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83 战意

元晞让秦四哥几人从坑里出来,自己则跳了下去,半蹲在旁边,仔细观察了一番。

“这个不能随便碰。”元晞严肃道。

她的脑中已经浮现出关于断龙钉的信息,它的来历,以及有关于它的凶险。

在封建王朝的时候,一个王朝的存在,就代表着一条大的镇国龙脉,龙脉与王朝国运息息相关,龙脉兴则国兴,龙脉衰则国败。当一个王朝终结的时候,与王朝相关的龙脉,也是气机衰竭。

然后,就有了新的君王,为了彻底绝掉上代王朝的后患,而派出风水师,以断龙脉的方法来稳固自己的江山;也有一些想要颠覆王朝的逆党,偷偷断掉王朝龙脉,以成就自己的野心。

甚至还有各类的龙脉宝藏的传说,相关的小说话本,电视剧电影,也是层出不穷。

断龙脉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直接挖断山脉,断了山脉,地气一泄,龙脉之气自然也就泄掉了。

但这是属于釜底抽薪的方法,对于那些龙脉精华,纯属浪费糟蹋。

于是,就有心思诡秘的风水师,研究出了断龙刀、断龙钉之类的法器,在断掉龙脉的时候,也可以抽走龙脉之气,或者直接掠夺,或者是令这些龙脉之气凝结成龙脉精华,也就是俗称的龙珠,以图他用。

要知道,龙珠可是最顶级的法器,千年难得一遇。

要出一颗龙珠,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元晞摸不准对方断了龙脉之后到底是用来作何,但是她却十分肯定,面前这九根断龙钉,一定不是简单挖出来,就可以的。

它以北斗七星的方式排列,就已经暗合了奇门遁甲之道,无形中已经形成了一个法阵,若是刚才秦四哥的手真的上去了,恐怕,浓烈恐怖的阴煞之气,会瞬间吞噬掉他的手,腐蚀他的手掌。

就连元晞自己,现在也不敢直接上手,就算她有内气保护,可到底是*凡胎,虽然不至于直接被腐蚀掉手,但也好不到哪儿去。

既然是法阵,就有破解的办法。

元晞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便决定先晾在这里,她研究一番再说。

刘浩德担心,就这样敞着是不是不好。

“这断龙钉就是阴煞之物,用阳光晒一晒,对驱除阴煞也有作用,这个倒是不用担心。”

元晞都说了,刘浩德自然不会纠结。

按照元晞的说法,这断龙钉埋下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之前只是作准备,也就是徐徐图之,如果这样的方式,就算是元晞,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发现。

但由于元晞破了对方的先手,破了头悬剑,缓解了刘云峰身上的困境,也就不得已发动了他提前准备好的后手,也就是这断龙钉。

断龙钉发动,来势汹汹,当即掠走刘家祖宅积攒的气运,且极大地损害到了刘家祖坟风水。刘云峰是刘家直系一脉,在刘浩德退下去之后,又是刘家的中流砥柱,相当于刘家的顶门柱,这刘家风水一折,首当其害的自然也是刘云峰。

这就是刘云峰陷入昏迷的真正原因。

看着面前的断龙钉,元晞也不能就这样离开,踌躇了一下,从脖子里面取下一枚吊坠。

莹润的玉器,在阳光下闪烁着温和的光芒,转瞬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这枚玉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一种吸引人心的力量。

“这是?”刘浩德一看,便知道这是不凡之物。

他就算是军伍出身的粗人,但祖上也算是书香名门,对古玩也有几分涉猎,自然看得出来这枚玉,不仅是好玉,而且还是古玉!

上面的包浆浓厚,润泽有光,起码是盘玩过几代人的极品玉器了!

但是在元晞手上,这玉器却有另一种作用。

法器。

这是元家的家底,毕竟一个传承了数百上千年的风水大家族,怎么会没有一点底蕴,就算当初元家家财散尽,可狡兔三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元家那些积攒,从指缝里面流出一点儿,就够元晞和元礼爷孙俩用的了。

比如这枚玉佩,就是元晞从出生之后,就挂在元晞身上蕴养的,乃是极品法器,与元晞气运息息相关,气机相连,作用颇多。

这样的玉佩,方易也有,只是方易不是风水师,所以那玉佩对他来说,也就是起一个庇佑的作用罢了。

元晞有些舍不得地取下玉佩,毕竟这玉佩都已经跟了自己十八年了,要离开自己,那是真的舍不得。

可是现在,她身边没有趁手的东西,有的也镇压不到断龙钉这般凶煞的东西,除了这玉佩,元晞实在是想不出来更好的东西代替了。

元晞站在土坑的旁边,将玉佩轻轻一抛。

刘浩德还有些惋惜,不知道元晞为何这般不珍惜地就这样随手将玉佩丢开,但下一秒,他瞪大眼睛,几乎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

