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35】买凶(完整版)

因久无精神的吕氏有些失色的眼睛懒懒的看她,“你怎么还没死心?那样蛮横的丫头你们究竟喜欢她哪点?”

吴夫人笑着说:“都说好的事情,什么死心不死心的?飞扬明年准备下考场,一旦得了功名迎娶沉欢也更加有利了。她也不能说什么了。”

吕氏叹了口气,“我儿子这三年在盛京为官做得极好,做母亲的不能拖他的后腿不是?”

“我们老爷今年也到了任满时间,应该可以调入京师任职。秦府和我们吴家联姻,怎么叫做拖二爷后腿呢?只能互相帮助不是?”

吕氏想了想,“容我想想。沉欢那个丫头这三年越发厉害了,府里都很少回,我要做也要她肯才行不是?”

吴夫人笑着起身,“如此,我就等夫人好消息,夫人多想想沉欢日渐富足的家业,如今的价值可比三年前多了两倍多。我在你这久呆恐沉欢怀疑,我先走了。”

吕氏眼睛一亮,起身送了,退回床上挨着,三年憋着的*又开始膨胀了。沉欢这三年的生意如日中生,就连老爷也惊叹不已。

“去叫二爷来。”吕氏冲着花溪说。

花溪应着,出了门叫来常给沉欢报信的小丫鬟耳语几句。见她往玉春院去了,向一个扫地的丫鬟吩咐,让她去请二爷。

不一会儿秦中矩到了。

“把门关上。”吕氏立刻做起来。

看窗外确定没人,压低声音说:“刚才吴夫人来了。又提起沉欢的事情。你得想想办法,这个死丫头我看着就眼痛,恨不得撕了她。”

秦中矩皱眉,“秦婉成了宝林,秦钰明年就下场考试了,万一高中,长房就不得了了。现在都拿他们没办法了,那个时候他们更加是踩到我们头上。”

吕氏听着更加气了,“可不是?你说长房这个三个余孽怎么就运气那么好呢?”

“幸运也不可能一直都是他们的。如今我们这三年也都没和他们发生正面冲突,老爷对我们也缓和了。是时候动了,要不母亲这样……”他在吕氏耳边轻语。

吕氏眼睛瞪得老大,听完后,一拍大腿,“对,就这么办!总得让她吃点苦头,才会听话!”

“那个死丫头性子倔傲,要想使得她心甘情愿的同意,我们的确得下些硬功夫。我找个机会,让老爷自己提出来,让府中女眷一起去庵里祈福。”

“对,就是秦湘住的那个庵,我和庵里的主持关系很好。让她配合不成问题。到时候,你找两个人吓吓她,扒了她的衣服,让我们众人撞到就行,事情一旦传出去,她还有颜面吗?到那个时候,她的婚事还能由她?老爷肯定恨不得赶紧将她嫁出去。这时候吴家来求亲,她不就只能嫁入吴家了吗?”

秦中矩竖起大拇指:“母亲真是高明!四丫头失了清白,自然秦钰和周家也无法可说。到时只怕吴家上门提亲,他们都巴不得呢,地求着我们把她嫁过去呢!母亲比我想得还要周全。”

吕氏笑着抚弄着保养的极好的指甲。她在秦府横行了三十年,没点招数怎么行?之前沉欢那丫头只是运气好。

秦中矩想到即将到手的秦婉嫁妆,还有秦功勋过世后到手的一半家产,不由兴奋。

“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安排人也要你亲自做。沉欢那个丫头那么精明,让她知道了就前功尽弃了。”

秦中矩忙点头,“母亲想得真周到。”母子两接着商量了细节,一个多时辰后才散去。

玉春院前院抱夏里,程智亲自挽袖执壶,替沉欢续了杯,放壶道:“姑娘韬略于胸,在下已经彻底被折服。在下心甘情愿为姑娘座下谋士,正因如此,在下有几句话可否当面道来?”

沉欢闻言,自然知道他意投诚,随即坐直了身子,认真的道:“我敬先生如师如友,先生有话,但所无妨。”

程智颌首:“那我也就直言不讳了。与姑娘共处三年,我猜姑娘心中自有番大谋略。而这谋略的目标,而这个谋略与秦三爷有关。这三年中,我一直打听着秦三爷的动作,我想说,姑娘选的这条路并不好走。”

沉欢笑了笑,“那先生有何建议?”

“大姑娘是一心等宁二公子的,而您有没有考虑过婚事?”

