们还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哗啦——’

上好的水晶杯被狠狠地拂袖摔在了地上,顿时应声变成了碎片。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愤怒的吼声将云水城城主给吓得脚下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是是是是是…废物,我们都是废物。”抬手抹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云水城城主战战兢兢地道:“王爷稍安,下官一定叫他们全力去搜捕打伤小王爷的恶徒。”

“听说打伤小王爷的是两个鲛人?”玄鸷双眼里划过一抹寒光,突然问道。

“回王爷,的确是两个鲛人,一男一女。”云水城城主立即回答道。

玄鸷双眸眯了眯,眼角余光扫过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黑衣人,问道:“九冥,被派去南海的人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王爷,据说被派去南海鲛人王宫的使臣被鲛人族王给赶了出来,鲛人族王放话说;是谁打的小王爷就去找谁报仇,不要什么事儿都扣在他的头上。”叫九冥的黑衣男子顿时将昨儿晚上得到的密保禀告给了玄鸷。其实昨日他就准备要禀告的,可是因为小王爷的伤势,整个城主府里乱作了一团,而王爷又一心挂在小王爷的身上,九冥便一直拖到了今日。

听了九冥的禀告后,玄鸷却面色淡淡,突然问道:“王上可得了南海那边的消息了?”

九冥拿眼看了他一眼,低着头道:“属下能收到这个消息,想必王上也是收到了。”

“那宫中可有什么消息传来?”玄鸷又问。

“这……”九冥神色变了变,吞吐道:“宫中…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话音一落,整个大厅内,不仅是九冥,就连一直站着没吭声的云水城城主都感觉到一股寒气顿时爆发了出来。九冥还好,他能成为玄鸷身边的亲信,至少这实力必然是不俗的,可是云水城城主就不行了,他可是一文官,玄鸷周身势压瞬间爆发后,云水城城主顿时被这威压给压得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好好好……”阴寒的气息伴着玄鸷愤怒的声音顿时在大厅里响起,“好一个族王,好一个亲弟,他哪是没有动静,只怕他的心中是巴不得本王断子绝孙才好。”

此时栽倒在地上的云水城城主是真恨不得能就此晕过去。这王爷口中的那个他,不正是指的王上吗!王都中有传言说王上跟王爷两兄弟不合的传言果然是真的,可是为什么要让这他一个小小的城主听到王爷这番大逆不道的话啊……

据说这是玄武王室一脉的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

王上跟王爷本是一个娘生的亲兄弟,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绝对没有疼谁不疼谁之说。可是当年的王后,如今的王太后却是一个例外,这位娘不知道是心长偏了点儿还是怎么着的,却独独宠爱长子,也就是如今的玄鸷王爷,对小儿子却是不咸不淡。

按理说吧,这王室中若是自己的亲娘都不疼自己,这小王子的以后只怕就不怎么好过了,毕竟王上是一族之王,关心的事情并不在后宫中,也不在自己的子嗣上,若是亲娘都不疼,只怕都不知道被人遗忘到哪里去了。

可是奇怪的就是,当年的王上却异常的疼爱这小儿子,对长子却是不怎么上心,完全是跟王后反着来的。

话说当初立储,王后是一力挺自己疼爱的长子,结果奈不过人家王上疼爱小儿子,硬是不管王后如何的胡搅蛮缠,生生将王位传给了小儿子,不仅如此…在王上归西之际,还召了所有朝中重臣,要他们力保小儿子坐上王座。

所以…小儿子继位成了如今的玄武族王,还被先王特地改名以玄武为名。

当初的王后成了王太后,却心中依然有着想让长子继位的想法,所以朝中也渐渐分成两派,原本应该是相亲相爱的两兄弟,硬生生的生了嫌隙。

以前云水城城主还只当这些都是谣传,不过如今看来,这还真是空穴不来风,单看今日这王爷话里话外都是对着王上的不满就知道了。

云水城城主本想趴在地上装死,心中一直默默念叨王爷能彻底忘记自己的存在,可是他在心中愿望貌似没被老天听到,只闻刚刚还异常愤怒,说了大逆不道的言论的王爷冷哼一声,道:“你趴在地上干什么?还不赶紧滚起来,让所有城中护卫军给本王出去好好的搜查!”

身子顿时一个激灵,云水城城主手脚麻利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也顾不得自己此时是否有没有形象可言,低着脑袋,连连道:“是是是…下官立刻滚,立刻滚!”话落,连一眼都不敢往上看的连爬带滚地奔了出去。

“王爷…等回王都时,可是要将他……”九冥目光阴寒地看着跑远了的云水城城主的背影,意有所指地低声询问。

玄鸷双眼眯了眯,摇头道:“不用,量他也不敢将今日本王说的话传出去。”

闻言,九冥微微一低头,便不再开口。

而逃似般的跑出去的云水城城主丝毫不知道自己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圈。

大厅里再次变得安静起来,玄鸷静静坐在首座上,右手轻轻摩擦着扶把,脸上神色浮浮沉沉,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不过从他双眼中偶尔划过的阴冷寒光便知道他想的绝不是什么好事儿。

而就在这时……

四周的空气顿时发出一阵细微的震动,玄鸷神色一沉,抬眼看向四周,冷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藏在这里?给本王出来!”

“哈哈哈哈……”

就在玄鸷话音刚刚落下后,一阵低沉的大笑声突然从四面八方响起。

“王爷小心!”九冥神色一变,立刻抽身挡在玄鸷身前,将他牢牢地护在了身后。

“这位朋友不必如此紧张,本座既然出了声,就肯定不会对王爷有什么不好的举动。”

四周水空气荡起层层波纹,一道身形突然自波纹中走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九冥双眼微眯,警惕地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神秘白袍人,“鬼鬼祟祟又不露出真容,装神弄鬼!”

