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六十八章 条条框框

“阿爹阿娘,你们觉得阿妹这主意成不成啊?”

崔乐文反正是觉得自己阿妹这主意挺不错的,镇子上的酒楼也有两家,要是做酒楼生意那肯定是抢不过人家的,倒不如是另辟蹊径,他也认真想过阿蓉的提议的,反正现在的他也没有更好的主意了,再者,这想主意也不是他擅长的不是?!

崔老大和郑氏对看了一眼,要说主意啥的,他们两个当老的还真是没有啥更好的主意的。

作为一家之主,崔老大也就先开了口:“你们也晓得,我和你阿娘那是没啥本事的人,这要我们出主意的话,那我和你阿娘那肯定是不成的,你们要是觉得好的话,那我和你们阿娘也就会答应的,反正咱们家现在也不是以前那都快吃不上饭的时候,你们想要试那也成,成的话咱们家也算是多了个进项,要是不成的话,那也没啥,不成咱就回来种地,总能有一口吃的。”

“你阿爹的意思也就是我的意思,我们这年纪也不小了,也没啥本事儿,你们还年轻着呢。到时候要是成了,阿娘我闲着没事也能够给你们去端盘子送菜去,这点本事也还是有的,家里头还种着不少的菜呢,这么算下来的话,咱们家开了这铺子也还是能够省下点钱来的,到时候再给多种点菜,肯定都是能够用得上的!”

郑氏也想到了关于菜的方面上去了,这么一想之后,郑氏也是觉得这也是可行的呢,想想啊,别得人家开了铺子不都是要问着人家买菜么,他们家现在只种了不少的菜呢,到时候弄到饭馆里头去,那肯定是能省下不少的钱来的,还有阿蓉说的,自家也养了好些个兔子,等到冬天的时候那兔子肯定是会更多的,那到时候肯定也是要出栏一批的,还有鱼,自家很快也是要养起来了,这可不算是少了一些个成本了么!

“阿蓉也是这想的呢,就是到时候咱们得先找了个铺子。”萧易道,他原本还怕崔老大和郑氏两个人不同意的呢,但现在看到两个人都挺看好的心中也是觉得高兴,“我看这铺子到时候还是得找了地段好一点的地方,就是怕到时候租钱肯定是不能便宜多少的,还有要买不少的碗筷桌椅一类的。”

别看说开铺子算是个简单的,可仔细算下来的话那要操心的事情还真是不少,光是桌椅碗筷,还要让铁匠打造的东西,仔细算下来那也还真是要不少的钱呢,也是不容易的事情。

崔老大听到萧易这么一说,心中也是有了几分的紧张,觉得也的确是如此啊,别看说的轻松,但仔细一想,这也是处处都是要钱的时候。

“不着急,咱们也不能想的那么的好,咱们可以一步一步来,家里头地上的菜也还没咋长成呢,咱们可以先让铁匠帮着咱们打造盛菜的铁盘子,然后再找了木匠做个可以盛水放盘子的木头柜子,至于桌椅啥的,咱们可以等到租了地段之后看看那地方有多大,再考虑到时候要买多少,要不然这买的多了也没用不是?”崔乐蓉道,现在主要的还是要去找个地段,这找铺面可不是啥轻便的事情,赶巧的时候可不好弄到铺面着呢。

“也是。趁着现在还能够再种一些个菜呢,阿文你也别担心,你要是不干了到时候先回了家帮着阿爹阿娘先种几天的菜,让铁匠和木匠先弄好,铺面咱们也要寻摸着呢,到时候肯定也是要弄弄整洁的,回来之后要是听到那些个闲言碎语的,你也甭理会,咱们这地方就是闲的蛋疼,稍微有点事情就能够说出点花来。”郑氏让自己这个儿子放宽心,深怕他回来之后也没地儿去再加上村子上肯定也是少不得那些个长舌妇的,到时候肯定是会说一些个难听的话,就怕到时候自己儿子受不住。

崔乐文哪里不知道村上这些人的性子,别说是外人,就是他二叔家的那个婶子还有他那个好奶奶都能够说出那些个难听的话来,搞的好像是完全是外人一样。

“别担心,咱们家现在和二叔家也不怎么往来了。”崔乐蓉也怕人乱想,说道。

崔乐文听到崔乐蓉这一句话的时候那才是真的有些意外了,和二叔家不往来了?这其中到底是发生了啥事儿了?