沉欢微楞,不知道他为何忽然将问题提到这上面去。

顿了顿,说道:“暂不考虑。三叔如果继续壮大,我就是嫁得再好,哥哥也会被打压。我们和吕氏母子的矛盾是绝对不可能调和的。我们知道、三叔也知道,眼下的和谐,不过是双方都需要调整生息。”

“明年哥哥若高中,三叔也羽翼丰满,他是不会给我们威胁他的机会的,若是我嫁人了,就无法再这样随意的帮助哥哥。总之,拔出吕氏一族,夺回我们应得的一切才是首要的。嫁人是其次。”

程智露出敬佩之色,“姑娘果然心胸宽广。”

沉欢将杯中茶喝了,看着程智沉声道:“三叔辅佐二皇子之心昭然若揭,皇帝跟前的事,我们阻止不了。但皇上如今尚且安康,我们就还有时间。”

程智点头:“我们也不可不防。眼看北方已经战事到了尾声,凌凤世子立下汗马功劳,这次班师回朝,应当就是大将军了。他一回来便是最大的威胁,褚家定不会坐视不理。”

沉欢冷笑:“褚家已经用战事牵着睿亲王府那么多年,该做的布局早已完成,凌凤回来先要防暗箭,再收拾局面。你给许大人写信,让他多注意这方面的消息。”

程智站起来去书案前提笔,忽放下笔,回头道:“除此之外,我觉得若是能让大姑娘使些力更好,毕竟东宫有我们的人就最好了。”

“我已经告诉姐姐了,但是,姐姐生性纯良,她若是动作夺了,反而容易被发现。我就让她一定要获得宁贵嫔的信任,一来对她终生大事好,二来宁贵嫔和褚贵妃定会有一天对垒的。”

程智点头:“好。”写完信,用火烛封了口。

沉欢的来往信件现在都是卤家的运输队负责运送。卤家八辈子挨不着官府,就算生意上需要和官府交结,也不有人注意到他们的运输队,这样信才是最安全的。

沉欢等他处理完,忽然道:“其实,我还有一个野心。夺回我们长房应得的我还不满足,我要暗中秦家全部的家产。如果秦松涛失去了银子的支持,便会寸步难行。”

程智微顿,她的野心的确不小。

“好,那我就着手调查秦府的产业。”

沉欢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吕氏,也安逸得太久了。

当天夜里吕氏就病了。

病来得猛,而且相当严重,整个人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秦功勋请了好几个郎中都没看好,吃了很多药也不见效。

秦中矩哭着说:“母亲这几年身体很好,这个样子倒不像是病,像是中邪了。如今正是七月盛夏,邪气入体的时候,如果不及时驱邪,母亲恐怕出事,不如请法师来看下。”

秦功勋闻言觉得有理,要不这样下去出了人命,他没法向三儿子交代。

“赶紧去,不,先去请空静大师。”

秦中矩忙去了。

谁知道秦中矩说空静大师云游去了,他就请了个另外一个有经验的法师。

秦中矩请的法师来做了一整日法事,全家都要来沐浴焚香,并且观瞻。没想到到了晚上,吕氏居然就能下地了!

秦功勋这才松了口气,赏了法师银子。

法师收了银子,皱着眉头道:“老夫人是冲撞了神灵,要想真复原,还要去寺庙佛前潜心诵经方可。如果不这样做,恐连累府中其他贵人们。”

秦功勋闻言大惊,“果真?”

法师点头,“若不日此,明日老夫人便会病情加重。”

秦中矩忙道:“母亲可以去映月庵,之前湘姐儿住过,那里安静。我们二房的女眷们全都陪同,免得冲撞母亲的神灵再冲撞父亲。”

秦功勋大惊,如今正是七月半,四处鬼神出没,难保自己不撞见啊。他还没有看到三儿子飞黄腾达,还没有享受官家仪仗的殊荣,他怎么能死了?既然要上香,自然要全家都去才显得心诚。

他马上说,“既然如此,自然不能只要你们二房一家,府中女眷都陪着老夫人去。”

老爷既然下了令,府中的女眷便都得行动。

时间就定在七月十五早上。

秦湘接到府中传话是,目光飞快的晃了晃,随即,便将目光散了,轻描淡写的应了声知道了。

因为是秦府的安排,沉欢只有她一个人,就派了一辆马车。丫鬟不能全部带上,男护卫又不可能带上,沉欢就让甘珠、春莺和云裳跟着。

出了城门往北就是映月庵。而这一路的行程全都是吕氏新培养的一个管事娘子打理。

映月庵不是很大,也只有三座禅院,其中一个最里面,也最安静的是留着给留宿的客人的,上次秦湘来就是住在这个禅院里。

这个禅院只有几个小院子,沉欢一个人带着三个丫鬟,就被分在最里面的小院子,院子后面便是禅院的围墙,围墙后面就是山,山上丛林密布,晚上看着让人看着生怵。

左面是吕氏住着的院子,因吕氏需要服侍,就让陈氏和秦湘一起住了,再过去就是苏氏和秦嫣的院子。

沉欢倒是不怕,身边还有赤珠和春莺。而且,吕氏就住在边上,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山下守护的护院也会闻讯赶来。因而,她也没有特别的歧义。只是对吕氏这场莫名其妙的病心有疑惑,只是猜测她不知道要出什么幺蛾子。

安顿下来后,甘珠就出去四下查看,回来说,“我们这个院子在侧边靠着山有个小门。小门出去有个很窄的路,杂草丛生,有些地方路都看不清。可能是庵中女尼平日上山打柴的路。往前走不久就是一个悬崖,不是很高,但姑娘还是小心些,不要轻易出这道门。”

沉欢只当来静养两天,没事,她才不会下转悠。便笑着点头:“好。”

管事娘子孙嬷嬷服侍吕氏在禅院住下来后,挥退丫鬟们,低声问:“二老爷呢?”