被九冥如此这般说,那突然出现的白袍人却丝毫不生气,闻言只低低一笑,道:“装神弄鬼之说可没有,只不过本座的面容着实难看,怕吓坏了王爷而已。”说着脑袋微微侧了侧,看住九冥身后的玄鸷,又道:“王爷,其实本座这么冒昧而来,只是想跟王爷谈比交易。”

玄鸷双眸微眯,看着这白袍人,沉声问道:“本王跟你有什么交易可谈?”

“听说王爷的唯一子嗣被人弄成了无根之人?”

这话可就有点不好听了,就如同在玄鸷的伤口上撒盐一般,玄鸷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起来。

“王爷还请先别生气,本座如此说,正是因为本座可以提小王爷治好那伤势。”白袍人见玄鸷脸色难看也不在意,淡淡一笑,继而又抛出了一句让得他心动的话。

玄鸷眼中有亮光一闪,不过他也算稳得住,却并没有询问如何治,而是目光带着审视地盯着白袍人,问道:“你的条件?”

白袍人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却并没有说自己的条件,而是再抛出了一个让玄鸷无法抗拒的诱惑来,“本座还可以助王爷坐上这玄武一族的王位。”

闻言,即便是玄鸷的心性,都忍不住呼吸粗重了几分起来。

见到他的神色,白袍人在抛出这两句话后,便静静地负手立在那里,不再言语,看那模样似乎是在等着玄鸷的选择般。

此时玄鸷只觉口舌干燥,忍不住伸舌舔了舔嘴角,挥开挡在自己身前的九冥,目光直直地看着站在大厅中央的白袍人,哑着嗓子道:“你说的这两件事儿的确是本王心里最想要的,不过本王也不是傻子,先说说你如此帮我的条件是什么?”

白袍人笑了笑,道:“本座的条件绝不是王爷办不到的,相反…这个条件,王爷很容易办到。”

玄鸷将心底的悸动压下,面色也恢复了平静,见这白袍人如此说,他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本座的条件就是王爷可以让本座去你们玄武一族的禁地一次。”

禁地?

玄鸷眉心微微一皱,他们玄武王族的确是有一禁地,不过那禁地已经上百年都无人问津,而且那禁地中除了一个残破的宫殿遗址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

目光疑惑地看着这白袍人,玄鸷双眸眯了眯,他可不认为这白袍人只是为了去禁地参观一下这么简单,“你去我族的禁地干什么?”

“只是去找点东西而已。”白袍人淡淡道。

“什么东西?”玄鸷微微一怔,他有点不明白,那一眼便可以看完的残破遗址里有什么东西可以让这白袍人如此上心的。

“呵呵…这就是本座无法告知王爷了。”白袍人呵呵一笑,在瞧见玄鸷皱眉后,话音一转,意味深长地道:“不过…或许当本座找到了想要找的东西后,王爷就会知道了。”白袍之下,谁也没瞧见那双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幽光。

大厅中一片静寂,玄鸷低着眸似乎在考虑中,而那白袍人也不急,看模样似乎已经笃定玄鸷会答应这个交易。

良久,只见玄鸷抬头,定定地看着白袍人,沉声道:“好,本王可以答应你这个交易,不过要等你治好本王的儿子后,这个交易才生效。”

“这是自然。”对于玄鸷的这个要求,白袍人似乎没有丝毫不满,笑呵呵地立刻答应了他的要求,并随着他前往了玄淼的院子。

城主府的主院里,哀嚎声阵阵传出,当玄鸷带着那白袍人进来时,玄淼小王爷正虚弱且痛苦地在床上骂娘。见到自己爹进来后,立刻哭着道:“爹,你要给儿子报仇啊。”

即便玄鸷心性再狠,不过在对上自己这唯一的儿子时,却依然是慈父。见到儿子此时的模样,玄鸷神色一软,立刻几步走近床边,低声哄道:“淼儿放心,爹一定会替你报仇,现在先让这位先生给你看看伤势,很快你就能痊愈了。”说罢,转头看向身后跟着进来的白袍人,道:“这位…先生,还请你看看本王的儿子。”

白袍人依言点了点头,走近床边打量了一眼,道:“可以,不过王爷还得先出去,本座替小王爷疗伤,旁人不得在一边观看。”

“这……”将儿子一个人留下来,玄鸷心中还是有点不放心的,不过见这白袍人的坚决的态度,只能咬了咬牙,道:“好,还请先生务必治好小儿。”

当所有人都退出去后,白袍人抬眼打量了一下床上的玄淼,抬手一挥,原本还睁着眼睛的人,顿时昏迷了过去。目光看向那已经被废了的某处,再次抬手,手中结印,一阵银白的光晕顿时将玄淼整个儿的笼罩起来……

而与此同时,云水城出城的城门口,一对容貌倾城的姐妹花在所有护城军惊艳炙热的目光中,悠悠地出了城。

而就在这对儿容色倾城的姐妹花踏出城门口的一瞬间,那个子稍矮的美人儿却突然脚步一顿,冷艳的小脸上带着一抹疑惑地转头看向了城内,眉心微皱。

“咦?”

“怎么了?”见身边的人顿住,另一位高个子的美人儿顿时侧头关心的问来。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出现在城中。”狭长的双眸中隐隐有金光流转,“就像是……”

“就像是什么?”冷冽低沉的声音疑惑地问道。

“像是之前咱们在鲛人族禁地中遇见的那个白袍人的气息。”清冷的声音中含了一抹凝重,却又不确定地道:“不过那气息只是一闪而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感觉错了。”

“唔…不管是不是感觉错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好!”

------题外话------

唔…月初,妹纸们兜里可还有票呢?通通滴交粗来吧!哼哼哼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