崔乐文下意识地就朝着自己阿爹看去,他倒是没觉得自己阿爹这么做有啥不对的,早些年的时候就该这么干了,就二叔那样的人早就应该在当初阿爹腿受了伤上门去借钱的时候一个子都没出的时候就该断了关系了,那哪里是把人当做兄弟来看的?而且奶奶也是,反正眼睛里头就从来都没有他们一家子的,既然是没有他们这一家子,往后只要是尽到了本分,其余的事情也就不用管了。

崔老大听到自己二女儿这一句话的时候也就不说个啥了,低头抽了一口闷烟。

咋回事儿?

崔乐文又看向崔乐蓉,崔乐蓉朝着人摇了摇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而且当着阿爹的面也不好说个啥,要说还是别当着自己阿爹的面说算了。

崔乐文见自家妹子这样的反应也知道有些事情就不好当着自己阿爹的面说了,他想了想也不打算再问下去了。

崔老大又抽了几口闷旱烟,那样子也是不想再提这事了,“开铺子的事情也就这么定了,但咱们有些事情也是要说道说道的,免得到时候为了银子反而是伤了和气。你们也别嫌弃阿爹我话说的丑,但怎么的也算是话糙理不糙的,亲兄弟之间都能够为了点钱闹腾的和什么似的从此老死不相往来的,我这见得也不少,就你二叔和我之间的那点事儿我也不想再提了,所以这有些该说的话还是要说个清楚的,免得到时候连兄妹都做不下去。”

崔老大对于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遇上了,想想自己的亲弟弟都能够为了那么点蝇头小利和自己闹,一副对不起他的模样,这铺子要是不挣钱那还好说点,但这铺子往后要是挣钱了,现在说的好好的这往后那可真是半点也说不准的,哪怕是现在有他和郑氏两个老的在,那往后他们两个老的要是不在了呢,到时候可咋办?所以有些事情还不是趁着现在先说好,否则到时候闹出点事情来,真的是兄弟姐妹都没得做了。

“你们也别急着说啥话,就先听我这个当爹的把话说个清楚,你们都是我的儿子女儿,在我心里头都是一样的,可这人心啊,那也是不好说的。现在你们能够还坐在一起,和和气气的也算是难得了,可真要等到哪天真的为了钱这事儿闹上了也不是不可能,所以咱们现在也都是有商有量的,先把话说了个清楚,往后也不闹啥了。”崔老大说道,“能当兄弟姐妹的也不容易,能帮衬的地方我这个当爹的也是希望你们都能够帮衬一些的,但也不是硬生生地要把你们几个人要绑在一起,有能耐的,我这个当阿爹的心里面也高兴,往后这铺子开的大了,我心里面听着也是欢喜的。但我要你们记着,不管咋地,你们都是我和你们阿娘生的娃子,我也不希望瞧见往后为了银子六亲不认的人。能帮衬的地方帮衬,不能帮衬到的地方那也不能指望着人给你活着。”

郑氏听着崔老大这话心中也是有感,她十五岁就嫁给崔老大,在崔家也可以算是过了大半辈子了,这么多年里头也是见了不少了,几个孩子都是她生下来的,都是从她肚子里面掉下来的肉,她不想等到老了之后变成章氏那样的女人,也不想瞧见自己的子女会变成像是自家当家的和崔梅青那样的地步,所以她也一直都没有阻止崔老大说下去,她觉得现在说的清楚一些的总比往后闹点啥出来要来的好,现在都掰扯的清清楚楚的,往后也省的闹事儿了。

“阿文要在镇上开铺子,我和你阿爹都是没有别的想法的。”郑氏也开了口道,“现在手上的银子就像是阿蓉所说的那样,咱们家买不起铺子,而且这铺子也不可能只是咱们一家子的生意,阿蓉肯定也是要出力的。所以现在也就是咱们两家的生意,既然是这样,咱们就得先说好了,这本钱那就咱们两家人家出,至于要是亏了,咱们也没得话说了,但要是赚了的话,这银子要咋地分那肯定也是要掰扯清楚一点,亲兄弟明算账听着是有些难听但也是有好处的。”