那玉佩落入土坑之后,并未像他们所想的,直接砸在土里,而是落在那九根断龙钉之上。

断龙钉有气场,极为凶煞。玉佩也有气场,中正平和。

两者气场相斥,却分不出高下,一时之间僵持不下,结果无形之中,竟然撑起了玉佩,让这枚玉佩好似悬浮在半空中一般。

刘浩德和秦四哥等人都是目瞪口呆,揉了揉眼睛,一再确认,看到的都是玉佩漂浮地面之上,下方除了空气,空无一物。玉佩离地面大概还有半尺距离,却稳稳漂浮,迟迟没有落下。

而且,在元晞丢下这枚玉佩之后,在挖出断龙钉之后,迅速降低的周围的气温,又在缓慢回升,就像是……

这枚玉佩,压住了断龙钉一般!

虽然不是真正的王朝镇国大龙脉,但这样风水福地的龙脉,也非同一般,而这断龙钉能够斩断龙脉,凶险可见一斑。

但现在,却被元晞的一枚玉佩给压制住了。

元晞看到这一幕,早有预料地微微颔首。

她对自己蕴养了这么多年的玉佩法器,还是很有信心的。

“有这玉佩镇压,这断龙钉,短时间是没有作用了,可以暂时缓解你刘家目前的态势。”元晞说道。

刘浩德立马感激地看着元晞——他虽然不知道那玉佩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极品玉器他是知道的,这样价值不菲的东西,元晞随手就拿出来了。而且看她常年带在身上,应该是心爱之物,现在却被用来镇压了那断龙钉,也是为了他刘家,自然是感激不已的。

元晞又说道:“还有,你必须要让人来时时刻刻守着这里,不能让玉佩和断龙钉有失,而且任何人都不能碰。”

她倒不是担心她的玉佩会被人偷走,玉佩与她气机相连,就算到了天南地北,她都能寻回来,而伸出爪子的人,反而会因此付出代价。

元晞担心的是那断龙钉——

要知道,她刚才看似随意一扔,其实是对准了断龙钉法阵形成的气场穴眼,刚好落在穴眼之上,才能够镇压住这九根断龙钉,若是别人碰了,大概就是功亏一篑,到时候气场一乱,再想要镇压就难了。

刘浩德郑重其事地点点头,也将这件事情当成头等大事来办。

“元师傅,你放心,一切都没有问题的,你的玉佩也觉得不会有人顺了去的。”刘浩德想得简单,元师傅的心爱之物都拿出来了,放在这荒郊野岭的,万一失窃了,那怎得了?

自然要好好看管!

元晞欲言又止,本来想要解释,但看了看刘浩德的神情,又懒得多说,摆摆手转身回了村子。

在村子休憩了一会儿,她才坐着刘浩德的车,回了江州市内。

打发秦四哥和方经理回去元楼之后,她则是直接回了家。

家中空荡荡的,清冷无一人,元晞上了二楼,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翻出来了那个装着五雷斩鬼印的紫檀木盒子。

捧出五雷斩鬼印——在没有被阴煞气场激发的时候,五雷斩鬼印又恢复了那种寻常平凡的样子,粗陋不堪,任谁都无法入眼。

而且,大概是因为这五雷斩鬼印是在元晞手上被破去宝物自晦的,因此,元晞总觉得自己与这五雷斩鬼印之间,有一种莫名的心神牵连。

这种感觉很淡,却忽视不了。

她这趟急冲冲回来,就是想要取出这枚五雷斩鬼印。

五雷斩鬼印是至强至刚的法印,对上断龙钉这样的阴煞之物正好。

元晞盘腿坐在地上,端详了一会儿手中的五雷斩鬼印,又突地蹙了蹙眉,安静下来。

如果对上那恶毒风水师,想必,免不了一场斗法吧。

元晞垂下眼,竟然发现自己的手腕在微微颤抖。

不是害怕,而是激动。

她在获得先祖传承记忆之后,虽然已经知晓一些斗法之术,却从未实战过,斗法这种东西,又不能随便实验,她更不能针对外公,于是,迄今为止,她还未出过一次手。

这次,是机会?

元晞抬起眼,眼底竟是掠过浅浅的战意,勃勃盎然!

与此同时,远在京城的一处豪华别墅中,地下室。

一个穿着道袍的白发老者,蓦地睁开眼睛,面前摆着的九盏油灯,火苗随之摇晃了一下。

老者眯起眼睛,语气危险:“居然镇住了我的断龙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