孙嬷嬷压低声道:“半山上有处农家,二爷住在那里了,都已经打点好了,万事俱备,就等天黑。”

吕氏阴冷的笑着,点头。

“幸好说服了老爷,不让那只讨厌的狗上来。”

孙嬷嬷点头称是:“那狗实在彪悍,若是它上来,很难成事。”

“可不是,那天找药药死它才让我称心如意。”

孙嬷嬷看了她一眼,年轻的美妇如今变得面目狰狞。

忽然,窗外发出哐当一声响,吕氏一惊,差点跳起来,孙嬷嬷忙探头出去,秦湘的声音就传来了。

“夫人。”

话音一落,她就笑着推门进来:“夫人,孙女方才看到山下有卖新鲜莲蓬和蜂蜜的,我想去买些来孝敬您老,明儿诵完经我们可以冲蜂蜜水,剥莲蓬吃。”

吕氏抚着剧跳的心,笑着道:“你就偷懒不想等下诵经罢了。”

秦湘笑着过来拉着她手臂撒娇,吕氏笑着,“懒丫头,佛前要恭敬,不得混来。快去快回。”

秦湘灿烂的笑着,转身出门去了。

吕氏无奈摇头,“你说我这可怜的三丫头,怎么就遇不上瞧得上她的贵人呢?”

孙嬷嬷赔笑道:“主要是老夫人身边的姑娘个个都太拔尖了,倒显得三姑娘平凡了。三老爷不是要将二姑娘接到盛京去吗?三姑娘的婚事是不用操心的。这会把四姑娘的事定了,府中可不就剩下三姑娘最优秀了吗?”

这番拍马屁的话,吕氏爱听。

“也是,走吧,预备去佛堂。”

秦湘领着丫鬟钏儿和一个小厮安子出了山门,想起刚才听见吕氏和孙嬷嬷的话,心里不由一惊,老太太真是今天想整沉欢吗?随即差遣小厮下山买东西,自己与钏儿拐弯到庵外面的树林子里。

她盯了老夫人很久了,对庵又熟悉,吕氏装病几天,她偷偷的过来这里重新摸过地形。

顺着树林穿过去,在不远处有个废弃的木亭子,那里正站着一个人,听见声音转身过来,此人脸上有道刀疤,显得面容格外狰狞,瞪着一双阴鹫的眼睛看着她。

此人秦湘见过一面,是安子给她找来的,虽然是第二次见面,秦湘心里也有些发憷,便站在亭子外面。

“她就住在最里面的小院子,山崖边的那个,身边有三个丫鬟,不过有两个拳脚了得,到时候你得想办法把她们引开。”

刀疤脸鄙夷的看着她,又求他,还担心他办不好。

“姑娘要什么结果?”

秦湘忽然眼底升起一团狠戾起来,冷笑道:“结果?自然是让她成为破烂货!最好找几个人一起上,让她破烂得连渣都不剩!”

刀疤脸不由一怔,要动手的应该是她的亲妹妹吧?她怎么那么狠毒?

毕竟牵涉到望族秦府的姑娘,不由问:“真做?”

秦湘不耐烦的皱眉,“怎么?你们就那点鼠胆?”

刀疤脸不高兴了,皱眉看她,这丫头竟然敢这样和他说话。不过看在钱的份上,就算了。

秦府不好惹谁都知道,开始接到她的事情,她没有告诉他要做的是谁,可他也不是傻子,自然要去查的。

今天他故意提早上来了,去找个尼姑一问,就知道秦湘想要害的是秦府四姑娘。虽然长房无家长,可毕竟是秦府人,何况这个四姑娘名声比秦松涛还要响,当年独眼龙的事情就算瞒得紧,他们都是混江湖的,多少都会听说点。

秦湘见他不说话,还以为是他害怕做这件事。

哼了一声,看了一眼钏儿,钏儿马上递过来两张银票。

“这是五百两,先给你二百五十两,只要事成,剩下的就是你的。”

这些都是她当了自己的钗环首饰换来的。为了嫁给吴飞扬,她倾尽家财也值得。

“别看她小,她可是秦府最美的姑娘,白送的雏儿,再加上五百两银子,那难不成不值吗?你若不干,我换人干!”

刀疤脸看着银票,喉咙动了动。

五百两虽然不多,但任务却不是很难,何况,秦四姑娘的美名早有耳闻。以前都说秦府最妩媚的是二姑娘,最高贵的是大姑娘,两位都貌美如花。可近几年秦四姑娘渐渐长大,大家都觉得这个四姑娘才是最漂亮的。

听说这个13岁的姑娘生得姿容绝艳,又娇生惯养,想起来那股子风韵都让他心痒痒。年纪虽小,但因是白壁处女,又是如此金贵的人儿,他也不介意了。

他混江湖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花银子请人奸污自己的亲妹妹。不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大户人家宅子里这类事情也多了,其他他不管,只要今晚有艳福享便可。

邪念涌动,他声音都低哑了许多,忙问:“什么时候动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