崔乐蓉见郑氏开了这个口,她也不好说什么,她也知道知道自己阿爹阿娘的意思,所以也就一直没主动开口说话。是的,毕竟她也已经是出嫁的女儿了,也算是个外人了,虽是觉得要是没有说清楚到时候肯定也不可能就把她用完就一脚踹开,但到时候自己的阿哥要是娶了媳妇什么的时间一长未必不可能会有点啥事儿发生,所以还是先听阿爹阿娘是咋想的。

“恩,我没啥意见的,主意也是阿妹出的,咱不可能撇了人单干的,真要是这么干了,我这都成啥了。”

崔乐文也点了点头,开铺子这主意还是阿蓉给出的,而且崔乐文也是觉得自家最出息的还不是现在正在念私塾的小弟,而是这个妹子,别看现在这本钱是两家人家一起出了,他心中也是明白的,就是没有他这一着,他这个妹子早晚也会开了铺子的。她也是念着自家才把这主意给说了,毕竟找个厨子找几个干活的还不容易的?

“阿蓉啊,阿易啊”崔老大看向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他听到崔乐文这么说的时候心中那也是高兴的,自己这个儿子也不是个糊涂的能够懂得那一点也算是不错了,但他还是看向崔乐蓉,自家这个女儿是个好的,可到底现在也还有个女婿在呢,他总是要问问人的态度,“你咋说?”

“我没啥意见。”崔乐蓉道。

“阿爹你做主就成了,我也没啥意见!”萧易也忙道,他觉得崔老大这人也不含糊着呢,现在有些事情掰扯清楚了未尝不是没啥好的,他是没啥意见的。

“那成,你们都没啥话说,那我就把话给说说清楚了,你们也听听这意思咋样,能同意的,咱们就定下了,不能同意的,咱们再好声好气地说说清楚。”崔老大道。

“我这想法呢,到时候开了铺子,这本钱就我们和阿蓉你们一起出了,但你哥也就会个手艺,要他想个主意法子啥的基本上那也是靠不住的,咱们既然是要做了,那肯定是要冲着有钱挣了念头去的,你们说是不是?咱家现在最能干的也就是阿蓉你了,所以啊,我就觉得到时候肯定也是少不得阿蓉给出出主意啥的,咱们也就只能搭把手。这挣的钱原本也该是对半分的,但阿爹我厚着脸皮,这铺子多占一成。我们家占六成,你和萧易占四成,你看你成不?”崔老大道。

“这六成吧,两成给你阿哥,一成给我和你阿娘,一成给阿萍,一成给阿菲,一成给阿文。”崔老大道,“这铺子要是能够一直开下去的,那这分成也都是一直都这样下去,阿文是老大,我和你阿娘年纪也不小了,等到往后老了肯定也是要靠了阿文养老的,等到我们老了之后,我和你阿娘那一成也给阿文。这也就是现在这个要开的铺子是这样弄的,要是到时候手头上有了钱或者是有啥的想法,你们要是能有本事把店开到省城里头去,那就是你们的本事了,我们也不会插手个啥的。”

崔老大会这样说也是已经想好了的,他不知道往后会怎么样,但自己的两个女儿,阿萍现在带着三个孩子呢,往后还有一个娃子,这一成肯定也是要给的,阿菲的话那性子就个炮仗似的,他也就是觉得这一成就留着给了阿菲当了嫁妆,到时候也不说啥,就当做是给这个小女儿当压箱底的,也希望这个小女儿往后也能够有点底气,不会像是自己这个大女儿一样所托非人。崔老大也觉得要是自己这个大儿子只怕是没个啥本事做啥大的买卖的,能够在镇子上开个铺子就足够他给折腾了,再加上自己这儿子的本事自己清楚,就不怎么是那能够撑得起来的人,倒是自己这女儿一贯是个能干的,所以崔老大也已经是把话说在前头了,这镇子上的那一间铺子他们是这样分了,但往后要是有本事的想要再别的地方再开这样的铺子啥的,那就自己折腾去吧,家里面基本上是不会插手的,到时候再开了那也就是自己的事情了,家里面也就不会从中分成了。

崔老大这话说出口了之后,除了上学堂还没回来的崔乐安之外,坐在一旁原本以为没自己啥事儿的崔乐萍和崔乐菲两个人也有些傻眼了,咋地这事儿还有她们的份呢?!

“阿爹,这我可不能要!”崔乐萍急忙地说道,她哪里还敢要这点好的,现在的她能够重新回到家里面来,能够有她和女儿们的一席之地,她心里面就已经十分的感激了,那哪里还好意思拿了这一成的,传出去她成什么人了。

“要的!”崔老大道,“当年你出嫁的时候我们家也没给啥好的嫁妆,现在这点,你不要就留着给几个娃子,到时候就当做是给娃子准备的。再说了,这能不能赚钱还是个问题呢,我这还是说的早了一点的。阿菲你也是,这一成就当做是给你的嫁妆压箱底,但这事儿你自己晓得就成,也别去和人说,咱们家不图找多有钱的夫婿,我就想着往后阿菲你的日子能好过一些就成。”

崔老大就想着当初王根清也是自己看好的人,结果最后演变成了那个样子,现在自己还在呢毛孩能够帮衬着孩子一二,可等到以后呢,手里有粮心里不慌,千好万好还是银子最好,姑娘家的手上也是应该要有些银子留着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

“阿蓉啊,阿爹也想给你准备点,但……”崔老大也是想要给自己这个二女儿准备点的,但想到现在家里面所有的还都是在自己这个女儿的指点下才拥有的,说出来还真是有点丢人的,可事实上的确是如此。

“阿爹你不用说这种话。”崔乐蓉也是知道自己父亲的意思,再说了她觉得自己也没有啥必要从自己父母身上拿到点什么,她和自己那阿姐阿妹不一样,手上要是没钱的话她也会想着办法努力挣钱,对比她们两个人来说,她比较不怎么需要这些个“嫁妆”。

“就按照阿爹你的意思办,我没啥意见,但是家里面种的那些个菜啥的,到底也还是需要成本的,像是种子啥的也是要花钱买的不是?所以这个成本也是要算在内的。”崔乐蓉道,自家种了菜的话的确是要省下很多,但也不可能真的一点都不算成本在内,至少这种子钱也还是要算的。

“恩,到时候具体的就你们拿了主意就成,这些咱们也不懂个啥,既然是要做了那肯定是要挣钱的,我和你阿娘到时候就得靠着你们来挣这个大钱了!”崔老大道,他原本还怕自己这个女儿不答应的,毕竟在这事儿上也算得上有些吃亏了,崔老大看崔乐蓉是没啥意见了,他看向崔乐文,“阿文,对于阿爹这样决定,你有没有别的意见?”

崔乐文急忙摇头:“阿爹我没有别的意见的,只要阿妹不觉得吃亏就成了。”崔乐文也是觉得这原本应该是对半分的现在却成了六四分的,怎么说也还是自己妹子吃了亏的,他还有啥话可以说的。他虽是不知道一个铺子是怎么开起来的,但也可想而知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他除了会做点菜之外基本上也不会干点别的,嘴巴也不利索,到时候肯定要阿蓉去忙的,但阿蓉要掏了本钱之外还要再辛劳,却只拿四成,说实在话说看都知道这是个有些亏本的决定。

“都是一家人,干啥说这种话。”崔乐蓉无所谓地说了一句。

的确从眼前看是有那么点亏本的意思,但刚刚崔老大也说了,也就是镇上的这一件铺子是这样算的,到时候要是有能耐开到别的地方去的话也就不会再分成啥的了,到时候也未必是不会。

“那成,就这么说定好了,等到小安回来了之后,咱们家也这样子写了按下手印,这往后店铺里头的事情咱们都不插手,就让阿文和阿蓉两个人管着,往后也都是一样,哪怕是阿文你娶了媳妇,到时候你媳妇在铺子里面帮忙也成,但管事的那是不能插手的,阿菲你就算是往后嫁了人,也不能安了人在铺子里头帮手的,阿爹我也是见过了不少的铺子那都是因为这些个关系最后搅黄了,所以这丑话现在就和你们说在前头了。”崔老大道,他也是把自己所能想到的地方都先想了,再有啥不妥的地方也只能是靠着他们是自己去解决了。

崔乐蓉对于崔老大的这般作为也是要道一声敬佩的,是的,多少铺子一开始都好好的,最后也都是因为安插这个人安插那个人的关系最后闹的乌烟瘴气的,如果崔老大不提的话,崔乐蓉也是想要借着机会说上一说的,总不能让自己花了不少的心血之后却因为这个人那个人的搞的最后各自为政一盘散沙的好。

“成,阿爹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听。”

崔乐文对于这安插的人的事情也是十分的厌恶的,像是他刚进酒楼里头的时候这种事情也是遇上过的,当时的大厨就带着自己的徒弟在厨房里头耀威扬威的厉害,那个时候连掌柜都不咋放在眼内的,一个不高兴就撂挑子这事儿也是没少干的,大厨是这个样子,他那徒弟也实在是没好到哪里去的,仗着自己的师傅是大厨的关系可没少跟着作威作福磋磨他这个刚进去的人,所以崔乐文也是想着,到时候这铺子里头真要说人手不够的事情,宁可招了不认识的人也不好寻了自家认识或者是沾亲带故的人,否则出了什么事情,你要是说吧那就成了你不近人情了,但你要是不说吧,自己那一关也是十分过不去的,所以还是少把熟人安排在铺子里面不管是对谁都好。

这一桩大事也算是这么一来解决了,等到崔乐安下了学堂之后,崔老大还屁颠颠地让崔乐安写下了文书,还翻出了印泥来,让他们都按下了手印下来,对于崔老大的这个决定也没有人说个啥,虽说他们都觉得都已经把话说的这样的清楚了,这签不签这文书也没啥,但看到崔老大那样的坚决的情况下,基本上也没有人敢忤逆了他,毕竟也是一家之主呢。

等到商量妥当了之后,郑氏也特地给了崔乐蓉二十两的银子,看着二十两的确是挺多的,但是一想到要花在租赁铺子,购置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事情上的时候,崔乐蓉就觉得其实这二十两的银子也不算特别多了,而且既然是一起开铺子的话,那到时候那些个成本也是要算在内,不能只让自己阿娘掏了钱自己一分钱都不掏的。

事实上,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现在存着的银子还真没有二十两了,虽说一直来钱也快,但他们两个人花钱的速度也快。好吧,崔乐蓉得承认自己花钱的速度的确比较快一点,要是之前没买那荒地啥的手上倒还是有这些钱的,但现在要留着鱼苗的钱还要留着,这么算下来手头上能够动用的钱那是真没二十两,原本看着日子还算是好过的,但现在这么一来之后,崔乐蓉就觉得自己这日子还真是有点难过的。

萧易也想到了手头存着的银子,“阿蓉,咱们家是不是不够钱了啊?要不我进老林子里头打点猎物吧?”

萧易也不是对家里面的事情啥都不知道的人,再加上崔乐蓉做事也不瞒着他,现在镇上的酒楼不需要他们再供货了,那就等于是少了一笔来钱了,他也没啥会的,去找了活干只怕一时之间也捞不到啥钱了,所以萧易就想着唯一最适合的还是上山打猎这活,当然既然是想着要把钱一下子就筹措起来的话,那肯定是不能打野兔山鸡这种小东西了,至少也是要猎个大的才成。

“你别想太多,打猎这事儿也是有危险的能不去还是尽量不要去了。”崔乐蓉道,“你也别瞎想个啥,虽说咱们家现在是不能够给酒楼上的铺子供货了,可也不代表着咱们家是真没收入了,之前咱们不是还做了那么多的胰子么,等到胰子卖了出去之后那就有钱收回来了,再说了,也有阿爹阿娘这钱先撑着呢,又不是阿爹阿娘拿了二十两之后咱们家就得一起拿出二十两来的,可以先用着,等到不够的时候咱们家再拿出钱来,到时候总共花了多少钱,再算平摊就成了。”

萧易听到崔乐蓉这么一说之后,心中也是欣慰了一些,没有那么紧张就成。

------题外话------

今天天凉于是没去游泳改去健身房跑步,遇上一个私教特别烦,一个劲地鼓吹我请个私教专门锻炼。

私教:你来健身房目的是干啥呢?

我:你这不是废话么一看就知道是来减肥顺便锻炼身体的。

私教:按照你现在的体重啊,你要减掉20斤才算是合格,我可以给你安排个项目,几个月之后你就可以达标了。

我:几个月到底是几个月?

私教:可以三个月也可以四个月,看你身体承受能力。

我:等等,你的意思就是说我花一大笔钱请个私人教练花4个月的时间才瘦掉20斤?四个月的时间才二十斤,一个月五斤的目标我不请教练我自己练都能达标好么。4个月你才能让我只减掉20斤我不觉得你有价值让我花这笔钱……

私教:……

上一章
下一章